我懂得了什么是“转变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四年底得法的老弟子。之前身体上多次出现过病业假相,每次都能比较快的过关,思想上似乎也未曾出现过波动。但这次却不同,它是反复出现。第一次我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向内找,对“病业”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后有了好转。当再出现类似现象时,我又加强学法,我对所谓的“病业”又有了更深一步的体悟和理解。我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切身感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希望能够给那些还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一些帮助。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魔难中要坚定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凌晨两点多,我被胸部的一种刺痛弄醒了。那种痛说不上来是啥滋味,不是剧痛,就是紧揪着你让你很难受。我变换了卧姿,由右侧换成左侧,毫无帮助,又换平躺,也不起作用。为了不影响身边熟睡的母亲,我赶紧起身到坐到沙发上立掌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身体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邪恶因素及一切旧势力的干扰。约莫半小时后,觉的好多了,就回到床上继续睡。

发过六点的正念,炼完静功,一切正常。上午和家人一起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胸部有种麻麻的感觉。午休时左胸肋下至背部都痒,还隐隐作痛,没介意。下午虽说不太舒服,但还是听完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晚上来了客人,陪同客人谈话时就有些坐不住了,腰部不能自由活动,且有发胀的感觉。

客人一走,我赶紧开始炼功。以往身体出现不正常状态,炼功就能缓解,但那天不行,炼第一套动功中的“弥勒伸腰”[2],用力一抻先前麻木的地方象抻裂了似的,左胸整个肋骨区域也象被抻伤了一样,每个肋骨的骨头缝里都发痒,那种难受是从未有过。晚上睡觉就感觉左边胸部、肋部到腰部都发胀。早上起来只是略有好转,但感觉那个区域很沉重。

九月一日下午回到自己家,晚上参加了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炼功。睡觉时身体那种难受依然存在,痛、痒、胀,搞不清是表皮痛还是里面在痛,怎么躺都不舒服,衣服蹭着这个部位都感到痛、痒。这时冒出了个想法:这个区域除了有肺还有什么器官?难道是……一下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师父明确告诉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3],我这是在用常人的观念看问题。修炼人是没有病这一说的,我这种状态显然不对劲:现在师父带领弟子正法,身体出现这种状态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的因素企图以这种病业的形式阻碍弟子助师正法。

那我为什么能被邪魔钻空子呢?我开始向内找:最近学法、炼功都很懈怠;虽然也做着一些讲真相救人的项目,但说不上尽心尽力;发正念每天就做那么三、四次,总体上看,我的修炼状态远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精進,这就是旧势力给我造成这种魔难的口实。那就赶紧纠正这种状态,做好三件事吧,同时要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这种所谓的“考验”。

两三天后身体并没有明显的好转,那可能还没找准自己存在的问题吧。无论怎样,就是要做好该做的,该我明白的也一定会明白,该好的时候就会好。只不过我悟的慢些吧,就象师父说的:“这一个理,有人一下子就认识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认识的。”[4]

又过了两三天,那种不舒服持续着。我就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同修们。同修帮我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干扰和迫害,然而情况仍然没有大的变化,集体发正念的效果不象以前出现问题大家帮我发正念那么有效。我又想,这难道是该我承受的魔难?修炼了不等于什么魔难都没了。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5]既然发过正念,也求过师父,没变化,那就要按师父说的坚定信心正念闯关了。我把其它杂念统统排除掉,认真做好三件事,在心里反复背诵师父的《苦其心志》、《无存》、《坚定》、《师徒恩》、《怕啥》、《寻》等诗词,以加强自己的正念,睡觉时我就一遍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一做,身体好了许多。

改变常人的观念 做真正的修炼人

过了两天同样的问题又出来了。我又采用师父讲到的善解的办法。有所缓解,但不好的状态总会反复出现。十天了,心里便冒出许多奇奇怪怪的念头,有的甚至完全是常人的想法,不仅想到自己,还想到家人,也想到大法,还怕影响其他同修,更怕不修炼的丈夫误解,等等,自己都不知道那些念头是从哪里来的。知道这些想法都不对,赶紧清除。学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看到师父回答学员有关过病业关的问题时说:“象修炼人一样对待你眼前的那一切,就什么都能走过来了。(鼓掌)你就想如果一个神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怎么对待?当你过不去的时候你就这样想,你就那样去过、那样去对待看看。”[6]是啊,我得赶快归正自己,不能用人的思想胡思乱想。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放不下的执着!能否象师父说的,象一个神那样对待自己的问题?把自己人的想法转变为神的想法,那就是对自己心性的考验,是自己的层次的体现。我要求自己就按师父说的做。

继续向内找,看到自己缺乏善心、耐心,而且还有自以为是的成份,过去觉的自己要遇到多大的病业关一定都不是问题,可现实呢?惭愧!而这种惭愧又和自己的面子观紧密相连,觉的自己是老弟子了,遇到病业假相还过不去,太不好意思了!这不是虚荣心和想要证实自己的心吗?找出了自己如此多不好的人心,赶紧归正,每一个不好的念头一出来,就立马解体它。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4],如果不抑制自己人的思想,任由它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狂奔,就会形成新的思想业力,时间一长,就会被这种思想支配,那就会使自己的信心受挫,对法产生动摇。但有时觉的人的某些思想真的挺奇怪的,一时也找不到它们的来源。无论怎么样吧,它们是错的坏的,就解体它。

我尽量多参加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和发正念,出门时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者是念正法口诀。一天,我突然悟到一个理:大法正天正地正乾坤,邪恶无所遁形!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那么我要做的就是用法归正自己这个小宇宙,只要归正了,邪恶就全灭!悟到这里,一下觉的身体轻松了许多,所有的不舒服的感觉都没了,心情自然好了很多。关似乎过去了。

可是,一两天后,左胸部位的那种状态又出现了,白天穿衣服都要捡那种布料轻柔的、款式比较宽松的穿,否则那个部位的皮肤就非常难受,睡觉老感觉那个地方不舒服,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似的,甚至有一天晚上四点多我又被那种不舒服的痛感搅的没法再睡,爬起来赶紧发正念,持续了四十多分钟的正念后休息一会儿,又接着六点的正念。过后觉的好些了。但知道那还不是正常状态。

怎么会这样?我到底误在哪里?九月十七日晚上我从头开始看《转法轮》,读到“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4]也就是说,从开始修炼,我的身体就已经不是常人的身体了,我的身体是净化过的。现在这种不舒服,即使再严重的“病业”并不是我的身体出现的问题,那它是什么?它就是一种“假相”!但这种“假相”又在我身体上实实在在的体现出来,就看我能否区分,这不又是在检验我的悟性和对法的真信吗?我因为身体出现的这种不舒服感到难受、担心时,其实就是忘记了我是修炼的人,是师父的弟子这个基本事实,把假相当真实。说明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放不下,这不正暴露了我的问题吗?

这时我真感觉到遇到这样的事真是好事,不是坏事。在当前,这种假相就是旧势力的安排和干扰造成的,是旧势力利用我们没修好的地方(或者业力)钻空子,把它们安排的东西强加给我们,说的是帮助我们提高,其实是想用旧宇宙的理安排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可这样的安排能算数吗?当然不能!那我们就要否定这种假相、这种邪恶的安排。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反过来看,不是师父给安排的,那师父为什么不管呢?就是因为我们自己修炼中的漏洞造成的,这些漏洞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旧势力有了给大法弟子制造魔难的借口,这让师父怎么管?初五下午我和母亲一起学《精進要旨》,读了《道法》这篇经文。炼功抱轮时,《道法》中的一段话在脑中出现:“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1]师父告诉我们用修成的神的一面正法。修成的一面是神,神的思想能和人的思想一样吗?神来操控这个身体,他会怎么对待这种种的干扰或出现的假相呢?神的身体会有病业存在吗?这不是基点问题吗?这不就是转变观念的问题吗?一个人修成神,还会有人的观念吗?虽然我们的身体还有没完全演化好的部份,但如果我们站在神的基点上看自己,那我们的许多关、难是不是就变的极简单了?我们用修成的一面、神体来带动人体的演化,那会是什么状态呢?

这突然的领悟让我心中一阵欢喜,身体一下子轻松了,似乎瞬间开窍了,真正明白了师父说的“其他我讲的只不过都是在解释《转法轮》”[7],这个领悟让我在随后几天的学法中对《转法轮》里的每句话都好像有了不同的理解,打坐也突然间变的轻松,可以毫不费劲的坐八十分钟,甚至可以更长。我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明白了转变观念不是嘴上说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体现在我们遇到的每件事中,使我真正明白了怎么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难过的是师父的经文发表了十多年后我才明白,我为自己感到汗颜,我以前真没修自己啊!师父什么都在法中讲了,我们怎么就不悟呢?我们真该好好想想,好好找找自己了。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对大法弟子的修炼要求越来越高,无论哪方面,哪怕一丁点的不够标准都会成为自己修炼中的障碍,阻挡自己前進的步伐,我们必须严肃对待自己修炼的方方面面,特别要努力、用心学法,严格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我们不能再做不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