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肠癌末期患者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我的妻子修炼法轮大法有十几年了。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在妻子被迫害非法劳教的那几年及以后这些年的讲真相中,我一直支持她。我也经常对同事和朋友讲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要善待他们。对来我家的大法弟子,我都尽可能地提供一切方便。我自己却始终没有动要修炼的念头,直到去年九月的一天。

二零一三年的七、八月间,我突然出现吃不下饭、肚子胀、宿便、全身无力的症状,人迅速消瘦。虽采用了很多方法医治,一直毫无效果。九月份的一天,我的腹部剧疼,又有八天未排便了,我便又去了医院。这次检查,医生才下结论说我得的是“结肠癌”,且已转移到肝部及淋巴,必须立即進行手术。

术后,医生告知家人:我至少还需做六次化疗来医治我的病。

手术已经花光了家中的全部存款,六次化疗还需要将近两万元的费用,还不算以后接连不断的药费和营养费用。我是一个没有医保、没有社保、没有任何收入的“三无”人员,更叫人绝望的是医生说:“化疗做完最多也只能再活两年。”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如五雷轰顶!全家顿时陷入了悲痛和绝望之中……

我该怎么办?这个家该怎么办?

术后的一、两天,妻子的同修们陆陆续续来到我的床边来问候我,用大法的法理和许许多多绝症患者修炼法轮大法绝处逢生的真实例子开导我、鼓励我,告诉我:唯有法轮大法、唯有大法师父才能真正救了我,妻子也多次给我讲解了法轮功的功理,讲解为何大法能救我。

面对这一切,想到熟识的大法弟子们她们自己经历的那一个个的生死关,我开始思考:无论身体状况还是家庭的经济状况,我都不能做化疗。但我也不能等死啊!又想到,我曾经历过了一次血压突然高达220而我却安然无恙,经过了一次中风,当时嘴歪眼斜不能说话、不能走路,是靠着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天就完全恢复正常!这次我又面临绝境,没有了退路,这是为什么?我的生命之路该怎样走?

突然,我明白了:自己两次大难之中出现的不可思议的逆转,其实都是因为大法师父在管着我的缘故,只是自己的悟性太差而已。这些事情就是在告诉我,我应该走修炼这条路的呀!思考后,我告诉我的妻子: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跟家人商量后,果断的告诉医生:“我不做化疗,也不吃药了。我要立即出院回家。”主治医生异常严肃的提醒我不做化疗的后果,我坚定地对他说: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

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的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我开始系统的看大法书,十天后我开始炼功。学法让我对大法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和悟道;炼功让我体验到大法的一个又一个的神奇。第一天炼功,我睡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觉——倒下一觉到天亮;第二天炼功,踝关节疼痛难忍,很快感到脚心象打开了一个阀门,“嗖嗖”往外冒冷气;第三天膝关节突然肿的碗口粗,不多久就转移到了小腿处,过两天小腿变正常,两脚开始不停往外冒水;术后不能发声的嗓子突然间中气十足;肚子里感到有法轮在转;不停的放屁;身上开始发热,双腿有力了,走路轻松;消瘦了六十多斤的体重在一个月内就长回来二十多斤,等等。

我看了大法的书,对大法有了一些了解和认识,知道所有这些都是好事,看上去象是不良的现象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忍着各种疼痛和痛苦,闯过一关又一关!

我知道大法修炼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作为一个修炼者,修心是最重要的。光炼动作不修心性,那不是真修,也无法达到真正的祛病,早晚会出问题。那只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每次学法都结合自己遇到的问题去思考,按大法要求去做。

我腰间挂着一个造瘘口的袋子,炼功时常常被排除的病气鼓成一个大气包,很容易破裂,感到十分不便。我坚信师父已把我的身体净化成一个“无病”之体,于是在术后近一个月时去了好几家医院咨询:能否去掉气袋,把肠子塞回去,做个造瘘口恢复手术?竟没有一家答应给做,理由是:按着国际惯例,这是不可能的(意指结肠癌没有这么快痊愈的)!再打开腹腔面对癌细胞,谁也负不了这个责任。我反复表明自己的态度: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也没用。

我不可能自己把肠子塞回去,只有无奈的继续挂着这个气袋行动。过了两个月,我动了一念,对师父说:“请师父帮帮我吧!”再次去了医院要求做造口恢复术。这一次医生同意了。但术前的检查做了一个星期,在反复多次检查,证明各项指标确实全都正常后,医生终于为我做了这个手术。

一个近六十岁的人,结肠癌已转移到肝部及淋巴处的患者,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在腹部拉开近一尺长的伤口,连着做了两次手术,而且第二次手术后的第三天就拆导尿管,第四天开始拆胃管,第五天出院了!医生们想不明白,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说:“恢复得太快了!恢复得太快了!”其实当时很想给这位医生讲清真相的,却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就没讲成。知道是自己没做好。

我深深的知道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在这一切的后面,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而又给予了我多少!我无以言表和回报,每想到此,泪水就不自禁的往外流……

我发愿: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按照师父要求的去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要用我的亲身经历救度更多的人!

我立即拟定了一个与之讲真相的名单,与妻子商量决定,有的我自己去讲,有的与妻子一起去讲,并要马上着手進行。“巧”的是,那几天,我就连续遇到了我准备与其讲真相的人。妻子告诉我:这是师父的安排。我心里感到非常的温暖和幸福,因为我有师父了!

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