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地狱不留的人 成为真正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三岁,家住一个偏远山村,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这苦命人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满身的业力,使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一、不归地狱管

在三十五岁那年,我生下了二女儿,由于体弱多病,加之生活困难,在怀孕坐月子期间,几乎是靠苞米面糊糊度日。我抱怨命怎么这么苦,找个婆家,还穷的要命,气愤委屈交织在一起,原本有病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

那阵子经常昏迷,有一次,又迷糊过去了。自己好象从一个很黑的地方沿着台阶走下去,很快就到了一个大殿,刚站定,只见一人双手举着横幅,边跑边拉着长音喊道:“报……,王香莲到!”然后就跪在一个长条桌案前。里面端坐着一位身穿红袍,头上戴着皇帝的那种帽子的人,帽子前边搭着许多串珠,晃来晃去的,看不清脸,腰系玉带,身后两名丫鬟手举着大羽毛扇交叉站立在两旁,案桌侧面站着一位师爷模样的人。

我知道这是進了阎罗殿了。这会儿,阎王爷正在翻生死簿,上边写满了人名,我大着胆子凑到跟前问:“大爷,您看我还能活多久?”旁边的师爷在“古”姓(丈夫姓古)下方找到了我的名,见名字上被打了个×,然后×的上面又粘了一块纸,于是便问:“我的名为啥打个×?又为啥粘一块纸呢?”师爷回答说:“打×的,这个人要死了,用纸盖上了,这个人不归地狱管了。”并用手指着我说:“你就不归地狱管了。”说着,猛的推了我一巴掌。

忽悠一下,我就醒了。这时传来鸡叫声,此刻正是凌晨三点。

二、法轮功传到我家乡

婆家在乡里穷的出了名,土炕上的席子是半截的,婆婆是个罗锅,干不了什么活,公爹老实一辈子,全家人穿的很不象样,在人前走过,别人都不拿好眼神瞅,丈夫老实的有点窝囊,谁都敢欺负他,家里什么事也不出头,主不起事来。在农村,人过于老实是过不起日子的。我本是不爱说话且胆子很小的女人,可是嫁给这样的婆家,我只能顶门过日子了。那时我才真正体验到了世态的炎凉,生活所迫,使我的性格变得日渐强硬,以致天不怕地不怕。

我曾经因为救济款发放的不公而几次大闹乡政府;曾经因为园子里的窝瓜被偷摘,我就把铝锅盖挂在门前的大树上,敲了一夜,边敲边骂,闹的鸡犬不宁;庄稼地的农活男劳动力落不下我,而且我样样都能干,打了几仗之后,队长让我挣男劳力二分,这在全乡也是独一份,乡里、村里干部到我家收提留款,从来也收不去,有钱也不给;谁要是欺负了我或我的家人,我会堵在谁家的大门口骂街……

在共产邪党统治的社会,本是贤良、温和的我,被生活所迫,变成了一个性情暴躁、开口就骂、举手就打的“女汉子”。我的强硬换来的不是尊重,相反的乡亲们见我避而远之,意思是惹不起还躲不起?!村长、干部们拿我没办法。

一九九六年的前后,法轮功传到了我的家乡。村长、乡政府的干部们放出话来说:“谁要是让王香莲炼了法轮功,那就是大功一件。”于是有人动员我炼法轮功,并开导我说:“这个功法可好了,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好病。”我动心了,因为那时我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可是上哪去学功呢?附近几个村没有学的。

我这个人倔,认准的道我就一走到底。于是走出家门到处打听,不知不觉来到了市里一个家属区,碰到了一位男士,我向他打听哪里有炼法轮功的,这人一听,就乐了说:“你算问对人了,我领你去。”说着就把我带到了一户工人家中,全家人对我很热情,教会了我五套功法,又送我一本《转法轮》

三天后,我怀揣着宝书返回村里,就在那年、那月、那天——一九九七年的六月二十八日,我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三、乡亲们刮目相看

得法后,我如饥似渴的拜读《转法轮》,不认识的字问孩子,在这过程中,我不知激动的哭过多少次,使我第一次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知道了人有病、遭罪、没钱都是因为上世造的业所致,只有修炼大法才能改变今后的人生道路。回想自己从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争啊、斗啊,活的简直太累了。修炼了之后,我的性格变的开朗热情,压在心头多年的积怨化开了,心里象敞开了一扇门,感到生活有了劲头,生命从此有了归宿。

我改掉了争强好胜、打仗骂人的恶习,过去都是我说上句,一句话能把人顶到南墙上,现在我学会了尊重他人,说话礼貌客气,待人和气热情,能忍让,吃了亏也不去计较, 与邻里和睦相处,谁家有困难或者是大事小事我都到场帮忙,一切为别人着想,处处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让乡亲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炼不到半年我的身体好了,无病一身轻,人也年轻了许多。

修炼的第二年,乡干部和村干部一行四、五个人,到我家收提留款,当时手头上确实没有钱,为不给干部们出难题,我把家里的苞米粒灌了一袋子给了村长说:“麻烦你们把这提到镇上卖了,钱足够交提留款的了。”几位干部刚進院的时候,准备碰一鼻子灰的,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有如此的举动,所以他们都惊讶的说:“我们这都收了一圈的钱了,谁家也没交,今年就你交了。你真变了,变的让我们刮目相看了,你说说是什么力量让你变的这么通情达理?”

我说:“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了,是大法改变了我,我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几位干部听了之后都竖起大拇指说:“真佩服你们师父,佩服法轮功,你们师父真了不起。”村里的乡亲们看到了我修炼以来的变化,都说:“王香莲可真是脱胎换骨了,简直换了一个人,法轮大法真是了不起。”

二零一二年,我家盖上了新房,上梁那天,村里的乡亲们都来帮忙了,做饭、挑水、扛木料,好不热闹。一向老实憨厚的丈夫平生以来第一次笑的合不拢嘴,十分开心。过去乡亲们见了我避而远之,如今我盖房子全村人都来帮忙,这是对法轮大法的认可,也是对我自修炼之后变化的一种认可,从而也得到了乡亲们的尊重。

四、大法弟子是主角

我居住的村子是一百多户的大庄,三百多口人,只有我自己修炼法轮功,有一多半的人信“XX教”,传教头子就住在我们村,她整天到处传教,还散布诽谤法轮功的言论,干扰很大。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修炼法轮功,可我并不孤单,因为师尊的法身就在我身边,大法弟子才是这舞台上的主角。于是我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解体她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结果不长时间公安局就把她抓走了。传教头子不在了,教徒们就都散伙了。我抓住这个机会在村里挨家挨户的走,一个一个的讲真相,最后都顺利的办了“三退”。那个女传教头子释放回家后,我几次登门看她、关心她,她很受感动,最后她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村里开群众大会,开始之前我先站起来给乡亲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揭露共产邪党是怎样坑害老百姓的。村委会或村里党员开会,我都去给他们每人一本《九评共产党》或大法真相资料,提醒他们千万不要参与、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因为他们早“三退”了),不给邪党当陪葬。

乡政府所处地的机关、厂矿、企事业单位、乡派出所这些机构是讲真相的空白点,我想救人不能挑挑拣拣,于是每周我都往镇上跑几趟,挨个单位、挨个人办“三退”,因为他们都熟悉我,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所以我跟他们一说就很快的都做了“三退”。去派出所讲真相,警察们都乐呵呵的接待我,也很愿意听我讲,给他们真相资料、神韵晚会光盘他们都接过去,回办公室看去了,并且也都同意“三退”了,过去就连参与迫害法轮功最凶的那个警察明白真相后也办了“三退”。

环境宽松了,在市场或农贸大集,我都公开发资料。精美的车挂、护身符、漂亮的项链都被赶集的乡亲们一抢而光,没得着的还很遗憾,跟我挂号说等下个集要我多拿去一些。

周边的几个村子相距很远,我经常一个人头一天晚上背着真相资料去这几个村子挨家发放,第二天早晨四、五点钟到家,炼功、学法、发正念啥也不耽误。炼法轮桩法时,我经常站在彩云间,还看到许多另外空间神奇的景观,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弟子呢,而我也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一切都是伟大的师尊给弟子铺垫好了,弟子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一定精進实修,走正、走好修炼的路,让师父少操些心,一定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