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宾县宁远镇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

前言

宁远镇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宾县县境东南部,东靠胜利,北接常安,西邻三宝,南与延寿县、尚志市接壤,面积为450.6平方公里。全境南北长,东西窄,南部多山、丘陵,北部多平川。朝阳河、汤什河由东南流向西北,汇入枷板河。

宁远旧名“九千五”,系清末一郭姓财主花九千五百吊(钱)买下这块土地而得名。1933年称宁远保、宁远村,1946年改称宁远区,1984年改称宁远乡,1985年建立宁远镇。现全镇辖13个行政村,总人口45000人,其中汉族占93%,其他为满、回、壮、朝鲜族。

宁远镇历来民风淳朴,虽经中共六十多年来的谎言灌输和暴力破坏,但民间敬佛崇道之风尚存。1992年5月13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吉林长春传出了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1994年,法轮功便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传入宁远镇,并不断扩大其影响。至1999年7.20前夕,宁远镇已有近千人修炼法轮功,几乎每个村屯都有炼功点,极大的提升了宁远镇的整体道德水平,好人好事屡见不鲜。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发动了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对正信修炼群体的最邪恶、最残暴的镇压。迄今,这场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四年。十四年来,宁远镇法轮功学员同大陆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现将宁远镇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遭迫害的情况综述如下: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王春会,男,79岁,宁远镇原卫生院院长,1994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前他一身病,药不离身,修炼后身心健康,生活快乐。

1999年9月,他与锦州同修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半个月后放回。

2000年他回到宁远,7月在同修家被恶人举报,宁远镇派出所恶警和宾县610恶徒把王春会非法关押到宾县看守所20多天,罚款2000元,后放回。由于恶人经常到家骚扰,使王春会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5年腊月含冤离世,终年79岁。

李万芝,女,68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生活愉快。

2002年10月,李万芝进京上访,被宾县610恶徒和宁远镇派出所恶警押回,关进看守所,罚款5000元。由于邪党在经济上和精神上的迫害,李万芝于2002年腊月摔倒,住进省医院,三个月后含冤离世,终年68岁。

陶喜兰、林雪松,女,宾县宁远镇法轮功学员。

1999年,陶喜兰和女儿林雪松、林松梅去北京和平上访,被县610恶徒和宁远派出所恶警押回,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林雪松因孩子正在哺乳期,被放回。陶喜兰和林松梅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各被罚款4000元。

2000年正月初七,陶喜兰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宾县看守所,关押二个多月,胳膊被摔伤。

2001年林雪松和妹妹林松梅被绑架,送进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陶喜兰在家受到丈夫毒打。在巨大压力下,她放弃了修炼,身体每况愈下。

2007年陶喜兰和女儿林雪松病情日益恶化,先后几天含冤离世。

刘淑芝,女,宾县宁远镇法轮功学员。

2000年刘淑芝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到宾县看守所,拘留15天。

2002年5月初,刘淑芝被县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被劳教三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期间刘淑芝受到严重迫害,精神失常,被提前放回,罚款3000元。回家后病情恶化,于2005年含冤离世。

二、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案例

聂绪梅,女,31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8年开始修炼。

2002年,聂绪梅被伊春美溪区法院判刑五年,同年6月被送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入狱一个月后,聂绪梅遭恶警毒打,被关进小号。在小号又被毒打,被恶警上背铐,铐在地环上。恶警还用脚镣和绳子把她的脚也吊起来。因绝食抗议非法劳役,她在小号里多待了半个月。

出来后聂绪梅被转到九监区。因她拒绝奴役,当晚就被罚蹲,不蹲就遭犯人侯桂琴毒打。她的胳膊在小号里已化脓腐烂,又被打的鲜血直流,直到后半夜两点多才让睡觉。连续三天酷刑折磨,聂绪梅始终不屈服。大队长没辙了,就把她弄到车间(当时车间是临时宿舍,新楼没盖好)。当新楼盖好时,聂绪梅等法轮功学员被搬进监舍。就在搬进监舍的第二天早晨,恶警强拉她们出工,不走就拖,拖不走就打。到了车间后,恶警不许她们闭眼睛,用镊子夹眼毛,用洗洁精水浇她们,还不许坐凳子。有的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毒打她们。

有一次,说是打针,法轮功学员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骗进监舍。恶警把音响声音放到最大,开始强制抽血。第一个是聂绪梅。十几个人抓她,她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徒们用抹布堵住嘴。第二个是于玉梅,一帮人拖她。聂绪梅去拉她,被踢了一顿。当时刑事犯看到这种惨状都流泪痛哭。

当初被抓捕时,聂绪梅曾被美溪区的恶警打的耳朵直响,被开飞机、用绳子捆上。恶警还用铝合金条子打她胳膊和臀部,都打成紫茄子色了。一次因为她盘腿,恶警把她从铺上拖下来一顿毒打。期间伊春美溪区派出所、公安局恶警向她的家人诱骗钱财10000元左右,说是拿钱就能放她。家人东借西凑把钱给了他们,他们却不办事而把钱据为己有。

于海艳,女,40多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

1999年7.20迫害发生后,于海艳被宁远派出所绑架,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29天。

2000年,于海艳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多天,罚款4000多元。期间遭恶警暴打,罚坐铁椅子。

2001年,于海艳被宁远派出所恶警刘忠成绑架,劫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多天。

2008年8月16日,于海艳被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宁远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在县看守所,由于身体极度虚弱,于海艳被男犯强行灌食,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后被诬判三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2010年6月15日,于海艳被放回。

刘向臣,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12月开始修炼。

2000年7月,刘向臣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到宾县驻京办事处,三天后被宁远镇太平村干部程晓东和王老九绑架到宾县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回,被勒索16000元。

2007年4月12日,刘向臣在常安镇被常安派出所四名恶警非法绑架,劫持到宾县看守所。刘向臣绝食反迫害,三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呼兰监狱迫害十七天,后转到大庆监狱迫害。期间刘向臣遭到犯人毒打,头部被缝八针,又被恶警毒打致耳膜穿孔。此次冤狱,刘向臣经济损失达70000多元。

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案例

于殿才,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4月初开始修炼。

1999年10月11日,于殿才进京上访,在中途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刘忠成强行押回,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29天,被开飞机、坐老虎凳,并被勒索1400元。

2000年正月初七,于殿才等9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政府人员彭永志、尉福、董俊、马福等人非法绑架到宾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三十一天,被勒索1500元。

2002年4月12日,于殿才在家被宾县公安局局长孙吉彪及当地孙玉、马玉宝、高伟等人强行绑架,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在那里被迫害二十个月零六天,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

2012年8月6日下午,于殿才在宾县常安镇被常安派出所恶警绑架,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七天,于8月16日被放回。

曲学英,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10月16日,曲学英去北京上访,被宁远镇政府赵喜文等人强行接回,送到宾县一看,非法关押15天,罚款4000元。

2000年,曲学英三次被恶警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共关押十二个月,被勒索6000元。宁远派出所刘忠成、王庆、高伟等恶警强行劳教她一年,使她吃尽苦头,精神及肉体都受到了严重伤害。

2002年4月12日,曲学英又遭非法绑架,后被劳教三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

孙金萍,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2年4月25日,宾县政保科科长殷凤明闯到她家,把她家商店的鞭炮全部抢走,价值3000多元,还把她绑架到万家劳教所,劳教十四个月零十天。

高升,男,57岁,宾县洪山林场职工,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0年7月,高升和三位同修进京上访,行至中途被单位派人截回,被宾州镇中心派出所王久会等人送进宾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一天,罚款2000元。

2011年12月16日晚,宾县国保大队常建民带领三宝派出所、宁远派出所20多名恶警(五辆车)闯到高升家,将高升强行带走,并搜走家中大法书籍、资料、VCD等私人物品,还有人民币1300元。。非法关押10天后,高升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给家人造成巨大伤害。

陈子辉,男,60多岁,家住宁远镇爱国村,1994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9月的一天,陈子辉动身赴京,谁知刚到哈尔滨,就被守候在那里的镇政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抓住,劫回宾县后关进看守所,三个月后被放出。

2000年大年初一,陈子辉遭非法绑架,一个多月后放回。同年12月19日,陈子辉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非法绑架,押回宾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期间因身体原因保外就医,于2001年9月末放回。

2002年4月12日,陈子辉被宁远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送进宾县看守所。四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在三大队,由于抵制迫害,陈子辉被关小号、上大挂。他绝食抗议,被绑在椅子上灌食。恶警灌的不是奶粉,每次灌食后陈子辉都拉稀。恶警还灌盐水,胃刺激的非常难受。

几天后,陈子辉出现昏迷状态,被送到万家医院抢救。一个月后,陈子辉出院。过了一段时间,陈子辉再次绝食,再次被送进万家医院。在医院,他继续绝食,恶警就强行灌食,用小铁勺使劲别他的牙齿,硬是别掉了三颗牙。恶警还指使刑事犯殴打陈子辉,把他的肋骨打折了一根。

20多天后,陈子辉被带回长林子劳教所,先转到二大队,四个月后又转到五大队。有一次,恶警逼迫陈子辉站在墙角,指使刑事犯人往老陈背部一下接一下的打飞镖,扎的老陈背部衣服上尽是窟窿眼,血迹斑斑,疼痛难忍。为了抗议非人折磨,陈子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刚一绝食,他就出现危重状态,血压高的惊人,被第三次送进万家医院。

2002年11月末,陈子辉因绝食第四次被送进万家医院,被恶警暴打一顿。

2013年3月27日,陈子辉因讲真相遭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关进看守所十五天。

李清芝,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

2010年年末,李清芝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宾县国保大队张庆雷和宁远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前进劳教所迫害。

张其壮,男,50岁,宁远镇中学教师,1995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10月15日,张其壮进京上访,被押回宾县,关进第一看守所。刚进看守所,他就被三个犯人强行扒光衣服,按在坐便器上,一人拿盆用凉水浇他头顶,边浇边问还炼不炼,浇了很长时间,冷的他直打哆嗦。张其壮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罚款4000元。

2000年大年初七,张其壮在二连襟家被镇政府、派出所、学校十几个人(有彭永志、董俊、尉福等)非法绑架,劫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遭开飞机、码坐等酷刑迫害。他绝食抗议,被第一看守所姓于的副所长野蛮灌食。这次他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经济损失2000多元。

2001年6月某日,因本镇杨六诬告,张其壮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林子劳教所,他被罚蹲、罚坐、打针,被逼迫做奴工,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写心得,一言一行受到严密监视。10月份他染上疥疮,全身都是脓包,左小腿有一处溃烂,最严重时上厕所不能自理。此次劳教经济损失3000多元。

2004年6、7月份,张其壮和3名同修多次找镇邪党书记乔广林、镇长彭永志、纪检书记马玉宝及相关领导谈话,后来又写信申诉,要求上班。11月1日,他们四人被县国保大队和当地派出所刘忠成、王庆等恶警及镇政府彭永志、马玉宝等恶徒非法绑架。张其壮被非法劳教三年,再次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迫害。期间他被恶警赵爽用电棍电击和推、掰、撅,还被强迫做奴工,从事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3年期间,张其壮家人花费几千元到劳教所看他。他的儿子正在大学读书,妻子一人在家,东求西借,苦不堪言。

刘国英,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0年10月,她进京上访,被宾县公安局劫回,非法拘留3个月,罚款5000元,勒索2000元。

2002年4月12日,宾县公安局局长孙吉彪带人到宁远各村抓人,把她绑架到宾县第一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野蛮灌食。后被劳教三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

逯凤侠,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

2000年12月8日,逯凤侠进京证实法,被镇政府派人押回后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罚款4000元,村政府把她家承包的土地租出三年顶她的赎金。

2002年12月8日,逯凤侠被宁远派出所非法绑架到宾县看守所,关押近一个月,被劳教三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家里变卖四十亩土地,得款两万余元,到万家劳教所送礼打点。一年半的时候,逯凤侠患了青光眼,被提前放回。

金玉杰,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19日晚上,七台河市公安局将她的哥哥、丈夫带走,关在七台河桃山矿务局公安处。她没等丈夫放回来就和妈妈、姐姐、妹妹、嫂子、小姑子(因她全家都修)一起去了省政府上访,被劫持到双城一所学校非法关押。在那里很多同修遭恶警殴打,有的胳臂被打折。第二天警察押她们到火车站,就这样回了家。

同年10月,丈夫和同修进京上访,金玉杰和妹妹随后也进京上访,回家后被劫持到桃山矿派出所,逼坐铁椅子。后被关进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没几天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第三次也是在家,晚上干活还没吃饭金玉杰就遭绑架,家里只剩下她十岁的女儿,由邻居照看。夜晚恶警把她们几个大法弟子铐在走廊的暖气管上。夜深暖气不热了,又冷又困,恶警还不让她们上厕所。越动手铐越紧,都卡到肉里了。金玉杰被迫害六天六夜,后被非法劳教三个月。

2000年农历二月初二,金玉杰在她妈家被套系派出所所长李存和带人劫持到派出所,将她扣到晚上7点多钟。次日金玉杰坐车回到宾县。回宾县后丈夫两次被抓。

苗春福,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修炼。

2009年冬天,苗春福到宁远镇高山村青山屯讲真相,被宁远镇派出所三个恶警非法绑架。他们当时使用催泪枪,弄得他双眼流泪不止,看不见东西。他们把苗春福弄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并给县国保大队打电话。国保大队张庆雷等三人到他家非法搜查后,把他劫持到县国保大队,半小时后送进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个月后苗春福被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四十多天,之后转入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五个多月,接着转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两个月左右,最后转到绥化劳教所迫害。期间他遭到管教和包夹犯人的虐待,被逼迫做奴工。有一次站队列,他无意间用手挠了一下头发,被恶警发现。大队长走到他面前,突然猛踹他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让他感到骨头跟肉象分离一样,这一脚让他腿疼了十多天。还有一次,包夹逼迫他唱邪党歌曲,他不唱,包夹就对他拳打脚踢。

尹守荣,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8月开始修炼。

2000年她去北京上访,路上被镇政府赵喜文、谷玉才等人非法绑架,送进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1500元。

2002年正月初十,她再次进京上访,在北京遭非法绑架,送到拘留所关押三天,后被宁远镇高伟、王老石、谷玉才接回,关进宾县拘留所三十多天。之后被劳教二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

金钊,男,40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8月5日开始修炼。

1999年7月22日,金钊到省政府上访,被劫持到双城市一所小学院内,扣押二十四小时后被劫回宾县宁远镇,由当地乡村干部带回家中。

大约过了一个月,由于不放弃修炼,金钊和父亲金国栋遭当地恶警非法绑架,劫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2000年11月,金钊进京上访,在北京遭到恶警绑架,押回宾县后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一个星期后转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更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的案例请见附录。

结语

十四年过去了,这场邪恶的迫害目前仍在持续着,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到,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已经把自己迫害倒了,其解体已成历史的必然,而且近在眼前。

自古以来,凡是迫害佛法和正信修炼者的都要遭到天谴报应,中共邪党如何能够例外?天灭中共是佛法威严的体现,也是善恶必报的结果。如今,疯狂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薄熙来、王立军已遭报成为阶下囚,其背后指使者周永康已被秘密逮捕,何时公布只是个时间问题。很快,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迫害元凶也即将遭报被揪出。中共即将灭亡,最后留给世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每一个人都必须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做出性命攸关的选择。

正是出于救人的目地,我们才将宁远镇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遭迫害的案例整理出来,帮助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残暴本性,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附录: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案例

金国栋,男,72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22日,金国栋去省政府上访,被劫持到双城市一所小学校,被宾县公安局副局长孔祥楼认出。他让金国栋把宾县同修都供出来,金国栋不顺从,与其发生争执。他就用莫须有的罪名诬陷金国栋,指使五六个人把他塞进车内,押回宾县后非法关押,欲拘留一个月,后家属花钱找人释放。

一个月后,由于不放弃修炼,金国栋和儿子金朝在家被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家属找人,加上被勒索的食宿费,共计花掉6000元。

2001年2月28日,在宾县公安局副局长孔祥楼、宁远镇书记孙玉、镇长彭永志的授意下,恶人构陷他到胜利镇散发传单,借机强行搜查他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及一盒炼功带和一部电脑。恶警刘忠成、王庆等让孙长伟作伪证,说电脑里有法轮,将他劫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三个月零十四天,于2002年4月12日放出。获释后宁远镇恶徒不让他回家,把他软禁在县城大儿子家,一个月后才允许他回宁远。在被关押期间,第二看守所于所长在孔祥楼的指使下,逼他开飞机(一种酷刑)。于所长还掐着他的脖子往墙上撞,当时撞一下头顶就流血了。有两个犯人说:局里有人指示,这老头子用不上半月20天,就让他报废。因此号头不让他睡觉,不让他喝水、上厕所,让他天天守夜。号头强迫他给买吃的用的,花了500多元。这次关押包括罚款、食宿费等,共计花掉7000元。

当地派出所恶警刘忠成、刘建涛还把他家看电视用的大锅盖拖到镇上,至今未归还。恶警王庆曾到村民中打听金国栋家有多少钱(目的想讹诈钱财)。由于县610、镇政府、派出所的骚扰,他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又花费5000多元。

白丽杰,女,五十岁,宾县宁远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

1999年10月,白丽杰进京上访未成,被宁远派出所恶警孙洪军、马福等人非法劫持到宾县第二看守所。期间白丽杰每天被恶警逼迫九十度弯腰,面向墙壁罚站半小时;再被罚坐,双腿伸直,双手后背,每天两次,每次一个小时。还被强迫吃所谓的高间饭(大米饭、一个菜,有时几个包子),每顿饭20多元。。一个多月放回,被勒索伙食费2000多元。。

2000年,刚过完大年,当地派出所恶警董俊等几人闯到白丽杰家,将白丽杰非法绑架到宾县第二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放回。

2002年正月,白丽杰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到北京昌平看守所。。白丽杰绝食反迫害,遭到野蛮灌食。大约十天左右,白丽杰被当地派出所押回,关进宾县第二看守所,四十多天后被放回家。

李桂玲,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四次(60天),罚款900元,勒索1300元;被关押洗脑班两次(3个多月)。

杨桂花,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二次(30天),罚款900元,勒索300元;被关押洗脑班两次(3个多月)。

付艳霞,女,57岁,宾县宁远中学退休教师,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0天),罚款2000元;被劫洗脑班一次(2个月)。期间三年不让上班,停发工资。

潘连儒,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两次(57天),罚款5000元,勒索1000多元。

张宝英,女,56岁,宾县洪山林场退休工人。被非法关押一次(21天),罚款2000元。

张士珍,女,53岁,家住宁远镇民发大队。被非法关押一天,勒索280元。

金中玉,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关押一次(20天),罚款5000元,勒索500元,还被县610驻京人员搜去500多元,至今未还。

潘鸿霞,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次(3个多月),罚款5000元,勒索几百元。

程国富,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0天),罚款7000元。

徐淑文,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四次(45天),罚款9200元,勒索1000元。

高芝,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一次(12天),罚款2000元。

张士芬,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12天),罚款2000元。

修财,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15天),勒索300多元。

徐金华,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2天),罚款3300元,勒索伙食费400多元。

金凤兰,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三次(45天),罚款2000元;被劫洗脑班两次(3个月)。

李跃荣,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2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16天)。

侯志忠,男,60多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7天),办洗脑班一次(40多天),罚款3900元。

王凤武,男,宾县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2月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两次(110天),罚款20000元,勒索250元。

卢亚贤,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30天),罚款3600元。

张士琴,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30天),罚款3600元。

刘金叶,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个多月),罚款2500元。

汤华香,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年末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两次(3个月),罚款4000多元,勒索10000多元,被扣工资50000元(至今未给)。

裴淑珍,女,64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7月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0多天),罚款4000元。

李磊鑫,女,53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7月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三次(3个月),罚款4000多元,勒索10000多元,被扣工资50000元(至今未给)。

裴淑琴,女,76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7月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0多天),罚款2000元。

平琴,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一次,绝食闯出魔窟。

刘艳,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1月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三次(近3个月),罚款7000元,勒索4500元,直接经济损失1700元。

王淑荣,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7年开始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被非法关押一次(20多天),罚款4000多元。

徐淑娟,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三次(近4个月),罚款14000元,勒索2000元。

李华,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两次(37天),罚款9000元。

高淑英,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33天),勒索2400元钱。

孙淑华,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15天),罚款7000元。

温景林,男,家住宁远镇明礼村徐德屯,1995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三次(40多天),罚款5000元,勒索1500元。

崔立荣,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次(30天),罚款4000元。。

付亚秋,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7年有幸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2天),罚款2500元。

李淑梅,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两次(160多天),罚款2000元。

李志超,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次(80多天),罚款2000元,勒索5000元,扣发工资3000元。

蔺艳敏,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8年7月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两次(90天),罚款5000元,勒索3000元。

刘德印,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7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34天。),罚款5000元钱,勒索2000多元。

潘梦玲,女,54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7年有幸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15天),罚款2000元,勒索1000元。

曲学奎,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修炼大法。被非法关押一次(29天),罚款2000元。

张旭光,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法轮功修炼。被非法拘留一次(15天),罚款2000元,勒索1000多元。

杨桂清,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秋天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22天),罚款3000元。

乔庆华,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次(15天),罚款5000元,勒索1000元。

孙桂珍,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两次(3个半月),罚款近2000元。经济损失20000元。

满桂芬,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一次(20多天)。

杨文学,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有幸开始修炼。被非法拘留一次(18天),罚款4000元,勒索1200元。

孙洪琴,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30天),罚款4000元,勒索150元。

孙桂苗,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6个月),罚款5000元。

张友,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9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三次(45天),罚款900元,勒索450元;被2次办洗脑班(3个月)。

李景龙,男,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一次(20天),罚款5000元。

周木荣,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两次(34天),罚款3000元。

张亚君,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次(15天),罚款5000元,经济损失8000元左右。

张永琴,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5年开始修炼。被非法拘留一次(26天),罚款5000元,勒索500元。

张士芬,女,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6年开始修炼。被非法关押一次(30天),罚款3600元。

王淑贤,女,55岁,宁远镇法轮功学员。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三次(3个月),罚款5000元,勒索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