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里得法:感谢师父再造之恩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经常说起关于我出生的经历。她是在怀胎四个月的时候才知道怀孕了,知道怀孕的前一天,她做了个梦,梦到一个白胡子老翁手里拿着一个一人大的人参给她,说永远也吃不完,然后就不见了。第二天我母亲就有反应了,到医院一检查,说是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在我前面母亲已经生了四个孩子,如果早知道怀了第五胎,可能就不会生下我了,但知道的太迟了,在七二年的时候,怀孕四个月打胎是很危险的,所以我就这样来到了人世间。妈妈在我小时常说起此事,我一直也不明白是个什么意义。

我从小就很灵,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一看就会。世事变迁,我养成了一些恶习,一九九三年因销赃被劳教三年,在中国最阴暗的地方——劳教所里经历了最阴暗的日子,那里也是整个社会的缩影。一九九五年出狱后,我开始有了闯荡江湖的强烈想法,买了一张全国地图在家研究了一天,就去了广东,先后在惠州、港口、东莞住过。一九九九年,我因盗窃又被劳教三年,被关進广东三水劳教所九大队。

在这次被劳教之前,我曾无意中在地上捡到一个身份证复印件,因为走黑道得用假名,所以我就一直用这个名字,当时我被劳教时也是用的这个名字,也没打算告诉家里,只想着天知、地知、我知就行了,出来后再好好大干一场,这辈子不闯荡个样子出来那是不会罢休的。在劳教所那种环境里是很苦的,而我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用在这里了,天天就是出工、收工、睡觉,日复一日的过着,过一天算一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的一天,当时是中午收工回来,在生活大院里集合时,狱警说先学习中央新下达的文件,就是迫害法轮功的红头文件。当时我听完后就觉得不可信,因为我和公检法的人打过交道,知道他们是穿着制服的流氓,他们说的好和不好我怎么会轻易相信?所以当时心里就有了想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想法。

没过一个月,三水劳教所就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了,進来的全是有工作、有身份的人:全国人大代表、公安局长、教授、各种老师、地震局的、工人、还有其它身份的人,总之是什么样的人都有。狱警安排我监督一个地震局的法轮功学员,我和他见面的第一印象,就觉得他的面相非常慈悲,象个佛的面相,怎么都没有坏的感觉。我本来就有非常想了解真相的想法,所以一有机会就和他聊天,一有机会就问他问题,什么都问,他也是有问必答。当我最后知道法轮功就是修炼的时候,我就问他有没有书?他说有书,而且他能把《转法轮》这本书背下来。我当时高兴的不得了,我说:你就把书里的内容背给我听吧,背书中的原话。

就这样,我每天都听他背《转法轮》,大概有一个多把月,他把《转法轮》九讲的全部内容都背完了,又背了些《洪吟》里的内容。我真是如饥似渴的听着,大脑接收起来那个如意,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得清,整个听《转法轮》的经过,我都是随着法的内容在感受着:得法的感觉、下法轮的感觉、天目的感觉、身体能量流的感觉、慈悲的感觉、得道的感觉、去各种执着心的感觉……

记得有一次在(奴工)工厂里,我和他干完活,把头埋在桌子上,他低声背着:“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1]。我不知怎么了,一听完这四句话,眼泪就象断线的珠子往下掉,他说这是“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2]。然后我耳朵里就听到象地震、闷雷一样的声音,我马上到窗子边去听,还是有声音,我问其他的劳教人员,他们说没什么声音。我心里也隐隐约约悟到是怎么回事了。说实在的,我从小到大悟性就好,只是没用对地方。这次在劳教所里得法,我也就明白了我妈妈的梦的含义和我今后的人生路了,我来人世间就是为得法来的!

就是这样,当他把能背下来的大法内容都背给我听完后,我们就开始交流心得体会,然后我请他教我炼功动作,他说有五套动作,因为环境特殊,只教我第五套动作。他当时给我打第一个动作的时候,我就感觉那动作太美妙了。从此我就开始炼单盘腿,再开始炼双盘腿,出工的时候、收工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总之一有时间我就偷偷的盘腿,很快在一个月后我能双盘了。现在回想起当时炼功的情景,仍然都觉得无比的幸福和感动。就这样,从认识他到得法、到炼功、到去各种执着心,到过各种关、各种考验,约有大半年的时间。

记得那是第二年的夏天,我想痛下功夫去执着,开始不吃一粒饭,不喝一滴水了。当然,这是我刚修炼时的幼稚想法,法中不是这样要求的,是我自己想用这种方法考验自己的毅力。我连续三天都这样做,出工时一起出工,吃饭進食堂后,每天换着座位坐,把打好的饭菜分给旁边不认识的劳教人员吃,说是自己病了不想吃。到第四天中午,我还是照前几天一样排队進食堂,刚把饭菜分给其他人后,中队长就叫我过去了,问我:你是不是在和某某某炼法轮功?我当时就知道这是考验来了,直接告诉中队长说:我听他讲法轮功了,我觉得很好!

这下把中队长气到了,马上叫守大院的劳教人员把手铐拿来,把我单手铐在篮球架上吊着,因为架子有点高,我的脚尖几乎是离地的,吊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我的手指已经开始肿起来了。在吊的过程中我没有吱一声,没有说一句话,就是默默的承受。当时心里还想:当年耶稣被吊十字架的感受也许就是这样的吧?守大院的劳教人员告诉狱警说我的手指已经肿得很高了,狱警就叫劳教人员把我放下来,双手铐着坐在篮球架子下,因为是炎热的夏天,太阳非常大,我身体的感受是很痛苦很痛苦的,但心里一点也不痛,反而有种成圣成贤的感觉,只悟到:这是生死攸关的考验来了,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不移,那我们就来斗吧。来吧!我不怕!随便你干什么,我都承受得了。当时心里就这种想法。我还在心里回想着所有听过的法理,对照着自己。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六点收工的时候了,这个时候是大家从工厂大楼回到牢房的院里,然后吹哨集合吃饭。这时中队教导员过来对我说:只要你一会儿当众告诉大家法轮功是×教,是坏的,我们就放了你,不然的话,有你好受的!他话中的一会儿是指集合的时候。我说:“我觉得法轮功是很好的,把我一个坏人教好了,我不会说他坏。”教导员一听就火了,马上叫来几个狱警,把中队的四、五把电警棍都用上了,有八万伏的、十二万伏的、十六万伏的,在我身上到处电击,我双眼闭着,痛苦的移动着,但没有哼一声。这样电击了我十多分钟后,他们停下来,又问我先头说的话,我还是原话回复他们。他们就又开始电我。

我当时好象都能看到自己的心一样,金灿灿的,被一个象椰子一样的东西保护着,一点也不痛,椰子外面密密麻麻全是象蛇的舌头一样的东西在钻着,但怎么它们也钻不進去。电击我的时候我的双手已经是反背在身后铐着的,我躺在地上不停的移动,后来有个狱警叫人拿来个木沙发椅子,把椅子卡在我的脖子上,他坐在椅子上,其他狱警用脚踩在我身上,再一起电我。不说别的,单说这种对待劳教人员的方式都是非人的!我当时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能清楚的感觉到侮辱我的画面。我当时就想:你们电我承受得了,但不容许你们用这种侮辱的方式。我就有了反抗的念头。但因双手是背铐着的,我只能用尽全力把头往上抬,哎,那真是一正压百邪啊!我全力往上挺的时候,把一个那么重的狱警和其他在我身上踩的、按的狱警,一下子全都给掀翻了。

我站起来后,对着以教导员为首的一群狱警说:“善与恶的体现,终将得到各自将要得到的位置!”教导员当时还说:你还念念有词。然后他们就一群人冲上来把我又架到牢房楼梯口门前的一棵椰子树,把我的手反背着铐在树上,又开始围着电我,我就在椰子树周围痛苦的转动着,没有哼一声,但他们始终伤不到我的心。我心里就是想着,身体的痛苦就是在帮我消业了,你们来吧,来吧,我不怕!其实他们事先可能已经商量好了,把这个人修理服了后,好做一个杀一儆百的作用。但他们万万也没想到,这却成全了我要经得住生死关的考验,并且在全九大队两个中队一千多人的面前展现了大法弟子的威德!

就这样,他们围着我又电了半个来小时,我始终没哼一声,默默的承受了下来。这时候他们的电棍也没多少电了,中队长又开始问我先头的问话,我还是原话告诉他们。他们当时可能气疯了,自己中队的电棍在充电,就把对面二中队的电棍全借来了,又叫人跑去禁闭室借来一根三十六万伏、近两尺长的电警棍——这是当时全国最大伏的警棍了,电苗子有一尺长,电击人一分钟可以导致休克,再加上对面二中队的几根电棍,加起来可能有八十万伏左右了。他们又叫人去食堂拿了一些食盐,是那种石头大的盐巴,放在装满水的桶里,把盐水淋在我身上使导电效果显著,满桶水从头淋到脚,我全身湿淋淋的。然后他们集合了中队里绝大部份狱警,用能拿到的所有电棍开始电我。后来有人告诉我,当时整个院子里只听到啪啪啪的电棍声音不绝于耳。

我始终没哼一声,我的身体和心始终象先头我说的那样。我就是默默的承受着他们所谓的打击。对我来说就是生与死的考验,就是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就象师父在法中所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3]。当时的结果真是大出他们的意料。最后,教导员和副中队长叫人把手铐给我解了,对我说:你不想说法轮功坏就算了,但从今以后不能再和法轮功学员来往了。我当时就悟到师父法中说的“修炼路不同”[4],是师父点悟我要自己修自己的世界了,要让我树立自己的威德了。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九点了。他们就叫人拿来干的衣服让我换上,又叫人打来一碗饭菜。说来也巧,那天正好是吃肉的一天,我当时抬头望了一下天空,看到头顶上的月亮圆圆的,好象在对我笑一样。我当时心里在说:师父,我没有丢大法弟子的脸,我经受住了考验,我会圆满随师返的。接着我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感觉特香。我低头仔细的看了我的全身上下,一点伤也没有,而且狱警还不知道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了。

吃完饭后,他们又叫我回工厂开工。(劳教所每日规定劳教人员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吃饭,然后开工到十二点,回来吃午饭,休息半小时又开工到下午六点,回来吃晚饭,又开工到晚上十点或者十一点,才能回大院洗澡睡觉。)到工厂后,狱警就把我叫去谈话,问我怎么就能受得了这样的电击,问我好些问题,我也试着开始和他们说大法的好,说当时的感受。他们虽然当时参与了迫害我,但我一点也不恨他们。不管是狱警还是劳教人员,只要谈起此事,都是连说“佩服佩服”。

在那之后一直到出劳教所,狱警还安排人来监督我,不让我和其他人讲法轮功的事。这时期我也继续不断的去着各种执着心。快出狱时,一个劳教人员偷偷告诉我,他母亲有法轮功的书。这样,我终于有机会请到大法书了。每当回首得法的经历,我都激动不已,感谢师父将我从新再造,使我走上返本归真的路。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诗词:《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