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旬老人遭酷刑坚强不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晚上,锦州市八名法轮功学员——王林、朱颖、王桂霞、秦杰兰、杨玉范、娄梦丽、曹玉环和孙丽君,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在一小区发放资料,被锦州市公安局白宁、李嵋珊等警察绑架。之后,王林被非法起诉,现在锦州看守所,一直遭所长马明“定位”酷刑折磨,已达四个月之久。其他七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高额勒索三万元至五万元不等,十六天后,于十一月二日,回到家中。

这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特别是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桂霞,由于始终不配合恶警,坦坦荡荡的做好人,坚持自己没犯法,不是犯人,被恶警毒打、“定位”、蹲小号,身体受到极大摧残,是被家人背出看守所的。

法轮功学员王桂霞在看守所的遭遇

1.非法抄家、提审王桂霞高喊:“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七旬法轮功学员王桂霞被绑架到锦州市公安局后,一女警察对她非法搜身,抢走她的电动车钥匙和家门钥匙门卡等,午夜十二点,恶警单学志等到王桂霞家,抢走她孙子的一台电脑、两个音箱、mp4、手机和无线鼠标。

然后,单学志对王桂霞进行非法提审,王桂霞坚持自己修炼“真、善、忍”,是好人,不是犯人,拒绝回答、拒绝签字。单学志说:“不签照样判刑。”王桂霞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单学志恶毒地打了王桂霞四个大嘴巴子。

2.关入锦州市看守所王桂霞不配合:“我不是犯人。”

十月十九日,王桂霞与另外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送进锦州市看守所。路上,法轮功学员娄梦丽抽搐了,王桂霞对恶警白宁说:“人都抽成这样了,送医院去吧!”白宁恶狠狠地说:“不用管她,死了才好呢,省得给我们找麻烦。”到看守所上楼后,狱警石红(女)叫法轮功学员面壁,王桂霞不配合,说:“我不是犯人不面壁。”这时,一武警手里拿着电棍噼里啪啦地放电,吓唬人。王桂霞向武警们讲大法真相,几个狱警不听,还骂人。然后,狱警让王桂霞穿马甲,王桂霞不穿狱警,石红叫来几个犯人强行给王桂霞穿上,然后,用手铐将王桂霞双手挂在窗户框上,直到晚上四点才放下来。这过程中,王桂霞一直喊“大法好!”

十九日这一天,看守所没给法轮功学员饭吃。石红对王桂霞说:“你不能喊口号,你得参加劳动。”王桂霞回答说:“我不能这样做,我没犯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为别人好,我按着‘真善忍’做人,有错吗?他们把我们抓来,是他们的错。”石红说:“你在我这儿,就得听从我的管理。”王桂霞说“那不行。”

3.抽血、殴打、“定位”酷刑 

十月二十一日,狱警喊几名法轮功学员去抽血,一狱警问王桂霞叫什么名字,王桂霞回答说叫大法弟子,此狱警气急败坏地打了王桂霞两个大嘴巴子,嘴里还骂人。抽完血后,又让法轮功学员去照相,王桂霞拒绝,后被两个男犯人摁着强行拍照。之后,又让按手印,王桂霞拒绝了。

在回号的路上,王桂霞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向遇到的警察讲大法真相,这时,看守所副所长吴艳(女)上来,给王桂霞四个嘴巴子,还说:“叫你喊!”之后,由吴艳下令,所长马明批准,将王桂霞关进了小号,并对她实施“定位”酷刑迫害,即把人摁倒在一张安有固定手铐、脚镣的木板上,把四肢铐起来,使人翻不了身,也动弹不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四肢固定
中共酷刑示意图:四肢固定

身下的板炕拔凉拔凉的,小号内阴冷阴冷的,王桂霞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了,只因修“真善忍”做好人,就被扔在像冰窖一样的小号里遭受“定位”酷刑。由于四肢被固定住,不能活动,三天三夜后,王桂霞的腿僵硬、麻木,小腹疼痛,头晕呕吐,嘴唇干裂,口干舌燥,说话吃力。

等恶警们将王桂霞的手铐、脚镣解开时,王桂霞的两腿已不听使唤了,特别是右腿,浮肿、疼痛,不能行走。之后,石红让犯人给王桂霞穿马甲,可刚刚给王桂霞穿上,不一会儿,她又脱下来了,每天得折腾多少个来回。一天,石红让犯人将马甲缝上,再给王桂霞套上,可是很快又被王桂霞脱下来了。

4.关“小号”王桂霞仍善心关心恶警未来

十月二十八日下午,恶警李嵋珊等人来非法提审,两个犯人把王桂霞架到楼头,一好心警察说:“这老太太这样了,怎能下楼呢?出问题怎么办?出问题谁负责?”后来他们商量说让提审的人上楼来。

在回小号的路上,石红不让犯人搀着王桂霞,命令犯人把王桂霞的鞋脱了,逼她光着脚往回走,王桂霞扶着墙吃力地走着,石红嫌她走得慢,时不时地在后面踢王桂霞的脚。李嵋珊等三人来到了小号(禁闭室),说:“老太太,怎么这样了?在外头跑得挺欢的,怎么现在这样了。”王桂霞说:“我啥样都无所谓,我都七十岁的人了,儿孙满堂,完成了我人生使命,死都不足惜了,我早就放下了生死。我想到是你们哪!你们个个都是年富力强的,上有高堂父母,下有妻子儿女,你们这样做,将来怎么办哪?”李嵋珊问王桂霞:“十八日晚上,你上哪儿去了?”王桂霞告诉她:去救人去了。李嵋珊破口大骂:“还救人呢,就你这样,就判你七、八年。”王桂霞告诉他:“你说的不算。”

王桂霞在小号一直被迫害八天。回到监舍后,恶警狱警石红继续逼迫王桂霞穿马甲、报号、劳动。石红让犯人王佳迎和胡秋霞硬给她穿马甲,王桂霞不配合,王、胡两人就用胶带将王桂霞的两臂缠上,硬给她穿上,王桂霞被折磨得上不来气,等缓过气来,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副所长吴艳又给王桂霞关进了小号。

在接下来的八天里,白天的大部份时间,王桂霞是在小号度过的,晚上才被弄回监舍。晚上报号时,王桂霞说:“十号是大法弟子。”号头高春红打了王桂霞一个耳光,还威胁说,明天你还这样,我叫全屋的人每人给你一个嘴巴子。有一天,上级要来看守所检查工作,石红生怕王桂霞曝光看守所的罪恶,借口说王桂霞不报号,将王桂霞又关进了小号。

一天上午,石红将犯人召集到放风场训话,说人人都得参加劳动,王桂霞、王彦秋(另一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得劳动。王桂霞接话说:“中国劳动法规定,六十岁就丧失劳动能力了,七十岁坐公汽就不要钱了,还让劳动?!”石红说:“你闭嘴!”王桂霞说:“你这是知法犯法。”石红过来,给王桂霞四个大嘴巴子,又狠狠地往王桂霞的脚脖子上踹了一脚,由于用力过猛,致使王桂霞的脚脖子青紫很长时间,现在还有印儿呢。回监舍的路上,石红又嫌王桂霞走的慢,又踢她。

十一月二日,石红对王桂霞说:“你现在写个‘保证’,马上送你回家。”王桂霞回答说:“(即便)脑袋掉下来,保证不能写。”

由于一直遭受小号、定位等酷刑折磨,王桂霞的身体越来越差,冰冷的右腿像石头一样,不听使唤,两只胳膊疼痛难忍,有时全身抽搐。她的家人去看守所接她回家时,是她儿子将她背出来的。

恶警白宁等高额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晚上,锦州市公安局反×教支队白宁、李嵋珊等恶警绑架了锦州市八名法轮功学员——王林、朱颖、王桂霞、秦杰兰、杨玉范、娄梦丽、曹玉环和孙丽君,午夜十二点,这些恶警去八名学员家非法抄家,抢走物品无数。第二天,这八名学员被送进锦州市看守所。其实,白宁等恶警对这八名学员已跟踪、监视很久。

之后,以白宁为首的恶警就开始恐吓、敲诈家属。结果,王桂霞和曹玉环的家属分别被敲诈五万元;杨玉范的家属被敲诈三万五千元;秦杰兰、娄梦丽和孙丽君家属均被敲诈三万元。在勒索巨款后,白宁将其中的七名学员放出,却将未被勒索成功的王林交到了检察院非法起诉,现在构陷王林的“卷宗”已被送到锦州市古塔区法院。王林在锦州看守所一直被所长马明实施“定位”酷刑折磨,已四个月之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6/锦州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七旬老人遭酷刑坚强不屈-288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