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遇到了很大的家庭魔难。向内找,知道是自己修炼中有大漏,长期以来没有做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实践中脱离了法。同时也找出了自己还有很多人心,如:对情的执着和由情派生出的怨恨、妒嫉、争斗等不好的心,如果没有对情的执着,又怎么会在被触及时,心里的感受那么剜心透骨呢?找到了这些不足,那么就从这些入手,分清这些不好的心不是真正的自己,必须清除。

那段时间在学法上不放松,因为只有大法才能归正一切。这个过程中虽然很苦,但是提高也非常快,对很多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由于我的努力,随着发正念和心性的提高,我的家庭环境和修炼环境慢慢的走向良性循环。

就在这个时候,一天协调人对我说:有同修说,你根本就不适合再担任整体中的项目了,自己到一边去做点什么事吧,不要影响了整体。连家庭都平衡不好,出了问题,会给整体造成损失。

那时我在当地负责购买耗材、资料制作、传递、设备维修等工作,接触不少本地各点的同修。协调人很为难:他担心我离开整体环境,不但个人的修炼会受到影响,也会给整体带来一些问题,毕竟我做的那些工作已经多年,驾轻就熟;又担忧我们整体环境已经不是很好,能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并不多,而且也发生过几次大面积的迫害,就是因为同修出事,又供出其他同修,使得整体证实法一度瘫痪。如果对我的事情处理不好,也会带来一定影响。

我听了协调人的话,心里挺难过,但是完全理解他作为协调人的不易。他要考虑整体的安全,考虑同修的意见。本来能做实事的同修就少,如果他执意留我,势必会造成很多同修的不理解,那就会在同修之间形成更大的间隔从而被旧势力钻空子,那他就更难以协调,本地证实法岂不更会受到影响。想到这些,我对协调人说:“没关系,我完全理解。你在整体上把握着,不需要我做的时候尽管告诉我,我就去做其它的,什么时候或什么事情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来找我。你放心吧,我对提出意见的同修也没有不好的想法,大家都是在对法负责。”

协调人让我写出购买耗材、维修机器的地点,联系方式、注意事项等。我就把我做的项目涉及到的情况和自己多年来的一些经验,写了一份材料给了协调人,这样,即使我不在,同修们按照我写的去做也能做好,整体证实法不会受到影响。

离开多年以来证实法的工作“岗位”,心里一下子象被掏空了一样,当晚睡到半夜突然惊醒了,心里空空荡荡很难受,好象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以前那个什么都干得来的我,现在完全被否定被推了出来。

一天翻开两年前自己写的一篇文章《从“做我想做的”到“做大法需要我做的”》,里面有这样一段:“这几天看神韵晚会的群舞节目,看到为了变换队形,有的演员就要在节目中间暂时退到幕后,等节目最后再出来形成一个整体的造型,这给我很大启悟:不是你一直在台上,一直在领舞的位置,你比别人做得多才能建立威德,不执着于自己,按照大法整体的需要,无条件的配合,能屈能伸,能主能从,能上能下,能做能不做,只要大法需要,无所不能。在心里,没有一丝自我,只有大法整体的需要,只有全宇宙的利益,这样的心才是纯净的,做的事才是真正神圣的。”这篇文章是当时意识到了自己在证实法中有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而写的,还被选登在那周的《明慧周刊》上。

此时,我强烈的意识到,在这两年证实法中,证实自我的心又悄悄滋养的很大了,如果我完全是证实法的,没有一丝证实自我的心,绝对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心理反应。意识到这些,我感觉比被赶出整体项目还难过,原来自己有这么强的人心!还好当时理智战胜了这个卑微可恶的自我,才没有给协调人、给整体添更大的乱子。

于是,又开始了剜心透骨的去显示心、欢喜心、自以为是的心的过程。期间,这个“自我”不断挣扎反抗,甚至想让我怨恨同修,怨恨协调人。我十分清楚这是邪恶的险恶招术,我在心里告诉它们:这些思想不是我的,我不承认、不要,全部解体,你们休想离间我们的整体!大法弟子是完全为公为他的,可以无条件的放弃自我的一切,而且大法弟子不管在哪个角落,都可以发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

于是每天发正念,解体邪恶干扰、破坏本地证实法的整套安排,解体同修间的间隔因素和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为在第一线证实法的同修们清理另外空间的环境。那段时间虽然没有在整体中与同修具体配合做事,但是发正念的时候我感觉我从未离开过整体,我与同修们依旧紧紧联系在一起,从未离开。那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可以在任何时候,包括完全不被认可的时候,仍然能无条件默默圆容整体的,也只有这样才配做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修炼这么多年来,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感觉,只是我做不好时,师父的棒喝是很明显的,做好的时候的鼓励却不多。但在这个阶段,晚上做梦自己在天上飞,我知道我悟对了,也对师父说的:“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1]有了更深的理解。

接下来的几个月,基本上是和母亲配合证实法。

今年,母亲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举报,被绑架到了公安局。母亲拒不配合那些公安人员,不说资料来源,不但被非法拘留,而且被非法扣留了退休金。

我把母亲被迫害的消息发给明慧网,当地政法委和公安局人员接到了来自海内外许多同修打去的电话。邪恶被暴露非常恐慌。他们把我父亲喊去,说他们知道了我母亲的资料和明慧的消息都出于我们自己家,并恐吓不能再往明慧发消息。父亲把我训了一顿,还说等母亲出来把她锁起来,打断她一条腿看她是否还往外跑。我更明确了:邪恶是怕曝光的,邪恶不让曝光,正说明这么做是对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揭露迫害一天不停止,决不能退缩。

母亲被绑架的当天,我就把消息告诉了协调人和同修,同修们立即分头配合做各种反迫害的事项。尤其知道邪恶已经掌握了母亲手中的资料和明慧文章的出处后,我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在师父的呵护下,协调人与同修们不断的鼓励、正念加持下,我平稳走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刻。

母亲被迫害的消息在明慧期刊上刊登出来了。我们又配合着做了一些事情,揭露当地邪恶,同时救度众生,并解体当地公检法内部的邪恶因素和操控我父亲的邪恶因素,使众生们解脱邪恶的安排,不要对师父的正法起负作用,而是正面对待大法,让众生拥有美好的未来。

母亲被非法拘留10几天。父亲把她接回家中。父亲没有锁她,没有打她,也没有发脾气,而是问她在那里能不能吃饱,还带母亲去餐馆吃肉饼,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也就是说,母亲被迫害后回到家里,修炼环境反而比以前宽松了。以前在家看书、炼功都得背着我父亲,现在可以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父亲不管了。

在母亲被绑架期间,我丈夫一直支持我,现在他给我交无线上网卡的费用,还帮我搬打印机,有时半夜做资料,担心邻居们听见,我就把打印机搬到他房间里,他也不怕吵,还说:没事,打印机就放我屋里吧。我弟媳也在帮我做一些事。

一年的时间内,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由于信师信法,不断去除自己固有的观念,使我对法有了不同以往的认识。就我目前的理解,在证实法中,我们根本不能说“我”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他”在做什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助师正法,大法弟子们所做,整体看就是师父正法的具体体现。师父说:“这件事情只有我一个人在做。”[2]“其实一切表现形式都是我用洪大法力在正法与度人的具体体现。”[3]我对师父讲的“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2]有了新的领悟。

我走出了家庭的魔难,也重返整体中修炼,信师信法,在法中修,柳暗花明又一村!

实在无法表达此时的心情,作为一个宇宙中的一粒沙尘,能与师父同在,并在师父的宇宙正法时期成为助师正法的一员,我深感无限荣幸和自豪,在此,我以最谦卑、虔诚的心向伟大的师尊道一声:师尊您辛苦了,叩谢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正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