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小镇的好人们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平度祝沟镇,位于平度市区东四十公里的偏僻山区,全镇共有四十八个村。自从李洪志大师弘传法轮大法以来,口传口,人传人,几百人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者祛病健身,道德升华,对邻里和社会做好事不计报、不留名。就这样的一个好功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法轮大法修炼人却遭中共绑架、劳教、判刑、残酷折磨、抄家、重罚款、抢物品、人身剥夺,甚至失去生命。

一、修大法 人心向善

祝沟镇的法轮功学员多数是以种地、打工为生,但也有经商的。现在社会,人心多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修炼法轮大法的祝沟镇人,按照“真善忍”宇宙法理严格要求,身心健康、道德提高,在任何场合,做任何事情宽容慈悲,先他后我,做一个好人。

例如,清水村法轮功学员王有忠在自己家做了一个电焊维修点。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他一心为去他家维修和加工活的人着想,从不糊弄,不欺骗,不额外要别人的钱,同情别人,小来小去的从不收钱,小生意做的很兴隆,受到了众人的好评。

南黄同村法轮功学员郑全花做加工粮食生意(加工玉米小麦),没有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对加工别人的粮食不珍惜,干活不在意,浪费,一天下来,也能得到近十斤粮食,长年积累起来真不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在大法中,她明白了得失的关系,认识到是自己的心不正,想得到别人的东西,还让别人看不出来。明白大法师父让修炼人做一个好人,在社会做一个好公民,从那以后,她注意自己的行为,甚至有时不小心浪费点,也赶快扫起来,归还原主,决不会再有自己的私利。

东连格庄村张金敏,十几年来一直照顾不是生养她的老人,她不嫌弃老人,各方面处处为老人着想,无微不至地照顾,现在老人近百岁了,很认同大法,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村里人对她的无私付出都竖大拇指。

旧店镇北黄同水库(以前北黄同村水库是祝沟镇)每年游客很多。一九九九年清明节,祝沟镇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到旧店镇北黄同水库弘法,法轮功学员第五套功法还没有炼完,因山上游客不注意安全,将烟头扔在地上引起大火,火焰蔓延着烧个不停,法轮功学员不怕苦不怕脏,不顾个人安危,赶快跑到现场救火,两个小时才将火扑灭,在场的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功学员的这一善举。

这样的事例很多,祝沟镇法轮功学员只是一个老百姓群体,虽是这点小事,比起大事是小之又小,可他是一个无私的行为,在现在道德败坏的今天,有多少人能理解呢?

二、祝沟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典型案例

祝沟镇法轮功学员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他们用一个健康的身体多种点地,多种形式为国家、为家庭做贡献。

祝沟镇是本地区遭中共迫害最严重的乡镇之一,法轮功学员顶着中共的残酷迫害,向被中共欺骗、蒙蔽毒害的民众讲真相,目的是除去民众头脑中中共的谎言,使百姓清醒的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下面是祝沟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典型案例。

1、祝沟镇南黄同村于波金夫妻长期被迫害

于波金是祝沟镇南黄同村人,五十四岁,他忠诚老实,很内向,语言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于波金就被单位无理开除,他在开除单上写着“于波金,二十三年的工龄,二十年带班,从没旷课迟到,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领导开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于波金在家被绑架,被关在祝沟镇政府三天三夜;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半左右,祝沟派出所刘伟、吕永岩、矫恒雨等四名恶警非法闯入于波金家,强行把他拖上车带走,遭到刘伟、吕永岩等的拳打脚踢,并被非法关在平度拘留所十五天,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十天后正念走脱,流浪在外,政府、派出所人员还经常到他家骚扰,于波金有家不能归,日子过的不安宁。

于波金的妻子王云英,九九年九月至十一月,被党委派出所绑架二次,被勒索人民币二千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王云英被党委派出所非法关押并遭到残酷折磨,被勒索人民币三千元。恶人非法抄家时,抢走了冰箱,花生十二袋、小铁车、水泵、电机、自行车、电风扇、彩电、摩托车、收音机、缝纫机、孩子的游戏机,女儿的全部首饰,抽屉里的所有钱。二零零一年十月,王云英被党委、派出所绑架,再次遭到残酷迫害,被勒索人民币三千元,被非法抄家,抢走全部家产和全家的花生。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王云英被恶警绑架到平度拘留所关押五天,再次非法抄家。

于波金夫妻俩被绑架后一坡花生没人收,家中还有一位老人哭哭啼啼无人照管。家人找到祝沟镇党委书记王召吉要人,问王云英到底犯了什么罪,王召吉说“不管你的事,是上面叫抓的”。

于波金夫妻俩被迫害时,王云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还得给他们家干家务活、照顾两个上学的孩子,有一天老母亲不小心摔倒了把头磕破了缝了七八针,身边没有人照顾,医生开证明,求六一零的负责人要求王云英回家照顾母亲,代玉刚不答应。王云英就跟他们讲真相,代玉刚不但不听,还把王云英铐在院子的铁丝上,站了三天两夜不让睡觉,第四天后,王云英两腿肿的脱不下裤子来,不能走路,上厕所爬着去。

于波金又被单位开除,在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名誉上受到惨重损失及伤害。二零一零年正月十三日,于波金因寻找其他生活的来源,便去了山东龙口招远市下建镇新旺村朋友家,下午四点左右,在回家的路上不幸被车撞身亡。这一切的悲剧都是中共邪党一手造成的。

2、祝沟镇法轮功学员盛淑莉至今被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盛淑莉被旧店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平度警察胡乱编造所谓的罪名,以达到进一步迫害盛淑莉的目的。

五月二十四日下午,祝沟镇法轮功学员盛淑莉和曲元芝结伴,到平度旧店镇讲真相,遭人诬告,旧店派出所四个恶警开着一辆警车和一辆摩托车,在东王卜后村将盛淑莉和曲元芝绑架。第二天,盛淑莉被劫持到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六日,盛淑莉被非法批捕。

盛淑莉二零零四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修炼法轮功以前,盛淑莉患有严重的头疼病,经常痛得眼睛都睁不开。修炼法轮功以后,很快就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可是,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盛淑莉多次遭到平度恶警的迫害。

3、祝沟镇武家庄村法轮功学员曲元芝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七月,曲元芝上北京上访,在北京车站被绑架,被祝沟派出所于涛劫回关五天后又被劫持到平度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勒索人民币二百元。回家后,祝沟派出所于涛又带着人到曲元芝家非法抄家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同时曲元芝又遭于涛的毒打。

在北京期间,于涛问曲元芝是哪里的?曲元芝不说,于涛就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踹曲元芝的脸。在回平度的路上,一个警察骂大法师父,曲元芝阻止其骂,并给他讲大法真相,于涛就用拳头打曲元芝的脸,曲元芝的哥哥去看曲元芝时,发现曲元芝的脸被打肿了,就问于涛为什么把人打成这样?于涛不但不说,还去打曲元芝的哥哥,曲元芝阻止打哥哥,于涛就把曲元芝拉出去绑在树上打。

二零零一年十月,曲元芝又被党委派出所的恶人绑架,迫害导致断腿。二零零八年夏天,祝沟派出所警察乔恒雨领着人闯进曲元芝家骚扰并抢走大法书籍。二零零九年,曲元芝跟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祝沟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曲元芝又被旧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里关了一夜,第二天,又被劫持到平度拘留所非法关了一天一夜。

4、祝沟镇祝西村法轮功学员李吉花被诬判三年

李吉花,女,现年六十七岁,平度市祝沟镇祝西村人,五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左 右,李吉花在祝沟集上讲真相时,被祝沟派出所的矫恒雨等恶人绑架,之后李吉花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期间,李吉花一直绝食抗议中共的非法关押。平度法院甘受平度“六一零”的操控,于七月二十三日,在李吉花老人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仍然非法开庭,枉判李吉花刑期三年。二零零七年,李吉花曾被非法劳教一年。

5、祝沟镇祝西村法轮功学员隋广花被诬判三年

隋广花
隋广花

隋广花,女,六十五岁,平度市祝沟镇祝西村人。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隋广花在祝沟集上讲真相时,遭到祝沟镇司法所恶人刘保国的跟踪,刘保国打电话给派出所,三、四个恶警把隋广花绑架。他们先是将隋广花非法关押在平度拘留所,后又转到青岛大山看守所(现已搬迁至青岛即墨,更名为“青岛公安监管”)非法关押。恶人不让家人探视,家人得不到隋广花的任何信息。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家人接到隋广花写来的一封信,才知老人被平度法院秘判三年刑期,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监狱。隋广花老人之前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七月被绑架后劳教一年;二零一零年四月被绑架后劳教一年。

6、祝沟镇西村法轮功学员盛松刚多次被暴打

家住山东省平度市祝沟镇西村的盛松刚,年逾六旬,他忠厚老实,乐于助人。修炼法轮大法前,盛松刚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时间不长,他身上的病全好了,从此变得健康快乐。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撒了许多弥天大谎。盛松刚,这样一个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老人,从心里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九九年十一月和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盛松刚两次去北京。第二次,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盛松刚老人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盛松刚再次被抓,在回家的路上,走到无棣县城,因出车祸,住在旅店四楼上,盛松刚绝食抗议,恶警牟春阳和张发仁(得恶报已死)举手就打说:“今晚非让你喝面条不可。”二人轮番打盛松刚老人耳光,手打痛了,就用竹板打,足足有半个小时,盛松刚的脸青紫变形,恶人宋可林用啤酒瓶照盛松刚后背猛摔,啤酒瓶粉碎。在漫长的回程路上,恶人让盛松刚坐在有尖的铁板上直到镇里,盛松刚老人绝食八天,受尽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盛松刚在家被派出所、司法所牟春阳等人绑架到党委遭到残酷迫害。在党委开会有认识盛松刚的人看见盛松刚被绑在树上,就问盛松刚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被绑在树上,盛松刚告诉人们就是因为我炼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到了迫害。盛松刚被非法关押了六七天,并被勒索一千元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九日,平度市六一零的代玉刚等,串通了派出所矫恒玉等七、八个恶徒强行绑架盛松刚老人到平度强行洗脑,盛松刚又一次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共三十五天。

平度市祝沟镇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同时,被高额勒索,更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请见附表。

三、祝沟镇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恶报

1. 南黄同村民兵连长李国磊借迫害法轮功向上爬,不听劝告,写破坏大法、辱骂大法师父的标语,遭到了恶报,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骑摩托车摔死,时年三十九岁,撇下年轻的妻子,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上学的孩子。

2. 南黄同村后上任的书记李维昌,由于得不到中共邪党的奖金,陷害法轮功学员,竟伙同派出所执法人员林付平为本村法轮功学员郑全花贷款五千元,逼迫每人交三千元(二人),后遭恶报。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平度海尔集团,在车上向下卸货时,从车上掉下来,当场死亡。

3. 祝沟镇李家庄村书记李德强,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丁莉到李家庄村发真相资料,被他劫持,祝沟派出所恶警拉回,两天后,法轮功学员丁莉被送往平度公安局,紧接着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后送往淄博王村非法劳教二年。事情过去不到二年的时间,李德强的女儿十二岁到医院查看,腹部已满水,花了不少的钱,却治疗无效,最后检查孩子的肝都烂了,知情人说:“李德强夫妇不忍心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受痛苦,便去了一个看面相的,看相的人对他说:‘你女儿死在你手里,你做了坏事了。’”

附:更多的平度市祝沟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高额勒索的事实(DOC文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