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孩子的“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小孩生“病”了,可能家长同修不太好把握,该怎么办才好。现在我谈谈我孩子的“病”。

我的孩子从出生到一岁只有我一人带她,也只有我俩在家。我没带过孩子,不知道怎么带,也不知道吃什么好,也没有常人的观念。孩子一直很健康,还长的白白胖胖的,人见人爱。那时我是天天把她喂饱放那里就不管了,自己就是学法,她可以听见。她从来不哭不闹,该玩自己玩,该睡就自己睡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我带孩子对常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比如我没奶水,孩子不吃奶粉,但要喝豆浆,我从她四、五个月大时就开始喂豆浆。我想豆子种类多更营养,就一次给加了十几种豆子做成的豆浆给她吃。有时冷豆浆稍稍给加一点热就给她吃了。这在常人孩子是不可能的事,一、豆类对还没发育成熟的孩子来说是不容易消化的。二、一次性加十几种豆子那是更不可取的,常人孩子吃奶粉换一款奶粉有些都还拉肚子受不了。三,冷豆浆稍稍加热就吃,有些大人都受不了何况婴儿呢?他们一般都是烧开了,然后冷却到可吃的温度。孩子一岁前吃饭我都吃不过她,好多人见了她吃都感叹他们的孩子比不过我小孩。孩子有时冷着了,有时热着了,热的大冬天的厚帽子外面都起了汗珠,我也没管过,可她没事,要常人孩子不给换换衣服或什么的那又要感冒了。

孩子一岁后家人(是常人)回来了,人多了,我没那样精進了,过心性关也多了,有时过的不好,后来孩子开始有些小毛病了。我现在知道其实孩子出现的情况是该我自己好好向内找了呀!孩子的情况也是反映我自己的修炼情况的。但在当时是很难把握的,真不知该怎么办,孩子小没学法炼功,我是把她当常人还是当修炼人呢?心不稳啊!以前的我不讲了,我谈谈最近的一次吧!

天开始变冷孩子就开始有些咳嗽,有两个月了吧!心里也想咋还不好呢?去了医院,开了好多药,但我只给她吃了止咳的,一瓶下去了还不管用,最后咳的更厉害,我不悟,我又上药店买了一瓶止咳的,我开铺子的,顾客看我孩子还咳,就说你那是感冒引起的咳吧。意思是感冒也要治,光治咳咋行。我想想就把医院开的其它药全拿给了老师,心想我不喂,让老师喂吧!放学老师跟我说孩子今天不精神,不玩也没吃饭。我把孩子抱回家,真就跟大病了一样,地也不下了,也没力,我就一直抱着她。不一会吐了,没吃饭只吐的水,吐我一身。吐了她要求喝水,半小时后又吐了出来。我带她看医生但要排队,我看那么多人,可能不该看吧!我就带她回家了,晚饭也没吃,就蔫在床上,后来睡了。第二天早上她又要喝水,这可吓人了,刚喝下去就全吐了出来,吐出来了,她还要喝,刚下去又吐了出来,可她还是要喝,喝了马上又吐出来了。这样来回几次,我没给她喝了。要常人肯定吓坏了,不吃饭,现在连水都喝不了,这咋办,喝不了水,比吃不下饭要严重啊!我这回可真把心放下了,要信师信法,孩子虽咳可不影响什么啊!只给吃止咳药,那是半信半疑,所以咳老不好。可一横下心要给她吃药,这就把她定为常人了呀!那师父怎么管?所以一吃药当天就蔫了。她咳应该是我哪个心没放下呀!自己不内找,还外求。后来孩子蔫了三天,没精神,没力气,还不如初生婴儿,一脸的不舒服,没吃饭,还拉肚子,人瘦了一大圈,我就抱了她三天,也没下地,无论做什么事都抱着。第四天好了,咳嗽也好了,自己要去幼儿园了。要常人肯定住院了,还不知道花多少钱,什么时候能好呢?

通过这件事我的心比以前更稳了,更能坚定的信师信法了。孩子好了没几天,把我对孩子以前没过好的关又翻出来了,几天孩子发了三次烧,都在晚上,我没动心,前两次都是半夜发几个小时就好,第三次发了整一夜,我还是不动心,早上好了。以前要三、四天才好。不几天又拉肚子,我也没动心,以前要拉一、两天吧,这次只拉了一次。在孩子一岁后因很多原因吧,孩子吃不了多少饭了,人也不如以前白白胖胖了。这次孩子居然恢复了饭量,人又长肉了。孩子虽没学法炼功,师父真的在管她呀!

同修你可别把孩子当作常人呀!孩子也不一般啊!那天听同修交流稿,我听到这样的事,大意是有人问师父:讲法场是不是带电。师父说是,不止场上带电,整个城都带电。我就联想到我接触孩子经常被电,但是我发现每次被电我要疼,孩子却对着我笑。如果孩子要疼她会有反应才对,可她没反应还觉得好玩,咋冒火花呢?还啪啪的响。对着我笑。同样的电,我疼她不疼,我自己的认识是孩子不一定比我差呀!

我在铺子上天天都放着大法弟子制作的短片歌曲之类的。经常的就听到孩子说“完了”,就是指这个节目要结束了,要我从头给她放,无论她在干嘛她都知道,但给我的感觉就是她在玩。有一次她在坐摇摇,摇摇在屋外,而且摇摇运作时还在唱歌,她却在摇摇上回头告诉我“完了”,还有一次她在屋外很远的地方玩,她也跑来告诉我:“完了。”还有一次她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还特意跑去看她在哪儿。结果她在屋子最里面玩车呢,我想这样也能听啊!

孩子天天都会提醒我很多次,我要做事了就会忘,可她无论在玩什么,有多远,她都记得。师父在经文中讲过小孩你别看她在玩,可他什么都听着呢。只是给我们的感觉他在玩,后来我回家就把师父的讲法放给她听。以前我放的时候看她玩我就关了,我发现她在玩,没人听,放着师父的讲法不尊敬师父,现在不会了,因为我感觉她是在玩,实际上她也在听。

同修别再为孩子的“病”而苦恼放不下。我们就把孩子当作我们自己修炼了一样对待,那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能来到大法弟子家的孩子能是一般的孩子吗?可不能人心拦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