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大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大陆人从出生就掉进了只有单方面信息的铁桶,从不知对称信息为何物:打右派五十多万,从未听右派们发一言;打倒刘少奇、彭德怀,从未见刘、彭辩一语;迫害法轮功,也未让法轮功学员说一句……单方面信息的狂轰滥炸,其实就是一切邪教组织的拿手戏——洗脑(强制灌输)。可怜多少人被洗没了分辨是非的智慧而不自知。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要想有个理性的思维,作出正确的判断,只有想办法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才有可能。

有的人出于恐惧,对称的信息摆在眼前,吓得赶紧闭眼;有的人出于习惯,听惯了单方面信息,以为这就是正常;有的人出于自私——“爱咋地咋地,与我无关”——殊不知“政治乃众人之事”,身为众人之一,却不关心众人之事,岂不是拿自己当儿戏?

更值得一提的是,有的人到了自由世界,没有了舆论的控制和信息的阻隔,仍然对已经听习惯了的单方面信息情有独钟,“给个棒槌就纫针(认真)”,继续回避对称性信息,或闭目塞听或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有一位来北美探亲的大陆老人告诉我:他来北美留学的孩子特意嘱咐他:“千万别看《大纪元时报》,那上面有毒。”我告诉他:《大纪元时报》是当今世界极少数让极权政府、恐怖组织无法渗透、无力控制、无法收买的华文媒体之一。其独立性、公正性不言而喻,其毒何来!极权下的垄断宣传充斥着谎言和煽动,在一些人眼里倒成了无毒的美味佳肴。面对如此乖巧、听话的“高级”知识分子,真让人欲哭无泪。

奇怪呼?不怪也!大象和小象的故事就是最好的注解:一根小小的柱子,一截细细的链子,拴得住一头千斤重的大象。这不荒谬吗?然而这荒谬的场景在印度和泰国却随处可见。那些驯象人,在大象还是小象的时候,就用一条铁链将它绑在水泥桩或铁柱上,无论小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小象渐渐地习惯了不挣扎,直到长成了大象。这时的大象本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链子了,可它却丧失了挣脱的意识。小象是被链子绑住,而大象则是被自己扭曲的习惯绑住——实则是驯象人绑住了大象。

驯象人利用的武器就是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学说。看看当今社会,锲而不舍的“驯象人”仍大有人在。心甘情愿自己绑住自己的“大象”又何其多也!用“条件反射”原理驯象,象便下意识地按驯象人的意旨“自律”;用“条件反射”原理驯人,人就成了很听统治者话的工具。已经沦为工具了还自我感觉良好,不能不说这是人的悲哀。更为可悲的是,当你向这样的“大象”讲真相时,他们会不由自主地站在“驯象人”的立场,为“驯象人”辩解,以证明自己的正确。是非完全被扭曲、颠倒了,这就是洗脑的结果。

我们中国人不要做被洗脑的大象,要从中共的洗脑中解脱出来,看一看明慧网等媒体上的真相资料,选择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