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秀英一度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闫秀英,河北怀安县柴沟堡镇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只为说一句在法轮功中身心受益的真话,被中共多次迫害。在石家庄劳教所狱警的药物迫害下,闫秀英曾经一度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最终还是法轮大法救了她。

迫害初期四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闫秀英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和平上访,在本县城的火车站被非法拦截。

一九九九年七月,她和一法轮功学员同去北京信访办拿着上访信上访,被北京的警察骗到了一辆汽车上劫持到一个地方,呆了一天一夜,后被当地警察接回,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身份证和随身带的钱物被抢。

二零零零年夏天,闫秀英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为证实大法在户外集体炼功,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拘留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闫秀英和七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因坐火车和汽车都查的很严,她们只好走小路直接上火车,上火车后补票。这次终于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她们在广场上打坐炼功,向世人证实大法。当时被天安门广场的警察绑架,第二天被当地公安局警察劫持回当地怀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闫秀英被劫持到河北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保定劳教所里遭酷刑

被迫害走的那一天,天气阴沉,大雪纷飞。刚进劳教所,就被脱光衣服非法搜身,她们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间西房,大概是个仓库,那里既没有暖气,也没有火炉,到处都是老鼠洞,几张铁床,上面是光秃秃的木板。大雪下了四、五天,寒风刺骨,滴水成冰。

一个星期后,早晨刚起床洗完脸,就被非法提审。闫秀英和这些警察讲真相,却遭受了电棍电击。紧接着中共制造出“天安门假自焚”,劳教所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录像,妄图“转化”她们。

一天雨夹着雪,闫秀英站在大院内发自内心的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向她扑来,一个穿黄大衣的人从闫秀英身后把她整个蒙住,连拉带拽的将她带到一间房里,把大衣揭开后,闫秀英的眼睛还没等看清东西,就遭到了这些警察的拳打脚踢,一直到她被打的昏死过去才停手。然后将她拖到一间没人去的房子里,警察将闫秀英扔到一张床上,大概三个小时后闫秀英苏醒过来,警察又将她拖回原住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劳教所狱警强迫闫秀英等法轮功学员“转化”,不让睡觉,整夜整夜的面墙而站,一站就是一排,犯困就遭暴打,集体坐床板,手放在腿上,不让动一下,嘴都不能动,一动就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如果不“转化”,就用电棍电;绝食反迫害的学员被迫害的更凶:强迫灌食后还用手铐铐在铁床上,一天也不让动。

她们还被逼一年四季在院子里洗“凉水澡”,冬天也是喝凉水,夏天三伏天,法轮功学员被逼在太阳下暴晒;吃的是菜汤,一脸盆只漂着几个烂菜叶子,一顿饭只给一个黑馒头,那里的学员都是被这样折磨迫害的。

二零零二年时,劳教所狱警不知给饭菜里下了什么毒,致使整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上几乎同时起了疥疮,让人又痒又痛,发脓发肿,坐立不安。

被石家庄劳教所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闫秀英在家中,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警察绑架、劫持到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睡在水泥地上,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狱警不知在饭菜里面放了什么不明药物,致使闫秀英一年后回到家,大脑就不太清醒了,在床上整整坐了四年,不能下床,很多事情已不懂的。白天在床上坐着,晚上睁着眼睛一夜一夜的不睡,一个星期上一趟厕所,还得家人跟着。经常是坐在床上歪着头叫喊,说胡话,吓的家人,吃饭只吃干的,不敢喝水,不敢出门,分不清方向。家里的日常生活更不懂的料理,真是生不如死。

在这次被劳教所迫害所留下的后遗症的四年中,由于家人的照顾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和她交流,终于在二零一三年,闫秀英才又能看师父的讲法了,身体轻松了。是大法师父又一次给了闫秀英新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5/闫秀英一度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287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