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流离失所的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这件事对我触动很深,写出来也许对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有所借鉴。

一天晚上,我和另一个同修去农村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同修被绑架。我虽正念走脱,却在山里迷了路,快天亮时,遇到了一辆过路车,才回到了县城。当时,我没有怕心,就是不停的发正念,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后来听说,恶警问被绑架的同修:“和你一起的那人是谁?”同修说“不知道”。这事也就过去了。

谁知,两个月后,恶警突然到我的一个亲戚家,说:“你们知道她家的住址吗(指我)?”亲戚说“不知道”。“知道了让她到公安局去一趟。”他们表现的很凶。之后,恶警又到另一个亲戚家,查找我的下落。一时间,亲戚们都告诉我:“别在家啦,警察抓你呢。”

这事我有预感:那几天,我明显感到另外空间大量邪恶因素在往我空间场聚,身体也难受,头昏郁闷。有时,会生出一种无名的怕来,感觉中,警察随时会敲门闯進来。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找自己的漏:“为什么两个月后,邪恶才开始找我呢?我究竟哪儿有大漏呢?”

我找到了自己的漏:和我一起去的同修被绑架了,我当时虽然正念脱险而且没有离家,但心里也不稳。两个月里,开始是我如临大敌,白天晚上几乎不停的发正念,睡觉衣服都不脱,每晚只睡很少觉。有时,一次发正念在一小时以上!可是,两个月过去了,恶警没来,一下子放松了,有种“没事了”的胜利感,侥幸心还带出微微的欢喜心。这心态的本身,不就是对旧势力的另一种承认吗?而且,我那种发正念,不是站在法上“纯净”的铲除邪恶,而是有私的成份:保护自己,怕被抓,怕吃苦。有这个心,邪恶怎会放过我呢?

是在家?还是流离失所?紧急时刻,我和同修交流了一次。有的说:“如果你有怕心,那就走,换个环境先调整一下。如果没怕心,那就在家里学法发正念,大法弟子达到法的标准,看谁敢动你?”还有的说:“再不走,恶警就找上门了,何必被动的等着被迫害呢?本地不有这样的例子吗?明明可以走,却不走,结果被非法劳教好几年。”事后悟到:这一步该怎么迈?这关能不能闯过去?就看自己的正念有多强?正念强,一念就可以击破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问题是,那时我还没达到那种境界,身在难中,心里不稳,其实就是放不下生死。

底气不足,心也有点慌,正念也在,走与不走两可间。我最明显的感觉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多,有点“顶不住”的感觉。最后,我还是选择了离家出走。同修嘱咐我:“离家别离开本地,不能失去同修这个整体环境。”(当我迈出这一步时,其实已经是上了旧势力的当了,这是后来悟到的。)

当我提着行李,迈出家门,回头看一眼站在门口的孩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孩子很懂事,那年孩子还小,我被劳教两年。这次一走,对他意味着什么?彼此心里都清楚。孩子用轻松的表情鼓励我:“妈妈,你走吧,我一个人能行,有师父呢。”

在流离失所期间,我放下了许多人心,包括儿女情。大量时间就是学法、发正念,每天,其中三次发正念在一小时以上。当时我想:我是因为救人才被逼流离失所的,即使流离失所了,那我也不听邪恶的安排:要更多的讲真相,救世人,每天照样出去发资料,三退每天最少几人,多的十几人。听说农村同修被绑架了,家里的庄稼没人收,我就去帮助收秋。

在流离失所期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有种物质如影随形般的跟着我:不管是忙是闲,就觉的心里空荡发虚,好象没根,时间也过的慢。常常心里沉闷空旷、压抑难受、面对有家不能回的现实,寂寞迷茫、无奈无望。特别是难耐的寂寞,象一块石头压在心上,不知何时是个头。整天总也高兴不起来。自己象个风筝,有种在天上飘着的感觉。有时,怕心也出来了,见警察和警车心里就浮想联翩。盼望正法快点结束。

旧势力安排的这条路,真是一条死路。它们不会别的,就会这么干,在不断给你加大魔难时,真是往死里逼你,你能过去,就承认你;过不去,就淘汰你。在我流离失所两个月时,一天我想:“我走流离失所这条路对吗?这是师父安排的路吗?如果不是,那我该怎么做呢?”这一想,心里似乎开了窍:“师父不会让一个弟子去流离失所啊,师父从来没有讲过这样的法呀?这样做不对呀!”于是,我决定回去。当我这样决定时,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似乎找到了“方向感”。修炼人选择什么?很重要。我求师父点化:现在回去行否?梦中的点化是:“再等一等”。

又过些日子,我求师父点化:梦中还是让我“再等一等”。等什么呢?向内找,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正念还不足,境界还没有提高,特别是对流离失所的理性认识。同时,我空间场的邪恶物质还很重。我提醒自己:“我不是在流离失所,是理性的策略性居住暂短转移,避开邪恶迫害我的势头,待我发正念灭尽这些邪恶后,立马回家。”随着这个认识,再加上发正念,我感觉自己高大起来,真的是“有师在,有法在”[1],什么也不怕。境界也感觉提高了许多。我不断的发正念,本地同修也一直在帮我发正念,我的状态有了本质的突破。

又过些日子,我第三次求师父点化时:拿起《转法轮》一翻开,映入眼前的一句法是:“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2]当时我十分激动,眼泪不由落了下来。我双手合十,心里深深向师尊叩拜。

我提着行李,迈着胜者的步伐,毅然回家。当时很强的感觉是:空间场那些低沉、压抑等不好的物质,随着我迈進家门的那一刻,立即解体干净,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被彻底否定!我心里一片轻松灿烂。感觉我又回到了地上,心里很是踏实,这才是我走的路啊。

回来后,什么事也没有,一切正常。

事后悟到:一开始,旧势力就在用假相诱骗我流离失所,意在给我制造更大的修炼魔难。本来,恶警是知道我的家,可为什么要通过我的亲戚找我呢?这不怪吗?其实,他们是在制造一种恐怖气氛、吓唬你、逼迫你出走。如果一开始,我能识破邪恶的阴谋:坚定大法!去掉怕心!正念否定!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求师父做主!也就不会有后来走的弯路了。

正法已到最后,还有一些同修仍在流离失所中。写出这段经历和认识,不是让流离失所的同修都和我一样,意在能给同修一点借鉴,因为我知道,要突破流离失所的状态是很不容易的。这一步不要盲目迈,一定要有正念把握,心里有底,悟正了,正念强,境界达到法的标准,师父就会给安排。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