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鸭山市“610”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由中共政法委、“610”直接操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班,对外统一挂牌叫“法制教育学校”或“法制教育中心”。然而它不是国家机关,也没有执法权,没有教育部门审批手续,也不是合法学校,纯属地地道道的违法机构。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所谓的“法制学校”,就是借“法制教育中心”名义,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与摧残的黑监狱。在这所黑监狱里,恶徒们用强制、高压、恐吓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放弃修炼。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是处于全封闭,互相隔离的状态中,每天在房间内任由“610”及帮凶们摆布:看诬蔑法轮功的影像、电视、书籍,看完后要表态。最终是逼迫法轮功学员表示不炼法轮功了,同时还必须要写出三书(即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写了三书后,经“610”认定过了关,方才罢休。

这里揭露双鸭山市“610”洗脑班的罪恶:

一、集贤县拘留所洗脑班迫害案例

1、双鸭山矿务局总院二门诊护士邱国香被绑架到洗脑班

双鸭山市矿务局总院政工部部长任怀光、总院正书记宋金玉和副书记王项辉,都曾给邱国香单位领导张福施压,让二门诊护士邱国香写“三书”。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任怀光先后两次直接找邱国香,逼迫她写“三书”,写假的也行,邱国香不同意,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将邱国香在单位门口绑架到洗脑班。

九月九日早七点半,双鸭山市“610”副主任王晓东、总院副书记王项辉、总院保卫科人员、总院一名医生、中心分局国保大队、总院二门诊派一人(带了单位出的一万元钱),总共十多个人,六辆车。 在邱国香刚到单位门口,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有两人一前一后将邱国香使劲按住(邱的胳膊青紫了好几天),小声说送她去洗脑班,邱国香不同意去,绑架的人说,由不得你,说着,强行将邱国香推拉上总院的一辆面包车。副书记王项辉指挥六、七个人赶紧上车,匆忙将她送到洗脑班--集贤县拘留所。

集贤县拘留所的二道铁门旁多了一块牌子,写着法律培训班。把邱国香和其他拘留的人隔离,单独关在一个屋内,屋里有四张床,几个牌子,上面写着作息时间和“转化”标准,一个电视,专门放污蔑大法的碟。屋里有监控器,二楼有一个办公室的监控专门监控邱国香的屋。每天双鸭山市“610”的刘志超找邱国香谈话、恐吓她如果不配合就判刑。每天让她上午看污蔑大法的碟,下午写“体会”,每天还要写“三书”辱骂法轮功,还得按照他们的要求写,他们认为不合格,就让重写。邱国香修炼大法后,一身病都好了,大法对她恩重如山,她怎么会放弃,更不可能背叛和辱骂自己的师父,在强大的压力和无奈下,邱国香感到生不如死。

九月二十七日,省“610”的顾松海去洗脑班见邱国香,邱国香没有顺着他说,顾松海说邱国香没有彻底“转化”。然后双鸭山市“610”非常气恼,“转化”不成,要警方介入,企图加重对邱国香迫害。结果同一天双鸭山市国保大队去邱国香家抄家,寻找所谓的证据。因没找到邱的丈夫开门没抄成。二十九日市“610”刘志超和一名司机,作为政府官员竟直接去抄了邱国香的家。抢走两本大法书、四本周刊、两本台历。尔后二十九日双鸭山市国保大队杜占一和一张姓警察去非法提审了邱国香,准备如果邱国香再不配合,就要加重迫害。

经过一个月的折磨,十月九日,“610”通知单位将邱国香接回,由于单位领导没有凑齐,邱国香又呆了一天。十日下午,张福、任怀光将邱国香接回。邱国香被迫害期间,双鸭山市“610”主任赵景涛也去过,胁迫邱国香,回家后还得一星期写两份“三书”,而且还得做别的法轮功学员的工作。邱国香的家人也被胁迫写保证。无奈的丈夫为了早日让妻子回来,托人请吃饭花了几千元。回来后邱国香整个人一个月瘦了十斤,经常头痛,脸色发灰。

在双鸭山市洗脑班参与迫害的有:
校长 :刘志超
成员:张坤(双鸭山市四方台区政府610 50多岁) 15636692955
袁凤和 (双鸭山市宝山区政府610)
双鸭山市电教教学仪器官理中心 王树民

2、双鸭山市集贤县九三村法轮功学员齐红玉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十点左右,黑龙江省集贤县九三村法轮功学员齐红玉,在集贤县福利镇内金力商店门前,向世人发放神韵光盘时受到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前进派出所三、四名警察强行绑架到前进派出所,强行搜走两百元真相币。又被集贤县公安局“610”头子吴华送到集贤拘留所,吴华被拘留十五天。

吴华打电话给齐红玉女儿告诉齐红玉被绑架的事,家人(弟媳)探视时,拘留所让交伙食费,否则不准见面,家人无奈交了四百五十元钱才让见面。被绑架期间吴华给齐红玉女儿打电话欺骗家属说到公安局取手机和兜子,结果女婿去取东西时,吴威胁让交一千元,否则不会放人。

过几天吴华又到拘留所说要给她办洗脑班,强迫齐红玉放弃信仰。上午放污蔑大法的录像,下午写“体会”、“三书”,按照他们要求写,他们认为不合格,就让重写。洗脑班还找来了曾参与迫害齐红玉的原省戒毒所队长施帅(女),还有一个男的非常凶,边骂边打嘴巴子,逼迫齐红玉写“三书”,不写就说判刑送监狱。

洗脑班成员--双鸭山市“610”刘志超,此人品质恶劣,说话就骂人,骂齐红玉“不要脸”,给齐红玉起外号叫“齐老歪”。打电话骂骂咧咧逼迫集贤县九三村送一万元做“转化”齐红玉费用,九三村不交。刘就让九三村每天派两人去看着齐红玉。九三村没有办法,每天还要给这两个人每人两百元。十一月二十五日邪恶才让齐红玉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齐红玉在家乡山东屯附近村屯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非法抓捕,当时女儿正要结婚。她却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又因不放弃修炼大法,被前进派出所绑架送哈市戒毒所迫害近一年。

3、“610”人员骚扰、胁迫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左右,黑龙江集贤县法轮功学员齐国英受到骚扰,黑龙江省和双鸭山市“610”人员不断给齐国英家人打电话进行骚扰,打听齐国英去向,要迫使齐国英去洗脑班,并以停止齐国英儿子工作相要挟,手段极其卑鄙。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总院政工部部长任怀光找马庆华谈话,逼她写“三书”,威胁如果不写以后就要送洗脑班,系书记、护士长也多次打电话找她亲属恐吓、威胁。

二零一三年十月左右,双鸭山市“610”刘志超联合市经贸委和水泥厂相关人员去陈国丽单位,说年末省610要来人,让她配合谈话。市“610”胁迫建新中学领导也给刘洪彬施压配合他们工作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双鸭山市“610”王晓东同市尖山区教委相关人员给张丽艳单位打电话,要张丽艳去单位说“610”的人要见她。家里人恐他们图谋不轨,待张丽艳走后,她的老母亲、弟弟、妹妹等六、七个人也随后去了单位,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二、二零一一年曾在双鸭山办洗脑班迫害了五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六、七月份左右,双鸭山“610办公室”主任于永江,在双鸭山新兴广场对面家属楼偷偷的办起了洗脑班,绑架了老年法轮功学员丁乃琴。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宝清县朝阳乡曙光村法轮功学员江丽芹被县“610”人员刘舜超、乡副书记马小东等十几人劫持到该洗脑班。被绑架的还有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常平、韩明全。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早六点多钟,双鸭山市矿务局托儿所退休职工杜秀芹,五十岁,被当地公安局“610”和矿务局社保联合绑架到双鸭山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又将她绑架到伊春洗脑班。

洗脑班头目是于永江,以及一个叫顾松海的,是省里来的。还有鹤岗的杜桂杰(邪悟人员)。于永江每天亲自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双鸭山“610”主任于永江,电话:13258543789
妻子班翠芹,双鸭山市第十八中学数学教师

三、伊春和五常洗脑班迫害案例

孙茹雁,女,二十五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双矿集团公司运输部乘务段工作,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八点多被骗到单位遭绑架。她的奶奶、姥姥、姥爷、姨妈等找到孙茹雁单位,才知道孙茹雁已经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孙茹雁的父亲孙辉,双矿集团公司东荣三矿更生厂职工,也于同日被绑架到洗脑班。据悉,后来孙辉醒悟后,再次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

杜秀芹,女,五十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矿务局托儿所职工,现已退休,归社保局管。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早六点多钟被当地公安局“610”和矿务局社保联合绑架她到双鸭山洗脑班迫害,未得逞,一周后,转送伊春市洗脑班继续迫害。据说:杜秀芹始终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没有“转化”,恶人不让她吃饭、睡觉,还用酷刑折磨她,三个包夹人员轮流给她灌输邪悟理论,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片子,企图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拖垮她。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早上五点多钟,黑龙江省宝清县万金山乡兴国村的邪党书记徐殿友和邪党党员李福贵来到法轮功学员刘春霞家,强迫她写悔过书,说如果不写就送洗脑班。刘春霞给他们讲真相。看刘春霞坚决不写悔过书,恶党书记徐殿友就到外面打电话,不一会儿,宝清县“610”头目刘舜超和万金山乡派出所的赵升玉带了十多个人闯进刘春霞家将她绑架,直接劫持到伊春洗脑班

韩长贵,宝清县朝阳乡红星村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被绑到伊春洗脑班迫害

徐颖,双鸭山总院大夫。二零一一年春天,双鸭山市“610”的王晓东找到本市法轮功学员徐颖的丈夫,让其配合“610”把自己妻子送到伊春市洗脑班,当时被徐颖的丈夫拒绝,说家里孩子正准备中考,家里离不开徐颖。二零一一年后半年王晓东又多次打电话给徐颖的丈夫和找到徐颖的工作单位(双鸭山煤炭总医院)领导,说是上级指示,必须将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送往伊春市洗脑班,欺骗他们说伊春市洗脑班吃住条件多么好,单位和家属陪同,不打人也不骂人。王晓东给徐颖科室领导出主意:你派徐颖外出学习,半道我们就给劫走送往伊春市洗脑班,被拒绝。王晓东在要求家属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家属多次拒绝后,威胁恐吓家属,要找家属单位领导。还说你不配合,我们就找相关部门强制抓人。

常平,宝清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宝清市警察绑架后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陈岩,男,黑龙江省双鸭山煤矿职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被双鸭山市“610”副主任和双鸭山煤矿“610”人员绑架后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吴月霞、张可英,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两人在笔架山发真相资料被笔架山派出所绑架,关押到集贤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她们不配合“转化”在二零一一年8月7日晚上张可英被双鸭山矿务局“610”送往五常洗脑班。矿务局“610”给五常洗脑班一万元“转化”费。 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下午,吴月霞被双鸭山市“610”劫持到五常洗脑班。“610”给五常洗脑班一万元“转化”费。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