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天目看到的要理性对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犹豫再三,决定还是把这篇文章写出来,意在大家能从中吸取一点教训。

本地有个老同修,曾跟过师父的讲法班,也很健谈,在常人中曾有一定的身份,去他家的同修也多。在迫害后的这些年里,他也吃了不少苦。前些年,老同修天目开了,按说,天目开了,用法来衡量与别人交流,能起到鼓励和促進的正面作用,这应该是好事。可是,后来发现,老同修谈的东西渐渐离谱了。比如,有一次他说:“《转法轮》九讲,是九个人,师父在上面不是……”当时听到这话时,我有点紧张,老同修也觉得不妥,说:“这事就给你说,知道就行了。”可是,后来发现,我周围的几个同修都知道。

那时,迫害很重,本地隔几天就有同修被抓。当时我怕心重,又怕落下,找他交流时往往都带有一些人心:主要是“看看自己层次”和“是否落下”。那时,每次听到老同修说到天目看到的一些事时,都觉得新奇、兴奋,似乎得到“真机”。其实,都在危险之中。

最惊人的是,老同修的老伴(也是修大法)去世了,他把老伴的遗像,放在师父的法像旁,一起供奉。对这事,许多同修都在指责他。老同修的说法是:“在上面,我老伴是大菩萨,是护法,就站在师父的身旁。你们怎能说是死人呢?不能用人心看待这事呀?”

又过了两年,身体一直很好的老同修,突然住院了。此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坏,话也少,经常吃药。去年,他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整天迷迷糊糊,说不出话,见到同修就是哭。

为什么他被病业迫害的这么重呢?我个人想,是否因为他把看到的当成是真的、绝对的,随便评论法、评论师父。把老伴的遗像,放在师父法像边,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把柄。而且我想,不光是他一人的事,当初找他听的、问的,都有责任。如果大家都不去问这问那,而是都能在法上纠正,他也许很快理智起来,就不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直到现在,本地还有的同修,对开天目同修很感兴趣,一些认识和做的事儿,都没有离开开天目同修给“指的道”。修炼中,每一步都有“以法为师”的检验,路子走不正,早晚得摊事。我这里不是指责同修,而是本地出现这个教训后,许多人好象很麻木,不在意。

还有的同修,天目开了后,看到有的同修要掉下去了,给人家承担业力;看到邪恶冲向师父时,他在前面挡着。结果,把自己搞成精神病状态。对此,仍有一些同修捧着。看到什么,都要以法为师。往往被毁的,都认为自己“不是一般人”,还有别人捧着。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最终我们宇宙体系有多大,一兆层巨大的宇宙说成个范围,把一个兆罗列到一兆个兆,把一兆个兆形容成一个空气的分子,满剧场都是这样的粒子,那么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个空间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粒子。”还有什么可问的呢?天目看到的,都是有安排的,有原因的,但都是有很大局限的,一定要慎重的在法上修。没安排的,看不到。都不能执着。

一点浅显认识,愿此文别引起本地同修间隔。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本地同修当面批评指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7/对天目看到的要理性对待-287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