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三级警督遭八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六年,黑龙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级警督、原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商锡平,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先后关押在香兰监狱、佳木斯监狱,二零一三年,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转押呼兰监狱。

八年了,中共监狱封锁消息,拒绝家人探视。一月八日,经过多方奔走努力,家属在呼兰监狱见到了非常消瘦的商锡平,尽管无法知道商锡平经历酷刑折磨的细节,但多年的关押迫害却不能消磨他对“真善忍”的信仰。

信守“真、善、忍”大法商锡平变了

商锡平,男,今年五十岁,原工作单位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为三级警督,曾任黑龙江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修炼法轮功前,身为派出所副所长的商锡平,由于社会不良习气和恶党的影响,在工作中养成的勒、卡、索、要、贪等恶习,冷、横、硬、冲的工作态度,特别在职权范围内为了个人提成,随意罚款、漫天要价,还有个绰号“商大巴掌”,因为他一米八多的大个,身材魁伟,大巴掌打人挺狠。吃喝玩乐,大男子主义极强,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一不顺心就发脾气,

他最初接触法轮功,是因为他听说法轮功讲“真善忍”,真正能改变人,他就买来一本《转法轮》,让自己妻子看,想让她少管自己,自己不检点,也不会造成家庭矛盾。然而,就在妻子修炼大法后,他真的看到妻子变好了,于是,他也认真地阅读《转法轮》,这一看不要紧,他也改变了。

在东北,警察是个肥差事,要当警察得走关系送礼的,因为大陆的警察工作中有外快可捞。一九九六年,商锡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再随波逐流。他不但不打人了,工作中从不占便宜,也不受贿赂,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斗,基本每年都是先进或标兵。他也从此放弃了在外拈花惹草的念头,真正要求自己不断做好,名声很好,在单位、社会、家庭,是大家公认的好人,领导都有意提拔他,认为他工作出色,有潜力。

由于商锡平做廉洁警察,他成为桦南林业局公安局警察中收入很少的一位。在他父亲住院时,父亲竟误以为他拿钱“太抠”,说:“你现在起码有五万!”这让他非常难过,因为他当时(一九九九年前后)作为所长的收入也仅仅是每月有限的工资,不贪不占,怎么会有多少余钱存款呢?他说,他是所有警察中最后一个有呼机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商锡平曾六次被非法关押,妻子程淑杰被非法关押四次,被执法人员强行收取或蒙骗欺诈家人钱财近三万元,同时夫妻俩人均被无理开除公职,他们遭到如此迫害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坚持要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佳木斯监狱洗脑班的暴力

佳木斯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即所谓的“转化”),于二零一一年二月成立“严管队”,也是集中暴力“转化”的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监狱警察开始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六天时间,于二月二十六日,就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在三月五日,即第十二天,又把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迫害致死;紧接着,三月八日半夜一点多,又将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迫害致死。

当时,商锡平就被关押在这个洗脑班里。洗脑班的恶警、六一零的人员同样酷刑折磨商锡平,企图迫使商锡平“转化”,放弃信仰真、善、忍,放弃修炼法轮功。但商锡平坚守信仰大法。

在洗脑班里,长期不让商锡平睡觉,监管警察指使“包夹”犯人随意殴打商锡平,犯人包夹的严格管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失去了生活的最基本权利。厕所门上锁,法轮功学员想上厕所,如不被包夹允许,也得憋着,为抗议这种非人的待遇,商锡平开始绝食抗议。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和亲人去佳木斯监狱看望商锡平,一开始驻扎在监狱的“六一零”的头目董大权以商锡平不配合他们工作为由不允许接见,后经交涉,监狱长同意接见,但以商锡平的妻子也炼法轮功为由,不许她探视。商锡平的妻子已有两年没见到丈夫了,以前多次探视都是被同样的理由无理拒绝。后经进一步交涉,狱方提出了一些条件后,如不许谈论有关法轮功问题等,才同意了接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商锡平是被两个包夹架出来的。商锡平的脸上胡子很长,面容枯槁,舌苔很厚,面目痛苦。当时,商锡平已绝食九天,每天被强制灌食、输液。交谈中得知,商锡平的洗脸盆被人踹坏了,好几天没洗脸。里面厕所上锁,平时上厕所都很难。他的床得铺出棱角不能坐,房间里又没有可坐的凳子,家人不知平时商锡平是一直站着还是坐在地上。商锡平穿一棉袄,从翻领中看到里面有两层毛衫,外套一囚服,给家人的感觉他被关的地方很冷。因监狱限制家人问话,并有监听,商锡平和家人不敢直问直答,所以更详细的情况不得而知。

突然“失踪”商锡平被转呼兰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商锡平在佳木斯监狱失踪,家人无法知道商锡平的下落,非常着急,前去佳木斯监狱要人,六一零头子董大权说:“知道也不告诉你,”并说一些恐吓家人的话:“这回给(商锡平)送大西北,想看都看不到,到那里往死里打。”董大权还当着家人说:“我图啥,没得到好处,还照顾你们?这回让你吃点苦头。”没说一句好话,家人只好带着沉重的心回来了。

后家属得知,商锡平被转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在那里,商锡平被关禁闭、蹲小号,在呼兰监狱医院遭灌食迫害。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之前,呼兰监狱一直不让家属探视,商锡平生死不明。

鉴于呼兰监狱严重违反我国《监狱法》的规定,剥夺家属的探视权。商锡平家属在律师的帮助下,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向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控告了呼兰监狱,并向省人大、省司法局反应了呼兰监狱剥夺家属探视权的违法事实。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要求国家政府保障商锡平家属的探视权。在家属多处奔走努力下,呼兰监狱一月七日同意商锡平家属一月八日接见商锡平。

一月八日上午,去呼兰监狱的路上,商锡平的妻子程淑杰给呼兰监狱教改科科长王晓臣(监狱六一零头目)打电话,要求给商锡平带点生活用品和吃的,王没答应。大约上午九点三十分,程淑杰见到了王晓臣。家属提出条件,要求合餐和马上接见,王没答应,说中午十一点才能安排接见。当时,程淑杰的父亲病危,正在桦南林业局医院抢救,程淑杰请求早点接见完,好回家看望父亲,可是王小臣最终还是安排十一点多才让接见,并且只允许程淑杰一人接见,其他亲属未让见。程淑杰发现商锡平身体特别消瘦。

商锡平还在呼兰监狱的迫害之中,善良的人们将继续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7/黑龙江三级警督遭八年冤狱-287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