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母亲坚持半夜背法想到的

识破诡计 破除间隔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生命无穷尽,而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独特之处。一分为二的看,这种独特能带给宇宙繁荣,也会在生命之间产生间隔——不能认同对方的认识、做法、习惯等。

大法弟子之间产生间隔这是较难避免的,如能向内找(不管表面对错而无条件向内找),或是站在证实法的角度而理智的交流,对不一样的认识报以理解和宽容或借鉴,那么这种间隔也就是提高层次的一个垫脚石而已;但如果不警醒,老是不找自己的原因而向外看,進而看不起对方,就会加强这间隔甚至渐渐升级为矛盾,大法弟子之间会产生内耗,这时旧势力干坏事的机会就来了。

大法弟子能量那么强,合成一股力可使邪恶胆寒,如果一天想的是某同修如何如何不好,甚至于恶语相向,那发正念时的能量到底会干什么呢?互打吗?所以消除大法弟子之间的间隔是很重要的。我常常在发正念中加“破除所有间隔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把所有的这种间隔都返还给旧势力,让它们之间斗去吧”一念。

记得去年我回家乡,与几个月前刚从黑窝出来的母亲待了一段时间。刚开始我很受不了她,觉的她这么偏执而且不听人说。比如她要半夜三点才睡,让她早点睡她不干,说不困。等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时,发现她在客厅里双脚盘着,人前倾趴在地上睡着了,书还抓在一只手里。好几次都这样,说她也不听。我又心痛又气,和外婆一起“教育”她:作息时间要有规律,该睡觉则睡觉该看书时则看书,你这个样子,觉睡不好,书也看不好。她不要我们管,我们气的不行……

后来交流中我才知道,黑窝中每天二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寸步不离,她想把腿盘起来都不允许,看看窗外也不行,一天到晚强迫看电视,声音放的很大,邪恶想让人想不起法来。只有在半夜二、三点时,万籁俱静,她可以偷偷坐起来背背法,盘着腿炼一会儿功,冷不丁被发现了又是一番暴风骤雨,在最困难的时候,她有机会得到了缩印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她就是在每天的半夜二、三点卷曲着身子,利用昏暗的灯光把全文背了下来……

还要问她为何不睡好了再看书吗?还要问她为什么当夜猫子半夜二、三点不睡觉吗?我能理解了:同修在黑窝中没有书看,为了坚持正念、不向邪恶妥协,长期处于一种“坚守”而“排它”的状态:我就是要背法、我就是要盘腿、我就是要喊“大法好”,管你是伪善的恶警也好,窝囊的犹大也好,只有我说给你们听的,你们说的我都不听……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这样做就是在法上——不配合邪恶。然而旧势力不甘心失败,就利用这个“坚守”,偷偷的灌输了一种“偏执”——“就让他认为自己对、别人不对。”

我们通过学法都知道向内找的重要,修掉不能被人说的心很重要。如果有刚脱离黑窝的大法弟子表现出很坚持自己的做法,不愿改变,被人说后仍坚持己见,不能向内找甚至显得情绪激动时,与之交流的同修往往会提醒对方要能够被人说等法理,这时对方如果仍很偏执的不改,就容易被认为心性太差,犯了修炼的大忌。同修渐渐觉的与之无法交流,开始疏远或与之形成间隔、矛盾。而且一说到这类大法弟子时,气呼呼的张口就来:“他太固执”,“他不能被说”,“他不向内找”。

不能被人说当然是修炼的大忌,肯定是要修去的不足。但是如果由此而与刚脱离黑窝的大法弟子形成间隔就恰恰中了旧势力的奸计。这不是这些大法弟子不讲心性,是长期的迫害中的坚守被旧势力利用使的他们暂时有些偏执。

记得刚买车时,我妻子由于转弯只顾前轮不管后轮的轨迹,容易把弯拐小了。为了练习转弯就找地方设置障碍然后练习了几个钟头的向左转……后来发现车在路上始终有点跑偏(向左偏),直到保养时做了四轮定位才得以纠正。一样的道理,同修在黑窝里不可能对所有人的所有话都去分析对错(就象不会对假气功书哪对哪不对分析一样),在漫长的坚持自己的正念,排斥外来干扰的过程中,也许被旧势力偷偷利用形成了偏执的思维。这种思维惯性的确需要一点时间和多学法才能纠正过来。

所以,对刚脱离黑窝的大法弟子我们更要多加爱护,不要这个那个建议指责一大堆,多让他们学法,法能正一切。不要太看重他们这时表现出的不能被人说或有些偏执等心性不足,不要操之过急。那是旧势力对同修思想上的迫害,只要多学法,同修一定能调整过来。

话分两头,身处这种情况的大法弟子也要尽快的归正自己,不要被旧势力强加的思想障碍所长期干扰,已经脱离了邪恶的环境,已经能够学到法,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要放下不让人说等人心的执著。

个人粗浅体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