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冤狱熬白头

甘肃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魏安月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遭受十年冤狱的魏安月走出黑牢,但是原来的家已不存在了,昔日的小平房早被拆了,家中的东西都被偷了,五十四岁的他,头发、胡子全白了……

魏安月原是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公司运输部的一名货车司机,一九九七年和妻子何炳英一起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体一天天好了,魏安月的严重工伤、何炳英的肾病、胆结石等病,都不药而愈。

迫害初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何炳英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八日去北京和平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北京武警劫持到前门派出所,后转到金川公司驻京办,再被金川公司动力厂保卫科人员押回金昌市,关进金昌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何炳英又一次进京上访,到北京一下火车,就被金川公司驻京办伙同金川公司公安处人员绑架,三天后被押回金昌市,关进金昌市戒毒所长达四十二天。

金川公司领导怕魏安月也上北京,将他软禁在家,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二零零零年一月下旬,魏安月也离家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他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连拉带打的推上警车,先被关进天安门天地分局的铁笼子里,后被转到金川驻京办事处。一个星期后,他被单位保卫科的人带回金昌,关进金昌市戒毒所。

那天是大年三十,这时,魏安月才知道,妻子何炳英也被关在戒毒所,家里只有十五岁的女儿孤独一人……

洗脑班、戒毒所、奴工

魏安月被戒毒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出来后,单位一个月不让他上班,逼他写保证书、悔过书,被拒绝后,又将他劫持到金川公司在消防队办的洗脑班,那里关押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白天,找八个“专家”进行洗脑;晚上,消防车堵在门口,高压水枪对着关押他们的房间。

接着,警察强迫魏安月等法轮功学员挖沟种树;七月,逼法轮功学员们给一个私营化肥厂干活,天气炎热,每天要干到深夜一点多,警察还不给吃饱饭;再后来,他们又被拉到电厂卸煤,每天要卸一百多吨的煤,之后,再把他们关进金川公司戒毒所。

无家可归 妻子劳教 女儿被迫退学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晚上,何炳英在家中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国家安全局,三天后转到戒毒所,非法关押长达三个多月,后将她非法劳教,因劳教所不收,警察不得不放她回家。

然而一个月后,警察把何炳英骗到派出所再次绑架、劫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何炳英被强迫做苦工,经常遭狱警及牢头打骂,她曾遭到白天干苦力、晚上被罚站、不让睡觉的折磨达九天九夜。

二零零零年十月,魏安月才从金川公司戒毒所出来。由于邪党“610”的操控,金川公司以魏安月不放弃法轮功,强行解除与他的劳动合同,逼他买断工龄,即将分的新房也取消了,住的单身宿舍也没收了,魏安月被迫流离失所。

这时,他的妻子何炳英正被关押在平安台劳教所,十五岁的女儿因派出所警察到学校骚扰而被迫退学……

夫妻双双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一年,魏安月曾两次被绑架,关进金川公司戒毒所。出来后他无家可归,只好在妹妹家凑合着住,单位又派人跟踪、监视他。直到妻子何炳英从劳教所出来,夫妻俩在兰州租房暂住,然而警察仍象苍蝇一样对他们跟踪、监听、骚扰不断。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甘肃省公安厅、兰州国安警察绑架了魏安月夫妇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甘肃省安全厅审讯室,法轮功学员们被刑讯逼供。魏安月被铐在铁椅子上提审,不让睡觉,不给洗漱用品。何炳英被吊铐,从早上八点一直吊到天黑。

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七里河区法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魏安月被判十年重刑,何炳英被判七年。

在甘肃女子监狱的七年非法关押期间,何炳英经历了强迫做苦力每天达十四个小时,经常被罚站、不让睡觉的折磨。

狱中酷刑:毒打、电击、毛巾包砖头砸……

魏安月被劫持到兰州监狱入监队,被迫干奴工,从早上开始一直剥大蒜到夜里一点钟,完不成定额就挨打。

二零零五年十月,兰州监狱大规模残酷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 五监区教导员狱警肖兵将魏安月禁闭在小号,指使七名刑事犯包夹,轮流换班逼魏安月写悔过书、揭批书、不让睡觉,不写就打,小号室里专门设置了电视机、影碟机,不间断的播放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强迫魏安月观看,逼写观后感,晚上不允许睡觉,稍有不从就会遭到刑事犯的拳打脚踢。为了不打出外伤,狱警指使犯人用毛巾包上砖头砸法轮功学员。魏安月等法轮功学员被这样迫害了四十多天。

二零零七年三月,魏安月又被转到环境更恶劣、奴工生产更繁重的七监区,进行手工地毯加工。七监区教导员沙里指使分队长刘敦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当时遭迫害严重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秀峰被铐在院子里的电线杆上和车棚架子、黑板报架子上近大半年;张荣被警棍电的满头满脸都是水泡,被铐在乒乓球台子、高床架子、暖气管子上数月之久;李天笑被关在黑屋子里半年之久,一根骨头被打断;牛万江被打的全身是伤。

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教导员孙玉辉、副教导员沙里、副大队长刘文振、中队长杨建云、副教导员任红俊。

从二零零三年底被绑架,到二零一三年底出狱,魏安月在黑狱中整整煎熬十年,熬白了头发,熬白了胡子……而他所受的迫害,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