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课教师:破迷障修大法 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我曾经担任学校的政治课教师,什么“唯物论”、“進化论”、“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等歪理邪说讲了许多年,有幸的是自己的本性未泯,没有被邪党的说教所迷惑及后天的观念所埋没,才能喜得宇宙大法,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下面我说说作为政治课教师在大法中修炼和讲清真相的体会。

一、突破党文化迷障,喜得宇宙大法

每个人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这都是安排好了的。而我却要在这样一种工作环境中走出来,得法、修炼,是何等的险恶!何等的幸运!你想,每天都被邪党文化灌输、洗脑,既害自己也害他人,有多少人都毁在这里了,“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1]记的得法的初期,我给在党校任教的同学讲真相时,有的说我是共产党员,别跟我说这些;有的不屑一顾,起身便走;他们被邪党毒害的太深了,不分善恶了。

我一向工作认真,那时为了追求好的上课效果,收集了大量的课外读物、案例补充教材教学。有一年,我代课的两个班学生的考试及格率是百分之百,因此还得奖励。但是我只是在干工作,从内心来讲,我并没有真正接受它。

我时常感到很空虚,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有一次自己站在窗前久久的望着窗外,似想非想,呆呆的望着,这时有一种感觉油然而生,好象一下子不认识自己了,想不清楚自己是谁,很陌生,那一瞬间,一种恐惧袭来。然后马上提醒自己,不能想下去了,快点恢复常态吧。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主意识被抑制,副意识起作用了吧?然而,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得而知。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敬畏神佛,每到假期便率全家到庙里烧香拜佛,而每每从庙里出来时,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惆怅和若有所失的感觉,人活着既然不是一生一世,那么怎样去追求永恒?再看看自己的爱人、孩子感到难以割舍,从小到大吃了那么多肉,算不算杀生?能不能修炼?……很多问题不得其解。

一九九六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患重感冒躺在床上,全身发冷,被子要盖的严严的捂汗,同时尿道炎复发还要不停的上厕所,苦不堪言。病情刚刚发作,心理压力很大,不知道这一夜该怎么过去,这个罪怎么受?!这时一位先得法的同修拿一本《法轮功》说:“你看看这本书,病就好了。”

我当时也没抱着治病的心,只想看看里面的道理。这一看,被里面的佛理所折服,不断的在心里惊叹:太好了!太好了!从未有过的欣喜,无以言表,认定这就是我生命所期盼的!从前往后看了一遍,又从后往前看了一遍,高兴的入睡了。早晨起来,还觉的挺奇怪:一夜平平安安的过来了,病症完全消失。其实是师父已经在管我了,为弟子消去了很多的业力。

几天后,我请了《转法轮》,看后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同时因为高兴,也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欢喜心。有一次,从课堂上下来,有学生递过来一个条子说:老师,你讲的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因为家务事没做好,家人埋怨时,就辩解说我这是大智若愚,大事清楚,小事糊涂,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很多人经过长时间的练功,也有的人没有练过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对真理、人生真谛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但是往往又出现这样的问题,由于人的高兴,生出来不必要的欢喜心,就引起他在形式上,在常人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在常人社会环境当中表现失常,我说这样就不行了。”[2]

随着学法不断归正自己,在师父呵护下走到今天。邪党妖风挡不住,天塌地陷也挡不住,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一路讲真相救度众生,神道行。大街小巷、商场、医院,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二、面对面讲真相

1、启迪人的善念

人有善的一面、有恶的一面,善恶同在,我悟到:讲真相要启迪人善的一面,效果才会好,因为人先天的本性是善良的,善念一出和宇宙特性就沟通起来了。

如经常看见农民工在干活,就经常给他们讲真相,一天中午,见一夫妻俩坐在锹把上,啃着饼子,我过去打招呼:师傅,你们辛苦了,这个城市最辛苦的就是你们了。男的说是呀,有什么办法呢?我说:要让我来选择,宁可做你们这样的人,也不当那贪官,我们虽然吃的苦大,挣的钱少,但不亏人,不欠人。他俩都笑着说自己挣的钱花着踏实。我说:你看那些贪官现在吃香的、喝辣的,以后是麻烦,有得有失,没有白来的不义之财,得到了,就会这头得那头失,明着得暗着失,得一个便宜,欠一个债,将来子孙后代都得还孽债。对方很高兴连连点头称是,他们听到了大法做好人的道理,同时感受到对他们的尊敬和肯定,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大法中讲有得有失、不失不得,吃苦受累是好事。他们朴实的笑着,对法轮功有了一个正面的了解,觉的大法弟子是好人,值得信任,劝退就顺理成章了。

再如,每天早上晨练的人很多,我也常给他们讲真相。那天在路口,见一老人在锻炼,我过去问:师傅,你每天都锻炼吗?他说是,每天都来。我说现在有个好身体比啥都强,有病还住不起医院呢!他说闹个感冒都要花一千多元呢,有没有事的,先叫你掏钱做各种检查。我说你看我十七年没患过病,身体非常健康,我告诉你健康的秘诀,光练肢体还不行,要调整好心态,虽然现在是金钱社会,要把自己的良心摆正,自己挣多少花多少,不往钱眼里钻,不强求,随其自然。不与人闹气,对人要宽容忍让,不与人争高低,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刀就麻烦了。吃亏是福,便宜是祸,吃亏人常在世,这样你才能吃的好、睡的香;才能五脏安宁、气血调和。他听的很专注,很赞同说:没想到你岁数不太大懂的挺多,你是什么文化程度?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的书我天天看。他说他小时候听奶奶常说,万事忍为高,忍一言,息一怒,饶一着,退一步。说完高兴的做了三退,送他一本小册子,非常珍惜的拿走了。

很多人在听真相时一直在笑,有的人还有传统的道德观念与悟性,有时你说上一句,他能接上下一句,产生一种互动。这是大法的威力,大法能打到人生命的深处,是师父在做,自己只是动动嘴。

那天在公园里,有两个男生在草坪上,我说你们是某某大学的吧?他们说是,我说大学毕业要自己找工作的,我家侄女是某某大学毕业,学文科的,想搞文秘工作,曾与两个老板见面。老板一上来就问:你这人思想开不开放?酒量怎么样?侄女一听这话,把她给吓跑了。你说这与三陪有啥区别?那也用不着大学毕业呀!我们是正经人家,怎么能干这种事!现在普遍道德败坏,都是邪党腐败搞的,一切向钱看,无恶不作。大梁不正,二梁歪,三梁跟着倒下来。他们哈哈大笑。我讲法轮大法好,一个说:我回宿舍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劝退时,我问另一男生:你叫什么名字?他说叫×××,我说这个名字好,鹏程万里,志向高远,就以这个名字退出团队吧,他很高兴,分手时又问一遍:你刚才说我的名字是什么含义?我说鹏程万里,志向高远,别忘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记住了。

那天,碰上了一个从外省来的农民,四十多岁,他心情很沉重,后来告诉我,说他不想活了,生意没做成,钱被人骗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回家无法向父母、老婆孩子交待。我便花了一些时间,给他讲破财免灾,欠债要还,善恶有报,他听了以后,心里感到莫大的安慰,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分手时一再说谢谢。

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

2、师父就在身边

有一次,出门忘了带纸和笔,劝退的四个人的名字边走边在脑子里记,再多恐怕就记不住了,想着有一支铅笔就好了,就这么想着,无意中看见一支铅笔躺在地上,马上捡起来,想有一张纸就好了,抬眼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空烟盒,拿起来从里面掏出一张白白的包装纸,很激动,眼泪一下流出来了。是师父一切都铺垫好了,自己只是跑跑腿。就象师父讲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2]

有一次,父亲住院,在走廊上我正给一病人家属讲真相,这时妹妹提着饭盒从正面走过来,看见她我怔了一下儿,心想不能让她干扰,让她看不见,继续讲着,她眼睛睁大大的,毫无表情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竟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

有一天,给一个小伙子劝三退,我问他你贵姓?他说姓马,我说给你起个化名叫马××吧,以这个名字退团队保平安。他惊讶的说我就叫马××,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们大法弟子是替别人着想的,就能说到你心里去。他会心的笑了。这样的事大概有四、五次。

有一次,到一机关单位家属院发真相资料,早上人们都已经上班了,院子里没人,静静的。院子不大,只有一个门,给人以戒备森严的感觉。我还是進去了,发完后出来时,见一保安正在门口一脸严肃的等着,那架势是要盘问我呢,我心里一紧,马上想师父帮忙,正念正行。就在这时,听到有人叫我,扭头一看是一名几年未见面的学生,保安一看这情景,進屋去了。我心里明白了。谢谢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