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佛性〉中说:“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我们在现实的生活中,在各种不同的工作环境中形成了不同的各种各样的观念,有人对观念认识的早,有人认识的晚,能认识到很关键。下面举两个我在修炼中遇到的事。

破除常人医学观念

我再次被绑架到劳教所时已经绝食十六天了,那时我就是想坚决不承认邪恶的安排与迫害,在被强行送進劳教所体检时我的血压是160/100mmHg,我以前有心脏病,医生拒收。办案单位强行把我关押,我在继续绝食的情况下,身体状况表现的越来越差,劳教所就要安排给我去医院检查身体,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同被关押的同修们都说否定迫害,就要成功了。

可我的大脑里却出现了绝食水已一月余,進来时身体还行,现在行走都吃力了,心跳的也厉害。按医学常识这种情况下血压只能低不能高,到医院查的结果就是绝食造成的,肯定不会放我出来了。这种思想成了否定迫害的障碍,我要出黑窝的一念定了,可是如何否定这个血压低,我就迷茫了,我清楚如果体检血压低必定出不去,我就在思想中对师父说:师父啊,给我时间吧,先别去。真的就没去医院。师父最开始一直点化我的一句话“观念转”[1],但当时没有悟到。也琢磨是什么观念呢?我真是苦苦的思索怎么办呢?大脑中又出现了师父讲法时的声音,我好象突然猛醒,要相信师父啊,师父无所不能啊(就是同修常讲的信师信法),有一种豁然开朗和说不出的喜乐。

在去医院体检的前几天里,每次出现这情况肯定是低血压,出不去了的念头我就能否定它了,我有师父,师父说了算(当时还没有清醒的认清这念头是哪来的,只是在信师上有了一次明明白白的认识),就这一念师父就不断的帮我消除观念与外来干扰。表现就是思想里出现的不好的念头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到了第三天去体检大夫放下听诊器说:这才是真正的高血压。我极力的抑制不让眼泪流下来,破除了医学观念,师父无所不能。我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破除后天形成的观念

在我十三岁时,由于天热到河里洗澡,结果水凉就落下了毛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难过,不光浑身骨头疼,有时肉皮也痛;两条腿肿胀的老粗,沉沉的,睡觉得趴着睡,床的热度能减轻腿的酸痛;三伏天也不敢沾凉水,沾凉水的手骨节痛的受不了,一直痛到脊椎骨;也不敢喝凉水,不敢吃咸菜,菜也不能咸了,怕尿不出尿,加重了腿的肿胀。

95年的5月29日,我有幸参加了我市第一次的师父讲法录像班,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真正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可是在后来我的腿又出现了腿肿、沉重,我知道我是修炼人,没有病,可是这一现象是什么导致的,我没有找到原因。直到08年同修到我家,她说她几天前出现了不正确状态,当确定了是糖尿病的表现后,而且挺重,她就去了超市专买带糖的食品和水果吃,结果没几天好了。我听了还说你否定了糖尿病。她还反复的说这件事,我想,你怎么没完了,还说啊,什么意思啊?啊,我突然明白了是师父借她的事来点醒我,当时是吃饭的时候,我还维护着可别吃咸了啊,渴了喝水就得肿腿,这一观念形成都没意识到。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明白了是观念,那就破除,于是,我就第一次吃了许多的咸菜,且喝了好多的凉水,一觉醒来不但腿没肿,原来的肿也全消了。

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不破除观念就脱不了人的壳,就无法升华。

当然,破除观念不一定要按照上面的做法去做,更不能在常人中表现失常或走极端,而是在法理上清楚,理智的去做。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