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各种形式讲真相 让众生明善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

公公婆婆说:“大法好灵啊!”

我有一个姓朱的亲戚是警察,在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里参与迫害大法,很积极,我要对他讲真相,公公婆婆害怕说:“我们去跟他讲,你不要去。”俩老人跟他讲,他说:“我好的很。”结果没过几天,他就突然中风了,年仅三十多岁,好了之后,就自动调离了岗位。公公婆婆说:“大法好灵啊!”

有一次,我和我姐姐同修发了一张真相传单到一个庙里,后来有人追我三、四里路,喊我停住,我笑脸相迎,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说:“姑娘啊,你下次别穿大红衣服,注意安全,我把你给我们的一定全都给我亲朋好友看,让他们都受益。”

有一天,我在路上看到政法委的吴姓书记在药店买药,他在洗脑班非常积极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而且那时我在流离失所,他还在到处通缉我,我想和他讲真相,不让他参与迫害大法,就走上前去和他讲大法的美好和迫害大法的报应,他直点头,一直快到他家,我还想去他家里讲,就说:这是你的家?他非常害怕的说:“我再没有做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再没有做。”

一次,姓陶的警察提前一天带人打听我在家,第二天,他派别人去抓我。我正念闯出去后,在街上遇到他,我一把拉住他的自行车说:“你参与迫害我,我都不计较你,但是你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我接着讲大法的美好,并叫他三退,他直点头,可没几天,他就突发病亡。

我邻居杨婆婆非常顽固,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跟她讲真相,她还是不理解。一次,我与七、八个已明真相的邻居谈家常,她突然又提起大法,我严厉的说:“婆婆,大法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仇视大法呢?你看你的脸蜡黄蜡黄的,你这样说,对你真的不好。”不过三天,她就被电影院的车子压成了肉酱。后来,她又托梦,让我救她,我就利用这个梦告诉她的儿女及客人真相,他们说:“那你就救她呀。”我说:“我救不了,但我师父可以救她,你们赶快求师父赦免她的罪过,你们也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在真正的超度她。”并劝他们退出了党、团、队。

面对家人讲真相 明善恶

我的姐夫说大法不好,多次遭报应。有一天,他骑摩托车,摔的血糊满面,质问我:“说大法不好遭报应,为什么说你不好也遭报应?”我说:“过去给僧人一口饭吃,是功德无量,我们是修佛修道,如果是我做错了,你说我,是在帮我提高,但是如果我是对的,你乱说,是在造业。”

还有我的妈妈,我善意的指出她的不对,她马上就火了,拿个凳子在门口大骂,还不解气,就跑到大马路上,对着过往的行人和邻居越骂越起劲,后来我觉的不对劲,我就心平气和的扶她進来,对她说:“妈妈,如果我今天说的话不符合真善忍,伤害了你,那我就收回,向你说声对不起,如果我说的话符合大法,触动你的负的,而你以母亲的身份大骂一个修真善忍的修炼人,那就造了大业了。”说完,我就走了。没想到,妈妈睡在床上,有四天起不来了。我说,你赶快向师父悔过,诚念“法轮大法好”,我说完,她就能起床了,现在都一直念大法好。

我的爸爸在刚开始迫害的时候,不理解,谩骂师父,当天就吐血拉血,我妈说这是你骂大法遭了报应。现在他们两位老人在外面帮着拿三退的名单回来,过生日时,把客人和熟人都叫到屋里去看真相资料,或把资料送到别人屋里去看。有一年过年时,我叫爸爸坐一席,爸爸说:我们不配,我们不配。非要我这个法轮功学员坐一席,从那一年起,我娘家谁做什么事都顺。

中共刚刚迫害大法时,我被关在洗脑班,我哥哥打我、骂我,背着我写“保证书”交给警察,并说:“看你炼大法,炼出米来?炼出饭来?”本来他的生意做得很红火,说了这些话后,生意就做的不好,把赚的四十万亏了,还倒赔四十万,还因经济债务与我妹妹闹翻。后来五次上门求我借钱给他,我说:“哥哥,我帮不了你,只有大法师父和大法能帮你。”他不听,就走了。还有很多债主过年来讨债,他到处躲债。妈妈和嫂子在我面前说他很可怜,我也不动心,我就是要扭转他的观念。

师父说:“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1]。过完年后,他主动把车子送我,问我:“是不是真的相信大法好,就能做事顺利?”我说:你是我的哥哥,我决不骗你。他直点头。我就和嫂子说让他写郑重声明,把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并借了一万元给了他。他赚了十万元后,说是他的能干,不承认是大法带来的福气。我就没理他,后来他的生意又冻结了。嫂子又来找到我,我又给她讲真相,让她继续修炼大法,如果将来生意做好了,一定要证实法。嫂子直点头,现在他们开了蛮大的厂,每年都赚一百多万。

我的亲戚朋友大多数三退了,并发自内心的相信大法好。

面对高层楼保安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时,我被非法拘留四次,三次关洗脑班,我大多数时间都是背法、向内找,很快就出来了。我悟到总被非法关押,觉的不对劲,如果被关,我怎么样洪法呢?我不怕坐牢,但不应该坐牢,我不怕死,但不应该死。那是个正念,这十多年来,平稳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一次,和一个小同修去五十五楼的豪华小区内发资料。因为不晓得有没有监控器,看到小同修有怕心,我就把资料一个人拿去发,并心里想监控器是什么样的东西,我要搞清楚就好。一个保安上来说:阿姨,你在发什么,走、走,下去。于是把我带到地下室,看到二十多台电视机监控楼道,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我的好奇心求来的难,我就正念否定它。

保安问我来做什么?我说我来救人的。他们几个笑弯了腰,并说:救人,你救什么人?我说:如果哪个人能看明白我发的真相资料,将来大灾大难时,他能躲过,生命能够得以平安。他们跟领导打电话,请示领导,领导过来了,我就有意的拿出《九评》、神韵、《风雨天地行》光盘和几本小册子,其中一个说:就这本《九评》就足以判你的刑,快打电话报警。我说:你千万别造业,报警对你们不好,我简单的举了几例参与迫害大法遭报应并殃及家人的事例,报警更不好,并讲了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怎样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我曾因发资料被抓去,打的要死,送去医院抢救。他们说:那你被抓过吗?我说:多次。他说:那你就走吧。我真诚的说:谢谢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面对警察、六一零人员讲真相

二零一二年,新年刚过完,我们很多同修去讲真相,因为我时间比较紧,总是想多救些人,在一个村里,他们三人一班,我一个人一班讲真相,后来听到蛮吵,我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抓住我们三个同修不放。当时,我完全可以走脱,我想我要用生命保护大法弟子,没有用正念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于是上前用力拉开两位年长的女同修,示意让她们快跑,我也往另一方向跑,心想我们四个人往不同的方向跑,要抓也只能抓一个,却没有用正念否定。

于是,我往后看,那个人在追我,男同修也跟着我跑,我就停下对那个人讲真相,并做手势让男同修走,当时男同修让我走,我要他走,后来他走脱,于是我给那个人讲真相,并叫他别打电话,他不听,来了一辆白色小轿车,两位很年轻的警察,我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你们太对不起你们的父母,父母养你们这么大,又有这么好的工作,不好好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却把你们的父母、亲朋好友推向万丈深渊,于是讲了很多参与迫害祸及家人的事例,他俩默默听我讲。

到了派出所,我就一直发正念,从内找自己,神韵光盘刚出来,同修这个要修机子,那个要买耗材,有的不会做,我忙于做事,就放松了学法,当时看到警察搜走光盘,我的心里非常难受,由于我没修好,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同修,同时又没救度众生还让众生对大法犯罪。后来一批一批的警察、六一零、村干部来审我,他们什么想要的结果也没得到。因为他们受到无神论的毒害太深,根本就不怕报应,我就和他们讲迫害大法会殃及家人的例子,他们静静听着,后来六一零的人问我是上了哪个大学,头脑清醒,思维敏锐。我说我是学了法轮大法,开了智慧。

他们拿我没辙,六一零就走了,我想我该做的事已做完了,就往外走,他们问我做什么,我说我要回去,他们大笑,说你以为这里是菜园门,想走就走呀。我说,这里是关坏人的,不是关好人的,并快速的跑到大门口,对着门外大喊:“你们快看哪,他们说他们没迫害法轮功,现在我就因为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世人明白真相有灾有难命能保,他们把好人抓起来,不抓坏人。”一个警察准备打我,我说:“人民警察是保护人民的,不能打人。”他说对,人民警察不打人,就没打我。我想我是来捣毁这里的邪恶的,让他们永远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慌了,忙打电话请示六一零,后来就把我放了,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并说我真心的谢谢你们。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