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

火车上的故事

文/大陆大法弟子

一天,我和同修A坐火车去某市办事,车上人挤人。同修A就和身边的人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同修的嗓门还挺大,旅客们静静的听着,不时还有人提出问题,A都一一作答。一个多小时中有十几人分别退了党、团、队。下车了,A又和列车员交谈了几句,把列车员也劝退了。

下午返程时有了座位号,但A和我没坐在一起,她起身走到了车厢另一头,正好还有空位,她就和大家攀谈了起来。

我和身边的女孩也聊起来,给她起个化名退了团。她下车后我又和对座的交谈。这时A已劝退了那边的几个人回到我这儿,接着她给我的对座直接谈三退,对方退了。

此时,离我们下车还有几分钟。A站起来往车门口走,我也站起来,准备下车。忽然听到有人高喊:“钱包,钱包掉了!”过道斜对面的中年男士指着我的座位在喊,我扭头往下一看,果然是A的钱包。

我意识到碰到了有缘人,立即招呼A:你的钱包掉了,是那位好心人告诉我们的。A立即返回来,向那位好心人道谢,并劝他三退。好心人果然爽快的同意三退了,我也劝对面的妇女三退,没想到她急急忙忙的说:“我退,也给我儿子办退队。”我说:“那得他本人同意啊!”她说:“一定会同意的,你就帮忙吧!”

该下车了,在我们与车上的有缘人告别之时,A寥寥数语又把这个车厢的列车员劝退了。

回到家一盘点,A在路上、火车上、公交车上和办事单位,共劝退了五十多人,我只劝退了十多人。特别是那个钱包掉的奇特,因为A上了火车后根本没动过放钱包的背包。是师父用它牵线,让我们给更多的有缘人讲真相,使更多生命获救。

我村负责党团员收费的人“三退”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村负责收党员、团员费的人,以前有人一提法轮功他就强烈反对,二零一三年他得了脑血栓,还不惊醒。我一直想到他家去,没有机会。前不久我回老家,去一家小店买东西,我敲门,没人出来,我想可能是听不到吧,于是我就打算到后面去敲窗户,正好店的后面就是此人。

我当时想一定是师父安排我救他的,于是我就直截了当跟他讲三退,开始他很震惊,但还不同意退。我就讲:你是要命还是要党票,你都这样了还抱着邪党不放,它给你什么了?法轮功真相你也了解,不要犯傻了,就退了吧。他听后犹豫了一下,镇定的说“好”,并说你以后得来呀,多和我讲讲法轮功真相。

我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他高兴的收下了,并说一定好好看,并一再嘱咐我以后一定去看他,好好和他讲讲,那渴求和感激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众生都在急等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