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中唤醒 香莲再飘香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岁,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修炼路上走过了十六个年头。在这十六年中,有初得法的喜悦,有去北京证实法的自豪,有被迫流离失所的艰辛,有走过弯路的深深痛悔,有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的欣慰,一路走来,时时感受师父的慈悲呵护、修炼的殊胜伟大,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现将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生吃苦为得法

我从小就命苦,在家排行老四,上面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我生下来就不受待见,才九岁就被送到农村姨家,天天上山搂草、放猪,干大人的活。后来母亲又舍不得我了,向姨要我回去,姨不肯,父亲就去把我抢回来了。虽说回到城里,在家仍不受待见,全家兄弟姊妹六人,就我天天干活,才十二岁就每天做全家人的饭,每天走很远的路去挑水,每周走几十里路去河边洗一推车衣服,早晨天没亮就出发,直到下午三、四点洗完才能回家。经常因为一件小事就被母亲责骂,天天出力不讨好。

后来熬到十九岁高中毕业,正好赶上邪党搞的“上山下乡”,因为在家太苦了,我就报了名。在农村干了一年多的农活,后来城市招工進了工厂,在车间里干的是男人的重体力活,申请了几次调岗都不成,就这样在单位苦熬了二十多年。因为工作不顺心,脾气也不好,在家里经常为一点小事发火、打骂孩子。加上结婚后对丈夫越来越看不惯,经常吵架,矛盾不断。到了四十多岁,觉得苦熬的人生很没有意义,不知道人活着到底为什么。

一九九六年,丈夫和孩子一起修炼法轮功了。第二年,我抱着一种好奇的想法,想看看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就在丈夫的劝说下,也炼起了法轮功。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人生为什么这么苦,人活着的真正意义,也坚定了我修炼下去的决心。

那时,我每天学法炼功,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一直胃不好,经常胃痛,有时痛的在床上打滚,还有神经衰弱病,经常晚上睡不着觉,很痛苦,修大法后胃痛的病就彻底好了,再也没犯过,失眠也全好了。

我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在单位里不再抱怨活儿苦累,不再计较个人得失,尽职尽责的干好自己的工作,闲暇时就在同事中洪扬大法。我退休这一年,厂长找到我,说我工作出色,年底要给我评劳模。我说:“我快退休了,这个机会还是留给别人吧!”婉言谢绝了。

進京护法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了对大法的疯狂迫害,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一时间风云突变,黑云压顶,大法弟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了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还师父和大法的清白,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纷纷進京上访,我听说后也坐不住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和丈夫同修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一路冲破邪党设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在广场上,面对遍布广场的警车、警察还有便衣特务,我没有一点怕心,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从心底里喊出“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顿时感觉顶天立地。之后警察及便衣特务蜂拥而上,把我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我拒报姓名住址,警察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妄想套出我的家乡口音来,我看出他们的阴谋诡计,一句话不说,不搭理他们。恶警暴跳如雷,手拿一个沾血的大木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大吼大叫,我毫不畏惧,两眼直视恶人。最后他们没招了,把我转到门头沟拘留所。

在拘留所,刚开始时犯人很恶,不准我们炼功,一炼就喊警察,罚我们站。后来我们不断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讲我们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大法是被冤枉的。开始两个犯人不信善恶有报的道理,结果一个打水时把手给烫了,另一个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这一下犯人们都相信了,不再干涉我们炼功。有的犯人早晨还提前叫我们起来炼功,给我们打掩护,有时我们背师父经文、《洪吟》等,她们也跟着背。我们通过切磋,悟到这不是我们待的地方,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一周后我被放出,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师尊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回家后不久,单位和派出所知道了我们進京上访的事,不断派人上门骚扰,并让邻居监视我们。当时天天都有同修被绑架,甚至有同修被迫害致死,形势非常严峻。为了避免被迫害,我和丈夫离开家,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那时居委会人员天天查户口,我们经常换地方,居无定所,整天提心吊胆,学法静不下心来,整天忙于做事。一次晚上,我与丈夫发资料时被蹲坑的恶人跟踪,丈夫为了掩护我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我当时惊险走脱。

丈夫被绑架后,我正念全无,住的地方也不敢回去了,就回家了。刚到家,就被邻居告给居委会了。居委会和派出所的人来敲门,我不开,他们就把电给断了,等我出门查看时将我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看到许多认识的学员、甚至辅导员都“转化”了,当时法理不清,学人不学法,也跟着稀里糊涂的“转化”了,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污点,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内心感到深深的痛悔!

二零零二年,我离开洗脑班后,一直被邪恶的谎言控制着,不学法,不炼功,完全变成了常人。但那时又觉得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没错的,内心很痛苦很迷茫,找不到人生方向。后来丈夫同修出狱回家,他因拒不“转化”,一直有单位和派出所的人上门骚扰,还有邪悟的人也多次来想要把他拖下去。但每次邪悟的人来了,丈夫同修都不回避,从法理上和她们耐心切磋,希望能唤醒她们。我那时经常坐在一边听,最后我明白了:“转化”是错的。我痛苦的说:“我该怎么办啊?”丈夫同修说:“赶快学法啊!”可我一学法,干扰的很厉害,脑子中总有东西叫我别学、别炼,是假的。丈夫同修说:“是干扰,不要被带动。”后来我坚持学法,正念越来越坚定,二零零四年,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感谢师尊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买耗材 去怕心

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六年,我主要以发资料为主,那时的资料主要靠大资料点提供,后来大资料点遭到破坏,我们就拿不到资料了。有一次,丈夫同修出去找同修要《明慧周刊》,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找到,后来找到一个协调人,对我丈夫说:“我们自己做材料吧!你年轻,就你做吧!”丈夫同修欣然同意了。协调同修联系了技术同修给我们送来了电脑和打印机,这样,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就建起来了

当时迫害还很严重,尤其资料点是邪恶的眼中钉,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和协调人和技术同修联系,不和其他同修来往。丈夫同修负责打印,我负责买耗材和传送资料。当时我怕心很重,去科技城买耗材只认准一家,也不讲价,买了就走,所以买的光盘又贵、质量又不好,有马赛克、卡碟严重,丈夫同修对此多次提出意见。我当时不会向内找,没在法上提高,反而心里不平衡,怨气十足,心想:我一个妇女,快六十岁的人了,在邪恶这么猖狂的环境下,顶着压力,每周大包小包、手提肩背的运耗材,你不但不理解,还挑三拣四的。

因为怕心没去,被邪恶演化出许多假相来吓唬。例如有一次刚买完耗材走到车站,我一手提一个大包,突然一辆警车“忽”地一下停在我面前,我惊呆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警察跳下车来就问:“刚才是你打的110吗?”我说:“没有。”这时旁边有人说:“是我打的。”警察就过去了。原来是吓唬人的假相。

后来丈夫同修经过再三考虑,为了减轻我的负担,就找了一个年轻男同修A帮助买打印纸和光盘等用量大的耗材,我只负责买一些零散的小耗材。

在这期间,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渐渐认识到去怕心的重要性。师父讲:“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1]是呀,我能带着怕心圆满吗?我决心一定要坚定正念,去掉怕心,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二零零九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所需的大法书和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盘等增加了好几倍,所需的耗材也增加了好几倍,由每半年集中购买一次变为两个月买一次,A同修买耗材的压力一下增加了,因为耗材存放在A同修家的车库里,而A同修的家人是常人,怕心很重。为了减轻A同修的压力,我主动提出由我负担一部份耗材的购买。

记得刚开始去科技城时,怕心不断往外返,返出很多不好的念头,我就多学师父的法,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3]

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有什么可怕的!我就发正念: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师父和正法神看护,请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排除一切干扰,清除所到之处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每次都能顺利找到质量好、价格又便宜的商家,买到物美价廉的耗材。现在我能独立购买打印纸、光盘和各类光盘盒、纸袋、打印机配件等各类大小耗材,堂堂正正的讲价,没有怕心。有时做资料多时,一天能去科技城几次,从没耽误做资料救人的大事。

制作真相币

自从师父肯定真相币的作用后,我们这个家庭资料点也开始制作真相币。刚开始遇到的最大难题是缺少零钱,尤其是一元的零钱,同修都喜欢要,但很缺,供不应求。后来A同修主动提出去银行换零钱。他跑了好几家银行,终于找到一家能兑换一元币的银行。

零钱有了,打印时遇到的问题是如果纸币不平,打印时就会出现卡纸现象,这就需要打印前把纸币熨平。最开始是用电熨斗熨,一不小心就会把钱烫糊了,而且速度很慢。丈夫同修想了好多办法,最后想到一个好办法:就是用特制的两块木板将整理好的一摞钱夹在中间,用螺丝拧紧,然后放到微波炉中加热四分钟左右,取出凉透,再将钱从木板中取出,一张一张揭开,这时每一张钱币都硬邦邦笔挺笔挺的,非常适合打印了。

打印真相币的模板,我们是从明慧网上提供的模板中选取组合的,每一种真相币模板包含一百个不同的真相短语,凝练生动、内容全面。每次打印前,我们将纸币逐张挑选,将特别旧的挑出来,其余的熨平,放入打印机,一张张精美的真相币就做好了。

真相币除供同修使用外,我自己也花。刚开始花真相币时,有怕心,只敢在集市上买菜时使用,使用时字朝下递给商贩,怕人不要。后来怕心渐渐小了,现在花真相币溶入我的日常生活中,我购物全花真相币,在超市和大商场也敢花真相币,堂堂正正没有怕心,有时借机讲真相。有的小商贩不要真相币,我就说:“花真相币都是有福报的,会生意兴隆,买卖好。”他听我这么说就要了。

有一次我在大商场买东西,花了一百多元的真相币,开始收银员还不高兴,不愿要,说这样的钱银行不收。我给她讲真相,说:“有字的钱让你收到了,这说明你有福。”她最后也要了。还有一次在商场付钱时,一个女收银员不肯收,还说不好听的话,我说:“小姑娘,法轮功招你惹你了,有什么不好?”她不说话了,钱也收了。

现在,真相币在我们地区已经非常普及了。同修都花真相币,很多集市上的小贩都用真相币。有的小商贩特别愿要真相币,收到后象得了宝贝似的放到怀里揣好,说:“这可真是好东西!我要保存起来!”

最近看了同修写的文章,真相币在另外空间价值连城,而没有印字的钱则是废纸一张。更坚定了我们做好打印真相币救人这个项目的信心。

有一次,我收到一张一元纸币,上面写着:我刹车失灵,喊“法轮大法好”人车平安,我永远支持你们。我看了非常感动,世人也用纸币来证实大法了!我为世人的觉醒而高兴。

送真相信

我送真相信有好几年了,最初是邮寄给外地不明真相的亲戚朋友,信里面装一封“给有缘人的一封信”,信封都是手写的,有时也帮不识字的老年同修邮。近几年,看到明慧网上的迫害案例,我为遭迫害的同修感到难过,也为不明真相而作恶、害人终害己的人感到深深的惋惜,我也想为营救同修尽自己的一份力。于是我就开始给迫害单位责任人写劝善信。我和家人同修配合,家人同修电脑技术好,每天上网浏览大陆综合消息,收集迫害单位责任人的住址邮编,根据迫害案例整理出有针对性的劝善信,打印好,信的字体选择手写体,信封直接用打印机打印,我负责装信封、贴邮票,然后投递出去。

真相信的信封一般多买几个不同样式、不同颜色的,搭配在一起用。每次投递时选择不同样式、不同字体的信封搭配起来投递,分散多跑几个邮局投递能提高投递的效率和安全性,效果很好。

过年时,我们还给全国各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邮寄了大量的明信片和贺卡,希望能减轻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压力,加强他们的正念。

本地区有一段时间在各居委会的宣传栏上贴了大幅诬蔑大法的海报,我们把这些东西毁掉后,给本地区的所有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都发了劝善信,劝善信证明起了很大作用,我们本地区到目前为止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海报。本地区如果有同修被绑架,我们都配合邮寄真相信给相关迫害责任人,帮助窒息邪恶、营救同修。

大量邮寄真相信最大的问题是购买邮票。现在世人写信的比较少,邮票用的也比较少,如果一次性买很多邮票,邮局可能会问。有的同修就被问过。我开始买邮票也有顾虑心,怕买多了邮局不卖。后来发现,怕心越小、越堂堂正正,买邮票越顺利。我多次去家附近的小邮局买邮票,一次买一百张,工作人员一般什么都不问就卖给我了。

发送神韵光盘

我们资料点每年都制作神韵光盘,制作质量逐年提高,特别是二零一三年神韵光盘在制作上比以往的要求都高了,我们悟到最好的包装才能配得上“世界第一秀”的神韵晚会。今年我们制作神韵严格按明慧网的要求,光盘的刻录打印、封面的打印制作以及光盘盒的包装都力求做到最好。做好的神韵光盘拿到手里沉甸甸的,爱不释手,感觉真是送给世人的最好的礼物!

二零一三年神韵光盘一出来,我自己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爱看。我悟到:神韵是师父亲自带弟子做的,是有法的威力的,是能救人的。以前我们只是制作神韵光盘给同修发放,从来没自己发放过。家人同修建议我们也去发神韵光盘,我欣然同意。我们主要利用周末和节假日出去发放。刚开始发送时怕心很大,只敢发给女的、不敢给男的,只敢進胡同发、不敢上人多的地方发等等,怕这怕那的。尽管人心很多,第一天出去发送,在师父的加持下,发送的很顺利,世人大部份都高兴的接受了。发完后我想发神韵光盘也没有想的那么难。可能起了欢喜心,第二天刚开始发的很不顺利,走了一个多小时,只发出去一张光盘,众生都拒绝,而且态度很冷漠。我们很泄气,后来经过切磋悟到,这可能是在考验我们救度众生的恒心和毅力,不管能不能发出去,我们一定要坚持去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一切由师父做主。心定下来了,发送又顺利了,不到十分钟,把剩下的几张光盘全发出去了。谢谢师父!

随着发送次数多了,心态渐渐稳定,怕心小了,我们悟到,发神韵光盘不能挑人。师父讲过:“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在神的眼里看,生命是同等的,阶层是人类社会划分的。”[5]我想只要我们能碰到的都是有缘人,都应该尽量去救度。

我从原来的犹犹豫豫发,变成现在抢着发、追着发。例如,前面不远处如果有人走,就追上去发;看到后面有人走过来了,就放慢脚步,等人走过来后发;有时对面分别走过来好几个人,就先给这个发然后赶紧给另一个人发。家人同修说我每次发神韵都是眼明手快,不放过一个有缘人。我刚开始发神韵时这样介绍:“送你一张歌舞晚会光盘,是海外华人在全球的巡回演出,节目非常好,免费赠送。”后来经家人同修建议,改为:“送你一张歌舞晚会光盘,是海外华人办的新年晚会,弘扬传统文化的,节目非常好,我们推广宣传,免费赠送。”这样一改感觉世人更容易接受,效果更好。

在发神韵过程中碰到许多感人的事,感觉世人都在觉醒。一次,发给一个中年男子神韵光盘,他反复问:“是法轮功的吗?”并说:“法轮功的我就要!”又说:“你们要注意安全!”我说:“谢谢你的提醒!冲你这句话,你就有福报了!”

一次,发给一个中年男子神韵光盘,他问:“是不是法轮功的?”我说是。他说:“你们不怕抓吗?宣传法轮功!”我堂堂正正的说:“不怕!我们是讲真相救人的!”他听了后点点头高高兴兴的拿走了。

还有一次,我向一个正在买辣椒的妇女推广神韵光盘,旁边卖菜的男子听到了,大声问:“是不是法轮功的?”我说:“是。”他说:“给我一个!”并对那个妇女说:“法轮功的光盘可好看了!”

很多众生接到神韵光盘,非常的激动,不停的说:“太谢谢了!怎么感谢你呀!”有的还说:“我能为你们做什么呀?”有的要送东西给我们。这真是众生明白的一面为得到救度而由衷的喜悦。

我们发神韵光盘不论严寒酷暑都出去发放,风雨无阻,总是有有缘人在等待着我们!下雨天我们就撑着伞出门发,有时一出门,雨就小了,等我们发完时雨又开始下大了。二零一三年夏天,中原大地烧,天气特别炎热,走在路上,有时跑来跑去的追众生,汗水不停的流,衣服都湿透了,感觉腿都软了,喘气都困难,可我们心里很满足,我们知道这是师父要的,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通过发放神韵光盘,我磨去了很多人心,如爱面子的心、怕心、怨恨心等等。我要继续发好神韵光盘多救众生,走好自己的证实法之路。

发真相材料 救众生

看了明慧网发表的“建议大陆大法弟子大面积发放真相资料”的交流文章,家人同修提议一块去发真相材料。开始我很不愿意去,搪塞道:“这么多年该救的人都救了。”其实是怕心在起阻碍作用。因为以前我发真相材料差点被迫害,内心留下了很深的怕的阴影,很长时间都不敢发真相材料。记得前几年有一天晚上,我带了一份真相传单出去发放,转悠了好长时间也没敢发出去,自行车筐就在眼皮底下就是不敢往里放,腿发软,心怦怦乱跳,感觉到处都是盯着你的眼睛,随时都会有人冲出来抓住你似的,只好把传单又带回家了。

后来通过不断学习师父讲法,和同修切磋,我悟到应该突破怕心,走出去发真相材料,救度众生。开始我们主要发送真相小册子,自己打印自己发放。后来发现明慧画报讲真相效果好,内容全面、图文并茂,我们开始送明慧画报。我们将一本明慧画报,搭配上一个《九评共产党》光碟,装在一个自封袋中为一份材料。为了安全和便于发放,我在外套里边两侧各缝了一个大布袋,将资料装在里面,装得鼓鼓的,从外面还看不出来。我们选择晚上七点半左右开始发放,这个时间段下班的都回家了,正在家吃饭,来回走的人很少。我们穿一双松软的平底鞋,脖子上套一个手电筒,上到顶楼,从顶楼往下做,尽量不漏掉一家,一人贴资料,一人照亮,将每份真相资料端端正正的贴在每家防盗门上。每次出发前,我们都要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清除所到之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我们做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保护,谁也不敢动。为了不浪费材料,我们一般第二天都要去检查一遍,有丢掉的就收回去从新发放。实践证明明慧画报救人效果很好,众生很爱看,丢弃的很少。

发资料时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就把我的怕心勾起来了,例如,有的楼众生不断上上下下,反复几次才能贴完。有时刚要往一家门上贴,有人碰巧出来、撞个正着。有时刚一贴,门里的狗就叫起来了,叫个不停,越叫越凶。每当这时,我就赶紧背师父的经文:“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6]。慢慢怕心小了,干扰也少了。现在每次做都很顺利,基本碰不到人,有时碰到人也堂堂正正,不害怕。例如,有一次刚上到顶楼开始发放,就听到楼梯有人上来了,我想不会是上顶层吧,没想到来人真的一直走到顶层了,看到我们吓了一跳,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堂堂正正的说:“我们是来送真相的,贴在你门上,你拿回家看看吧。”她点点头就拿回家了。

我们坚持发真相材料已经七个多月了,风雨无阻。尤其最近天气很炎热,每次上下爬楼都汗流浃背的,但内心很充实,觉得做了自己该做的。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做好这一证实法项目,救度更多众生。

圆容家庭环境 证实大法

我和丈夫同修流离失所及丈夫同修被非法关押时,亲人们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有的帮我们找房子住,有的主动给钱,有的帮我到学校看孩子等等,但因看到我们家被迫害的如此严重,都对我们修大法不理解,认为是和政府对着干,认为是因为修大法才搞成现在这样的。所以劝他们三退时阻力很大,有的亲人表面上三退了,其实是出于人情,对大法并不认同。

我悟到:只有自身做好了才能够真正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从自身做起,严格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先他后我,处处考虑别人,在亲人面前展现大法弟子的美好形像。我公公婆婆去世时,当时丈夫正被非法劳教,不能回老家奔丧。而丈夫是独子,老家只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就一个人回去,替丈夫尽儿子的义务。葬礼上大大小小的事,我都亲力亲为,尽心尽力操持葬礼,所有的殡葬费我全包了,得到了丈夫一家人的好评,也得到了村里人的认同,人们都伸大拇指,说:“看人家的媳妇,比闺女都孝顺能干。”改变了村里人对我们家的态度。

丈夫妹妹的女儿结婚时,我和丈夫同修带上丰厚的礼金,回老家帮着操持婚礼,招待客人,做饭洗碗,整整忙了一天一夜。丈夫的妹妹来我们家玩时我都热情接待,买菜做饭,陪着逛商店买衣服,从不心烦,所以劝她三退时很容易就退了。

我和兄弟姐妹交往时,礼尚往来,在钱财上从不计较。哥哥、姐姐和弟弟的孩子结婚时,尽管我们家并不宽裕,我都送上丰厚的礼金。兄弟姐妹有事需要帮忙时,随叫随到。弟弟的女儿结婚时,因为女婿是外地的,按风俗需要一个亲人送女儿去外地办婚礼,因为路途远,天气热,谁都不愿去,弟妹叫我去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弟弟给我两千元钱作为在路上的花销,我往返四天都是花自己的钱,弟弟给的钱一分没动,回来后都还给了他们。弟弟现在一提起我就说:“二姐真仗义,没说的。”

好多亲戚因为钱的问题起了矛盾,有了积怨,互相不来往,而我和几个兄弟姐妹的关系一直很好。现在姐姐和妹妹都很认同大法,脖子上带着大法的护身符。姐夫以前对大法很抵触,一提大法就说不好听的话,现在变化很大。有一次我丈夫当着他的面给他亲家三退,他什么也没说,还微笑听着。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亲人越来越觉醒。二哥二嫂从台湾、香港旅游了一圈回来,对我们态度大为改变。妹夫以前在饭桌上谈的尽是“积极向当官的靠拢”,现在谈的则是“退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现在丈夫也退休了,他二零零五年就买断工龄下岗了,一直也没交保险,可现在退休金比我们估计的高很多。我悟到,这都是师父的赐予,是大法弟子的福份!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向内找,修好自己多救人,以报师恩!

大法弟子救人急

我的几个邻居因为受邪党谎言毒害,对大法很仇视,协助居委会、派出所监视我们,一看到同修来就去汇报,做了很多坏事。我们不记仇,和邻居友好相处,关心帮助他们,并多次讲真相。有的邻居明白了大法真相,支持大法,得了福报。而有的邻居执迷不悟,终遭恶报,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有一个邻居和我关系本来很好,迫害后有一次到我们家串门,看到墙上挂的师父的大法像,就去举报了。不久她就得了癌症死了。当时她家里刚装修完房子,她一天也没住上。她老伴也很仇视大法,前几年也得了癌症,卧床不起三年了,一直靠孩子伺候。

有一个邻居是楼长,以前和我关系很好,迫害一开始就变了脸,当时就是她配合恶警断电抓我的。我不计前嫌,多次给她和她老伴讲真相、劝三退。她老伴是部队退休干部,说自己对邪党有感情,不肯退。她说自己没上过学,什么都不是。她在我面前假意说大法好,背地里却骂大法(这是后来别人听到了告诉我的)。前年她老伴突然去世了。不久她自己也得了癌症,化疗后,又扩散了,我当时买了鸡蛋和水果去看她,劝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假意答应了。二零一三年过年,她家一直没人,我以为她上孩子家过年去了。大年初二碰到她儿子,跟我说:“大姐,我妈走了。”我吃了一惊,问怎么回事。他说:“我妈在医院快不行了,老念叨你!我说要不叫大姐来看看你,她摇了摇头。”她儿子接着说:“我知道我妈做了很多对不起你和你们家的事,望你们多担当点!我妈看样子是后悔了,她是被××党洗脑了!她以前身体不好,我劝她跟你学法轮功,说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多好,身体多健康呀,她说我是××党员,不信那个。”我这才知道,她原来是个党员,却骗我说自己什么也不是。这害了谁呢?害人终害己啊!

我的对门邻居也很仇视大法,多次举报我们,送给他真相材料也不看都撕了。这两年他腿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几个孩子轮流来照顾他。我和丈夫多次给他的孩子讲真相、劝三退,他们受父亲的影响,都不肯退。二零一二年十月,他胃不舒服,住院了,十几天后我看到他孙女,问她:“你爷爷身体好了吗?”她说:“大姨,我爷爷走了。”我吃了一惊,问是什么病。她说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就是胃大出血,后来就不行了。

我为这几个邻居感到深深的悲哀,他们仇视大法,做了坏事,应了善恶有报的理,真是害人害己!师父给了他们这么多年的机会,希望他们能醒悟,可是他们被邪党谎言迷的太深,终于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机会。我也深深感到救人的急迫,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就是在和旧势力抢人。

有一个邻居是信基督教的,很抵触大法,经常当众说大法不好的话,我多次给她讲真相,她都听不進去。这两年一条腿瘸了,不能走路,靠拄着拐,上下楼一步步的蹭,很痛苦。我想她还活着,就是师父给她明真相得救的机会。我就隔三差五给她悄悄送九评书、光盘和真相小册子等贴在她家门上。她现在慢慢有所转变。希望她能早日明白过来,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还有一个邻居,我和她讲过大法真相后,她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和三退保平安的意义,不仅自己三退,还劝别人三退。她把自己家的亲戚朋友、单位同事都劝退了,有时也利用外出卖菜、办事的机会劝陌生人三退,几乎每天都有三退名单给我。有时别人问她:“你也炼法轮功吗?”她说:“我虽然不炼法轮功,但我对法轮功有很深的了解。法轮功是好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外面乘凉时听到有人说大法的坏话,她就说:“炼法轮功的可不象电视宣传的,我邻居就炼法轮功,人可好了。”她支持大法,自己也得了福报,六十多岁了,和她老伴身体都很健康,家庭和睦,两个女儿都找了满意的对像,生活很顺利。

结语

我在大法中风风雨雨走过十六年了,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我还做的很不好,面对面讲真相方面较差,不能和别的同修那样随时随地讲真相劝三退。时常有求安逸的心反映出来,不愿吃苦。在家庭环境中不能实修自己,时常和丈夫同修发生矛盾。在正法的最后最后,我要牢记师父说过的话:“修炼如初,必成正果。”[7]坚定修炼意志,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个人体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6]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二》〈怕啥〉
[7]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