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官员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可以逞凶一时,甚至在中共的执政下,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是终究逃脱不了天理报应。十五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受共产邪党迫害,那些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官员纷纷遭到恶报,到头来害了自己、害了家人。

让您知道这些,只想让您做事要三思而后行,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同时更希望那些遭报和没遭报仍在迫害法轮功的那些人,能认清中共的本质,停止作恶,给自己留下得救机会。

一、公、检、法、司官员遭恶报

寒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科长癌症死亡

朱刚,男,四十岁,山东潍坊寒亭区公安局副局长;杨连忠,男,三十八岁,科长。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曾在区工会举行的迫害法轮功“先进者授奖大会”上获奖励,两人都戴了“大红花”。前不久,此二人先后死于癌症。

寒亭国税局官员遭恶报 妻子因经济问题被判刑

张金华,寒亭国税局官员,主管迫害法轮功,经常恐吓威逼法轮功学员刘文祥,逼迫刘文祥的儿子与其断绝父子关系,刘文祥老人在恐惧中离世,刘文祥的儿子也被逼死。张金华妻子在种子公司上班,因经济问题被判刑,张金华落个“独守空房”。

崔洪波遭报应患严重的糖尿病

公路局法轮功学员杨明珍遭受寒亭国保骚扰多次,被单位扣发工资,被劳教迫害,崔洪波都起了主导和配合的作用,最后遭报应患糖尿病。

寒亭法院刑事庭长锒铛入狱

徐乃成,寒亭区法院刑事庭庭长,不顾事实真相,违背法律原则,与寒亭国保、寒亭六一零密谋,非法宣判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几年后,自己锒铛入狱,遭到恶报。

二、监狱警察遭恶报

监狱一直都是共产邪党迫害好人的黑窝,潍北监狱坐落在潍坊市寒亭区以北约四十公里,是山东省的一个大型劳改农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监狱长陈建、原副监狱长杨有林等为首的恶人,紧紧追随江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卖力充当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把潍北监狱变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狱。有的大法弟子在他们灭绝人性的摧残折磨下失去了生命,有的被迫害致伤残。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被劫持在潍北监狱五监区的山东大法弟子李光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恶警活活折磨致死。

潍坊昌邑市太堡庄大法弟子初立文,二零零三年四月被非法关押后,承受了一个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的非人折磨,四、五个恶警一齐用电棍电他,拳打脚踢,并且用铁夹板夹双腿,致使初立文双腿残废……

然而,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善恶终有报,几年来,有多名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或恶人的家人遭到了恶报。

迫害大法弟子李光的恶警刘传东在闪电中撞死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傍晚,下着小雨,潍北监狱五监区原教育股长刘传东从家里骑摩托车到监狱值班。当他行至潍北监狱医院门口时,空中突然亮起一个闪电,与此同时,骑着摩托车、没戴头盔的刘传东一头撞在了监狱私设的路障上,当即不省人事。当抬到医院时,发现刘某的一半脸撞烂了,鼻子找不着了,脑浆都撞出来了,其状惨不忍睹。当转到潍坊人民医院时,只有心跳,没有呼吸,五天后,于五月二十七日死亡。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刘传东是遭恶报了。

刘传东,四十二岁,原籍潍坊昌邑,大约一九九七年左右,从青海监狱调至潍北监狱五监区。该人既伪善又凶残,表面上对人较和气,但暗地里迫害大法弟子却心狠手辣。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刘传东在担任教育股长期间,以训队列为名,曝晒大法弟子一个多星期,刘传东亲自监督。二零零四年七月,刘传东伙同其他几名恶警连续电击一名拒绝奴役劳动的大法弟子四个多小时,刘传东还恶狠狠地说:“我们已经准备好几天了,早就知道你要走这一步。”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光因不放弃修炼,刘传东从心里恨他,经常将李光叫出去电击摧残,……可以说,大法弟子李光被迫害致死与刘传东有直接关系,李光被迫害致死后,刘传东被调离原岗位,在五监区分管生活。而仅仅半年,施恶者刘传东自己就撞死在存放大法弟子李光遗体的潍北医院门口(李光被迫害致死的地点是五监区禁闭室,在抬到潍北医院前已停止呼吸)。

刘传东的暴死对潍北监狱的警察震动很大。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几日下了一阵急雨,电闪雷鸣。潍北监狱五监区的部份电话、电视等电器被击坏,供电系统一度瘫痪。做了恶事的狱警们当时吓得魂飞魄散,有多人慌慌张张的抱头乱窜,四处躲藏……

管教股长房汉良遭恶报 溺水而亡

房汉良,原籍潍坊寿光,原是潍北监狱二监区的管教股长,卖力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该人曾公开诋毁、侮辱大法,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关禁闭,并积极组织材料实施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房汉良与朋友午饭后,到潍北监狱自建的游泳池中游泳,他一头扎进水中,就再也没有浮上来。将其抬到医院后,心脏还跳,但呼吸停止了,挣扎五天左右死亡。房汉良死时年仅三十多岁,其幼子刚会叫爸爸。这是一个悲剧。

政治处副主任徐凤祥遭恶报 患肝癌死亡

徐凤祥(男,五十多岁)原是潍北监狱的政治处副主任,后到老干科任副科长。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积极参与监视、抓捕大法弟子的行径,先后伙同其他恶警多次到大法弟子家中抄家。二零零四年徐凤祥患肝癌死亡。

女监大队长陈安林遭恶报 死于直肠癌

潍北监狱有一个女监大队,原大队长叫陈安林(男,五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积极参与对本大队几名修炼法轮功的女警察迫害。他恶毒攻击、诋毁大法、“转化”大法弟子,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二零零零年,陈安林因受贿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一年,死于直肠癌。

三、一人作恶遭恶报 殃及家人

潍北监狱一些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报,殃及其家人,反过来,也是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品尝失去家人或家人遭罪的痛苦。

原副监狱长杨有林的儿子被捅死,妻子精神失常

年近五十的原潍北监狱副监狱长杨有林,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主管迫害法轮功。他为了捞取快速向上爬的政治资本,采用了种种卑劣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对修炼法轮功的干部职工及其家属,杨某指挥恶人非法拘禁十余人次,非法抄家二十多人次,罚款多达十几万。对被非法判刑关押的大法弟子,它采用了包夹、洗脑等手段施行迫害。二零零一年,他还从济南、王村劳教所找邪悟人员到潍北给大法弟子洗脑。二零零一年因他迫害法轮功卖力,而被提为山东齐州监狱监狱长。可好景不长,二零零三年夏天,他刚参加高考完的儿子在夜总会参与流氓斗殴时,被人用刀捅死,其妻子也因此精神失常。

陈秀军的丈夫车祸死亡

陈秀军,女,四十岁左右,原是五监区的警察,现在政治处工作。几年前,她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多次监视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其丈夫在酒后骑摩托车上班时,翻进沟里身亡,死状恐怖,头与身子分离。

赵瑞爱的丈夫在交通事故中死亡

赵瑞爱,女,四十多岁。她虽然只是个潍北监狱面粉厂的职工,但在江氏谎言的毒害下,积极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除监视大法弟子外,她还举报大法弟子,并多次诋毁大法。二零零一年左右,她在寒亭工作的丈夫遭车祸死亡。

以上实例是我们已经知道的,还有那些发生在你我身边遭到恶报,但没有被报道出来的可能更多,警醒吧,仍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人,迫害给你带来的一定是不幸和报应,一个小小的潍北监狱,一个寒亭小县城,就有这么多追随江氏的迫害者遭到了恶报,可想而知全国有多少?这还是没到善恶报应总兑现的时候呢!怎么办?出路只有一条――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补过,三退平安,否则,等待自己的可能比以上遭恶报者还要凄惨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