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混入警校 钻营投机迫害好人

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恶警张小平的斑斑劣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张小平,男,四十岁左右。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国保大队队长。本姓郭,高中考大学,屡试几年不中。后冒名顶替一个叫张小平的不喜欢上警校的学生而上了甘肃省警察学校。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毕业于甘肃省人民警察学校。

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张小平为了捞取资本,升官发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下面是张小平的恶行。

屡试不中百思无计 冒名顶替混入警校

张小平是会宁县大沟乡刘沟村人。本姓郭,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为了让儿子考上大学,省吃俭用供儿子读书。但这个儿子偏偏不争气,连续考了几年大学,屡试不中。有一年有个名叫张小平的考生被甘肃省警察学校录取,该生不喜欢上警校,这郭某就用歪门邪道的手法将此张小平的警校录取通知书买下,冒名顶替,堂而皇之的用张小平之名上了警察学校。

招摇撞骗太显眼 不务正业被培训

张小平警校毕业后,分配到会宁县郭城镇派出所工作。时值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疯狂时节,张小平就积极参与到迫害法轮功的队伍之中。

此人心术不正,经常勾肩搭背领着女人出进派出所形象太恶劣,派出所所长批评他太招摇,哪像个警察的样子。但张小平不但不思悔过,每每谈起所长,便辱骂该所长对他不公。

二零零零年初的一次派出所会议上,所长孙效元宣传公安局对法轮功的迫害指令:“公安局会议说了,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打死法轮功没有任何责任。”由于张小平在所里名声极坏,几乎被所里人都排挤。为了迎合所长的欢心,给自己捞取点成绩,张小平不遗余力的积极跟随所长和恶警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该所的常具录(常继录)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祸及家人,其上中学的女儿在上晚自习的路上被一辆康明斯汽车压得粉碎,其状惨不忍睹。

本世纪初,白银市公安局对他们辖区的公安系统工作人员不符合警察条件、有劣迹的部份警察进行了一次素质性培训教育,张小平便是其中之一。

三、本性不改殴打他人 钻营投机躲过一劫

张小平培训结束后,哪个所里都不喜欢要此人。最后就调到了偏远山区的八里派出所。在八里派出所工作期间,虽然曾因劣迹斑斑在白银市接受过警察素质性培训教育,张小平并没有改掉往日的恶习,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社会影响非常不好。一次,在年终烟花爆竹检查执勤中,想用执勤名义敲诈勒索,被了解烟花爆竹管理条例的民众一顿暴打。从此很少到街道去。

张小平为了给媳妇找个工作,就请八里法庭的张姓法官托关系走后门送礼花了近五千元到八里小学教书,结果工作没有弄成,白花了冤枉钱。这张小平真是有气无处出,对张法官恨死了。一日,张小平从外面回来,看见张姓法官和自己的媳妇儿说话,张小平便见机行事,以此为由,说是法官调戏他媳妇,将张法官打得鼻青脸肿。张小平双手抓住张法官的头,用膝盖猛烈撞击张法官的脸,用手肘连续击打胸部。张法官觉得张小平要他的命,向张求饶:“张小平,不要往死里打,把命留下吧。”后来在人们的拉、劝下,张小平才停止行凶。只此一事,就可看出此人的凶残。

由于张法官被打得伤势严重,就住院治疗并将张小平之恶行以重伤害罪起诉。张小平怕恶行导致不可估量的可怕后果,便托人找上司送礼送钱要上司手下留情。上司得到了好处,自然是息事宁人,此事便不了了之了,张小平投机钻营贿赂上司总算躲过了此一劫。

阿谀奉承上司喜 窜位国保害善良

张小平所作所为,在八里已遭人唾弃。加之又是派出所的内勤,每年考试上学的学生到派出所办理户籍手续,张小平都要吃拉卡要,此事又被老百姓反映到公安局,张小平实难在八里混下去了。公安局就将张小平调到中川派出所,以平民怨。

在中川派出所,张并不吸取教训,恶行不改。在一次办案中,被当事人以强奸罪状告到相关执法机关。此张每每干下坏事被暴露后,都是拉关系、走后门请客送礼躲过一劫。此次恶行败露,走后门请客送礼,此事就这样又被上司不了了之。为平民愤,公安局又将张调到110指挥中心。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十点,会宁县公安局中川派出所的蒲忠学(此人之恶行在明慧网《昔日劣迹斑斑不务正业 今日警匪勾结残害善良》一文中已报导过)勾结社会上的四个匪徒般的无赖在中川乡高庙村境地非法堵截了坐私家车途经此地的会宁县法轮功学员何玉瑚、金银武、韩秀芳、冯彩虹、陈仲轩(走脱,现在流离失所)五人。

随后会宁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长李永刚领着张小平等一帮便衣绑架了这几位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

在此案中,张小平从绑架、劫持、写构陷材料、起诉到检察院批捕,从头到尾都参与。此人阿谀奉承,在此案中卖命,上司非常高兴。张趁此机会走后门给领导送礼,从此便窜上国保大队队长的位子。

被恶警绑架走脱的陈仲轩是张小平的老师。古人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但就是这个张小平,自从窜上国保队长后,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为了捞取政绩,不遗余力到处寻找他的老师陈仲轩,会宁县的法轮功学员家他都寻找过了。张小平对他们说,你们知道陈仲轩到哪里去了吗?你说了,我也不会抓他,我怎么能抓我的老师呢?其实人们都能看出来张小平没安好心。

二零一四年元月二十七日上午,张小平带领着五个国保大队恶警、白塬派出所所长李仲泰带着所里的恶警,伙同白塬乡窟沱村村支书张成吉,无端闯入陈仲轩姐夫刘海学家,绑架了刘海学。抢走了电脑、打印机、法轮功书籍等上万元的私人物品。家里就象被土匪抢了一样,狼藉一片。陈仲轩姐姐陈淑梅被迫流离失所。恶警们透露,抓你的目的就是要抓陈仲轩,你把陈仲轩说出来,你什么事都没有。

张小平到处宣扬放阴风说:“陈仲轩一个家族都炼法轮功,炼法轮功家都不管了。九十岁的老人没有人养活了。”其实陈仲轩一家已被会宁县公安局、会宁县政法委、“六一零”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陈仲轩的两个哥哥被中共会宁恶警长期恐吓、抄家,带来的思想压力、精神恐怖加之生活的逼迫二零零八年先后去世。妻子韩秀芳被会宁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小妹妹陈洁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冤判五年,在兰州看守所关押着,姐夫刘海学被会宁县恶警刑拘三月七日取保候审,妹夫王有江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冤判六年,姐姐陈淑梅被会宁恶警迫害的流离失所,大妹子陈淑娴被劳教、判刑迫害的伤残至今留有后遗症。陈仲轩本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正是这些流氓恶警坏事干绝了,还要撑门面说鬼话,谎言欺世人。让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们受谎言欺骗而仇恨法轮功,造下了诽谤佛法的大罪。

张小平自从窜上国保大队长的位子后,就急不可待的想以迫害法轮功捞取升官发财的资本。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张小平伙同郭城镇派出所所长胡晓东绑架了新庄乡新庄村人李守滋,抢劫了家中的电脑。并劫持李守滋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因李守滋妻子向会宁县郭城镇法庭提出离婚,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会宁县郭城镇法庭开庭审理此案时,妻子以丈夫李守滋炼法轮功为由提出离婚。李守滋依法官的要求回答了自己炼法轮功的因由。然而郭城镇法庭的法官郭俊礼(此人已遭恶报。在明慧网《甘肃会宁县法院偷偷开庭企图诬陷法轮功学员李守滋》一文中报道)将李守滋回答法官的问话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理由,将此案移交会宁县公安局。

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离婚案,张小平在公安局长贾成军的授意下,构陷善良,将李守滋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又刑事拘留。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前后(具体时间不详)会宁县法院在没有通知李守滋家属的情况下偷偷开庭,企图重判李守滋。

五、结语

中共邪党和治下的恶人们穷凶极恶地打压“真善忍”,不择手段地迫害一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对这群好人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把众多人致残、致死,甚至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以牟取暴利(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造成千千万万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的传出是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提升道德,旨在挽救道德日益下滑的人类脱离危险,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人们熟知的身为中共喉舌媒体主播的罗京,在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头几年,以恶毒的神情,卖力地用嘴播报了许多造谣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以及“自杀、杀人、自焚”等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假新闻,让许多不明真相的百姓受谎言毒害而仇恨法轮功,造下了诽谤佛法的滔天罪业。二零零七年六月, 四十八岁的罗京因癌症死亡,其生前满嘴溃烂,无法进食,每吃一顿饭都要花很长时间,痛不欲生,昔日用嘴犯罪,最终用嘴偿还。

随着最近两年来,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纷纷在中共内斗中落马,被中共无神论思想灌输洗脑的可贵中国人,这背后的玄机和天意,您看明白了吗?奉劝中共“六一零”恶人以及被其操纵的公检法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赶快停止迫害,将功赎罪,给自己留条后路。

中共和江氏集团对神佛和中华民族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中共现在气数已尽,亡在旦夕。只有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简称“三退”),站在善良、正义的一边,才能走向未来。这是上天在中共灭亡前给人留下得救的唯一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