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医院护士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市政医院一名护士。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现在常人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在医院开病人的药自己用,吃回扣,占公家便宜的现象非常普遍。修炼后知道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把以前拿科室的物件送回科室。家人哪怕用一个注射器我都去门诊买。科领导说你也太认真了。我说我是修大法的,修炼无小事,我做的不好等于给大法抹黑……

作为一个医护人员,就是跟病人打交道,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站在病人的角度上去和他们沟通,替他们解除心中的忧愁,得到病人的信任。

每当护士与病人发生争吵时,领导马上就叫我去处理,很快就能得到平息。工作中认真负责,如药房发药多了,我就及时退回去。药房的人说有的人我们知道给他发多了找他也不承认,你还给我们送回来,看来有信仰的人就是不一样。

一次一个病人怀疑他的药液有问题,护士长说我们配药的人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有问题,要不你可拿药去药检所鉴定,如有问题我们给你全赔。病人一听也不再说什么了。因为我按照大法做得正,得到了病人的信任。所以讲真相,给病人发真相资料,一般都能接受。

一次,有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得了阑尾炎,在当地医院做了切除手术,术后刀口不长,来我科做清创术,术后三周刀口还是不长,他跟我说一个阑尾炎前后做了两次手术,花费上万元,刀口就是长不住,因家中有事要回家。出院时我给他讲大法真相,给了他大法小册子,讲我自己的修炼经历。过了几天他来换药,刀口痊愈了。小伙子激动的说:“大姨你再给我点小册子吧,叫我们家人都看看,叫他们也得福报!”

还有一次一个大学生晚上腹痛住院,经过一夜治疗有所缓解。大夫开的常规化验抽血已分别送各个化验室。过后他非要出院不可,他找我要求退化验费。退费很麻烦,全院的化验单和血标本混在一起很难找。但作为修炼人要为别人着想,我多辛苦点,几百元钱对学生来说是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学生陪着我楼上楼下跑着找,最后学生说大姨很不好意思真是太麻烦你了。我说没事,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给他们讲了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给他真相资料,他高高兴兴的出院了。

这样的事情很多,因为我按照法轮大法修炼做得正,所以当中共迫害法轮大法时,电视台来医院想拍造假的电视片,企图让病人假冒法轮功学员,被一科室的主任拒绝了,说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病人。科里的领导和同事从来没有说过大法不好,给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科室的领导到同事基本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