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北省蠡县助纣为虐的中共县级官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综合报道)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河北省保定市的一个小县城蠡县里,众多的乡镇、以至到村的大小官员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绑架、非法关押、经济勒索等迫害。下面是蠡县助纣为虐的中共县级官员:

(一)李老铁,原蠡县县委书记(1997.6——2000.2),男,一九五零年一月出生,汉族,雄县人1997.6——2000.2)。李老铁在蠡县任职期间,可说是劣迹斑斑、臭名昭著。当时舆论界说:“李老铁和黑老大是把兄弟,是蠡县黑社会的总后台”。难怪人说:“政匪一家”,他“贪腐严重,正在接受审查”。

'李老铁'
李老铁

李老铁为保住他的官位,忠实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疯狂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就积极安排部署对炼法轮功人员的调查摸底,还把一九九九年四二五进京上访人员一一摸底登记,并制成黑名单,为迫害打基础。七•二零迫害开始,李老铁利用各种会议讲话,动辄以就地免职、开除相威胁,以功名利禄相诱惑,胁迫各级官员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指使公安、各乡镇、村及相关单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逼交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逼交个人像片;指令公安、各乡镇、村及相关单位大办暴力洗脑班。

在洗脑班上,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拳脚相加、棍棒殴打、电击、罚站、罚跪……不写不放人;逼迫骂大法及大法师父,不骂就毒打,不骂不放人。邪党官员骂一句,叫法轮功学员学骂一句。

原林堡乡书记李力带领一帮邪党官员对进京上访者,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带头下狠手毒打。如:九九年腊月二十八上午,祁小乐、张新跃把李广义叫到乡政府,在办公室,书记李力和祁小乐对李广义大打出手,打耳光、架飞机、拳打脚踢,打得李广义眼睛出血。还从背后猛地踹得他嘴啃地,李广义差点昏死过去。

九月三十日半夜,林堡乡书记李力、政法委书记张新跃带着三个打手到看守所毒打法轮功学员李彩萍和李小芳,把她们俩倒骑在凳子上,后背衣服推上去,三个打手用扫帚条、拳头、脚一齐殴打。当时就打折了李彩萍的两根肋骨,她们俩都被打得 遍体鳞伤。

逼迫交罚款:每次办洗脑班必逼交罚款,每人少则五百元,多则八千元,不交不放人。南庄镇最为典型。竟然规定:只要炼过一天法轮功,或搜出一本大法书就罚款五百元,被罚款者达二百多人。这些邪党官员尝到了甜头,罚过一次之后,又把法轮功学员抓去罚第二次。有句民谣讽刺道: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放没钱花。

洗脑班结束时,还严令法轮功学员:不许出门,不许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每天还必须给他们报到。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人身自由。蠡县电力局邪党书记韩忠明曾对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说:“你知道‘四清’吗?你知道‘黑五类’吗?你要炼就叫你尝尝共产党的厉害!”

对进京上访者更是施以重罚,少则几千,多则几万。迫害法轮功成了邪党官员及恶警们借机发血腥财的好机会。大批关押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天就非法关押几百人。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关在蠡县招待所;村里的法轮功学员关在城关镇及各乡镇。

蠡县看守所是集中关押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的魔窟。杨秋玲、李艳霞、陈喜燕、张光琼、李朝英、刘锡坤、王向辉、赵丽梅、宋雁霜、朱丽华等法轮功学员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遭受刑讯逼供和酷刑虐待。

法轮功学员李艳霞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恶警郭军来和李国昌轮番打她耳光。强迫她跪下,李艳霞不跪,他们几个人把她踢倒在地,狠命地用绳子捆她,手腕都被捆破了,当时人被折磨得都昏过去了。即使这样他们又对已经八天不吃不喝的李艳霞又捆绑了好几次。

因杨秋玲、张光琼不报号,郭军来一把将张光琼从东墙扯到西墙,还抓住张光琼、杨秋玲的头发在墙上“噔噔”猛撞,撞得她们鼻青脸肿 ,嘴角都流着血。而后抡圆巴掌朝小光琼的脸上扇去,顿时光琼的脸肿的老高。毒打过后还给她们俩戴上手铐和脚镣,而且把她俩连在一起,俩人不能分开,连晚上睡觉也不给解开。

李国昌对未婚女法轮功学员陈喜燕连踢带打,直到把她打瘫在地,李国昌还大耍流氓,竟下流地摸她的私处。

王向辉、刘锡坤被关押期间因拒绝报号,被恶警杨大雪毒打,扇耳光、拳打脚踢。恶警李国昌将他们的衣服扒光,强迫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还用脚踩在他们身上。当时正值三九天。

为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实行“五包一”和连坐制,规定哪个单位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那个单位领导就地免职。逼迫邪党官员对大法犯罪:加紧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跟踪、监控、关押。

一九九九年腊月十八,象当年“文革”一样给法轮功学员齐芳伟、宋文举、芦花萍等七人戴上“反革命份子”的大牌子批斗游行。

李老铁二零零零年三月调涞水县任书记后,涞水县马上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市、县之一。

(二)周仲明:男,汉族,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出生,河北冀州人。原蠡县县委书记(2000.2——2001.6)其任职期间,是蠡县邪党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期,尤其二零零一年年初,江氏流氓集团推出“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人们对法轮功的敌视迅速升温,使迫害也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周仲明极尽所能,操控、指挥,使迫害步步升级。

'周仲明'
周仲明

周仲明指使公安、各乡镇、派出所拉大队,对法轮功学员挨个进行疯狂骚扰、恐吓、抄家、绑架。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一天不知去几次,直闹得鸡犬不宁,象当年日本鬼子进村一样,恶人的咆哮声、鸡飞狗跳声、孩子的哭喊声连成一片。一些学员家的老人听不得车响,一听到车响就浑身哆嗦,甚至尿裤子。其指使公安、国保、各乡镇、派出所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其在任一年多时间里就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看守所;将一百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进洗脑班;将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进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周仲明召开公判会,将法轮功学员李朝英、齐云肖、张光琼、解阿丽、王素梅、赵雁来、狄万青等七人非法押上会场(县大礼堂),脖子上都挂着“法轮功份子”的大牌子、脖子上事先都系好了绳套,绳套是准备勒人的,谁喊“法轮大法好”就勒谁。每人身后站着一名恶警。法轮功学员王素梅当场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被一下勒得昏死过去,经抢救才醒过来。公判会下来,这七人就被非法送进保定劳教所。这是蠡县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周仲明指令县“六一零”、县直各单位、各乡镇、村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大办暴力洗脑班,特别是二零零一年五月,几乎所有有关单位:教委、电力局、土地局、农业局、劳动人事局、环卫局、卫生局等;所有有关乡镇:城关镇、小陈乡、林堡乡、郭丹乡、辛兴镇;及一些农村,如:林堡乡的林堡村、宋庄村、孙庄村都办起了洗脑班。“六一零”还在八里庄和县招待所同时办着两个洗脑班。恶人用极其惨烈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迫害最严重的乡镇有林堡乡、小陈乡、城关镇、鲍墟乡。

二零零零年皇历十一月份,刘建柱带人把鲍墟乡野陈佐村法轮功学员齐云肖、李朝英、康冰山、张光琼、李广同绑架到鲍墟乡政府,把他们用手铐铐在大树上。刘建柱还指使人用电棍电他们。李朝英大声喊道:“全公社的大小干部们,你们心里都明白,这手铐是铐坏人的,你们为什么铐好人?”刘建柱恼羞成怒,打电话叫来很多人,开着几辆车。其中有公安局的王喜禄。刘建柱说:“他们是来镇反的,专门镇压你李朝英的。”(刘建柱已遭报,被车撞死)

当时正是隆冬季节,刘建柱在院子里故意冻着法轮功学员,还强行给她们录像。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被敲诈五千元钱后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四月,谷庆英将南大留法轮功学员高英俊绑架到小陈乡政府,四、五个人殴打她,胳膊都打肿了,腿也不能走路了。恶人怕出事才住了手。第二天,谷庆英又将高英俊倒背着胳膊铐在院子小槐树上,又是一大顿暴打,直至昏迷才抬进屋里。恶人继续逼迫她写保证书、骂老师、骂大法,高英俊不配合。恶徒们将她铐在床头上,用凳子打她的腰部、腿部、脚后跟,打得她全身青紫。家人被谷庆英勒索两千五百元后才放人。

周仲明、陈永华、孟小玲还亲自到八里庄洗脑班做“转化”工作,逼迫法轮功学员由好人转化成会骂街的坏人。当时被关押在八里庄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姚玉璞、宋雁霜、孟庆太、王向辉、朱丽华、鲁小娣、崔翠萍、王素梅、黄芳、赵丽梅。

值得一提的是,省级优秀教师姚玉璞,一九九四年身患绝症,做过四次手术,最后被医院推出门,让回家准备后事。回家后喜遇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得到康复。没想到九九年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教委和单位领导多次找到她说:“上头不让炼,就不能炼。”姚玉璞仰望苍天,怎么也想不通:不炼功就得等死,难道让一个绝处逢生的人再去等死?亏他们说得出口。由于姚玉璞不配合,以朱国玉为首的恶人不但停发了她的工资,还把她送进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又把她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姚玉璞拒绝上车,几个恶人把她抬起来硬塞进车里。几个恶人同时大言不惭地喊道:“咱们当一回土匪吧!”旧时的土匪尚知“除暴安良” 和“盗亦有道”,邪党的官员们只知打压良善和鱼肉百姓,连旧时的土匪都不如!

周仲明还亲自召开总结会,由各有关单位参加,会上有教委朱国玉介绍经验,正介绍之间,忽然听人报告:教委赵丽梅走脱,周听后勃然大怒,当场把朱国玉臭骂一顿。

这些洗脑班打伤、致残多人,包括:赵小昌、宋广义、王素梅、李彩萍、高英俊、鲁小娣、崔翠萍、司丽敏、孙玉霞、周爱玲、周爱珍等等。

城关镇还迫害致死一人:被非法关押在城关镇的法轮功学员朱凤昭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镇书记朱锁栓指使魏小亮等人用尽各种下流手段残酷折磨他。先是用板子没头没脑地打,白天打,晚上打;打完后铐在暖气管上,不许睡觉、不许吃饭;之后又让他跪床栏杆,跪不住就毒打;双手举板子,板子上放砖头,举不起就毒打。致使朱凤昭老人突然出现脑出血症状,血压二百二,上吐下泻。在老人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恶人还勒索了家人两千元钱才放人。朱凤昭回家后不久便含冤去世。

为达到经济上截断的目的,周仲明除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外,又下令停发了崔小先、朱小占、姚玉璞、王平均的工资,还解除了刘锡坤、王向辉的劳动合同。

(三)刘立明:原任蠡县县长(2000.2——2001.6)后任蠡县县委书记兼县长(2001.6——2002.2),又任蠡县县委书记(2002.2——2003.3)。其在蠡县任职的两年,正是蠡县邪党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两年。从他的任职过程可见他在迫害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才被邪党如此赏识。

刘立明死心塌地的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操纵和指挥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邪党的十六大前夕,刘立明指使公安、国保、各乡镇、派出所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为抓捕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崔小先,王平均,邪恶出重金悬赏并布下罗网,从公安中抽调所谓的骨干,组成以陈光为首的所谓“专案组”。

二零零二年皇历八月十三、九月十二日,专案组李副组长李玉坤(南庄刑警队副队长),两次把留史代庄法轮功学员刘民绑架到派出所逼问刘平均的下落。刘民说“不知道”。几个恶警一次次对他群体殴打,捂着他的嘴差点使他窒息。扒光他的衣服强迫他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回家后,他们经常给刘民打骚扰电话,电话监控、监听。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法轮功学员王平均被鲍墟乡乡长张祝军举报,被鲍墟乡派出所彭小五等人绑架,他被关在蠡县看守所遭受重刑,被“双开”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张祝军和彭小五各获奖金一万元,彭小五还被省记三等功。

同时被抓捕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宋小格、王文革、梁巧珍、白小山、刘小菊,都被关进看守所。刘立明还将一大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进洗脑班,刘立明指令“六一零”下达绑架指标,想绑架谁,关多久,怎么摧残,用什么方式虐杀,任其所为。恶人的口头禅是: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蠡县八里庄洗脑班'
蠡县八里庄洗脑班
'蠡县种子公司洗脑班'
蠡县种子公司洗脑班

被非法关押在八里庄洗脑班的有:刘玉环、黄芳、孟庆太、齐文通、宋广义、刘素花、朱丽华、张俊英、张春艳、刘桂璞、刘彦菊、赵丽梅、鲁小娣、王素梅、崔翠萍……

被非法关押在蠡县种子公司洗脑班的有:杨建明、王从敏、贺荣苗、朱丽华、齐花格、于小丽、刘凤女、郑荣昌、王素梅、高英俊、王文革、金仁玉……

被非法关押在蠡县招待所的有:张霞、沈志清、姚玉璞、赵彦梅、谷香瑞等。

县610田利辉主管种子公司洗脑班。当时已是冰天雪地,一天晚上,她将辛兴镇胡村法轮功学员贺荣苗铐在房柱上冻她。万安乡郭建更加恶毒,他将小李庄法轮功学员杨建明铐在一棵长满刺的灌木下,又扒掉他的上衣,将他的棉裤扒到脚面上,光着脚站在上面。还将贺荣苗、鲍墟乡的王从敏分别铐在一棵长满刺的灌木下进行折磨,并扬言,炼法轮功就冻死你们。这样一直冻到凌晨三点半才罢休。

进屋后他又将杨建明一只手铐在暖气片上,一只手铐在床上,使杨建明蹲不能蹲,站不能站,他还时不时的抓住床猛顿,简直要置杨建明于死地。

刘立明还亲自跑到县招待所做“转化”(就是转坏)工作,并恐吓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吃着共产党的饭,还反对共产党”。 还威胁说:“不写保证不许回家”。

刘立明还指使公安将高英俊、贺荣苗、杨建明、王从敏劫持到涿州洗脑班遭酷刑迫害。高英俊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经抢救才保住性命。

刘立明已登上《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为:14231

(四)陈永华:原蠡县县委副书记、“六一零”小组组长。陈永华是蠡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第一位“六一零”小组组长。其任职期间是蠡县邪党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时期,他全面操纵、指挥“六一零”、公安、国保、各机关单位、各乡镇及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骚扰、恐吓、跟踪、监控、抄家、绑架、关押、劳教;滥用酷刑、暴力洗脑、敲诈勒索、停职停薪,干尽了一系列罪恶勾当,对蠡县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他在任职期间,据不完全统计,酷刑致死两人;致伤、致残多人;非法关进看守所六十人;非法劳教二十六人;勒索罚款三十多万元;停职停薪七人。给蠡县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了无尽的伤害。陈永华在大会上曾公开叫嚷:“对法轮功要搞他个家破人不亡”。以此煽动暴力,鼓动各级官员及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方方面面的残酷迫害。

陈永华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 23941 序号:2310

(五)吕坤力:原县委书记。吕坤力自二零零三年来蠡县之后,忠实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指使610、公安、国保、派出所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先后抓捕了王平均、闫小格、郭俊姑、崔小五、崔雄发、郑荣昌、朱彦芳、朱小占、冯文珍、崔小先、崔树美、董大菊、赵玉红、翟亚宁、何琪峰夫妇及其女儿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并将其中五人非法劳教,三人判刑,并勒索巨额罚款。

吕坤力亲自督促要“从严从快”处理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这三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在他的淫威下,蠡县公、检、法肆意捏造伪证,不断更改证据,不顾律师的正义辩护,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将冯文珍重判七年冤刑,将崔树美和崔小先各冤判三年牢狱。

二零零七年四月,吕坤力曾下令绑架向检察院诉说冤情的法轮功学员赵丽梅。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吕坤力召开专门会议,胁迫各单位、各村揭撕大法标语,阻止人们了解真相,迫害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参加会议的人员有:县委书记吕坤力、县长张海、县委副书记宁洪茂、副县长刘春林、政法委书记马义民、县委办公室主任贾春生、李建英、县委防范办(原“610”)主任张跃贤和各单位责任人。布置各单位包村包片揭撕大法标语,并作出规定:看到哪里有三条大法标语就要罚该负责人两千元,看到五条大法标语就罚款一万元。并对单位领导进行处分。蠡县城关乡兑坎庄发现真相标语,蠡吾镇人大主任展彦辉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吕坤力开除工职。

吕坤力借奥运之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操纵下,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晚八点左右,蠡县610张跃贤和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指使“610”、城关派出所、经贸委等单位的五十多人闯入原蠡县大食堂学法点,将正在一起学习《转法轮》的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被绑架的学员有:何琦峰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赵玉红、董大菊、翟亚宁。六人当中,有两名已七十多岁,一名六十多岁。三位老人质问看守他们的公安:“那些杀人放火的,偷盗、抢劫的你们不抓,我们修心向善不做坏事,抓我们干什么?”公安说:“那些我们管不着”。六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共被敲诈了一万九千元、送礼数万元钱才被放回家。恶人收钱后,不开收据,把钱据为己有。吕坤力还大发脾气,即使花了钱,也不许放人,还企图把他们送到保定加重迫害。

在这之前,吕坤力还多次召开会议,让各单位回访法轮功学员,拿着表格让法轮功学员填写:什么时候开始炼功的?家中是否安装新唐人?现在是否还炼?并邪恶的说:回访时进屋就翻,看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有大法资料要一查到底,还让各单位进行“帮教”,要“五包一”,明确哪几个领导包哪个法轮功学员。还明确由“610”(防范办)督查此事。

二零零七年八月,吕坤力因为家中收到一张法轮功学员寄去的法轮功真相光盘,大发雷霆,召集蠡县公、检、法、司开会,成立迫害法轮功的所谓“专案组”,扬言对法轮功要进行所谓“严打”。“专案组”成员是:蠡县县委副书记宁洪茂、蠡县政法委书记马义民、蠡县检察院院长安军旗、蠡县公安局局长翟彦青、蠡县法院院长张照坤。唆使他们在蠡县电视台新闻节目里做报告,扬言要“对法轮功斗争到底,要连根铲除”。尤其是安军旗的讲话最为邪恶,时间也最长。此邪恶的电视节目在蠡县电视上连续播出七天。

吕坤力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6482 序号:191

(六)宁洪茂是原县委副书记,610小组组长。宁洪茂来蠡县之前曾在雄县任政法委书记。在他的直接指挥下,雄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的多;被劳教、判刑的多,流离失所的多,家破人亡的多。宁洪茂刚来蠡县就扬言:“对法轮功,抓一个,判一个!”使蠡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形势迅速恶化。他来蠡县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前去县委、610索要本来就属于他的工资的花甲老人王平均投进了劳教所。亲自指使县610多次给保定劳教所打电话,叫恶警来抓王平均。

紧接着,宁洪茂又绑架了年轻女法轮功学员阎小格,关进高阳看守所用吊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继而宁洪茂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郭和王素梅、杨建厂关在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并将赵郭非法劳教;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郭俊姑和崔小五,在勒索了一万四千元赎金后又将郭俊姑劳教一年。时隔不久,还绑架并劳教了法轮功学员崔雄发。特别让人气愤的是,在宁洪茂指使下,还将残疾人郑荣昌绑架至洗脑班迫害,郑的妻子是个精神病患者,家中还有幼小孩子。他还唆使610、公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朱彦芳、朱小占,并将朱彦芳送进高阳劳教所;二零零七年四月份,又指使610绑架了因去检察院诉说冤情的法轮功学员赵丽梅。

宁洪茂纵容、支持原蠡县小陈乡比蝎子还毒的邪党书记谷庆英行恶。在小陈乡,谷庆英曾当场把王素梅、司丽敏打得昏死过去,经抢救才缓过来;谷庆英指使手下弄来三个大蝎子放在王素梅脸上,让蝎子蜇她;谷庆英用粗木棍打法轮功学员,粗木棍竟打折了三节……。法轮功学员把谷庆英的恶行曝光后,宁洪茂不但不制止谷庆英行恶,反而为他撑腰、壮胆,甚至还让他官升一级,由副书记升为正职。宁洪茂这种做法更加助长了恶人肆无忌惮的对法轮功学员行恶。

宁洪茂指使公安、610绑架法轮功学员赵雁来、解阿丽、崔小改未遂,致使她们长期流离失所。

陈文辉,一个靠贷款才读完大学的穷人家的女孩子,毕业后分配在县法院工作。因修大法而被非法劳教,回来后,多次找到宁洪茂要求其按照上级文件精神恢复工作,可宁洪茂不答应,致使陈文辉至今颠沛流离。

二零零七年蠡县610办了一期“快报”,内容如下: 六月五日下午,县委副书记宁洪茂召集各乡镇党委书记、公安、防范办、工商、城建、环卫、市场、街道办等单位一把手召开迫害法轮功的所谓“三清”工作紧急调度会,传达市委防范办关于对蠡县“三清”行动检查情况的通报,同时要求各乡镇、县直有关单位再次行动,在全县范围内清理法轮功传单和条幅,要求一周之内完成。

二零零七年九月,宁洪茂下令“从重从快”处理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之后指使公安国保伪造证据,枉法诬判冯文珍七年、崔小先和崔树美三年徒刑。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宁洪茂借奥运之机指使“610”、城关派出所、经贸委等单位的五十多人闯进原蠡县大食堂学法点,将正在一起学习《转法轮》的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敲诈数万元钱才放回家。

宁洪茂已被追查国际立案追查,编号: 6483 序号:192

(七)刘建立,县委副书记,610小组组长。其顽固的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多,刘建立操纵并指挥公安局、国保大队、各乡镇派出所、县“六一零”,几乎倾巢出动,对正在家吃饭、看电视、或回家途中的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同时非法抄家,疯狂掠夺个人财产。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匆忙就将朱丽华、赵丽梅、谷香瑞、田俊芳、齐芳伟、刘荣珍六名女法轮功学员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将朱彦龙、朱军强二名男法轮功学员送进高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赵小昌酷刑折磨、非法秘密庭审、栽赃构陷并非法判刑二年。法轮功学员阎小格、刘民、赵艳梅被非法关押多日后放回家。

这是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蠡县邪党官员绑架法轮功学员最疯狂、最邪恶、且规模最大的一次。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刘建立又操纵公安局、国保大队、蠡县六一零及派出所一起出动,象土匪一样,翻墙入院,绑架了辛兴镇东河村法轮功学员解阿满、城关镇南关村吴瑞祥、大曲堤乡陈闫营村谢红彩、东柳青村法轮功学员李二刚。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立即把吴瑞祥、李二刚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把解阿满、谢红彩送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谢红彩因为出现病态才被放回家,不久吴瑞祥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刘建立指使国保警察王军昌等人绑架法轮功学员赵丽梅,当天夜里被关进蠡县看守所。赵丽梅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担责任,通知赵丽梅的亲属将赵丽梅接回家。亲属看到仅仅六天就被折磨得严重脱相的赵丽梅,悲愤交加,怒斥恶警说:“她怎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才几天就把人折腾成了这样!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刘建立指使610、国保大队及小陈乡派出所在衡水市安平县信誉楼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志辉,把他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刘建立指使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贺霞和翟亚宁并迫害致生命垂危。

刘建立还私设黑监狱,劫持法轮功学员谢红彩和刚从监狱放回的法轮功学员王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