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水吟悲:年轻妈妈被残酷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济水之源”的济源市,被中共媒体列为“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然而,几年来,小小济源市上演了一幕幕悲剧。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济源才子原胜军(济源市物资局局长,曾做过教师、律师、工程师),被中共警察活活打死,年仅四十二岁;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四十二岁的年轻母亲马志钗,又被残酷迫害致死,留下年幼的儿子。

还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受过、遭受着邪恶的迫害?巍巍王屋山见证了济源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坚强,涓涓济水诉说着修炼人的冤屈悲壮。下面要说的是马志钗女士的遭遇。

马志钗生前照片
马志钗生前照片

马志钗女士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明慧网曝光后,济源市法轮功学员们张贴小白花和挽联悼念她,揭露中共恶人恶警的残忍暴行。中共恶人恶警非常恐惧,层层布置,命令每天晚上九点巡逻,见到小白花就摘掉,如果摘不掉,在树上的把树锯掉,在墙上的把墙挖坑。有的法轮功学员因此被绑架到看守所。

悼念同修的小白花和挽联
悼念同修的小白花和挽联

马志钗女士,一九七零年生于河南省清丰县,童年时就历经劫难,一岁多时得了要命的“口疮白”,村里好几个孩子得这个病死了,她却奇迹的活下来了;三岁时意外烫伤,全身烫伤面积百分之三十多;还有耳朵出脓等病症,使马志钗身体一直很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的烦恼,世事的纠结,再加上自己有好多想不开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人生存的意义是什么?她经常晚上坐在一条干枯的大河中间的大石头上,看着天上的星星陷入深深的思索一直到深夜。

马志钗生前说:“在修炼前,我是一个几经挫折,历尽坎坷,被生活的风浪打击的消沉、悲观、厌世、轻生的人。一九九九年四月,我与丈夫生气,流浪在济源市的大街上,走投无路,准备投河自尽时,我接触并开始修炼法轮功。大法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我从此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的乐观、开朗、积极、向上,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不幸,再也没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一直解不开的疑问、谜团豁然洞悉,大法的法理为马志钗打开通向欢乐的门,久违的笑容,发自内心的喜悦滋润着她苦涩的脸和忧郁的心。身体强健了,折磨她的耳朵流脓也不药而愈,很短时间,她就神奇的无病一身轻了,脸上常挂着幸福的笑容。

一、被非法关押在清丰县看守所七个月

正当马志钗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之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诬蔑与迫害,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毒害了不明真相的民众。为了使家乡的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马志钗从郑州带回法轮功真相资料,一个人到清丰县老家散发,几天后被恶警绑架。马志钗被非法关押在清丰县看守所七个月。

马志钗在狱中写道:“我学法轮大法不到三个月,中共就开始镇压了。单位对我進行人身攻击和限制自由,对我家進行了大搜查,我被抓到派出所。以往支持我炼功的丈夫、公公、婆婆,转而极力反对。丈夫对我轻则辱骂,重则殴打。面对他们强加给我的不公与伤害,我按照大法要求,不再计较,没有怨恨。在家里,我吃苦在前,任劳任怨;在单位,对工作认认真真,不计报酬;在社会上,助人为乐,宽以待人。我一个人既上班,又带孩子,又做饭,还得忙家务,有时忙的连饭都不能吃饱。儿子才一岁多,我常常是哄睡儿子后,再起来学法、炼功和做家务。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深夜,单位保卫科到我住处拍门叫喊,我本能的搂紧熟睡的儿子,问:‘干啥呀?’外面说:‘小马在家哪,你睡吧,没事,我们走了。’我的家庭被搅的不得安宁,全家人都对我施压。

“我和丈夫从身无分文,白手起家,丈夫失业在老家养猪,我工资不足三百元,要养活三口之家。听说警察搜走了我家五千多元钱,那可是我家几年来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全部家底呀,我家连给儿子买一个烧饼的钱也没有了。我散发的传单是讲法轮功真相的,不含任何政治成份,我没有犯任何罪,却被关押在故乡的大狱里。

“我不怕牢狱之苦,但我不应该被关在监牢里。”

二、再次被绑架折磨奄奄一息,被迫流离失所

在《我的监狱之行》一文中,马志钗述说了再次被迫害的经过:

“我曾在济源市四分部兴华机械厂工作,由于炼法轮功,被剥夺了在厂工作的权利。为了生活,带着幼小的儿子在一建筑工地打工。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上午,我正在伙房干活,突然進来一大帮人,他们没开警车,没穿警服,没出示工作证件,象土匪强盗,抢走法轮功书籍和经文,强行将我绑架上车。

“来到兴华机械厂保卫科,审讯逼问我经文的来源。我拒绝在他们的笔录上签字。天快黑时,他们才想起给我发传唤证。我被抓整整一天了,被审了那么长时间,才开始发传唤证,他们已经犯法了。当晚,他们不许我回家。第二天早上,我要回家吃饭,被姓陈的恶人猛的拽了回去,并恶狠狠大声训斥。当我被带到市公安局时才知道,绑架我的人是国保支队的。下午我被关進了济源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姓朱的女管教命令我:不许炼功,不许和法轮功说话。女管教指使犯人监视法轮功学员。我绝食绝水抵制对我的非法迫害。第四天下午,管教把我叫出去,王狱医劝我吃饭,我对王医生诉说我的冤屈时,过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后来知道他是刘明生,是支队长,看守所的一把手,他命令我将一饭盒水喝下去,我不从。他就恶狠狠的一声令下:“过来,抬过去灌。”于是“呼”一下,上来几个恶警猛的将我腾空抬起。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当拐过一排房的过道时,刘明生突然松开手,故意使劲往地下摔我,幸亏另外几个人没有同时松手,不然我的脑袋要摔开花了。在过道里,他们将我丢在地上,然后架起胳膊,按住腿揪住辫子,扯住头发,捏紧鼻子,狠掐两腮,把一盆水往我嘴里浇,我几乎窒息了,本能的扭头摆脱,水流到了身上,湿透衣服又流到地上。被接连灌了两盆水,我已经筋疲力尽,躺在水淋淋的地上喘不过气来,浑身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

“再后来灌的是大米汤,有时一天要灌两次。天气变热了,米汤洒在身上发酵发霉,气味熏人。有一次,我穿着秋衣秋裤躺在床上,鞋都没穿,就被两个男犯猛架出去灌食。正在被灌的痛苦时,一个恶警穿着皮鞋,将整个身体的重量踩在我的一只脚上,踩一次又一次,钻心的疼。恶警刘明生不知踢了我多少脚,还凶狠的打我耳光,打得我头懵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响。他们几乎每天都把我拖出去强制灌食,因为监号里有摄像头,他们不在监号里灌。朱管教说:“拉出去吧,被监控录了像,就弄不下来啦!”

“几天没吃没喝,加上灌食的折磨,我几乎不能站立了。每当被灌完食,女管教还逼我罚站。当我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她就粗野的把我拽起,一次又一次穿着皮鞋使劲踢我,踢的我腿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

“在我绝食绝水的第六天下午,家里人送来了衣物和被子,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当天晚上,我撑起精神,打坐炼功。第七天早上,我很有精神,起床后,能够独自走路,但又被他们野蛮灌食。后来我发现,他们不是灌食,而是当作一种折磨我的酷刑。

“由于灌食时嘴一次又一次的被撬烂,嘴唇肿得几乎张不开口,看见食物就恶心。绝食绝水八天,并没感到饥渴的痛苦,只是被灌食折腾的几乎窒息,无力支撑。国保支队频繁的对我提审、侮辱。国保支队长女恶警王明利无耻的说:我们没打你。他们为了升官发财,把好人抓進监狱,酷刑折磨,使我差点命丧看守所。

“第八天,我已是奄奄一息了,但意识很清醒。傍晚,他们将我释放了。我回到姐姐家仍不能進食,夜里上厕所发现大便全是血,两腿和脚浮肿的一摁一个坑,浑身肌肉疼痛,腿部青紫,头皮和两腮阵痛,从内脏到表皮里外都是伤。

“半个月后,我的身体依然没有恢复,妇科病也上来了。我想起恶警王明利曾对我说:马志钗至少三年,劳教不成还有监狱,女子监狱,不行就判刑。我便强支身体,艰难的离开了姐姐家。”

三、直接劳教、生命垂危

当得知马志钗离开姐姐家后,国保支队派人四处寻找她的下落,每天到马志钗儿子所在的幼儿园骚扰,伺机绑架马志钗。恶人们还要与马志钗四岁多的儿子谈话,被幼儿园园长训斥拒绝。恶人还胁迫诱惑马志钗的丈夫与其离婚,许诺离了婚给他安置工作。

当得知马志钗住在531厂(马志钗是5127厂531四分部的技术员)里之后,恶人们连夜盘查。531厂保卫科长薛仁敏带人,伙同纸房派出所恶警,撞开马志钗紧锁的宿舍门,把躺在床上养伤的马志钗强行绑架到车上,送到国保支队。国保支队带上早已造好“劳动教养决定书”,于当天直接把马志钗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由于马志钗连遭绑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身体极度虚弱,在劳教所吃不進、咽不下、呕吐不止,劳教所带马志钗去郑州市人民医院做胃镜检查,发现病势严重,能活的日子已是很有限了。劳教所怕担责任,将马志钗送回济源,而马志钗丈夫执意不接人。国保支队和六一零恶人,又到马志钗的姐姐家,找人在里屋缠住马志钗的姐姐,恶警苗东明把马志钗背到她姐姐家的客厅,扔下就跑。马志钗的姐姐出来送客时,才发现妹妹已经在自家客厅里,姐姐当时就哭了。

马志钗写道:“我不能死在亲戚家,我是被王明利陷害的,就是爬也要去找王明利讲个明白,让世人明白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当我爬到公安局门口时,门卫不让進,王明利拒不理睬。围观的好心人见到后都流泪了。王明利无奈的下楼后,还气急败坏的指着我嚷道:‘马志钗,我就不信法律治不了你!’围观群众喊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犯什么罪了?你将她置于死地,对死囚犯也不过这样,你的人性道德哪里去了?’”

马志钗在家人的细心照料下,通过学法炼功,奇迹般的好了起来。马志钗到市场买菜,从不占菜农的便宜,还常把菜农少收的钱如数送还。十月十六日,马志钗又去买菜,一个菜农指着马志钗,高兴的对另一个菜农说:唉,人家不沾光,是信法轮功的,光行善做好事。

没想到旁边一个恶人一听是法轮功,便立即去报警,然后缠住马志钗问这问那。马志钗发现事情不对头,便骑上自行车迅速离开了。恶警在菜市场怕遭到群众的反对,不敢直接绑架,便驱车跟着马志钗到偏僻地方,将马志钗绑架到济源市轵城派出所,又交给国保支队。恶警王明利把马志钗非法拘留七天。

马志钗仍然绝食抗议迫害。第四天,拘留所的管教假惺惺的欺骗马志钗:因为你几天没有吃饭,提前放你回家,你哥在外边接你呢。当马志钗走出拘留所,果然看到哥哥在大门外,但同时还有国保支队和六一零的许多恶人。马志钗刚一出拘留所的大门,就有人命令道:上车吧!原来恶人又要把她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马志钗坚决不去,四个年轻恶人把马志钗绑架到车上。马志钗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恶人没有得逞。马志钗拖着极度虚弱的身体,被迫流离失所。

四、又一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夜晚九点多钟,马志钗和法轮功学员朱秀梅,到济源市长途车站后面的蟒河,在路灯杆上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标语,被恶警跟踪,恶警说:马志钗,你别跑,我早就认出你啦!以前打过交道。恶警用手机联系双桥派出所,绑架了马志钗二人。

在派出所,国保支队的恶警苗东明和谢红武将她俩强行推上车。朱秀梅问:“去哪?”苗东明踢了朱秀梅两脚说:上车就知道了。到了看守所后,马志钗二人被两恶警多次提审。从批捕到开庭,所有的黑材料没让两个法轮功学员看一眼,也从未签字。苗东明、谢红武成了构陷马志钗二人的证人,但开庭时,两人却都没露面。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苗东明和谢红武非常卖力,经他们手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人。

马志钗两人被关進看守所的第二天,济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恶警王立新就坐镇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说:整个所里面焦点都在她们两人身上,二十四个小时放大监控女号,每个值班警察交接班,必须往上反映马志钗和朱秀梅的情况。

王立新和六一零恶人头目赵年波,指使警察强迫马志钗二人和犯人一起站队,穿囚服,做奴役。她俩都不配合,并对警察说:我们没有犯法,不是犯人,谁迫害我们谁犯法。警察说:不是犯人,来这里干什么?姓邓的所长叫人给她俩戴上脚镣。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为抵制迫害,马志钗二人开始绝食。看守所打报告往上反映。第二天,看守所管教威胁她俩:你们不吃饭,我们有的是办法,一个是灌食,另一个是下胃管。恶警就叫上牢头刘红谨和俩个女犯、四个男犯共七人,一齐把马志钗按倒在地,拿钢勺撬开嘴灌食。一天灌三次,马志钗的腮帮和舌头都被撬破了。朱秀梅的上下牙都被撬坏了,一直肚子痛,腹泻不止。过了几天,刘红谨打了满满一盆面糊,故意放凉,凝固了,再掺自来水搅拌后,给马志钗二人灌食。每次残忍的灌食,都会把胆怯的犯人吓哭。

恶警逼迫女犯人做工,每人每天要做五十二盒小喇叭,一盒装二百个。早上睁开眼就紧张的叠被子、搞卫生,动作慢点就吃不上饭,也得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点钟才能睡觉。夜里还要起来值班两个小时。恶警训话说:上面来检查就说“好”,一个星期两次肉,两次鸡蛋,两次豆腐;平常以学习为主,有活随便干,没有任务。

在看守所三个多月,马志钗和朱秀梅的体重减掉了四十多斤。马志钗每天灌的食物当时就吐完了。胃已经灌坏了,最后吐血。因为不吃,也不排泄大小便了。就这样政法委恶人赵年波和王立新也不放马志钗,说她是法轮功的骨干。直到她俩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马志钗都脱相了,不能站立,恶人怕她俩死在看守所,才给她俩办了取保候审。马志钗的哥哥签字把马志钗接回家。

经过学法炼功,马志钗和朱秀梅身体有所恢复,为躲避迫害,二人到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的山东吉地尔集团打工。期间,济源恶人疯狂追找她们,骚扰她们的家人、孩子和亲友。

马志钗的儿子从小就生活在惊恐中,妈妈多次被无端绑架,家里被抄家者翻的一团糟,凌乱的衣橱、被褥、家具,警察冰冷威吓的面孔,使孩子悚然无依,恐惧、孤独笼罩着孩子幼小的心灵,刻下挥之不去的伤痛。母子只能依靠书信交流。这是二零一一年中秋,十一岁的孩子与母亲的家信:

妈,中秋了,人家都团圆了,咱家还没团圆,别人家都一起吃月饼了,咱家却不是一块儿吃月饼。妈,你在那边冷吗?今天下大雨,你是否冷?妈我想见你,就是见不到,妈你能叫我见你吗?

祝你中秋快乐!

天天

五、被快速判刑五年、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山东聊城市公安局、山东高唐县公安局及派出所大批恶警和众多警车,包围了山东吉地尔集团,将正在同厂上班的马志钗、朱秀梅等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马志钗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抢走他们的个人电脑、打印机、上网卡、手机、硬盘、卫星接收锅、现金等大量私人物品。当天有高唐县、茌平县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同时绑架并抄家。这就是中共炮制所谓“大案要案”的“2.25”大绑架。中共警察在河北、辽宁、山东三个省的十五个市县同时作案,绑架了至少九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在聊城市看守所,马志钗因不打报告,被铐了一个星期,朱秀梅绝食六天,抗议非法关押,但每天还要逼迫做奴工。

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由山东、河南两省公安厅交接,马志钗和朱秀梅被劫持回河南省济源市看守所。马志钗、朱秀梅被济源市政法委书记赵年波等恶人构陷,被秘密、快速判刑,马志钗五年,朱秀梅四年半。判决书下来后,她俩要写《上诉状》,看守所恶警不给纸笔。后来,《上诉状》递出去,济源市中级法院判决:维持原判。中级法院审判长是刘强、胡向东,审判员是王纪玖、王磊,代理审判员是郝小丽、陈娟娟,书记员是王淑蕾、赵方方。

三月二十九日,马志钗、朱秀梅被送往河南新乡女子监狱。由于体检不合格,新乡女子监狱拒收。一星期后的四月五日,马志钗、朱秀梅再次被送往新乡女子监狱,仍被拒收。马志钗要求家人帮她找北京的律师辩护。

五月上旬,马志钗在济源看守所已被迫害的吃不進东西了,吃了就吐,被送往济源市人民医院抢救。五月底,在医院的马志钗生命垂危,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家人去见还得经看守所允许,听说是在胃里插了一根管,在肺里插了一根管。

六月底,马志钗在重症监护室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严重脱相,每天只是靠输液体维持生命,据说肺功能已严重衰竭,躺在床上不能动。就这样,还有三个武警在门外轮替看守,医生护士需要什么,让他们去买,花了十五万元。

亲人要去重症监护室看望马志钗,医院说是需要看守所批准。亲人担心马志钗有生命危险,呼吁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给予关注,要求马上无条件解除对马志钗的监禁,及时抢救。

马志钗七十多岁的父亲,从清丰县老家赶到济源,想把马志钗接回家。七月三十日,马志钗的父亲、哥嫂等家属,去医院找医生问:能否治好马志钗?医生说:不能。家属说:不能治好为啥不转院?医生说:已给公安局要求过五次,他们不转。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十分,马志钗的家属又去了医院,看马志钗还好好的。马志钗的嫂子问:接你回家行不行?马志钗赶快点头。医护人员说:今天的脉挺平稳。嫂子掀开被子说:胳膊咋这么凉?医护人员说:马志钗发烧了,用冰块冰了。

八月一日上午,马志钗的家属到济源市第二人民医院联系,想把马志钗转院。二院的医生问家属马志钗的病情,并要求看病历。上午十一点多,家属从二院出来,马志钗的哥哥给济源市人民医院主治医生打电话,说要求看病历。医生说:得公安局或看守所说了才行。马志钗的哥哥又给公安局张程亮打电话要求,张程亮说:你下午三点来吧。

下午三点,马志钗的哥哥找到张程亮。张程亮说:人已不在了,送火葬场了,上午十点钟抢救无效。家属到火葬场看遗体,值班人员说:公安局送来的得他们批准才能看。

在殡仪馆冷冻的马志钗遗体,右眼始终睁着
在殡仪馆冷冻的马志钗遗体,右眼始终睁着

马志钗遗体被冷冻在殡仪馆,身上多处青紫,始终睁着的右眼,记录着被害死时那惨烈的一刻。

马志钗遗体在殡仪馆冷冻一个月后才火化,据悉,中共恶人赔偿了马志钗丈夫四万元钱,掩盖这桩命案。

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与电话号码

河南济源市公安局局长张程亮13903890390
河南济源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立新0391-66933890391-629187613949690888
河南济源市看守所所长黄×× 13838918598
河南济源市政法委书记赵年波0391-6633611(办)0391-6633610(办)
河南济源市法院(对朱秀梅和马志钗非法判刑者)胡X 13838906969
河南济源市中级法院刘强胡向东
河南济源市人民医院主治医生赵宝利13721475376 王金磊15239796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