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来河北邯郸市邯山区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十四年来,邯郸市邯山区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与市政法委、“610”沆瀣一气,直接操控国保、派出所、行政单位、街道、社区等恶人迫害辖区内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抄家、监控、绑架、关押、洗脑、酷刑、劳教、判刑等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十四年来,邯山区至少有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人精神失常、2人致残;10人被枉法判刑;被非法劳教22人次;被绑架、骚扰、拘禁超过489人次;被强制洗脑7人次;2人被无理开除工作;直接经济损失491,480元;其中,被骚扰、打家劫舍者难以统计。

一、邯山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翟鹏云,男,63岁,河北省邯郸市粮食局职工。大法学员翟鹏云99年进京上访。2000年10月1日散发真相资料,被邯郸市渚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送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在狱中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一个月后“保外就医”。出来后身体一直不能恢复,于2001年元月29日含冤离世。

2、张秀玲,女,年龄待查,2000年10月,张秀玲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绑架,被非法拘禁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滏园派出所许庆友等恶警勒索她8000元。因多次进京为法轮大法鸣不平,张秀玲遭到中共的酷刑迫害致精神失常,于2001年7月含冤离世。

3、檀金花,女,68岁,家住和平东小区。2000年10月,檀金花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绑架,非法拘禁于邯郸市第一看守所。被滏园派出所恶警许庆友等人勒索8000元。2005年,檀金花在邯郸县讲真相时,被邯郸县恶警绑架,非法拘禁在邯郸县看守所,两次被恶警勒索10000元。在中共的高压迫害下,檀金花不长时间便含冤去世。

4、苏某某,男 ,63岁,邯郸市交通局职工,曾患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疼痛难忍,多方医治无效,九七年初喜得大法,炼功不久疾病痊愈。其妻是邯郸市十二中教师,同时随之开始修炼大法,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自愈,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夫妇俩人双双精進实修,老苏还自愿做了体育场炼功点的辅导员。

1999年“425”时,夫妇俩人去北京上访,邯郸不法人员在当年的“720”前几天就对其家骚扰,并非法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将老苏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关押迫害,不让睡觉。老苏身体受到摧残,嗓子嘶哑,说话很难。2000年老苏回老家邱县,在村头发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绑架,遭严重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自理。恶徒才把他放回家,但不断对老苏夫妇三天两头骚扰恐吓,老苏于2003年10月含冤离开人世。

5、 苏妻,女 ,年龄未知,邯郸市十二中教师。九七年初喜得大法,炼功不久,疾病痊愈。 在1999年7.20前几天当地恶人就对其家骚扰,后来,老苏夫妇又三天两头遭到不法人员骚扰恐吓,终日不得安宁,在老苏去世不久后,苏妻也被迫害得含冤而去。

二、典型的酷刑迫害案例

邯山区党殿军(已遭恶报死亡)、邢建军、陆英海等恶警仇视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时没有人性,对大法弟子施过无数次的酷刑,非常狠毒残忍。受过他们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浑身是伤,甚至昏迷不醒。这还不说,大多学员都是被恶警罚款、送看守所后长期关押或劳教、判刑。

1、孙秀英——被恶警拷打、电棍电、吊在铁门上,戴手铐抱麻袋整整一夜

孙秀英,女 ,50岁左右,邯郸大法弟子,曾是某炼功点辅导员。早在1999年7.20以后,孙秀英就因坚修大法,被江氏邪恶集团逼得流离失所,曾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3、4月份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孙秀英再一次被恶警非法抓捕,在市第二看守所里,她被恶警拷打、电棍电、吊在铁门上,戴手铐抱麻袋(一种酷刑)整整一夜,直到2001年皇历新年前才被放回家,孙秀英共被非法关押9个月。

铐在铁网上
铐在铁门上

2001年9月29日,孙秀英又因做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诱骗抓走,被非法关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

2、苏学玲——被恶警脚踩着头和下身,并遭电棍电、竹板抽打脚心等酷刑

苏学玲,女 ,47岁,邯山区大法弟子。曾因进京上访两次被非法抓进看守所,经家人营救花去近万元才放出来。2002年10月21日,单位故意让熟人捎信让她到单位办个什么手续,她去了,等出来后回家拿点衣服,邯山公安分局恶警砸门,用万能钥匙打开她家门,强行将她绑架,并将VCD、录音机、炼功带等东西抢走。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棒打、踩踢

苏学玲在被邯山公安分局绑架后,遭到党殿军,邢建军等四个恶警同时对她施暴,一个一只脚踩着头、一只脚踩着下身,其他人一边打一边骂、用电棍电、竹板抽打脚心。她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过去,足足被折磨了两个多小时,后又被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提审期间,恶警又对苏学玲电击、毒打。她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邪恶之徒仍不放过,元旦前将苏学玲非法劳教3年,送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3、赵铁峰——被抢走学杂费3万多元,恶警同时用几根高压电棍对他进行电击

赵铁峰,男,邯郸法轮功学员。2002年中共邪党开十六大前,赵铁峰遭邯山分局恶警绑架。恶警党殿军、邢建军对赵铁峰大打出手,用几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身体各部位多次,尤其电击胸部,直至赵铁峰不省人事。

邪恶之徒假意劝赵喝水,等赵刚把一杯水喝下去,没有人性的恶徒又拿起电棍在赵铁峰的后背上下滚动,使赵铁峰顿感五脏俱裂,四肢颤抖不止。他们对赵铁峰折磨了三天后,又送进邯郸第一看守所。赵铁峰的四肢颤抖两个多月还不能恢复。他们还抄了赵铁峰的家,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抢走。赵铁峰的爱人是学校的班主任,收到学生的学杂费3万多元还放在家里,也被恶警抢走。

4、张秀荣和另一学员合戴一副手铐,被恶警关在铁笼子,一夜不让上厕所

张秀荣,女,64岁,邯郸市邯山区大法弟子。19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不长时间,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身心健康,家庭和睦。

2002年11月2日晚7点多,邯山分局渚河路派出所指导员刘涛,带领一帮恶徒,叫着单位经理顾仲子和单位保卫科长一起到大法弟子张秀荣家把门敲开,闯入进行非法搜查,并要强行把张秀荣带走。张秀荣不配合,她的家属也阻拦,恶警刘涛叫嚣:“不许干涉公务,今天拖也得把她拖走”,命令手下强行拖走绑架至渚河路派出所。同另一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王学珍一起被锁在铁笼子里,一夜不让上厕所。有两个人专门在铁笼子外看管。第二天晚上,恶警又给两个人戴一副手铐,她们抵制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戴手铐。恶警不理,几人给强行戴上送往邯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8个月。

5、张洁——食道被插破引起喷血,恶警把她两手、两脚铐在一起7天7夜

张洁,女,55岁,邯郸市邯山区大法弟子。2002年4月19日,张洁因发真相资料被柳林桥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搜身,搜走了大法书籍后,被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张洁不说姓名,以绝食抗议,恶警们强行野蛮给张洁灌食,把张洁的食道插破引起喷血。恶警吴霞给张洁用了一种叫“抽子”的酷刑一天一夜(把两胳膊倒背后面,使内侧紧贴在一起),致使张洁两手的拇指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恶警还给张洁戴了50斤的脚镣,并把两手和两脚铐在一起不能动,7天7夜,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不能睡觉,致使张洁全身浮肿疼痛难忍,一条腿一直抽动不止,不能坐,更不能站立。由于被迫害严重,使张洁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抢救。

6、王志武——多次遭酷刑,眉毛被拔光,恶警八天八夜不让睡觉,逼他用鼻子吸烟

王志武,男,60岁。邯郸市邯山区法轮功学员,下岗工人,靠在街头摆摊修理自行车维持生活。王志武曾经身患严重心脏病,多次夜间犯病送医院抢救。幸运的是,他遇到了高德大法──法轮功,没花一分钱,严重的心脏病不翼而飞,人从此变得精神起来,真正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2005年王志武在邯郸劳教所惨遭毒打折磨,恶徒曾经八天八夜不让他睡觉,劳教所的恶警们“转化”不了王志武,就开始侮辱、羞辱王志武。恶警们逼王志武用鼻子吸烟,用墨水在王志武脸上画画侮辱他,逼王志武头戴上塑料盆、腋窝夹着棍子,身上围破布在院子里转。这还不算,恶警王志民想出了更为离奇的整人法子,把王志武的眉毛都给拔掉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005年4月的一天,王志武在小号屋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被大班长(上一任班长是犯人)就凶狠地照王志武的脸上猛击一拳,当时王志武就被打掉两颗牙,满嘴流血。恶警们又把王志武打倒、拖了出来,又用电棒到处电击,电了好长时间还不解恨,恶警邢延生就把王志武拖到厕所,厕所里地上满地都是泥和尿,邢延生就在厕所地上来回拖王志武,邢延生用穿着皮鞋的脚踩住王志武的头、不让他动,让他用身子暖撒满尿和泥的厕所地面,暖干一片再拖一个地方再暖,暖一会儿再拖,直到他们都打够了、打累了才肯罢休。

2005年9月12日,王志武遭恶警姚建明、邢延生、张文山疯狂的拳打脚踢,暴徒还用电棍电、胶棒打,打得王志武满地打滚,后又罚站,不让吃饭,画地为牢不让出圈。

7、张斌夫妇——多次遭绑架,多个恶警轮流上阵同时用电击、毒打、铁棍抽打张斌的脚心

张斌(40岁)和妻子朱桃珍就职于中西医结合医院,同是邯山区大法弟子。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夫妻俩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毅然放下工作到北京去向政府反映情况。出乎意料的是,8月底,他们一回到家的当天晚上,就被滏园派出所绑架到邯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禁40天。之后又软禁在家将近一年,被逼写检查,停发工资并调离原工作岗位。

2000年10月,张斌夫妻俩去北京上访被绑架,桃珍在北京被酷刑迫害,打耳光、往身上泼水、电击。之后被非法拘禁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三个月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张斌被非法拘禁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半年多,期间不让睡觉、强制转化。

酷刑演示:电棍电脚心
酷刑演示:电棍电脚心

2001年9月,就在朱桃珍即将非法劳教期满,再过几天就要回家的时候,张斌在工作岗位上被以党殿军为首的邯山区刑警队、国保大队绑架,非法拘禁在第二看守所8个月。期间受到酷刑和刑讯逼供,恶警7、8个人轮流上阵,同时用电击、毒打、铁棍抽打脚心等酷刑逼迫他对自己失去信心、放下信仰。同时他们的家被抄,电视机、录像机等家用电器、现金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抄走。

朱桃珍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单位领导不断施加压力并不让她上班,朱桃珍为了生活只得回老家开诊所,就是这样,滏园派出所和单位还经常找到老家来骚扰、恐吓。

2004年冬天,邯郸市610伙同中西医结合医院领导将张斌、朱桃珍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强制洗脑、强制转化、强制放弃信仰。

三、典型迫害案例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史无前例的残酷,邯郸的中共公检法司体系内的一些官员、更是丧心病狂的歹毒。尤其邯山区那些被中共操控的恶警。

1、高级工程师秦中科被摧残 生活不能自理

秦中科,男,家住邯郸罗一家属院,是邯郸钢铁集团退休高级工程师,老人是1997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中共高层把当时60多岁的秦中科列为重点迫害“转化”对象,老人先后被关在邯郸劳教所、大连教养院、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本溪市郊区的威宁营教养院等,在这些人间魔窟,秦中科遭受了许许多多的酷刑折磨,经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明慧网有详细报道)。

2000年8月在大连教养院,恶警景殿科将秦中科老人叫到办公室,用手掐住他的脖子,用电棍逼他屈服、“转化”。恶警景殿科在和秦中科多次“谈话”后,公开对老人叫嚣说:“你就三条路,一条是你转化,一条就是把你逼死,还有就是把你逼疯。”

2002年7月,邯郸劳教所恶警连续对秦中科使用酷刑后,“开导”老人说:“就算你是假转化,也要违心写‘悔过书’后才让你睡觉。”

2008年7月15日,秦中科老人再次遭绑架,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2、雕塑家刘葆春夫妇被迫害的流离海外

刘葆春,60多岁,是一位著名的雕塑家。妻子高进英是邯郸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因为修炼法轮功他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刘葆春的家多次被国安特务非法抄家,成了国安特务随便出入的地方。

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国安特务一扫而光,包括夫妇二人一生中收藏的名人字画、文物古董,都被这些恶警明着抢,暗着偷走了。在2005年大年三十晚上,国安特务们来到他家别门撬锁,抢走了夫妻二人的照片、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金银首饰、笔记本电脑、VCD、照像机、生活用品以及两次非法抓捕他们的拘留证、逮捕证和判决书,还有值钱的证券等,刘葆春创作获奖作品的奖牌也被这伙中共暴徒抢走了。

刘葆春夫妇多次遭中共绑架,妻子高进英从劳教所回家后中共仍然步步紧逼,导致夫妇二人无家可归,被迫过着流离逃亡的生活达七年之久。然而,中共对他们的追捕一刻都不肯放松(详见明慧网相关报道)。

2007年11月15日,在国际社会的积极营救下,高进英与丈夫刘葆春辗转从泰国来到美国,并于晚11点20分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高进英、刘葆春夫妇是联合国接纳的国际难民,美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接纳了这两位备受中共摧残的老人。

3、刘军被重判13年,妻子被迫卖血养家

刘军,男,年龄未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 1999年10月,刘军夫妇俩抱着刚刚7、8个月的女儿,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当时夫妻俩是合戴一副手铐,另一手抱着孩子被押着回来的。一家人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近4个月。此后刘军又被邯山分局非法拘留4、5次。家里租的小房子也被它们抢劫了,家里的东西全被恶警扔到院子里,刮风、下雨、下雪,全都淋坏了。每一次刘军被放出来都要被敲诈勒索五千元,原来全家仅靠刘军挣的几百块钱度日,刘军被绑架后断了生活来源,每次邪恶敲诈勒索刘军家里的钱,都是朋友帮助凑的,没有办法,刘军的妻子经常靠卖血来养家糊口。

2001年8月,刘军做资料被邯山区分局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刘军的妻子带着三岁的女儿到邯山区渚河路派出所要人,恶警们没有人性,把孩子强行抢走,把刘军妻子也绑架到看守所,一关就是半年多。2003年刘军被邪党枉判13年徒刑。

4、刘勇被劫持在精神病院迫害12年,回家后再遭被蒙蔽的母亲落井下石

刘勇,男,现年42岁,原是邯郸市邯钢集团职工,在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曾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 在邯郸市劳教所,刘勇遭到恶警的暴力洗脑和酷刑迫害。回家后不久,他的母亲由于受中共谎言的煽动,仇视法轮功,就配合邯钢集团把精神正常的儿子送进保定精神病院,进行所谓的“治疗”,这一呆就是十二年。

2013年河北保定第六医院(精神病医院)医护人员在观察法轮功学员刘勇12年后得出结论:“刘勇根本没有精神病,身体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炼功,还帮助别的病人,是一个很好的人,是得到全医院公认的好人。”

2013年7月13日,刘勇——这位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医院迫害长达十二年的法轮功学员,凭借着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终于走出牢笼。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厂。

然而,刘勇出院才两个月,就再次被受邪党谎言毒害的母亲和妹妹落井下石,再次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5、苏国荣两岁的孩子被恶警摔在沙发,不修炼的丈夫被打

苏国荣,女,邯郸浴新南小学教师。2002年11月2日晚,邯山区贸西派出所若干人闯到苏国荣家(当时苏和孩子已睡下)。恶警进屋就开始乱翻,苏国荣的丈夫阻止,恶警抢过其丈夫手中的孩子摔到沙发上,把其丈夫毒打一顿。孩子在沙发上大哭不止,如果不是刚两岁的孩子无人照管,其丈夫也逃不过被绑架的厄运。苏国荣衣服都没穿好就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晚送进邯郸市第一看守所

6、储蓄所所长侯海萍被抄家、敲诈、劳教和开除公职

侯海萍,女,1958年生人,大专学历,原中国银行邯郸分行光明储蓄所所长。1999年底,侯海萍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迫害,同年被开除公职。劳教期间为抗议非法劳教,绝食一个多月,生命垂危,后保外就医,3个月后,再次被劫持到劳教所强行洗脑迫害,2002年春回到家中,因生活所迫,到平安保险公司工作,以推销保险为生。这次被绑架后,保险公司将其开除。

2007年3月28日晚22点左右,约30人突然闯入大法弟子侯海萍(女)家中抄家,抄走电脑、移动DVD、大法书籍等物,并绑架大法弟子侯海萍及其丈夫到滏园派出所,以所谓的“包庇罪”恐吓其丈夫,并向其丈夫勒索现金1万余元,没任何收据。第二天下午才放其丈夫回家。

7、秦建学——三次被劳教,遭受到毒打、谩骂和长时间不让睡觉等非人折磨

秦建学,男 ,48岁,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法轮功学员,原工作单位是磁山车辆段。1999年7月,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秦建学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当地警察带回、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他遭受到毒打、谩骂和长时间不让睡觉等非人折磨;于2000年底回到家中。

2001年7月底,秦建学到邯郸一小区讲真相,被邯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石家庄劳教所,遭到残酷迫害,邪恶之徒曾20天不让他睡觉,逼迫他放弃修炼。

2012年2月25日早晨,秦建学在家里被邯山区国保大队大队长陆英海、刑警队绑架,东西被抢劫,具体物品待查。被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这是他第三次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迫害。

8、姬瑞岭、姬俊云兄妹遭判刑,并被恶警诈骗10余万元

姬瑞岭(男,60岁左右)、姬俊云(女 ,50岁左右)是兄妹,都是邯山区的法轮功学员。二人被当地公检法非法判刑。姬瑞岭被判刑3年;妹姬俊云,被判刑3年2个月。他们的家人被恶警诈骗10余万元。

2009年9月18日上午11点左右,邯山区公安分局、罗城头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姬瑞岭、姬俊云兄妹,同时还绑架了姬瑞岭的妻子和儿子,并从姬瑞岭家非法抢走现金5200多元,还有一个存折等,从姬俊云家抢走两台电脑,并从门市抢走一捆现金(具体多少待查),还有大法书、真相资料等(其妻子和儿子后被放回)。

2009年9月18日至2010年7月17日期间,罗成头派出所、邯山区公安分局对姬瑞岭、姬俊云兄妹以判重刑为目的,密谋造假构陷,他们曾将姬瑞岭的案子三次报至邯郸检察院,案子曾三次被退回罗成头派出所。家人多次找罗成头派出所、找邯山区公安分局领导讲理,要求他们放人,可是他们却趁机恐吓和敲诈勒索。

恶警害怕被人知道了给曝光,就想出了个办法:先让家属买两条好烟(210元一条),取出盒内香烟,把3万元人民币放进烟盒内备好,而后通知家属把备好的“两条烟”送出来,再派司机把换成3万元人民币的“两条烟”拿走。就这样3万元被恶警巧妙的骗走了。

恶警还利用姬俊云家人忠厚善良、胆小怕事,一心想救出亲人的一面,采用恐吓、欺压、诱骗等手段对待:恐吓家人说“姬俊云有前科,说她过去去过北京,得判7年以上重刑。要想减刑就得出钱,1万元减一年,然后可取保候审。”因家人救人心切,信以为真,就借了五万元给了他们,又请他们吃喝、拿花去1万多元。再加上前面被骗去的三万元及吃喝等,共被诈骗现金十余万元。最终仍被判重刑3年2个月。对姬俊云的案子,整个审理过程家属只参加过法院的一次开庭。

2010年7月17日,家人接到了姬瑞岭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唐山冀东监狱的消息。大约在十月份又接到了姬俊云被非法判刑三年二个月的消息。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迫害。

9、新慧——屡遭中共绑架、敲诈,恶警要她当中共特务

新慧(化名),女 ,年龄未知,邯郸市邯山区一大法弟子。2001年8月底,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的几名恶警闯到新慧家进行搜查,她正好不在家,恶警就把她不修炼的丈夫绑架,抢走1700元现金,新慧的工资卡,她丈夫的BP机等物品。从此,新慧只好流离在外。年幼的孩子无人照管。新慧亲友四处打听,才知道了她丈夫的下落。她丈夫被绑架后天天被戴着铐子,吃尽了苦头。

一周后,邯山分局一科通知,让交一万元保证金取保候审。那时新慧家刚贷了款买房子,经济十分拮据。亲友们东借西凑好不容易才凑齐了这部分钱,邯山区一科收了钱却没有给开任何收据。

2001年10月下旬,新慧(化名)自己到她的管辖区丛台分局一科去讲真相,也说明自己的情况。丛台分局一科却把她扣在那里,让家人拿5000元才准她回去上班。两个月的时间,她们一家经受了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经济损失两万多元。

2002年10月底,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新慧正在上班,邯郸丛台分局政保一科科长安震志和吴民强强行把她绑架到四季青派出所。安震志逼问新慧十六大期间有什么活动?丛台公安分局副局长温利峰也来到派出所,追问新慧:十六大期间法轮功到底有什么活动,11月12日是什么日子?新慧说:不清楚。温利峰急了,威胁她说要把她送劳教所,一会又假装和善地给她唠家常,说什么要替孩子的将来想想。看实在得不到什么只好走了。他走后,四季青派出所所长李伟马上给新慧戴上了手铐,双手铐在椅子上。

事情过后新慧才知道,是她家的电话被窃听了。后来安震志要求新慧配合他们做内线(特务)遭到拒绝。第二天下午,新慧被送进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后来丛台分局一科安震志强迫家属交6000元押金才取保候审。扣押的6000元没有给任何收据。

此外,邯山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更多典型迫害案例,请见附录一;被非法劳教、判刑的部份案例,请见附录二;部分绑架、抄家、骚扰、敲诈迫害案例,请见附录三,邯山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统计,请见附录四。

结语

十四年来,邯山区迫害元凶刘文明、党殿军、陆英海、邢建军和各派出所公安恶警,在中共与江泽民流氓集团以及邯郸市政法委书记周国江、市公安局局长李桂洪等人的操控下,完全失去了人性,对邯山区大法弟子欠下了笔笔血债,他们的罪恶罄竹难书。他们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恶都一一记录在案,我们将逐步都揭露出来并公布于世。

纵观人类的历史,任何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中共邪党当然不可能例外。在面对中共血腥镇压,十四多年来,邯郸地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坚持讲真相、揭露迫害,他们不畏生死和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唤醒了众多被中共谎言蒙骗了的世人与众生,使明智的世人看到了中共凶恶、残暴的邪恶本质。

现在已经有一亿六千多万中国人加入三退大潮,摒弃中共邪党,从而有了美好的未来,可以说中共解体灭亡的日子不远了。正告邯郸那些还在行恶之人,赶快悬崖勒马,改恶从善才能自救,莫要等恶报来时悔之晚矣。

附录一:更多的典型迫害案例
下载(78KB)

附录二:被非法判刑、劳教案例
下载(30KB)

附录三:部分绑架、抄家、骚扰、敲诈迫害案例
下载(46KB)

附录四:邯山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统计表(部分)
下载(92KB)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