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遭刑讯一人精神失常 “晨炼案”开庭延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沈阳大东区法院对“晨炼案”中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由于程序违法,遭到辩护律师的抵制,加之法轮功学员付辉因遭迫害严重而再次休克,致使这场非法庭审被迫延期。据悉,“晨炼案”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均遭刑讯逼供,一人已精神失常。

“晨炼”遭跨省大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天时间,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在沈阳火车站和夏芳园公园被绑架,被绑架的理由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参加晨炼或有可能晨炼。随后此事被构陷成“F321”跨省大案。

据悉,这次绑架行动是直接由“中央督办”,沈阳市“610”主抓,跨三省六地——辽宁沈阳市、本溪市;黑龙江哈尔滨市、大庆市、肇东市;内蒙古通辽市。此前警察动用电话监听等高科技手段进行布控,全面实施跟踪、堵截。

车站遭绑架: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多,哈尔滨的法轮功学员付辉、刘金霞、臧玉珍、高秀芬等人在沈阳火车站刚下车,就遭一群便衣绑架,这些人不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抓人,先绑架到铁西区兴工派出所,后又将人非法关押进于洪区造化镇高力村看守所。

晨炼遭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占海和任秀英等人于三月二十一日清晨在沈阳大东区夏芳园晨炼,被周边蹲坑的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大东门派出所后,又被劫持到看守所。

家中遭绑架:沈阳法轮功学员李玉萍、刘亚荣于三月三十一日被绑架抄家。警察在李玉萍家中发现一个包里有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武秋彦和徐晓艳的身份证,因此专程潜入哈尔滨和本溪,毫无理由地绑架了她们。

多人遭刑讯逼供 一人精神失常

沈阳大东区公安国保警察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动用酷刑逼供,罗织罪名,欲非法判刑。导致多人重伤,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赵淑云,女,六十多岁,内蒙通辽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赵淑云
赵淑云

付辉,女,四十三岁,哈尔滨人,被警察用电棍电击阴部、腿部,后被迫害成沈阳看守所的“高危病号”,高压二百多,经常被抢救。


曾经年轻漂亮的付辉

被中共迫害后的付辉

李玉萍,女,五十四岁,沈阳人,在沈阳看守所里被迫害的极度虚弱,需要别人搀扶,经常检查身体,并被国保大队强行抢走家里现金(包括她父亲的丧葬费),现在她八十几岁的老母亲被吓得不敢回家,流离在外。

任秀英,女,七十二岁,哈尔滨人,被迫害的腿痛、腰痛。

任秀英
任秀英

武秋彦,女,五十八岁,哈尔滨人,被迫害的血压一直很高,沈阳看守所每天强逼她吃两片降压药。在家很健康,不用吃药。

另外,刘占海(男,四十八岁,哈尔滨人)、刘金霞(女,六十多岁,哈尔滨人)、臧玉珍(女,六十岁,大庆人)、徐小艳(女,本溪人)、高秀芬(女,六十岁,大庆人)、刘亚荣(女,沈阳人)、王洪林(男,六十多岁,本溪人)、赵宏兴(男,六十多岁,哈尔滨人)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脸浮肿、脱相。

律师合法要求

由于绑架户外炼功学员没有合法理由和法律依据,沈阳大东区公安国保大队两次上报的所谓“案件卷宗”,都被检察院退回。但大东区国保大队坚持作恶到底,第三次递交卷宗,大东区检察院遂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

因法轮功学员赵淑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于开庭前被释放。剩下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七名:付辉、刘金霞、刘占海 、武秋彦 、任秀英 、徐小艳、臧玉珍,分别聘请了七位北京正义律师辩护,七位北京正义律师在非法开庭前据理力争。其中除了徐晓艳外,剩下六位都有家属做第二辩护人。

在沈阳大东区法院定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对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开庭审理。七位律师和几名第二辩护人与法官陈壮威会面,提出了六点要求:

1. 维护辩护人的合法辩护权,不准打断律师辩护,控辩双方权利平等。
2. 律师不接受安检,维护律师尊严。
3. 申请第二辩护人。
4. 在公平、公正的条件下,秉公办理,不得有偏袒。
5. 要求换审理大厅,由原来的小庭换成五十四人的大庭。
6. 真正公开听证,让普通民众有权利旁听。

便衣抢律师手机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一大早,法院门口和周围都安排了便衣,其阵势如临大敌。一位律师想用手机拍下在场情景,被一名便衣把手机抢走。几位律师质问这名便衣,让便衣拿出证件,便衣称自己是警察。律师指出:“即使不允许照相,也轮不到国保不让,法院让不让照啊!况且我是在法院的外面照又不是在法庭上照。你们这不是滥用职权吗?除了便衣、社区雇佣人员、就是特务,还拿坏事当好事呢!”这时过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是律师啊,算了,还给他吧!”便衣这才将律师手机归还。

四位律师(身后蓝衣者是便衣特务)
四位律师(身后蓝衣者是便衣特务)

法院故意刁难 律师抵制开庭

开庭前大东区法院门口安检处以公诉人也要进行安检为由,要求七位辩护律师安检。其间,法官陈壮威多次哄律师们接受安检。一位律师义正词严的说:“昨天已经就这件事说明了我们的态度,公诉人他安检与我们律师安不安检无关。安检是对律师的侮辱,在这种不平等对待下,很难保证开庭的公正性!”律师们据理力争,拒绝安检。上午九点左右,陈壮威接到指示,同意律师不进行安检。

但是法院只允许每个当事人的一名家属进去旁听,核对姓名后并发一张旁听票。而进去的家属却发现旁听席的五十四个座位上,已被不明身份的人坐满,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空位。律师们指出这不是公开开庭,是假公开,并表示拒绝开庭。

付辉昏倒 庭审延期

上午十点多钟,就在律师和法院双方因公开庭审是虚假的、旁听权被剥夺等事宜的争执过程中,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已经被送到法院的一个地下室的房间里,但此时法轮功学员付辉昏倒,法医给付辉检查血压80--140,心律110,已无法行走。付辉自绑架后的一年时间里,被酷刑折磨,遍体鳞伤,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症状,在沈阳市看守所里是穿红色马甲的高危病号,此前已被多次抢救。

付辉的母亲听到女儿昏倒时,顿时痛哭,急切的要冲进去见女儿,被三、四名法警拽住胳膊阻拦,付辉母亲拍着一位法警的胸口说:“你们没有家人吗?没有老少吗?你们的心是铁打的吗?她在这里关押一年了,我都没见到人,我是一个做母亲的,我想见我的姑娘,现在她昏倒,我就想见见她,你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吗?”但法院方面全然不顾这位母亲的权利和感受。

这时律师询问付辉:身体状况是否能够庭审,付辉摇摇头说:“不行,不能站立。” 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当时被法院送回看守所。

至此,这场非法庭审被迫延期。十二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相关部门和电话:下载(5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