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的罪恶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洗脑班可谓是中共的特产,美其名曰“法制中心”、“法制学校”,实质是黑暗的不能再黑暗的犯罪黑窝,其血腥程度不亚于中共的任何监狱。以下是大庆部份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受的酷刑迫害情况。


石晶

青龙山洗脑班:酷刑折磨石晶

大庆电力集团供电公司龙南分公司职工、法轮大法学员石晶女士,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多在上班时,被单位人员伙同“610”人员绑架。未婚的石晶长年侍奉生活不能自理的八旬老母,王晶突然失踪,老母哭干眼泪,家人经多方打听,一周后才知道王晶被绑架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可是单位还蒙骗家人说不知去向。

石晶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的当天,洗脑班头目房跃春看到她盘腿,就把她从床上拽到地上,大打出手。

石晶绝食抗议。第三天,洗脑班三个年轻打手,拿来所谓的“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逼她签字,石晶拿过来撕掉了,打手们对她进行暴打,上“抻刑”:把她的嘴连着脖子用胶带缠上、封住,两只手分别用两副手铐铐在两个沉重的皮椅子上,胳膊抻直。不长时间,石晶的两只胳膊就开始肿胀,手掌因不过血开始发黑,疼痛难忍,撕心裂肺,她痛苦的声音,冲出胶带的缝隙传出,于是打手们又打她、呵斥她、强行又缠绕了几圈胶带,令她几乎窒息。

7月27日上午9点多,石晶被第二次上“抻刑”,坐在地上的她,两只手分别被两副手铐铐在两张床上,抻直。房跃春还不时的在外面指挥他们再抻得紧一点,叫嚣威胁、侮辱的话。

当晚上7点多,打手们又换上两个沉重的皮椅子,将石晶蹲铐,手臂“抻”成一字型,站不直、坐不下。连续十个多小时……

五常洗脑班:将多人折磨昏死

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分公司综合配液厂职工王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上午,在大庆油田公司“610”授意下,井下作业分公司邪党党委书记魏玉阔、“610”主任马耀强、副主任刘杰伙同下属综合配液厂邪党总支书记范翼、前线一队队长杨晓峰等人,将王奎绑架到五常洗脑班。王奎被反铐在暖气管子上三昼夜,蹲不下、站不起,原本健康的他在解开刑具后就变成了半身不遂。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上午,大庆射孔弹厂分厂二车间技术工程师李业权正在上班,被大庆油田装备制造集团保卫科、邪党书记阚德平、射孔弹厂“610”主任郑东升等人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李业权被上“抻刑”,手铐卡在骨头上,第二天被发现解下手铐时,人就当场昏死过去。

“七二一洗脑班”:大号缝衣针扎腋窝

大庆市龙凤区卧里屯的法轮功学员丛丽霞,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被绑架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洗脑班恶徒用大号缝衣针扎腋窝,并用“背铐”、“苏秦背剑”等酷刑折磨她。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大庆采油九厂职工、法轮功学员张淑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中午刚下交通车,就被六、七个恶人绑架,被劫持到大庆“七二一洗脑班”。她被毒打一宿,恶徒们用大号针扎她的腋窝,导致腋窝肿的老高,她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小便失禁,在尿水中泡了一夜。

在此告诫大庆各单位官员,不要听从“610”的所谓指令,把自己的职工送到洗脑班那个黑窝里去遭受迫害!保护一个大法弟子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同时,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参与迫害者,都是犯下了大罪,将来也是要偿还的。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