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公安分局副局长刘立波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幼时总听老辈人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总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长大后,才懂得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的含义。最近,偶然看到一名叫刘立波的警察出殡,觉得名字似曾听过。上明慧网一搜索,发现此人曾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又证实了上述民谚果然不虚。

刘立波,男,曾任佳木斯市永红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在永红区与郊区合并后,任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法网恢恢恶人榜的恶人编号45779。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左右,刘立波开车出车祸,二月二十六日(正月二十七)死亡,时年五十三岁。这是佳木斯市继崔荣立、丁大成之后,又一名死在任上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同时也是执行中共迫害政策的直接受害者。

刘立波
刘立波

让我们简单回忆一下刘立波昔日是怎样积极执行中共恶党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政策,又是怎样把自己送上不归路的吧。

指使绑架,八旬老人和两岁幼儿都不放过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佳木斯市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向原永红区公安分局下达绑架五名法轮功学员的指标。时任永红分局副局长的刘立波是协同迫害的急先锋,他把绑架任务分到了各个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晚,永红分局友谊路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数名警察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立娥母女,返回来绑架了李相兰。折腾到午夜十一点半的时候,又窜到年近八旬的老人冯桂芬家砸门。冯桂芬老人不知缘由没开门,恶警们硬是砸门撬锁,把冯桂芬和她年仅两岁的孙子绑架到了派出所(上述法轮功学员后被非法劳教)。

看着奶奶被多名警察训斥,小孙子十分惊恐,搂着奶奶的脖子把头深埋着不敢抬头看。友谊路派出所四名警察上来强行要把冯桂芬老人和小孙子分开,一时间,只见奶奶死死的抱着孙子、孙子惨叫嚎哭。这时又上来一名警察,才把小孙子抢走。警察们明知孩子家长的住址,可拖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才把孩子送回。孩子扑到亲人怀里时,已不会哭叫,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从此不敢抬头看任何人,整天趴在窗台上,目不转睛的望着外边不出声。

带人持枪上门绑架妇女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佳木斯市女学员金秀凤正在家里看书,忽然听见有人用钥匙开自己家房门和螺丝刀撬门的声音。很快,永红分局恶警郭维山手持手枪破门而入,他用手枪对准金秀凤说:“不许动,法轮功份子。”随后,时任永红分局副局长的刘立波带着两名恶警也闯了进来,不由分说把金秀凤绑架到永红分局,也不管金秀凤头晕、双手和胳膊抽筋抽的硬邦邦,半夜十一点多,硬拖着把金秀凤送进了看守所。六月四日,金秀凤被非法劳教。

害怕曝光,酷刑折磨黄卫中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张晓更被绑架一周后,其丈夫黄卫中也被绑架。永红分局副局长刘立波带人抄了黄卫中的家,抢走现金两千多元和手机等物品。后来,黄卫中弟弟去永红分局索要被抢走的钱物,刘立波拒不承认。

黄卫中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西格木劳教所的第二天,佳木斯市恶警陈万友和永红分局两名警察把黄卫中从劳教所弄到一个闲置的楼内,他们把黄卫中锁在铁椅子上,问明慧网上揭露他们残害法轮功学员恶行的文章是谁给上网的,稿是谁写的?黄卫中不回答,他们就用装有矿泉水的瓶子砸黄卫中的头。

到了晚上,刘立波让警察给黄卫中上酷刑。他们把黄卫中双脚绑在铁床下边,双手后背铐在上铺的床头。这样一弄,黄卫中整个身体前倾,脚尖着地,身体重量全压在了两手腕上。刘立波掀起黄卫中的衣服,用东西划他的两肋,想使黄卫中发痒而扭动身体,让两手腕越勒越紧、越痛苦。见没达到目的,刘立波就使劲来回推黄卫中的身体,致使黄卫中手腕上的手铐深陷到肉里,疼痛难忍。刘立波又让两个警察搓黄卫中的两只胳膊使手腕抖动,直到黄卫中的手腕被勒的血肉模糊。之后每半小时放下、又吊上去,反复折磨黄卫中……。

恶报的警示

无论怎样,正月里死人、出殡,都不能算好事,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更不会有人幸灾乐祸。那些还在以“上指下派”、“工作需要”、“吃这口饭”等借口参与迫害,以及仍在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公检法司人员,社区、洗脑班人员,你们想过刘立波家人的痛苦吗?你们愿意自己的亲人也承受同样的痛苦吗?你们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一群善良的人,却象刘立波一样积极参与、指使迫害他们,就不怕哪天被当作替死鬼抛出来顶缸,失去官位、权势甚至生命吗?出来混真的是要还的。

仔细看一看历史和现在的形势吧。稍往远了看,“文革”结束后,几百名参与迫害老干部的警察被拉到云南枪毙、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被迫自杀。往近了说,参与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王立军,唆使全国迫害法轮功的中央“610”邪恶头子李东生,还有很快被抛出来的周永康,都曾是部级警察或更大的官,如今坐牢的坐牢、被抓的被抓,反腐也好、权斗也罢,难道不是和本地的崔荣立、丁大成、刘立波一样的结果吗?殊途同归而已。

再看一看北方的乌克兰:几天前那个表面看上去还很“强大”的极权政府,转眼就成为了过去;那些被利用来镇压民众的警察,齐刷刷的下跪请求百姓原谅,那些充当打手的特种部队也被解散。而且,卸磨杀驴是共产党的一贯作法,只不过暂时还没轮到你罢了,指望你的上级能保证你什么吗?他们连自己都保证不了。

良心上的救赎才可能得到命运之神的眷顾、才是安身立命之道。给你们指一条明路吧:曾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尽可能保留书面或者音像证据,证明自己是被迫参与的;仍在迫害岗位的,尽可能要求调离;实在不能离开的,不要再参与迫害;无论在什么岗位,消极对待上面的迫害指令,才会得到神佛的帮助,才是对自己的最大保全;如能暗中帮助大法弟子,一定会将功折罪。从内心中觉醒,一定要找到《九评共产党》读一读,从心灵上(不是组织上)真正认清这个害人的恶魔、退出这个恶党,才是对自己、对家人的正确选择,抓紧机会吧。

愿崔荣立、丁大成、刘立波一类事件永远不再发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佳木斯公安分局副局长刘立波遭恶报死亡-288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