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亲情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五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弟子。去年七月,六十九岁的母亲被查出食道癌,医院要求马上做手术。母亲没有修炼,但明白真相,还曾在村里洪过法呢。但因为我曾经被绑架过,使她怕心很重,压力很大,不敢再讲大法真相了。

我赶回家后,教会了母亲炼功动作,送给她大法书籍、MP3,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想让她受益,证实大法,同时也为自己开创一个好的家庭环境。

可能就是自己的这一私念有了漏,让邪恶钻了空子,几个月过去了,母亲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严重了,连饭也吃不下了,喝水都困难了,而我还认为是消业!与此同时,本家的一个亲戚由于和母亲有矛盾,告发母亲跟我炼法轮功,期间派出所来家一次,国保大队到村委会调查一次,这使母亲十分害怕。

就这样看着母亲病情越来越严重,我的心别提多难受了!那段日子,我真的体会到了“肝肠寸断”、“撕心裂肺”是什么滋味,心里的承受到了极限。作为修炼人,我明白生、老、病、死就是常人的状态,谁也摆脱不了,但我心性有限,泪水止不住的流。最糟的是老公和儿子知道我让妈炼功,如果让他们知道母亲的状况,他们还不知道怎样看待大法呢!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越想越不是滋味,内心深处隐隐的还埋怨师父呢,怎么会成这样的结果呢?我心里也很迷惑,问题出在哪儿呢?

我出门找到了最近的一位同修,同修的话惊醒了我:“这种重病人,我们同修往往都是采取让其修大法的办法,结果不能如愿,反遭到亲朋好友的指责、不理解,给大法抹黑。快点送医院。”我一刻也不敢停留,打电话给丈夫让他找同学以最快的速度安排母亲住院。事情很顺利,赶在元旦放假前,给母亲办理了住院手续。

我找到同修及时的切磋了这件事情,同修们也有些困惑,但不管怎样,大法弟子的亲人不许邪恶这样迫害,给大法抹黑。同修们帮母亲发正念,帮我闯过这一关。

母亲住院以后,医生一边给她放疗,一边化疗,第一次化疗效果不是很好,母亲吃不了东西,呕吐的不行。再加上放疗、化疗的副作用,她备受折磨,而且肝里难受的无法形容。看着母亲的样子我一筹莫展,如果大法都救不了她,还有谁能救了她呢?我四处打听有没有更好的医疗手段,我自己都在嘲笑自己,揣着金饭碗沿街乞讨。

晚上冷静下来,我也在不断的向内找自己:在对待母亲的问题上,我做的是不是在法上呢?因刚开始不让母亲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所以她也不在乎,带修不修的,让人很着急,我心里的怨气很重,每次回家看见母亲忙着做家务,我总是心生怨气:什么时候了还不快抓紧修炼,常人的事能做完吗?有的时候心里还想,算了吧,随其自然。后来不得已,才告诉她是什么病,这下母亲慌了,这才知道要好好学法炼功!可是为什么不起作用呢?是不是母亲业力大,或是我的那一私念阻碍了她呢?还是母亲有求治病的心?我一再告诉母亲放下治病的心,是不是她就没放下呢?还是母亲家里不干净?因为母亲以前在家里拜了很多东西。

但是不管怎样,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求师父替弟子做主,不管这件事情是什么结果,一定不许给大法抹黑,不能让亲人为这件事对大法有负面的看法,只能让亲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我就把这件事的结果定在这一念上,放下执着亲情的心。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

母亲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吃上点东西就吐,每天就靠液体维持着,医生说太晚了,好象没有希望。同病房的老人也劝我们做好两手准备。我的心象刀割一样,真是剜心透骨的疼,要知这样还不如早就让母亲走常人的路,本来她就是个不修炼的人,这样给大法抹了黑,让家人对大法更有看法了。丈夫总是说:你拿你母亲做试验呢!弟弟和弟媳虽然嘴里不说,但我自责的这颗心总也放不下,一个人总是流泪。

我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不住的发正念清理自己对亲情的执着,会好一点儿,可是过不了多久又来了。我问自己:每天都有人去世,你怎么不哭呢?哭的是我吗?是那颗执着亲情的生命在哭呢,那不是我。我找到同修诉说自己的遭遇,同修一边开导我,一边讲述自己过这种亲情关的经历,讲她从中悟到的法理。我好象豁然开朗了一样,心里轻松了许多。

一天看到母亲痛苦的样子,我还是禁不住的告诉她:“妈,你还是念大法好吧,只有大法才能救你!”母亲开口说道:“谁说我没念呢,有人在我嘴边一直告诉我让我念大法好呢!我一直念着呢!有人管我呢!”我听了真是高兴,原来母亲一直念着呢。原来同修们的正念起了作用,我都不知道该怎样说服她,就这样轻松的解决了。我想只要母亲能认同大法好就有希望!

马上就要过年了,母亲的病情终于有了一点转机,她能吃点东西了,而且肚子里的恶心、难受轻多了,到过年的时候她精神起来了,回到家里,和邻居们又说又笑的好象没病一样。除了消瘦,头发稀少外,看不出什么。

过年以后,母亲又继续進行放疗、化疗,共放疗三十六次,化疗六次,后几次化疗有时就没有反应,有时反应很小。以后的日子里,母亲一天天的好起来了,现在已经出院,身体恢复的很好。事情的结果也如我愿,没有给大法抹黑,没有让亲人对大法产生怨恨,虽然他们嘴上说是医学的奇迹,但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

后来我学《转法轮》时突然悟到了,师父讲:“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象得了脑血栓的症状,一跟头栽在那里,觉的不会动了,好象四肢不灵了,送去医院抢救。然后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脑血栓哪能这么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会动了?”我母亲应该就是这个情况,不失者不得,师父不能把业力全部拿下去,自己还得过一部份,毕竟她得了法了。

通过这件事情,我也放下了对亲情的执着,更加坦然的面对一切。其实红尘中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无常的,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人生无常,真是这样,只有大法的修炼人,才能从中超脱这一切。我真是庆幸,要不是得了大法,自己和常人一样还不知有多痛苦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