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作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以农安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为首的十多名着装警察闯到韩雪开的家具店里,向过小年围在桌边一起吃饭的一家人喊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没有身份证的直接带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员!” “没带身份证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这帮不法警察把韩雪与她父亲韩建平绑架到派出所威胁恐吓,最后韩建平被非法拘留五天。而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也道出了此次绑架的真正原因:“你炼法轮功别在我烧锅炼!”“你上访别挂我烧锅名!”“再这样上告我们就用别的手段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例如工商、税务,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不让你们在那做生意!”

此前,一月二十二日,一个自称是烧锅派出所姓吕的男的,给韩雪打电话,以“人口普查”为由,要韩雪和韩建平的身份证号等信息,韩雪没给他,他就在电话中破口大骂。次日(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店里来了三名烧锅镇派出所的警察,打开韩建平家具店里的衣柜跟韩建平聊天,他们称: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韩建平、孙艳霞,还有付贵华和小燕,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刑警大队、烧锅派出所、长春市公安局等合谋绑架的事,他们不知道。韩建平说:“你们知不知道与我无关,你们来干什么?”其中一个警员说:“要找你大姑娘(韩雪)聊聊。”韩建平说:“你们找她聊什么?有事跟我说吧。”他们又说“没事。”韩建平说“没事聊什么啊。”有一个警员在柜门里发现了一本大法经书。不大一会儿,他们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烧锅镇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艳霞夫妇,付贵华母女在家中被农安国保野蛮绑架、酷刑逼供。孙艳霞被恶警扇耳光、穿着皮鞋踢、碾、绑“铁椅子”、钢筋压腿、木棍敲小腿骨、抓头发撞墙、用装水的塑料瓶劈头盖脸地打、“开飞机”(双手铐在后背从下往上掰到头顶极限),腿被打断;韩建平遭到恶警扇耳光、棍子打、“开飞机”、木头椅子上的橧子掰下来使劲夹手指头和耳朵、打火机放到最大火烤脸和鼻子、黑色塑料袋套头、拖布杆打全身。六月五日,付贵华和孙艳霞的家属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寻找亲人,结果被农安国保唐克等几十警察暴力绑架,刑讯逼供两天一宿后,投入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遭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现在孙艳霞和付贵华两位妇女仍然被劫持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两人身体状况都特别不好。双方家人均聘请律师控告农安县国保唐克、吕明选等。关于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遭刑讯逼供经过,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报道“恶警叫嚣: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才打你!”

估计这次烧锅派出所入室绑架打人,是农安县国保恶警为打击报复并阻止家属控告逼迫当地派出所所为。

一、烧锅派出所入室绑架打人经过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男,四十多岁,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戴眼镜)穿便衣装作顾客进韩雪开的家具店里,那天正好过“小年”,家里人都在一起吃饭。韩雪看他进屋扣个帽子也不说话,就问他“你有事啊”,他就指着水盆问多少钱,大概两分钟之后,闯进来十来个着装的警察(都是男的,年轻的居多),这时张明进到他们中间,把帽子也摘下去了。闯进来的人说他(张明)是所长。韩雪质问他们:“是谁?有证件吗?”一个岁数大的警号为140444的人拿出自己的警察证给韩雪看了一下,他叫赵喜×(男,五十多岁,一米七左右,偏瘦),他喊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没有身份证的直接带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员!”高红玉(韩雪老姨家小妹)说“没带身份证”,高红玉的爸爸(韩雪老姨夫)也说“没带身份证”。然后警察说:“没带身份证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接着他们说找人,而且还要上柜里找人。韩双说:“这门都开着呢,一目了然,有啥人哪?翻不出来人咋整?!” 当时韩双坐在过道小板凳上,高红玉坐在韩双的旁边,年轻的警号为140444的人上前拽、往起提韩双,韩双挣扎。高红玉喊:“你们不许动我姐!”然后就紧紧的抱着韩双。这帮警察就冲着她俩去了,一直推搡到里边。他们开柜门翻。韩双挡着柜门不让他们翻。140444年轻的一直和韩双、高红玉撕扯,其他大概三、四个五大三粗的男的拉扯她俩,撕扯间,140444年轻的拽着韩双的胳膊不撒开,韩双让他松手,他不松,韩双就咬了他手脖子一口,咬破皮了。他看自己被咬了,就开始踹韩双。高红玉看到姐姐被打,便上前阻止,也被他踹了好几脚,脸和肚子都被踹了。

高红玉肚子上被踹的脚印
高红玉肚子上被踹的脚印

韩雪看到自己两个妹妹被打,上前制止,对打人的140444说:“你松开我妹妹!”其他警察上前拉韩雪,韩雪看自己制止不了,就反复和所长张明说:“有事你跟我说!你让他赶紧住手!那小警察在那打人呢!”“这小警察在这打人呢!我要告他!我现在在告唐克他们打人,我都告到中纪委去了。这小警察叫啥名?!我要告他!”“江子(韩雪老公)、你把他警号记下来!打110报警!”这时,旁边140444岁数大的(赵喜×)说:“你不用记他警号,他警号跟我一样,是我警号。”然后他把韩雪拽到一边,说:“你听赵叔的,别闹。闹对你们没啥好处!你想不想让你妈早点回家了?!你跟我们上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韩雪一直坚持说要告那个打人的小警察。李忠江(韩雪老公)拿手机出去打110报了警,说明“有民警在这打人呢。”过了一会,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接了个电话,称:“法轮功案子,我正在执行公务。”民警李占春对坐在沙发上要站起来的高红玉爸爸说:“告诉你啊!没你事啊!你别动!”高红玉爸爸说:“被打的那是我闺女!她还没成年哪!”

胳膊青紫处

胳膊青紫处

胳膊青紫处

门外有居民围观,有警察出去让他们散了,并把门关上。韩建平说“有啥怕看的。”然后把门敞开了。撕扯过程中,他们翻出一本书,之后,态度就变的特别蛮横。他们一直让韩雪跟他们走,赵反复说:“你不为你妈那案子跑呢嘛?!”“你不想让你妈好啦?!”他们还问这店是谁的,这家主人是谁。韩雪说自己是,并同意跟他们走。韩双不让,在前边挡着,说:“不行!我不能让你带我姐走!我姐今天晚上不回来,我明天就上你们公安局(派出所)去!”赵对韩双说:“你再吵吵,我也连你也带走!”韩双:“去就去!我不怕你!”韩建平说:“老闺女,你别闹。”旁边有警察问韩建平:“她是你老闺女啊?”韩说是,他们就对韩建平说:“那你也跟着走吧。”“仨一起带走!正好三个车,一车一个!”

韩雪的两个孩子,一个两周岁、一个三周岁,他们打人的时候,两个孩子一直哭。高红玉说:“都带走,没人看孩子!孩子咋办哪!”赵:“你不是他家亲戚嘛。你帮看着!”高红玉:“为啥你们把人带走,让我看哪!……”高红玉把韩双拽自己旁边,拽着韩双的手不撒开。他们跟韩雪说:“上派出所了解上诉告状的情况。”韩雪说:“行,我跟你们去了解一下。”赵对韩双说:“你咋跟个疯子似的!”韩双说:“要是没有我妈那件事,我也不能这样。”并用手指着140444年轻的说:“就他们这一帮人把我爸带走了。我爸回来的时候,连孩子都抱不动!”(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140444年轻的在韩建平家里,参与绑架。)之后,韩雪和韩建平分别坐两个车被带到派出所,韩雪所在车上,一共五个人,所长开车,赵坐在副驾驶。

二、韩雪自述被劫持到烧锅派出所以后的经过

到了派出所,我先被带到二楼,又被带到楼下一楼,我爸韩建平被带到二楼紧东边那屋。韩被带到的那屋有监控、铁椅子、一个办公桌和两把椅子。两个警员坐在椅子上(一个姓孙,圆脸,1米7左右,另一个方脸,单眼皮,瘦,1米72左右)做笔录,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和一个打印机。

进屋后,我刚开始站着,所长张明对我说:“你妹妹把人咬了。”我问所长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所长不和我说,并且让我把今天的事做个记录。 在做笔录前我问赵,“你们到我家乱翻,有搜查证吗?”他说:“给你看警员证了,出示警员证可行使一切权利!”我质疑他说的话,所长说:“比如说看见一个人在那杀人,能先回去申请证再回去抓人吗?人早跑了!”我说这是两回事。我问所长,“打人的警员叫什么,我要告他打人!”所长说:“你妹妹把我们警员的手给咬坏啦!”我说“是吗”。所长说给我看看,就把打人的警员叫来给我看。我看是破皮了。所长说:“咬的露骨头了!”其中一警员恐吓我说:“你妹妹的事大了!最低六个月、最多三年!”所长让我把今天晚上的事说一下。我多次提出要告那个打人的警员,并问他的名字,所长不予答复,只是威胁我说“把事说清楚!看你的态度!态度好就让你爸回家,态度不好就拘留你和你爸!”我一再提那警员打人。他们说“是你妹妹先咬的人,他才打人的。他那是正当防卫。”我说:“无因由我妹就去咬人?是你们先动手的。”他们就说我“态度不好。”并一再和我说我态度不好就拘留我爸。

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继续做笔录,就拒绝做笔录,我开始不说话。他们就问我上访的事情,我就把我爸、我妈、我姨和其他十几位亲属被酷刑迫害的事和他们一一说了。其中一人问我:“你的诉求是不是让你妈早日回家?”我说:“回不回家是一码事,他们国保打人不能白打!作为女儿我要为他们讨回公道!”他们多次要我不要上访,还说什么“请律师白花钱”。我坚持要告国保,他们就没再接着说。回过头来,还让我继续说今天晚上事情的经过。当时我想起了我爸,我怕他们打我爸,于是我要求见我爸,所长同意了,但说我见完后要做笔录。我答应了。于是我见到我爸。我爸很好,还告诉我要我说事实就行了。然后我爸又被带回二楼了。

一个姓孙的给我做笔录、打字,还有一个姓王的坐在一边。一开始,姓孙的问我:“介不介意我们给你做笔录?”我说“我不太懂。”他们很气愤。于是我开始叙述整个过程,当我说到他们“进屋就要检查身份证、看有没有可疑人口”时,他们对此矢口否认。我又从头细说了一遍他们进屋的细节时,他们不吱声了。我接着说,“我看他们证件时,就看见他们全去拉拽我妹妹”时,他们又不承认,说:“那不是拽,是想让她起来。”我说那明明是撕拽。他们说我态度不好。我接着说“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我就上前阻止,并拉着所长说‘让他们停止打人!’”孙说:“你妹先咬的人,我们才动手的。”我说我没看见我妹妹咬人。所长说:“你推理,他们(其他警员)不能咬吧、小胖丫头(高红玉)拉仗也不能咬吧、就剩下你妹了,就是你妹咬的。”我说我没看见。所长说“你态度决定一切!”我说“我只说事实。”他们接着让我说。当我说到:“我看见那小子一脚蹬到我妹妹肚子上……”他们一下子都很激动,说是我妹妹把他按在床上,他才蹬的。(事实上是因为那个地方小,他们人太多施展不开才躺在床上蹬的。)所长又开始威胁我说:“韩雪,你现在这个态度,你爸拘五天!”我说“我只说事实”。

就这样我们继续写过程,姓孙的说:“在你家床上搜出一本书”。我说“我没看见,我在出门时看见你(姓孙的)拿着一本书,没看见在哪拿的。”他们让我承认是在我家拿的,我并没有看见在哪拿的,因为当时在拉架,不太清楚,就这样写完全过程。所长强调:“我守约定让你回家,但你的态度,你爸得五天!”边说边伸出五个手指。说完后他们把笔录打印出来让我看、签字。我看完发现有很多与我说的不符,主要体现在他们就是想要把今天打人的事情推到我妹妹身上,说我妹妹先动手的,他们是正当防卫。又经过两次修改笔录,我才签字。然后所长让我走,当时大概半夜十一点多,我问“我爸呢?”所长说“再等一会儿”。

回家后,大概半夜十二点多我再去派出所,想要回我爸,可到派出所时大门已关,我朝里喊“有没有人?”窗口站了一个人,我问“我爸呢?”他说“带走了。”我问“去哪了?”他说“不知道”。于是我给所长打电话,所长说在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我质问他“为什么拘我爸?!”他说我们有约定,意思我没按约定办,他就拘我爸,我阻止他,但他不听,执意拘留我爸五天,还威胁我说:“你炼法轮功别在我烧锅练!”“你上访别挂我烧锅名!”大约晚上两点多办完非法手续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

三、韩建平自述被绑架拘留事情经过

我家被抢走了一个Mp3(当时家里人没注意到是被谁抢走的)和一本书,他们把我和我大姑娘韩雪骗到派出所把我和我大姑娘分开,我在二楼,我姑娘在一楼,所长张明让李占春给我做笔录,问我“怎么看待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啊”,他又问我“法轮功好在哪?”我说“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问我怎么炼的法轮功。我说“在工地干活,把小腿砸骨折了,(粉碎性骨折),转了三家医院才给我接上,还没有接好,在医院里呆了三天就打了三个吊瓶,我就出院了,回到家里就跟着我爱人一起炼功,回到家里一片药没吃,一个吊瓶也没打,炼功就好了。”所长说,“别问了,就这样吧。你下去看看你女儿,你姑娘也看看你。”

我就和所长下了楼,在审讯室那屋我看见我的女儿,说了几句话,又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屋,让两个警员看着我,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所长又过来跟我说,“你姑娘把我们警员给咬了,这事我们不好跟家属交代。”所长张明说要拘留我小姑娘,我说“那不行”,他说“那就拘留你。”我当时出于对韩双的担心,一时糊涂,被诱骗被迫默认了。

在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所长张明威胁恐吓我说,“老韩啊,不要让你姑娘上告了,再这样上告我们就用别的手段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例如工商,税务。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不让你们在那做生意!”我说,“这事要放在你身上,你告不告?把我爱人和我家亲属无缘无故的抓去,腿都给打坏了,身上打的到处都是伤,送到看守所不管不问七、八个月了也不给个答复。”最后,所长张明说了一句,“你能跟共产党讲出理来吗?”我说“所长,你这算说了句明白话。”

就这样我在没有收到任何拘留票子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另外,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及六月五日所有被非法拘留的家人亲属都没有得到任何拘留票据。孙艳霞和付贵华被绑架九个月以来,我们双方家属也没有得到任何所谓票据。

韩建平(没穿号服)被非法关押在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照片
韩建平(没穿号服)被非法关押在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照片

现任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
现任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