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难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这其中有在大法中修炼思想得到提高升华后的喜悦,也有没有过好关的苦恼。感恩师父把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培养成一名走在神路上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谈一下我是怎么样从家庭的魔难中,修炼自己,提高自己的。

我从小体弱,结婚以后,由于丈夫工作很忙,只要一有工程,十天半个月也不回家一趟,我丈夫是属于那种吃饱了饭家里什么事都不管的那种人,所以全部的家务活就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丈夫特别喜欢男孩,可我偏偏生了个女孩。从此家庭魔难开始了。婚前我是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不怎么爱说话。我丈夫在外边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回家就拿我出气。为了对付他我变了,变的厉害且得理不让人了。

由于长期精神压力和过度劳累,我病倒了,出现了肝大、脾大、心慌气短、妇科病、低血压、胃炎、失眠等症状,全身没劲,心里那个苦呀就没法说了。我问自己,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要不是因为孩子小,我连死的心都有。那时候我丈夫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几百元钱,有一年,我和孩子因看病医药费就花了差不多一万元钱。

就在我特别无奈的时候,我喜得大法了。

当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这本宝书的时候,我被书中讲的博大精深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住了,我一宿没睡一口气就把这本宝书读完了。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生命中要找的,我在人生当中所有不明白的问题在书中全都找到答案了。在我看书当中,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我感觉从我的全身都在往外冒凉气,我觉得全身舒服多了。从此以后,我每天早上都参加集体炼功,在家有时间就学法,我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法光之中,这是我生命中最高兴和快乐时光。从此无病一身轻,身体恢复了健康。

我修炼大法后直接受益的就是我女儿,我女儿从小体弱多病,经常感冒,一感冒就引起气管发炎咳嗽和喘。那时候我经常带着我女儿往返在医院之间,一年的时间就得有八个多月在喝汤药。我修炼后,我女儿的哮喘病又犯了,从法中我知道了病是由业力造成的,我就信师信法,我给女儿读了三天的法,一粒药也没有吃病就彻底的好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喘过。

我家住五楼,有一个夏天的早晨我送女儿上学,女儿在前边走,我在后边跟着,我女儿刚一下楼梯脚踩空了,脸朝下就摔下去了,从五楼一直滑到四楼半才停住,我当时吓的张大了嘴发不出声来。这时,女儿从地上爬起来说:妈妈我没事儿,一点也不疼。我一看我女儿连一点皮都没有破,脸上和身上只有一点土。我的眼泪立即流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女儿,要不是师父保护,我女儿还不知道摔成什么样了。我女儿平时的学习成绩属于中上等,高考时却超常发挥,考了一个非常好的成绩,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又找了一份好工作。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

我修炼大法五个月后,我哥哥就给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快递公司上班。我这个人特别要强,干什么事都要求自己把它干好,不愿让人说。上班后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去我的爱面子心,我们公司经理五十多岁,那时刚刚离婚心情不好,每天中午都喝酒,喝多了就耍闹。有一天,他让我干这个,这个没干完,又让我干那个,干什么都不对他的心,他就当着一屋子人数落我。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没有吱声,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很不舒服。心想要不是看着我哥哥的面子,我才不在这受这种气呢!可转念一想不对呀,我不是个炼功人吗?他要不给我制造这个环境我到哪去提高心性呢?我的执着心怎么去呀,正好利用这个环境修炼、提高自己。很快,随着我爱面子、不让人说的心去掉,经理也不再找我的茬了。那时,我每天都参加集体炼功和每周参加两次集体学法,感觉自己提高很快。尽管那时工作很忙,早上七点多钟去上班,晚上七点多钟才回家,但总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前夕,丈夫染上了淋病,而且把我也给传染上了。我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没有和他吵,但是我内心的痛苦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而且我下身疼痒往外边流黄水。我承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给我带来的巨大痛苦。我每天大量学法和坚持炼功,向内找自己,从生活上多关心他。三个月后,我没有吃一粒药,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写到这我已泪流满面,我用尽人类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师父对弟子的再造之恩,如果没有师父,没有法,我根本就走不过来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镇压开始了,我丈夫不让我炼功,我不听他的还是每天坚持在家学法和炼功,他一看管不了我,就说你要再炼功,我一个电话就让你進去。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做,我炼功做好人,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没有错!我们法轮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都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你是××党的干部,是个党员可你吃、喝、嫖、赌全沾齐了。你在外边胡作非为得的那个病,你花了那么多钱才治好,可我没有用一分钱,通过学法炼功全好了,我要是不学大法,我能宽容你吗?告诉你,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我今生今世来在这个世上吃了那么多的苦,就是为了得这个法来的,谁也阻止不了我修大法。”他一听什么也没说,就不再干扰我了。从此,在家我可以正常的学法、炼功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失去了集体学法修炼的环境,和同修又失去了联系,一开始还能够精進,慢慢的就放松了自己,工作一忙,下班回家又晚,有时间就看看法,没有时间就不看了。五套功法到后来只炼静功了,由于学法跟不上,各种人心都出来了,争斗心、怨恨心、色欲心等全都出来了。师父多次在梦中点化我,我自己也很苦恼,可我就是精進不起来。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我在路上遇见同修甲,我才看到了师父的近期讲法。我知道我已经被落在正法的后面了,通过学法才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什么,还有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我就抓紧时间学法,把我这几年不精進耽误的时间都补回来。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每天坚持学法和炼功,我又回到大法弟子整体中来了。

二零零五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在路上遇见同修乙,乙同修问我你怎么样,我说还可以,就是修的不精進,她问我,你能看到师父讲法吗?我说现在师父讲的法我能看到,以前师父讲的法我没有看见。一个星期后,乙同修把师父七二零后全部讲法都给我拿来了。我如饥似渴地每天大量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要求自己能尽快跟上正法進程。

但在遇到魔难的时,有时还是守不住心性。这一年的年底,一天凌晨三点多钟,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惊醒了,我拿起电话,电话那边就放下了,我刚躺下电话铃又响了,拿起电话,对方又放下了,电话共响了三次。这时电话铃把我女儿也吵醒了,女儿一看来电显示说:“妈妈,是我爸爸来的电话。”因为那一宿他没有回家,我不放心就给他打回去了,接电话的是个女的,说的很难听。我说:“你不配合我说话!”就把电话撂了。对这个女人的声音我很熟,因为以前她给我们家打过好多次电话找我丈夫,只要我在跟前,我丈夫接电话说话总是躲躲闪闪的不自然。直觉使我感到他们俩人关系不正常。此时,证实了我的猜测是对的。可是这个女人还是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往我家打,这时我女儿接电话了,那个女人在电话里叫着我女儿的名字威胁说:“你敢接我的电话,你找死呢?你不想活了。”我女儿放下电话,气的坐那哭。

我对女儿的情很重,这么多年我和女儿相依为命,我丈夫根本就不管家。他对我造成的伤害,我都能够忍受,现在看到他伤害到女儿了,我的心再也受不了了。早晨七点多钟,他喝的醉醺醺的回家了,我叫着他的名字说:“我心里不想放弃你,如果我心里真的放弃你了,你就是地狱里的鬼。”说完这话,只见他打了一个寒颤,我心里觉的他还有救。我心里想:不管你怎么伤害我,我也不放弃你,我还要救你。虽然心里那么想,可我还是忍不住的大声骂他说:“那个女人想把我女儿弄死,我先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给灭了。这么多年,你所做的那些事,在女儿面前我一个字都没说过,作为父亲我想让你的形象在女儿心目当中是完美的,现在是你把它打破的。”我越骂越气,他也不吱声,他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上午我洗着衣服,嘴里还在骂着他。我上卫生间开灯按开关电了我一下,我不悟,接着骂。师父看我不悟又借我女儿的嘴说我,“你还炼功呢?”我还不悟。我整骂了他三天。师父看我还不悟,就在梦中点化我。梦中我在一个很高的山上,我从那高山上,一下就掉下来了,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吓得我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的一只大手瞬间就把我给提上去了,我一下就醒了。我知道我错了。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作为一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我在大法中修炼这么多年了,可我还是没有做到,守不住心性。从法中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这样做不但救不了他,还推了他一把,我觉的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

那段时间我很苦恼,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就在这时我再一次遇见乙同修,我把我的情况跟乙同修说了,乙同修就从法理上和我切磋,她说:你不要以恶制恶,你要以善化恶。她的话点醒了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而且从那以后,乙同修每星期都给我送《明慧周刊》,这么多年,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风雨无阻给我送周刊,从她身上我看到了我的修炼差距。通过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找到了我的执着心。家庭矛盾的出现,而且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有责任,我也有责任,我的争斗心,怨恨心,尤其看不上他的心很重。我丈夫干什么,我都是看不上他,对他,我什么心都有,就是没有慈悲心。在我身上看不到女人的温柔,而且我总是用命令的口气说话。找到这些人心后,我就发正念清除这些执着心。从生活上尽量的多关心他,让他感觉到家庭的温暖。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我的丈夫变了,跟那个女人彻底断绝了来往,有时下班回家早还帮我做饭,现在已经退出了中共的邪党组织。而且他还送了我一台电脑,我每天都可以上明慧网,能够及时看到师父的经文和同修的交流文章了。

二零零九年新年刚过,甲同修找到我跟我说:“你现在已经不上班了,咱们这护身符没有人做,需要一个做护身符的人,你能不能做呀?”我说:“既然需要,我可以做。可我什么都不会呀!”她说:“很好学,一看就会。”我说:“既然那么好学那我就做”。以前,需要护身符的时候都是从同修那拿,拿在手里看觉的很简单,不就是把一张图片塑封在塑料膜里面吗。当我真正做的时候,我才知道看似简单可真要做好可不那么容易。首先得把图片正面和反面对齐,然后用胶棒把图片粘好,再用剪刀把图片剪好,然后把图片放在塑封膜里面挨个摆放好,再放到塑封机里面压好,压好后再把图片一个一个用刀裁好,最后再用剪刀把图片四个角剪圆,经过这么几道程序,这个护身符才算做好。而且这个护身符需要量很大,不但为我们这的同修提供还为周边地区的同修提供。在做的过程中,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我修去了急躁心,嫌麻烦的心。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做护身符,我做的正得心应手的时候,甲同修又找到我跟我说:“你别做了,有个同修想做让她做吧。”我说:“可以呀,谁做都是做。”我接着说“我刚压好了好多膜,等我把它们做好,你再把东西拿走。”她说:“不用了。”说着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我觉的整体配合中让我做什么,我就做好什么。

从去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开了一朵小花。我从什么都不会到现在下载、打印、刻录等我都学会了。同修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这朵小花可以独立运转了。

修炼这么多年了,都是慈悲的师父牵着弟子的手走过来的。我唯有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有一天我在听天音歌曲《来自深穹的呼唤》这首歌时,从歌声中,使我感受到了,那来自天国母亲对流落在尘世中天国儿女那种慈悲的呼唤和期盼,他们盼望着我们能够精進好好修炼,赶快同化宇宙大法真、善、忍,跟着师父早日回家。在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要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时间,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