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吴玉丽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吴玉丽,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铁路大集体退休职工,一九六零年出生,今年五十四岁,家住佳木斯大学电业局家属楼。

从前,吴玉丽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人,单位领导都怕她。自从一九九五年七月学炼法轮功后,吴玉丽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再也没和丈夫吵过架,孝敬婆婆,邻里之间和睦相处。下雪天,吴玉丽一个人清扫楼区街道,邻居都亲切的叫吴玉丽“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吴玉丽两次进京上访,都因中途被警察绑架而终止,后一次竟被所谓“公审”劳教,佳木斯报纸、电视报道。二零零二年初,佳木斯警察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吴玉丽又被撬门而入的警察绑架。

一、两次上访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吴玉丽去北京上访,所乘坐的整列火车在哈尔滨车站被截,警察在每一节车厢里逐一绑架法轮功学员,吴玉丽也被截回。佳木斯向阳分局的张教导员得知她去北京了,叫她来向阳分局一趟,问:“炼不炼?”吴玉丽回答:“炼”。于是,她就被非法拘禁在佳木斯看守所,八月四日至八月十六日,共非法关押十三天,家人被看守所勒索三百元钱。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吴玉丽再次上访说明事实,在天津被一男警察跟踪,绑架到宝坻看守所。在公安局,那个男警察曾出言调戏她。一周后,佳木斯向阳分局桥南派出所一姓张的警察将吴玉丽伙同向阳分局警察于进军将她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第一批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日子,一共十七人,吴玉丽在其中,她们被绑架到市工人文化宫开所谓的“公审大会”,直接被绑架到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二、遭西格木劳教所迫害经历

维护信仰 遭虐待

吴玉丽一入所,管理科的刘科长就给吴玉丽上课洗脑,要求放弃信仰。警察又做入所教育,讲怎样做一个好人。吴玉丽质问:“你们警察个个骂人、动手打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让我们跟你们学什么?”警察无语。“我们按真善忍去做,你教的不打人不骂人我们早过这个要求了,不需要再教育。”

二零零零年四月五日,吴玉丽搬到前院,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衣服和行李搜查,并搜身,法轮功的书都被搜走,吴玉丽等人决定罢工。第二天,大队长刘洪光罚吴玉丽等法轮功学员走队列,走得鞋里像冒火一样,迫害持续大约一个星期。面对迫害,吴玉丽等法轮功学员罢走。大队长刘洪光就逼迫这些女学员坐地板砖,一直坐到晚上九点,腿坐的冰凉。大队长认为是吴玉丽带头的,就把她关禁闭迫害两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桦川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被搜身,被警察搜走大法书,吴玉丽等法轮功学员只能集体绝食要书。晚上,警察对吴玉丽等人大打出手,像野兽似的把她们按在临时搭的台子上插管灌食,早上插管,晚上插管,鼻子被插的直出血。吴玉丽还出现心抽,抽的床都随着上下动,眼睛看不清东西。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九中队法轮功学员在食堂门前集体炼功,所长、大队长叫狱警们对她们大打出手,并把她们分别关押到七、八中队。每天法轮功学员炼功几乎都挨打,吴玉丽经常一天挨三遍打。有时正在站桩,恶警过来当胸一拳,然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六日,吴玉丽等法轮功学员早上四点起床打坐,警察进屋对她们大打出手,从二层铺打到一层,又打到地上,又打到走廊。队长张小丹从中队一直连踢带打把法轮功学员打到严管队。这时管理科长过来,上去就给吴玉丽一个大嘴巴子,她的半边脸就肿了起来,并且罚吴玉丽坐在地砖上,又被关禁闭三天。吴玉丽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到严管号加重迫害。

非人环境

吴玉丽是十一月被劫持入劳教所的,而这一整冬天,吴玉丽等人洗脸刷牙洗头都在露天,牙刷冻了含在嘴里,化了再刷;每天洗完脸,手都冻的麻,痒、痛。洗头时,头发冻成冰,用手一挠雪花纷飞。

吴玉丽进劳教所后,狱警长时间不许洗衣服、不许洗脚、洗袜子。一次有人来检查,食堂桌子马上铺上白布,劳教人员穿上白大褂去车间欢迎。检查的人走后,吴玉丽找到中队长王秀荣说:“今天我给你们留点面子,以后再来人检查,我就站起来告诉他们不要看行李叠的多好、罩单多白,看看我们的脚,看看我们的衬衣,都成铁打的了。”中队长一听马上说:“你千万别说。”

夏天,牢房里蚊子多的出奇,一宿咬的人不能睡觉,只好晚上早早把窗户关严。可是一开门,热浪扑来,一次她对值班警察说:“这屋得有五十度,死两个怎么办?”

劳教所每天吃的是发红的玉米面发糕,据说是鸡饲料。喝的萝卜汤,一滴油也没有,一碗里没有几根萝卜,其实就是萝卜水。有的时候用蒸发糕的水做汤,并且没有咸淡味,非常难喝。上厕所也受刁难,一次吴玉丽提出上厕所,被狱警殷红大骂一顿。

吴玉丽后被转到八中队迫害,当时八中队有六名法轮功学员,四十多个普通劳教人员。每天四点起床叠被,然后出操,上厕所只给十分钟。十七个蹲位,五十多人,法轮功学员不和她们抢,常轮到最后,往往刚轮到外面就喊站排了,要是晚一点全体罚跑圈,普通劳教人员大骂,把怨气撒到吴玉丽这些法轮功学员身上。

奴役

吴玉丽等法轮功学员每天吃的是鸡饲料、萝卜水,还要被逼着干繁重的体力劳动。每天早七点进车间,晚八点出车间,赶上任务紧,加班到十点收工是常事。到装车的时候,一百斤的袋子压得吴玉丽脚下像踩着棉花,头发昏,眼冒金星。

奴工项目之一是每天挑小豆,定额一百五十斤,普通劳教学员都能完成,但很多法轮功学员很难完成。当时吴玉丽所在中队已增至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只有四名能完成定额。吴玉丽说话快,干活快,但是即使拼命干,不敢抬头,脖子累的要折,从早到晚才将够产量。为什么普通劳教人员个个产量够?一观察,发现她们下面挑点好的上面挑点好的,中间夹馅。吴玉丽说:“我们按真善忍标准为人处世,不能夹馅。”这样,吴玉丽等人,每天被逼着干十三、四个小时的奴役,产量不够还得挨骂挨打。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吴玉丽不放弃信仰,劳教所就剥夺她的丈夫和孩子的接见权。

三、两次遭绑架

之后吴玉丽又两次被绑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吴玉丽上七台河的法轮功学员家串门,由于该学员手机被监听,当吴玉丽刚到那家,就被七台河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十五天。警察非法搜身,随身仅有的一百多元钱全部被勒索。

二零零二年年初,佳木斯全市大抓捕,执行江泽民“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密令。五月四日,市公安局、向阳分局、桥南派出所大约十七、八个警察参与绑架吴玉丽,其中,得知桥南派出所白姓教导员指使参与绑架的警察是江雪和李坦。找开锁专家,撬门三个小时,把门锁撬坏后,开门就抓人,将吴玉丽非法关押在佳市看守所二十七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