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下)

追记12年前长春3.05插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接上文

(七)丹心照汗青

监狱的摧残

刘成军被关进了吉林省第二监狱(俗称吉林监狱)一大队。监狱长李强,副狱长刘长江,一大队大队长赵京,副队长王建孔指使罪犯开始实施新的迫害。

刘成军被拖到水房,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溃烂,连短裤都脱不下来了,木板木棍被打折了好几根。用手编腰带抽脸、抽眼睛,腰带上的大纽扣都打碎了……目击者(刑事犯)佩服地说:“刘成军真是一条硬汉,被打时一声不吭。”

2003年8月底,在一大队坚贞不屈的刘成军,被转到五大队。赵京到五大队当大队长,和副队长林志斌,伙同罪犯郭树铁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成军从来都拒绝做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奴工,因此被迫害的更为严重。刘成军绝食抗议,开始了生命的抗争。

他把自己的狱内购物卡给了其他法轮功学员,嘱咐他们都买成营养品,分给那些被关小号和其他需要补充营养的功友们。看到一位功友的衣服破了,他一边为他缝补,一边给大家唱了一首歌曲《祝福》——这是狱友自编的词曲,鼓励大家坚忍刚强,走好正法之路。功友们听着,泪流满面。

绝食10天,滴水未进,已经远远超过了绝食绝水七天即死的极限,管教戴俊这才把他送进狱内医院抢救。刘成军已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都很困难,医院确诊为尿毒症,公安医院和吉林市中心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

10月21日,监狱通知了家属。那时刘成军大姐,法轮功学员刘琳,第二次被劳教释放刚两天。家属赶到吉林市中心医院,那时刘成军已奄奄一息:整个人骨瘦如柴,全身到处是伤痕,眼窝深陷,看不清东西,咽喉重度感染,说话很吃力,心、肾都重度衰竭。

大姐握着他的手,哭着说:“我现在就给你办保外就医,很快就回家。”

刘成军艰难地说:“啥…也…别…执…着。”大姐也同样是坚贞不屈的法轮功学员,他看着大姐在流泪,就一个字一个字地鼓励道:“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在场的人都失声痛哭。

高洁而去

监狱要给办保外就医,竟然被刘成军家乡农安县的“六一零”拒绝!约12月初,刘成军又被送回监狱,直接关进了小号。曾经魁梧威严、震慑狱警的刘成军,那时已经不能站立,大便失禁。

2003年12月24日,刘成军被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在这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奄奄一息的刘成军要了纸笔,写下了人生最后的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12月25日家人赶来,见刘成军七窍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脉管象拉开了,满地是血。他全身是伤,器官重度衰竭。几乎发不出声的他,艰难地指看护他的犯人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在场者无不动容落泪。

12月26日凌晨四点,经过21个月的炼狱摧残,高洁的刘成军离开了人世,年仅32岁。当天,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强行火化。

看到儿子惨死,刘成军的父亲刘长太和老伴当时就不行了,老伴哭昏了过去,刘长太嗓子当时起了一个鸡蛋黄大小的血泡,呼吸困难,差点堵死过去。刘长太老人说:“我一定要讨个公正的说法,不然我无法度过余生啊!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学做好人、一心向善的人,为什么要遭到如此恶毒的虐杀?法律和公理何在?人间正义何在?他们用了什么恶毒的手段害死了我儿子?我儿子临死时鼻孔、耳朵、大腿等处都在流血,这究竟是为什么?!”

在刘成军被迫害死后,“六一零”又派人到刘家蹲坑、骚扰。刘成军的大姐刘琳2004年12月17日,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通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

家破人亡,在不断的打击和折磨下,2005年3月28日,刘长太老人含冤而逝。

丹心照汗青

刘成军被害死4年后,2007年9月5日,在澳洲纽省的议会大厦,某人权基金会的颁奖典礼上,将“丹心汗青奖”,授予打破新闻封锁的“3.05长春插播团队”的代表——刘成军。

这一奖取名于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该人权基金会说:刘成军的选择在对抗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背景下,是可歌可泣的义举。他将作为二十世纪中华民族的人权卫士,流芳百世。

颁奖的纽省上议员格尔顿•莫里斯表示,刘成军获得丹心汗青奖,是留给历史的见证。

代表刘成军领奖的张先生在致谢辞中说:“五年前刘成军和他的同伴们为了突破封锁让人们看到法轮功的真相所做的壮举,震撼了世界。这个奖项提醒人们:在中国经济繁荣假相之下,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仍在发生。有多少人为了经济利益,正丧失人类赖以生存的道义原则,又有多少人能够预见,中共对‘真、善、忍’的打压,对传统文化和道德的摧毁,将给中国及世界带来灾难。愿这个奖项能够使更多人了解到真相的意义和价值,让我们一起来维护正义和尊严,结束这场迫害、为我们自己,也为我们的民族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未来的美好,总是在当今的苦难中孕育。我们将继续追踪这个团队的命运。

(八)开创未来的先驱者

大抓捕中5000多人被抓,数千家庭妻离子散;插播团队的15人被判刑,更多人被劳教;7人先后被公安局酷刑整死;在吉林监狱,刘成军被害死,云庆彬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孙长军肋骨被打断,双肺空洞,胸腹积水,腹胀如鼓,生命垂危……但这并不是撕开谎言铁幕的全部代价,迫害还在继续。

雷明 保外就医仍不放过

继刘成军被监狱害死后,被判17年的雷明,在吉林监狱受尽酷刑:毒打、弹眼球、捏睾丸、上抻床、死人床……不到2年,就被残害得生命垂危,2004年被保外就医。

回到家的雷明人已残废,原来130斤的体重,只剩下70斤,奄奄一息。父母没有经济来源,仅有的一点积蓄都给儿子补养身体了。但是当局仍不放过,监狱、派出所、居民委,不断来施加压力,一旦雷明身体有所恢复,就得收监。为了不再被抓,在雷明能走路后,二老忍痛让他出去躲躲。

2006年8月6日,伤势太重的雷明,在流亡中去世,年仅30岁。老实忠厚的父母得知独生子被迫害致死后,悲痛欲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6-9-1-leiming14.jpg
图8:雷明的两张照片,左:被迫害前;右:被监狱迫害至生命垂危,保外就医。

魏修山 在监狱失踪

魏修山,前面提到过,他是插播中的配角。他1999年因为上访被非法批劳教1年,在苇子沟劳教所时,拒绝认罪,拒穿劳教服,被恶警用电棍摧残,但他一直都没穿,连犯人都说:“真了不起,队长这么恶你都不怕,都拿你没办法。”

他给劳教犯们讲法轮功是咋回事,解开谎言的枷锁后,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好,好几个犯人说将来出去跟他学大法。他始终不屈服,被非法延期关押11个月,在解除劳教的鉴定上,他写道:“我出去后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证实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是能度人的好功法。”

2002年10月,他参与插播被冤判12年。在吉林监狱受尽酷刑,被折磨至生命垂危,2003年10月,送到医院后失踪。

梁振兴 四个监狱轮番迫害

故事的结尾,我们回到团队的主帅梁振兴身上。本系列的开头讲到:梁在插播的前几天被诱捕,在看守所里被刑讯逼供,他承受着酷刑,为团队争取着宝贵的时间。插播之后,警察发现梁振兴隐瞒了重大案件,不断地长时间提审他,每次他都是伤痕累累的被抬回来。

图9:梁振兴的两张照片,左:迫害前;右:在看守所(官网),头左部发迹上可见血污
图9:梁振兴的两张照片,左:迫害前;右:在看守所(官网),头左部发迹上可见血污

在法庭上,他看到了他残缺的团队。通过大家互相鼓励的眼神,和法庭的质证,他才知道大家出色地完成了使命!这是令他最欣慰的。他和刘成军象在劳教所一样,当众揭露谎言,卫护正义,被身后的法警猛掐脖子,累得法警直换人。庭审后他又被殴打电击,后被抬回看守所。

2002年11月,被冤判19年的他,被押进吉林省第二监狱(俗称吉林监狱)。这个不见天日的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酷刑没有停过,如今已经至少整死20人,另有几十人致残、致疯。当时迫害梁振兴,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

毒打、电棍、老虎凳、抻床、死人床、关小号、插肋骨、弹眼睛、捏睾丸、指甲里钉大头针、烫烙……两年多酷刑用尽,实在没办法,人都快不行了,才转到别的监狱推卸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10-20-heizuizi-09.jpg
图10:酷刑抻床(左)和死人床(右)

2005年3月29日,他被转到长春铁北监狱。监狱惨绝人寰地迫害梁振兴,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纷纷起来抗议、声援。监狱害怕了,很快又给他转狱。

不管在哪里,任凭怎样折磨,他都给周围人讲真相。很多犯人同情他,敬佩他,监狱就安排最没有人性的犯人残害他。

2005年8月,他被转到最为凶残的四平石岭监狱。监区长尹首东、管教杨铁军、狱警武铁、张业军等伙同犯人,用8根电棍一齐电他,电得他全身满是焦糊斑,下体被电糊,一个乳头整个被电焦、脱落。2006年6月5日家属接见时,人们穿着短袖,梁振兴插着鼻饲管,穿着棉衣还说冷。他大哥想撩开棉衣看看,狱方匆匆将梁振兴架走。四平监狱快把他折磨死了,就又把他转走。临走时,他嘱咐那些折磨他的犯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祝你们有个幸福的未来。”很多人最终被感动了。

2010年元旦,他又被转到公主岭监狱。4月12日家属探视时,梁振兴骨瘦如柴,走路困难,声音沙哑。4月25日狱方通知家属去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梁振兴在那里抢救,瘦骨嶙峋,右眼几乎失明,肺严重病变,脚肿的象馒头,痛苦得直咬牙……5月1日上午,铁骨铮铮的梁振兴停止了呼吸,年仅46岁。

对梁振兴的死,西人媒体这样报道:“带领发明网络信息自由才能的人死在了中国,他的死就像其他法轮功学员们一样,在历史的记录中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遗憾的是,一直被封闭在监狱里的梁振兴,还不知道他和他的团队,开启、奠定了一个崭新的传播真相的时代。长春插播的巨大成功,撕开了中共谎言的铁幕,电视插播在多个地方兴起;同时,强大的宣传效果,最终促成了对互联网封锁的历史性突破——令中共金盾工程束手无策的破网软件诞生了!

(九)生命换来的光明

不灭的真相之光

暴政和迫害吓不倒真正的勇者,谎言和封锁挡不住真相的传播。长春的巨大成功之后,电视插播在封闭的大陆此起彼伏。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02年9月6日19:15,甘肃白银市白银公司的有线电视插播了法轮功真相,持续15分钟,十万职工及家属都能看到;10月19日晚,在西南某市有线电视插播约2小时;2003年1月23日,东北某市某小区有线电视插播了“天安门自焚案真相”等内容,超过半小时。2003年8月,通过无线发射,华南地区大面积播放半个多小时,有数万民众收看到了真相……

破网软件

2010年1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发表演说,呼吁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促成国际互联网信息的自由。政府愿意拨款,去开发一个新的软件,能让公民们自由地发表意见。

只有一个群体做到了,而且早就做到了。美国《旗帜周刊》11月27 日报导,这个团体就是法轮功。他们开发的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不但风靡中国大陆,而且传遍伊朗,在伊朗大选消息被当局封锁的关头,破网软件成了伊朗人民向外传递信息的“救生索”。

破网软件这个创意,源于长春的3.05插播,梁振兴的团队突破了有线电视网络的封锁,出乎意料的巨大效果,推动了法轮功团体对互联网封锁的突破。

为了民众的知情权

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这样写道:“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这个主要由海外修炼法轮功的电脑工程师组成的群体,近年来开发出自由门、无界浏览和动态网等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大陆民众绕过中共设立的防火墙,获得自由世界的资讯……所有这一切都是从长春这个城市开始,开始于一个叫梁振兴的人……尽管这个人从来没有得到过诺贝尔奖,但这位辞世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谎言扭曲了同胞们的良知,扭曲了人们的正义感,掀起了人们对“真善忍”信仰者仇恨——而真相化解了这一切,把知情权还给了民众。明白了真相的人们,都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奔走相告着真相的消息,甚至在长春3.05插播的次日,上万人自发到长春法院,去谴责中共,声援被审判的真相传播者——公道自在人心。

传播真相的正义之举,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中,都是受到鼓励的。从插播电视,到建立起数十万个家庭真相资料点,中国大陆的真相遍地开花;在海外,从创办自由媒体,到开发出一代代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法轮功真相已经传遍全世界。如今,法轮功洪传世界百余国,逾1.5亿明白真相的中国同胞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声明三退(脱离中共党、团、队组织),选择自由美好的未来,这正是人心所向,天象所趋。

避难到美国的张忠余,前面我们讲过的那位《兰台内外》杂志的副总编,如今感慨地说:“恐怖高压阻隔不断人们对真理的渴求,谎言与暴虐改变不了人心。尽管14年的血雨腥风使无数人身心受到摧残,令千万个家庭破碎,但自古以来,迫害正信者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中共在自毁中走向分崩离析,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给世界以希望与光明。”

突破封锁,还给大陆人以知情权,长春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插播团队,他们义薄云天,无私无畏的壮举,照亮了大陆这段最黑暗的历史。为争取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为最基本的知情权,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们,做出了巨大的付出。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