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我走了另外空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我就是那种师父把法送到家门口而迟迟得不了法的人。丈夫从一九九七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一直很反对,总是找茬和他生气。

我年轻时就患有乳腺炎病,再加上日积月累的劳累和生气,乳腺炎病严重到了极点,两乳房长满了疙瘩还肿大,成黑紫色,胳肢窝也长满了疙瘩,整天胳膊架着,生怕碰到,吃药贴膏药也不好使,整天在病痛中煎熬。

后来听人说武汉有种药很好,我就让丈夫明天去买。谁知到了第二天,丈夫也不提这事了,我就问他:“你怎么不去了?”丈夫说:“我昨晚做了一梦,梦到师父说,如果给你买药,就是害你。”他话音刚落,我的胳膊就能耷拉下来了。我急忙说:“啊!不防你的一句话都能惊天动地,神通这么大。你看我胳肢窝没疙瘩了,胳膊能下来了。咱们俩一直都没有说过客气话,今天我对你说句客气话:谢谢你。”我丈夫说:“你不用谢我,你应该谢谢我师父才对。”

那时我想:大法真有点神奇,有时间也看看书。可不长时间,就又把书放在一边了,仍旧整天为了儿女孙子忙得不亦乐乎,被亲情捆绑着。

到了二零零八年春,由于我的腿被碰着,膝盖上聚了个大包,这个包转移到后背,然后又转移到脖子右侧,有馒头那么大,包越长越大,脖子也象被绳子勒住似的,越来越紧,吃饭出气都感觉困难,整天歪着脖子、耷拉着头,眼神暗淡无光,就象丢了魂似的坐着。一天傍晚,我突然感觉出不来气,生命将要窒息。丈夫知道情况不妙,跑过来紧紧抓我的手说:“不要怕,我发正念。”

就在这一瞬间,我想起《明慧周刊》中有位老太太在生命紧要关头说:“师父,我不能走啊,我还要救我世界的众生呢。”这时,我就用尽全身力气高声喊:“师父呀,我不能这样走啊,我还要救我世界的众生呢。”谁知话音刚落,就感觉嗓子离缝了,能出气了。这真是太神奇了!我一拐一拐地走到师父法像前跪下,放声痛哭,谢谢师尊救命之恩。

从此以后,我就每天饭前给师父烧香敬茶,从不间断。丈夫看到后,就严肃地对我说:“师父给你第二次生命是让你修炼返本归真的,不是让你感恩的。”我就坚定的说:“我要修炼。”

但是正象师父说的:“魔就是破坏这个,使你修不成。”[1]一天,我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感觉有东西把我两胳膊往下按,还推我,推的我前仰后合。这时,我从头顶到脚下,鸡皮疙瘩出了一茬又一茬。我坚定的大声说:“不管你是什么魔,什么鬼,我今天不怕你,我有师父管,我就要炼功。”话音一落,什么干扰也没有了。使我真正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师尊给我在地狱中除名,又把我捞起洗净。我现在是无病一身轻。我要用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用我自身的条件讲真相,劝三退。

前年八月份,我村一同修被恶人绑架,风声特别紧。她的儿子(常人)由于害怕,把屋里大法真相资料烧了,剩下一捆不干胶没烧,他走时路过我家对我说:“把它拿去扔河沟里。”这时,我毫不犹豫的说:“你不要扔,放我这吧。”她儿子小心的把摩托车推到院内放下。我家情况比较特殊,丈夫以前是协调人,我修大法得到身体健康邻里皆知,恶人就在我家安了眼线,对门的夫妻俩轮流盯着我家。我想:我怎样能保护好大法资料呢?我得把它送到安全地方。

这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天还下着小雨。我只有三十里以外的一个同修的电话号码,电车还没电,怎么办?只有求师父帮助。我对师父说:“师父啊,帮我把电车充足电,我要去送资料。”我拨通了这位同修的电话号码,让他在街上等着。我走时发出一念:“一切邪魔烂鬼,通通给我让路。”这时雨停了。就这样,一路顺利地将资料送到同修手中。回来时,乌云密布,无意间抬头,看见从云缝中露出一个银色的大圆盘。顿时,我的眼泪哗哗地流啊流啊!

回到家中,女儿说:“你怎么还没去?”我说:“去了,又回来了。”女儿惊讶地说:“不可能吧,我一件衣服还没洗完,你就回来了?”我想:肯定是师父让我走了另外空间。这件事使我更加真切的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无微不至的看护着弟子。谢谢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卷二)》〈万法归宗〉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