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律师辩护 大连中院称“请不请律师结果都一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安锅案”中被绑架的大连九名法轮功学员,于2014年1月27日被中山法院非法判刑四到六年,他们都提起上诉。之后,大连中级法院极力阻止一审的律师介入二审辩护,并称“请不请律师结果都一样”。

基于对案件的了解及负责,聘请原来一审的律师继续代理本案,这是诉讼案的常规。但是在政法委及“610”的幕后操控下,大连市中级法院法官给家属打电话,威胁家属不许聘请一审律师,否则视为自动放弃聘请律师。法官甚至公然说:“不用花钱请律师,有那个钱还不如存到看守所,叫家属在里面吃点好的。”并说:“请不请律师结果都一样”。

2月26日上午,赵永林律师去中级法院递交手续时,法官何云波说是上级领导不让他接律师函,赵永林律师对他说:“你的上级不懂法律,你是法官,你懂法律,你应该告诉你的上级在违法。”

3月3日上午,陈建刚律师到中级法院递交律师手续,法官何云波拒不见律师,用各种理由搪塞,陈建刚律师只好在中级法院门前打出“大连中级法院违法,阻止律师会见”横幅抗议,门外的警察出面阻止,陈建刚律师坚持打横幅,提出如果自己的举动让警察难办,可以把他刑事拘留。警察请示法官后,何云波仍然不见律师。后来警察干脆对陈建刚律师在法院门前打横幅视而不见。

家属与律师只得去信访部门控告。在信访部门干预下,当日下午法官何云波和一名叫郭辉的庭长才出面见律师,但仍蛮横地告诉律师不能代理该案件。律师让他们拿出相关法律条文。他们没有法律条文,就是不让律师代理。律师当时指出中级法院及法官在公开破坏法律实施,是黑帮,是一群流氓,他们默不作声。

3月4日上午,王全璋、程海、王兴三位律师受家属委托,去大连中级法院递交律师手续,中级法院如临大敌,到处都是便衣与警察,一片肃杀之气,法院门外有4辆坐满警察的大型商务车,方圆几百米包括商店及快餐店和公交车站等,都是便衣,几名家属的所在派出所及社区人员全部集中到中级法院,用不同方式骚扰家属,不让家属请律师。家属和律师据理抗争。一个小时后,法院一姓苏的人员带家属及律师到了中级法院的立案庭,法官何云波和书记员田震出面与律师和家属谈话,庭内还有一部摄像机,谈话内容仍然是不让律师代理案件,而且特别强调不准用一审律师,二审及再审也不准用一审律师等。律师说:“一审法院的决定不能适用上级法院,法院不能限制委托人选择律师的权利,当事人有权利随时委托辩护人,今天我递交家属的委托书,我也希望能阅览一审的决定,并且安排时间阅卷。”

下午,律师去看守所会见受阻,看守所指出是中级法院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

一连几天,几名家属都受到来自当地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人员的骚扰,家属质问到底是谁让他们干这件事的?答曰说是中级法院让他们干的,他们也不愿意做这件事。

在“安锅案”整个绑架、审理、宣判过程中,存在着公检法人员大量违法犯罪行为。对大连中山区法院做出的枉法裁判,受害人不服上诉。大连中级法院因为怕司法程序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被曝光,惧怕一审律师介入案件,遂无理由阻止律师,企图继续徇私枉法,制造冤假错案。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