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周永康在沈阳公安的爪牙许文有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在中国大陆有一批官员蹿升的非常快,原因是他们在自己的良心与对权力的追求之间,选择了出卖自己的良心,从迫害法轮功中找到了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

不久前落马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的头子周永康就是这类官员的典型。我们首先提到周永康,是因为本文所曝光的这个官员与周永康关系极其密切,用周永康在辽沈地区的爪牙来比喻这位官员,一点也不为过,他就是现任的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

许文有其人

许文有,男,一九五五年生,辽阳人,当兵复员后成为鞍山市公共汽车公司的工人,后来当民警,许文有从警后,多年来一直在刑警工作,从来没有离开过刑警部门,许多警察同行都说许文有下手狠、敢下手,心狠手辣,特别适合刑警工作。

许文有
许文有

许文有是个权力欲极强的刑警,由于其人文化不高,又没什么文凭,要想出人头地,就得在刑警工作中立大功,积累攀升的资本。多年在军队、警察系统接受党文化的毒害,许文有养成一种好勇斗狠的性格,有时候狠得有些变态与甚至草菅人命。

据海外明慧网的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中,作为专门打击重大刑事犯罪的刑警部门,不务正业,大范围地参与了对善良的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善与恶的选择中,许文有很自然地选择了与邪恶为伍,甘做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半年时间,许文有升任鞍山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二年十月,许文有升任鞍山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政法委这个部门,是迫害法轮功的主管单位,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就设在政法委,许文有既担任鞍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又担任鞍山市政法委副书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许文有把二十余年在刑警中积累的经验都用在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许文有就爬到政法委副书记的职位上。

辽宁是迫害法轮功最惨烈的省份,这里有全国迫害法轮功的样板“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这里也是最早曝光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省份。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急需一批心狠手辣的打手型的干部。这样,既有丰富的刑警工作经验,又有对中共效忠的党性,又积极参与打压法轮功的许文有被辽宁省高层看中。

二零零二年末,许文有调离鞍山,来沈阳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总队长。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现在的“辽宁省国保总队”(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当时还没有成立。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对 “重大法轮功案例”的打压。现在的辽宁省公安厅反邪教总队长王兴辉,就是当时许文有的得力助手。

许文有是周永康一手提拔的亲信。

此图为许文有夫妇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周永康的合影

在辽沈沈阳的公安系统内部,许多人都知道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有个“好大哥”,这个“好大哥”就是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二零零五年九月,“好大哥”为许文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专场表彰大会,将许文有树为“全国公安系统的典型”,号召全国警察学习。随后, 许文有带着老婆与手下组成的宣讲团,全国四处做报告,宣讲他的英雄事迹,风光一时。从此许文有官运亨通。原本只是一个鞍山汽车公司的普通工人,如今已经成为了沈阳市的副市长。

作为主管全国公检法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为什么要为一个还是局级的警察官员许文有在“人民大会堂”开专场表彰大会,将许文有树为“全国警察的楷模”,这里隐藏着一段周永康与许文有自己都不敢公开说出来的秘密,那就是许文有破获了“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

其实所谓的“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是玄虚的,真正的“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就是当时震惊世界的发生在沈阳的“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下面是“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的经过。

高蓉蓉
高蓉蓉
被电击毁容的高蓉蓉
被电击毁容的高蓉蓉

高蓉蓉,女,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在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等用电棍连续电击高蓉蓉六、七个小时,导致高蓉蓉面部烧焦、严重毁容,制造了震惊海内外的“高蓉蓉被毁容案”。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高蓉蓉被送到中国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期间,在警察的严密监控之中,沈阳市的多名法轮功学员智慧的成功的解救出高蓉蓉,并将高蓉蓉被毁容的照片在国际社会曝光,将中共警察的暴行令世界震惊。

中共江泽民、罗干、周永康集团害怕高蓉蓉本人也被营救出国,因此全力追踪高蓉蓉的下落,并将此案定为“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成立了专案组,动用一切力量,搜查高蓉蓉,而此时,许文有正担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总队长,直接负责追查高蓉蓉的下落。

辽宁省公安厅历经近半年的蹲坑、跟踪,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凌晨,高蓉蓉不幸再次被辽宁警方绑架,多名参与营救的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非法抓捕。许文有因此立了大功,为中共解决“国际丑闻”立下了“汗马功劳”,许文有因此进入中共领导的视野,政法委书记罗干与公安部长周永康亲自点名要将许文有树为全国典型。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再次被绑架的高蓉蓉被辽沈警方杀人灭口,死于“医大”,年仅三十七岁,脸上布满疤痕,骨瘦如柴。

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时任公安部长周永康亲自为许文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表彰大会。周永康大赞许文有是公安干部践行“三个代表”的楷模,会议主持人也称许文有巩固了共产党执政地位。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许文有是追踪到了被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下落。从此,许文有傍上周永康这位“大哥”。二零零六年,许文有被提拔为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沦为周永康迫害法轮功在辽宁的忠实爪牙。

许文有担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许文有攀上周永康这位中共中央领导级大哥后,忠实地执行的周永康的命令。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不遗余力,官越做越大,职位越来越多。

二零零八年二月,奥运前夕,许文有被提拔为沈阳市公安局局长,大权独揽,这是一个握有实权的肥缺。许文有同时还兼任沈阳市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政法委副书记等多职,每个部门,都参与迫害法轮功。

1、二零零八年奥运前非法大抓捕。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中共以维稳为由,大肆绑架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更是四处督战,刚刚被周永康提拔为沈阳市公安局局长的许文有更是积极,召开沈阳市公安系统大会,布置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方案,每个区都下达名额。要在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来沈阳之前,掀起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狂潮,为周永康献礼、表忠心。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至二十六这三天,沈阳市狼烟四起,十几个区县的公安局同时绑架法轮功学员,仅东陵(浑南)区一晚上就绑架了二十四名大法弟子;接二连三的大法弟子失踪消息传来,甚至正在家中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亲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

干了三十余年刑警的许文有,下手之狠是出了名的,用他的话说,办案就要办成“铁案”,言外之意就是斩草除根,不留活口,不留后患。从警三十多年来,不该死的人被许文有弄死不少。许文有很自然地就把“下手要狠”的作风带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就会这个。跟什么人学什么人,有许文有这个“狠领导”带头,沈阳的一些没有头脑的小警察自然也就狠起来。

2、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陈玉梅被殴打致死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沈阳非法大抓捕的众多案件中,最惨烈的莫过于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陈玉梅案了,年仅四十八岁的陈玉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惨死于警察手中。

陈玉梅
陈玉梅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七点,陈玉梅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对她拳打脚踢,当场就把陈玉梅打的昏迷不醒,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一天后陈玉梅死于空军四六三医院,七月六日,陈玉梅的尸体被强行火化,前后不到三天时间。家人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陈玉梅被恶警打昏后在医院的照片
陈玉梅被恶警打昏后在医院的照片

3、法轮功学员张佩兰被迫害致死

张佩兰
张佩兰

奥运前沈阳非法大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中,还有一位被害死,张佩兰,女,六十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家中被铁西区启工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短短两个月内,张佩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接回家后不久含冤离世。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沈阳非法大抓捕中,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被警察酷刑折磨,其中多人被判重刑,如当时的沈北冤案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六至十一年重刑。

二零一零年,许文有因为“维稳”有功,被任命为沈阳市政府副市长,又升一级。

许文有将一场晨炼荒唐定性为“沈阳321大案”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十余位法轮功学员由于参加在沈阳大东区小河沿的晨炼,而被绑架,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故弄玄虚,给此案起了个名字叫“F321大案”。沈阳市公安局对此成立了“F321大案”专案组,将办公地直接设在了沈阳市看守所。

绑架案发生后,法轮功学员家属心急如焚地到沈阳看守所要人,家属根本无法辨认警察拿出的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因为照片上的人已经被打得脱了相。

仅举部份例子:法轮功学员付辉被绑架后,先是被三个警察拖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地方,双手被铐在冰凉刺骨的铁椅子上,双脚固定,一点不能动。三个警察一直打她耳光,后来又用电棍电击腿部、阴部,还把付辉衣领拽开浇凉水,用三个纸壳扇风,拿一个象头盔的东西套住她的头部,用棍子敲打,一男警察甚至试图用牙签扎手指。酷刑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付辉在沈阳市看守所里被视为高危病号,身穿红色马甲。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六十岁的臧玉珍因无辜被绑架拒绝签字,因此被警察打耳光,两天没吃饭。

目前,这十三名参加晨炼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在大东区被非法起诉,这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刘占海(男,四十八岁,哈尔滨人)、赵淑云(女,六十多岁,内蒙通辽人)、李玉萍(女,五十四岁,沈阳人)、付辉(女,四十三岁,哈尔滨人)、刘金霞(女,六十多岁,哈尔滨人)、臧玉珍(女,六十岁,大庆人)、徐小艳(女,本溪人)、任秀英(女,七十二岁,哈尔滨人)、高秀芬(女,六十岁,大庆人)、刘亚荣(女,沈阳人)、王洪林(男,六十多岁,本溪人)、赵宏兴(男,六十多岁,哈尔滨人)、武秋彦(女,五十八岁,哈尔滨人)。

据悉,大东区检察院已经两次退案,但大东区国保大队一定要做恶到底,继续用所谓“补充侦查”造假、拼凑、构陷材料罗织罪名,诬陷这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有罪,用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的话,就是要把外炼功 “F321大案”办成铁案。

十二届全运会前大绑架

二零一三年全运会前,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又以“维稳”的理由,大规模地绑架法轮功学员。

1、沈河区绑架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沈河区五里河派出所一次就绑架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庞淑兰(七十八岁)、万秀兰(七十四岁)、安秀英(八十四岁)、罗秀英(七十八岁)。

2、缘起习近平的“于溟绑架案”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于溟,今年四十二岁,全运会前被绑架跳车逃脱后,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沈阳公安八次拒绝律师会见于溟。于溟被强制戴着手铐、脚镣关在大铁笼子里,不给喝水吃饭,还遭到了手指钉竹签的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由于“于溟绑架案”惊动中共党魁习近平,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亲自过问此案。下面是“于溟绑架案”经过。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十点多钟,辽宁省锦州北镇市一户农家,法轮功学员于溟的姐姐一家忙活筹备完孩子的婚礼,正准备上床休息,突然门口一阵骚乱,一群凶恶的黑衣警察冲进院子里,拽着于溟的姐夫就大打出手,一帮人冲过来把于溟扭住铐住。

于溟的姐姐和姐夫拦住警察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绑架者自称是沈阳市国保警察,在执行“命令”,并称:习近平要来沈阳市观看十二届全运会,并视察沈阳多福小区(于溟户口所在地)视察,上访的、被拆迁的,尤其是法轮功学员都要绑架。

于溟被绑架劫持后,当晚就被警察劫持到沈阳沈河区大南派出所一个小屋内,手脚都被铐在一个特制的铁椅子上,市区两级国保警察连夜过来审讯。八月三十日晚上九点多钟,大南派出所三个警察送于溟去看守所,在呼啸行驶的警车里,于溟使劲撸下一只手的手铐,拉开车窗,跳了车,打了几个滚,快速跑进了路边的玉米地里,押送的警察傻眼了……

于溟惊险走脱后,明慧网、大纪元等海外媒体及时报道了“辽宁当局借口习近平来访,绑架于溟、李东旭等十多位沈阳法轮功学员的新闻”,令辽宁当局恼怒,于溟被沈阳公安列为网上“通缉逃犯”,辽沈警界动用一切力量与手段,追捕于溟, 九月二十四日,于溟在沈阳再次被沈阳公安劫持。

3、凌辱法轮功学员李东旭女士

李东旭女士,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工程有限公司东北分公司项目管理部员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李东旭被沈阳市国保支队警察绑架到皇姑区明廉派出所。

非法审讯期间,沈阳市国保一男警察强行脱光李东旭的衣服,把她单独关在一屋内,三名男警察手持电警棍,声称要电击她的阴部。后来一名“王姓副局长”看到,说“象什么话,赶紧把衣服穿起来!”才作罢。一警察又打了李东旭四、五个耳光。李东旭的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被打得迷迷糊糊,这时警察强迫她在“笔录”上签字。

与女儿相依为命的八旬老母亲苦不堪言,每天以泪洗面,四处奔走要求释放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女儿。

许文有打压传统文化,绑架“雄狮学校”三十余名师生

“雄狮学校传统文化部”是一所传统文化学校,以“道德”为本的传统教育理念受到家长的信任,不到两年,学生就从几人增加到二百多人。中共对传统文化一直在监控之中,中共高层知道了沈阳成立了一个法轮功学校。公安部与教育部都成立了工作组,辽宁公安厅与沈阳市公安局也成立了两级专案组,由局长许文有亲自指挥,专案组的所谓名称即“1018大案组”。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沈阳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接连绑架了沈阳市雄狮学校的传统文化班三十多名老师与学生,并解散传统文化班的二百多名学生。打压的借口是“雄狮学校传统文化班”的老师都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办学校是对中共现行教育制度的挑战。一个真正尊师重道的好学校就这样被打压了。

沈阳市公安局对学生家长的身份也进行调查,家长中有修炼法轮功的,也要绑架。多位学生家属已被绑架。

许文有涉嫌活摘与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

不仅仅是打压当地法轮功学员,许文有与原辽宁省省长薄熙来及王立军关系及其密切,是参与活摘与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嫌疑人,沈阳的医大与陆军总院等多所军队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许文有的妻子赵桂琴助恶为虐

许文有的妻子赵桂琴原本是鞍山市一家医院的护士长,对于中共伪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作为护士长,她一眼就能看出央视的骗局,重度烧伤病人不能裹满纱布这一医学基本原理。赵桂琴本应劝阻丈夫许文有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可在许文有绑架了被毁容的高蓉蓉,立了大功之后,许文有的妻子赵桂琴却随着宣讲团四处吹嘘她丈夫许文有的“英雄事迹”,可谓助恶为虐。

大哥倒台,许文有悄悄的拿下这张照片

许文有夫妇等与周永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照片,一直摆在许文有办公室里很显著的位置。许文有一提起来,常常以此为荣耀。周永康对沈阳也格外的“关照”,多次来沈阳视察对法轮功的打压,每次周永康来沈阳,许文有都跑前跑后,为大哥护驾。

二零零八年,周永康视察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许文有调集全市警力,实行交通管制,在宾馆去马三家的路上,布满荷枪实弹的警察,搞得百姓怨声载道,一听说是周永康来了,更是大骂,说胡锦涛来了也没这样。

周永康原本要提拔许文有当辽宁省公安厅的厅长,可是随着薄熙来与王立军案发,许文有想当辽宁省公安厅厅长的美梦泡了汤。从外省调来一位没有公安经历的王大伟当辽宁省公安厅的厅长,许文有气得对手下嘲讽新来的公安厅厅长王大伟:“连枪都不会打”。

如今北京对周永康的案件虽然没有公开公布,但中共发言人一句“你懂的”让人们都知道周永康倒台的消息。许文有悄悄地拿下了这张与周永康的合照,似乎感到自己末日的到来。许多沈阳公安局的官员似乎知道这一点,心理上开始与许文有切割。

许文有以前是枪不离身,无论何时何地都带着枪,因为许文有这些年参与涉黑,仇家太多。可现在许文有以官居显位,似乎没有必要枪不离身。可得知周永康倒台后,许文有依然枪不离身,有身边的警察官员看到许文有有时坐在办公桌旁发呆。文化大革命结束时,当时北京的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害怕清算,当时就举枪自杀了。

据悉,许文有恶行已被同行举报到中纪委,揭发许文有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许文有在担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多次频繁的提拔官员,卖官收取贿赂。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历任的沈阳市公安局局长没有一个好下场的,都是在位时就锒铛入狱,虽然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卖力,却依然被中共卸磨杀驴。在周永康提携下,许文有在沈阳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干了七年,期间许文有又被提拔为沈阳市副市长。这七年,许文有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可谓血债累累。有多少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有多少人陷入冤狱,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惨遭酷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随着周永康的倒台,周永康中央一级的亲信都已被肃清,纷纷落马。对周永康在地方的亲信,也在清理中,据传许文有已列入周永康在辽宁的亲信名单,辽宁是周永康除四川之外的第二大本营,周永康在发迹之前,一直在辽宁做官多年,亲信众多。

正告许文有赶紧醒悟,赎罪的机会快没有了

卸磨杀驴是中共的传统,无论你给中共怎样卖命,中共用完了,就收拾你。看看周永康、薄熙来与王立军的下场,这些迫害法轮功最欢的,最后都入了大狱。

中共有了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的出逃美国领事馆的前车之鉴,对“公安局长”都特殊监控,时刻提防这些周永康的亲信出逃美国使、领馆,更何况美国在沈阳有领事馆。

中共一面叫你给他卖命,一面还监控你。中共高层为了清理周永康在辽宁的亲信,特意去年从外省调来一位公安厅长。不久前沈阳市检察长张东阳被双规就是高层清理周永康在辽宁亲信的开始,据传周永康在辽宁的另一亲信,原来的辽宁省公安厅长李文喜已被中纪委双规。

在此正告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善恶有报是天理,对于你这个周永康在辽宁的亲信,中共对你清理的日子不远了,表面看你是中共内斗的牺牲品,实质那是你作恶迫害好人的必然结果,那是老天爷对你的惩罚。

许文有,多年以来,你给多少个家庭带来恐惧与灾难。而今的你,天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灾难随时降临在你头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曝光周永康在沈阳公安的爪牙许文有-289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