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冤狱 小号折磨两年五个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张洪伟,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房山区良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北京公安局七处,后被房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

“固定床”迫害十八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他被劫持到长春铁北监狱,绝食两个月,遭长时间灌食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身体非常虚弱的张洪伟被转入吉林监狱,在入监队,张洪伟拒绝“坐板”(即九十度角坐姿、两手背后、两腿伸直并拢不能弯曲,此姿势五分钟后就使人腰酸腿痛难忍),被狱警关小号三天、被固定在“固定床”上折磨十八天,遭严管犯人许思杨暴打。张洪伟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五月二十八日, 九名参与长春插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杨光、孙长军、刘伟明、张文等被劫持到入监队,张洪伟被转到十监区关押。

小号“固定床”五十二天

十监区专门成立一个洗脑班,专门“转化”迫害张洪伟。李小成、王绍臣等五个犯人二十四小时两班轮换的监控、毒打他。

当时吉林监狱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是四、五、六监区,狱警教唆犯人用“抻床”、“固定床”折磨法轮功学员,“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犯人可以得到三分减刑分。

狱警李永生跑来威胁张洪伟说:不“转化”的几乎没有。一天,李永生给张洪伟下最后通牒,如不“转化”,下午就上“固定床”。当时张洪伟想要制止邪恶的迫害,在中午趁人不注意时,对准暖气片的两个铁钩子就撞了过去,连撞两次,都被什么东西弹了回来。张洪伟被送进监狱医院,包扎后关严管室三天。李永生一个月没再来找他。(编者注:大法要求每一位修炼者珍惜生命,即使在极限情况下,也不能自杀自残。但是必须指出,这是中共流氓集团的酷刑迫害,使原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痛不欲生。)

张洪伟在洗脑班被迫害近三个月,二零零二年九月末又被关严管室三个月,十二月被关小号迫害。小号是五平米大小,有铺离地二十公分,每天被逼“坐板”,身后面拉线,不能过线不能动,动一下就遭拳打脚踢。

一天晚上,狱警李永生教唆犯人王绍臣和徐老黑闲聊监狱逃逸的事,第二天犯人王绍臣就去报告,说张洪伟议论逃跑的事,并告诉张洪伟让他这么说。二零零三年二月四日,狱政科长刘伟用这种陷害手段给张洪伟上酷刑“抻床”,人呈五马分尸状,五脏六腑都被抻碎了似的。犯人宋立国说:你转化吧,不转化整你没头,铁人也得给你整碎。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狱警抻了一天看张洪伟还不“转化”,才松了两扣。但仍然长时间固定在床上,第一天固定就觉得身体疼痛难忍,呼吸困难,三天后觉得身体的肉像死肉一样,摊在床上,就象农村和面的醒面隔时间长了抓盆底一样,十多天后,象脱了一层皮一样,半个月后手脚便没了知觉。由于长时间固定,汗水把身下的纤维板浸出一个人形,脚被铁环锁的不断腐烂,二十天后,头疼难忍,似乎针扎一样,最后疼痛的像过电一样,每分每秒的熬着,一个月后,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有时感觉像睡在雾里一样。四十多天后,狱政科授意监区对张洪伟说要把他放下来,张洪伟说;我稀里糊涂被固定四十多天,你现在把我放下来,得给我个说法。狱警没给说法,继续固定张洪伟,直到第五十二天,监区狱警才把张洪伟放下来,此时他脚跟溃烂不堪,骨瘦如柴,跟以前完全判若两人。

但迫害并没有结束,张洪伟还是被严管关押。过一个多月,狱警又把张洪伟关入小号,当时天比较冷,他只能喝冲厕所的水。

夜半传来梁振兴遭迫害的凄惨声

当时法轮功学员梁振兴被关在张洪伟的隔壁,狱警在半夜故意让张洪伟听到迫害梁振兴的凄惨声,梁振兴四肢被固定在床上,恶警把他衣服撕开露出胸口,将小号的窗户打开,让冷风吹他的胸口冻了一个小时,包夹梁振兴的有两个犯人,其中一个叫王全友,不知他俩谁在梁振兴的胸口踏上一脚,还是坐在胸口上,梁振兴立刻从嘴里喷出血来。张洪伟在小号看到王全友拿着带血的手纸路过门口,眼神恶狠狠的。当时的气氛阴森恐怖。第二天早上,李永生、谭富华来问张洪伟昨晚睡的怎么样,转不“转化”。

小号四十度 粥里下白粉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八日,严管屋被搬到新盖的三楼,隔壁就是小号,张洪伟被逼在角落里,脸距墙壁一尺多远,他们把窗户用塑料布都封死,当时六、七月的天气,非常热,屋里四十多度,像蒸笼一样,汗从后背往下淌,头发抓一把和稻草一样焦黄焦黄,由于人多屋热,热气夹杂着臭气和汗酸味人简直快窒息一样。

同年九月份,张洪伟被关到隔壁小号五号,十监区改造队长魏向辉多次教唆犯人金东伟迫害张洪伟,张洪伟一直不“转化”,他们用软刀子,给张洪伟做荷包蛋吃,也不奏效,又来硬的,叫犯人金东伟施暴,有一次张洪伟被打的鼻口喷血,脸都被打变形。不久魏向辉竟教唆金东伟让张洪伟给监区写感谢信,遭张洪伟断然拒绝,说:让我感谢监区什么呢,感谢他迫害我吗?

见软硬折磨张洪伟仍没有“转化”的意向,吸毒犯宁伟成出主意说给弄点白粉,上瘾后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金东伟就跟狱警说了。几天后,九月二十六日金东伟去打粥,平时只有半勺粥,那天给打来半盆粥,由于着急,白粉洒了一盆边,张洪伟问这是什么,金东伟说是墙皮灰,张洪伟没吃。第二天魏向辉把张洪伟提出去探口风,张洪伟没提下药的事,他心里明白,如果揭露他们的罪行有可能活着出不去。

弹眼珠、熬鹰、饿饭、罚冻

十月后,天气越来越冷,犯人、狱警都穿上厚衣服,而张洪伟还穿着半袖衣服,冻得牙直打磕,而且狱警不许关窗户,直到十一月十五日,下雪了,张洪伟向他们要棉衣,在众目睽睽之下,魏向辉不得不把棉衣拿给张洪伟。

这时,监狱更加邪恶了。一次,张洪伟在小号里看到,李永生带着勤务犯人张闯、大鹅等,将一位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抬到严管室,上“固定床”,几个犯人拿板子的、拿腰带的、对“固定床”上的法轮功学员一顿毒打。

一次,监狱医院的狱医把法轮功学员杨光拉去强行打针、灌食,杨光不配合,他们就把杨光绑在“固定床”上,长达十多天。

入冬后,狱警见犯人金东伟没能“转化”的了张洪伟,就又派来犯人于立伟,他逼张洪伟坐凉板,当时五号小号里没有暖气,于立伟自己搂着热水袋、披着被子都觉得冷。一天,于利伟说狱警给他限时间“转化” 张洪伟。张洪伟没有理会他,于利伟就冲上来殴打张洪伟。于利伟还用手指弹张洪伟的眼珠、鼻梁,导致张洪伟鼻子淌血,眼珠十多天后还痛,视物模糊。

于立伟见此招还不奏效,白天逼“坐板”,晚上不让睡觉,看见张洪伟睡着了就扒拉醒,说这叫“熬鹰”,没有人能挺过来。这样熬了张洪伟两个月也没达到目的。

“坐板”一整冬

张洪伟被逼“坐板”一直坐到来年三月,坐了一整冬。当时张洪伟耳朵冻破了,开始流脓,最后结痂,耳唇都掉下来了。

那个冬天,恶徒不让张洪伟刷牙,早晨一勺粥一个小馒头,晚上一勺汤一个小馒头,还不让用手纸,每次便后让用凉水冲洗。后来有一个犯人给了张洪伟一个牙刷,张洪伟刷了牙,犯人于立伟一脚就踢到张洪伟右侧肋骨上,张洪伟半个月睡觉没敢翻身。

后来张洪伟被调号调到四号严管小号,这时监区又派了一个犯人徐雪鹰,和于立伟一起包夹张洪伟。一天晚上,张洪伟身体非常虚弱,半个小时泻了七次,人迷迷糊糊,生命处于垂危状态,于、徐二犯见这个状态又拖了半个小时,一看真的不行了,才报告,后来架张洪伟去医院时,犯人于立伟还用手使劲尅张洪伟的肋骨,当时张洪伟整个人都不成形了,医生给他打一针,过了一宿也不给他治疗,王元春来了,问转不转化,李永生那边等回话呢,如“转化”就解除严管,不“转化”还无限期关押。张洪伟说不“转化”。这样他又被送回严管小号。

十三年冤狱 小号折磨两年五个月

之后很长时间,大约在六月十八日至七月十八日,省“610”组织了一个“转化团”到吉林监狱,其中有张静旭、张洪伟的家属一直在外面找了市检察院,控告吉林监狱长期对张洪伟关小号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末,吉林监狱不得不结束对张洪伟长达两年零五个月的严管小号迫害。

当时张洪伟的身体被迫害的相当不象样子,很多人都说他活着出不去了。家人曾给他办过三次保外就医,都被监狱以不“转化”为由阻拦。

张洪伟日前结束冤狱出狱。十三年前,他被绑架时才三十三岁,儿子才三岁,如今当年的小伙已面貌皆非,当年的幼儿,已近成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0/十三年冤狱-小号折磨两年五个月-289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