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得大法 错念失人身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悠悠万世,人身难得。家父已过世三年了,但父亲所得又失的教训在我心中至今都泛起缕缕苦味、感慨依然还没散去。

我在迷中前缘因果不知,但我知道家父他是个渐悟之人,何以是这样的结局啊?!——因为修炼来不得半点虚假,写下此文,愿如有同感的同修得到一点启示,家父在另外世界的灵魂也得到一些安慰。路是自己选择的,师父给众生、给大法弟子安排的路是平等的。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春天,我母亲去外地串门,父亲一人在家很寂寞,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早在一九八一年学过几天所谓的祛病健身的气功,有点粗浅的认识,我就提议父亲学习法轮功吧!我给父亲请了一本《转法轮》并推荐了一个离家较远的炼功点。

父亲在人间就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和大法的缘份非凡。几天后我回家看看家父学法和炼功的情况,父亲高兴的跟我说,去炼功点的第四天回家的路上,就看见师父了。师父慈悲的笑容让家父一时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就是一个激动的傻笑,并且感到天目很紧有一股力量往里推,过了两天父亲才明白前几天师父就把他的天目打开了,看到了另外空间很多真实的景象。

在天目这方面家父很注意修口,因为他明白法理,在迷中修炼的过程中不能乱说。有一段时间,炼功点的学员炼完功就走了,我父亲就跟学员说,我们的炼功点外表看环境不是很好,但在另外空间看我们炼功点可好了——山清水秀,师父比我们来得还早呢,看到了最后一个学员走了师父才走,只要有一个学员不走,师父都在场。学员听后很激动,从那以后,一般情况下,学员们都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直到迫害发生以后。

在个人修炼的打基础的过程中,家父这些事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并伴我走过了很多魔难直到今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邪恶抹黑,大法弟子相继進京维护大法,我们夫妻二人双双進京上访,当时我的孩子才上初二,多需要老父亲的照顾啊,可是他退却了,他是四十多年的党员,在街道书记跟父亲谈话后,把唯一能得救的希望——大法书全部都上缴上去。当时我很不理解,基础那么好怎么能是这样呢?我和妻子進京证实法中,在经历的魔难中,他起了一定的负面作用。师父在近期讲法中讲到不落下一个真修弟子,多次给他机会,但他都错过了。

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份,父亲患上了胰腺癌去世了,终年八十四岁。

在去世的前一天,家父和我谈了一夜。他说他在前三世时,他是一个西方人,为了今天得大法转世来到东方的一个寺院,受到主持的点化来到东北的一个山村得法。在这个过程中,家父的上师为了叫家父少造业从而能够得法,第一世转生一个兔子,第二世转生一个猴子,第三世转生人,上师的苦心被家父辜负了……

家父住院四十天去世。在住院二十天左右时,他跟我说他修炼的体系都解体了,爆炸的声都比原子弹爆炸要响多少倍!两天后他说他现在说不出来的苦、比黄连还苦多少倍!还有他头发都白了,每天一把一把的掉。在另外空间看到每天都有两个侍者给他爆炸的空间打扫卫生。我们看不见,他还说天快亮了!

又是一个早晨,天色黯淡很黑,天气预报说有中到大雨。我在护理父亲时说:儿子有一心愿望父亲答应。我说,你现在有六十年(中共)党龄了,它给了你什么你现在最清楚了!把党退了吧,它害你太深了!你再念三声“法轮大法好”吧!他勉强答应了,并念了三声大法好!

当天下午五点三十分,他带着悔恨去世了!就这样千万年的机缘断了。

我想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父亲就这样走了,与我有关。最后,我希望大法弟子在最后的时间里走好正法的路,别落下我们的亲人!别错过这千载难逢的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