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该怎么做得更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我从小体弱多病,二十多岁时内脏下垂,长期低烧、鼻窦炎、腮腺炎、牙周炎、关节炎从头到脚都是病,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同事都说我是半条命,风都可以吹倒。经中医西医治疗都治不好。

漫漫长路求正法

七十年代初为了祛病健身,跟一气功师学气功,收效甚微。那时看到气功中的一些超常现象觉得很神奇,总想弄明白那些现象是怎么回事?气功的最终目地是什么?一直得不到解答。所以一直想找到正统的修炼法门和高功夫的人。

气功高潮中参加了许多气功研讨会市、省、全国的都去了,想到哪里找明师、高德大法,结果看到的只是功法的表演、介绍祛病健身和一些气功现象。我想要的什么也没有。我象学知识一样买了许多气功书,气功杂志、儒、释、佛、道的经典,觉得也没学到什么。后来又到佛教道教中去寻师访友,在一个名山的道观里住了一个多月。打听有没有高德大法有个道士告诉我他也在找正法门修炼没找到,我临走时他告诉我:你以后找到正法门要告诉我哟。就这样山南海北到处走,去了很多庙宇道观十几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找到。

西藏的密宗对炼功人有一种神秘感,听说那里有很传统的修炼方法,我就想去西藏找高人。九六年我和几个气功朋友约好一起去西藏,我想如果在那里能找到真正的正法门就留在那里修炼了。正当我们准备好去西藏时,一天我从一书摊路过看见有《转法轮》这本书,我顺便翻了一下目录觉得很新奇很好。赶快买了一本,回家一看简直太振奋了。《转法轮》用浅白的语言讲述了高深的道理,明白、易懂太好了,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气功是什么?修炼的目地是什么?怎么才能达到这个目地?这不就是这些年到处找的吗?人身难得正法难求!我终于找到了。这么好的法不是谁都能得到的,是有缘份的。找到这么好的法兴奋的心情无法言表。一下买了一大包《转法轮》送给亲朋好友让他们分享大法的美好。

九七年初我开始修大法,身心变化很大,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这么好的法得到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什么名呀、利呀、七情六欲看得很淡,心性提高很快,身体变化很大,什么病状都没了,沐浴在佛光之中的我整天乐呵呵的太美好了。那时发自内心的想学法,《转法轮》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爱看,越学越想学,越学越放不下。常常一天学六、七讲,有时一天学完一本。家里还成立了学法小组。经常和同修一起到广场、公园、社区、农村去洪法。全身心的投入修炼,每天学法、修心、炼功、洪法,家里人都说我比上班还忙。那时觉得学法、炼功是一天最快乐的事情。

迫害促我炼真金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传媒舖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法轮功;邪恶到处抓捕法轮功学员,在那种恶劣的形势下,我和同修走出来证实法,我先后两次被非法抓捕。

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我和一同修在大街上讲真相,我们一边走一边讲一边发资料。不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绑架到看守所,我想:到这里我也是来救人的。一踏進牢房的门有人就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堂堂正正的说:“是。”接着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好几个人围着我听。在看守所我们每天被强迫奴役劳动做纸盒。我和另一同修一边做纸盒一边给舍房的人讲真相,天天讲。那时电视里常常诽谤大法。我们就针对邪党的诽谤给舍房的人讲,几天过去。全舍房的人都知道大法好。有的要我们教她炼功,有的表示出去后要炼法轮功,有的说要把真善忍记在心里。晚上熄灯后我和同修轮流背师父的《洪吟》,全舍房的人静静的听着。一天我发高烧觉得身体很疲倦,熄灯后没有背《洪吟》,一个小青年就喊起来了:“阿姨,读诗啊!”我为众生的觉悟感动,我和同修又读起来,大家静静的听着整个舍房充满祥和慈悲。十五天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里。

回家后,邪恶并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又非法判我三年刑监外执行。那时对正法修炼的法理认识不足,不知道什么是正念也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使自己的修炼环境变得恶劣了。经常被“六一零”、国安特务、派出所及街道的一些恶人骚扰。监控、抄家、跟踪、软禁。虽然这样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定没有丝毫动摇,更没忘记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很快我就汇入正法洪流中,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

第二次是前年初,我发短信祝福新年,讲真、善、忍向人劝善。市里一邪党书记收到了,市里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把这事当作重点来抓。于是我经历了又一次魔难。

过年的前几天我发完短信回到小区,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一群警察绑架。市610的头子、国安队长、派出所长都来了搜走了我的手机,抄了家。拿走了几本经文和2个MP3,国安队长叫嚣着给我判刑,发一百条就判一年。手机里记录了700条要判7年,晚上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既然来到这里,我就在这里讲真相救人。一会儿三个国安警察来做笔录。我对着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他们还没发问我就先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问我:短信是你发的吗?我堂堂正正的说:是我发的。他们说:传播法轮功是犯法的。我说:法轮功被迫害十几年了,迄今为止没有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犯法的,所以法轮功是合法的。那么我做的一切宣扬法轮功的事都是合法的。我发短信的内容是讲真、善、忍叫人向善做好人。宪法不是有信仰自由、通讯自由吗?我又给他们讲了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等等。警察又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说你发短信的目地是什么?我说: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为了救度众生。

那晚我在派出所坐了一夜,不停的发正念,在心里默默的请师父救我。

第二天上午国安警察又来了,让我到医院检查身体。到医院一查高血压、脑供血不足。警察说:你的事要送法院。取保候审。下午我回到家里。

回家后向内找反思自己,为什么被邪恶钻了空子,我的问题出在那里呢?

原来是情,同修情。去年大魔头窜到本市来,邪恶疯狂绑架大法弟子。一天80多个同修被绑架,好几个打真相电话的同修也被绑架了。知道他们遭迫害后心里很难过,陷在情中而不自知。我看到用手机讲真相的人少了我就尽量多打。不知不觉干事心又出来了,也不注意安全。救人的事那么神圣,带着那么强的情、带着干事心、带着人心去做,旧势力看见了他们就钻你的空子,顺着你的执着加强它。让你犯错误,让你一天到晚忙乱忘记了安全以至于打完电话后忘了关机,被邪恶钻了空子,手机被定位了,犯了不该犯的错误。

那时,心里感到压力很大,身体出现病态,常常昏沉沉的,外出时经常晕的人不能行走,象要倒下似的。那些天就感到身体象被一个壳罩着一样,学法不入心。觉得什么东西把我和大法间隔着。怎么办呢? 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发正念冲破这层壳。

一天我和爸爸同修切磋。我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自己的问题,也高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许多同修也帮我发正念,为什么没能制止邪恶的迫害呢?爸爸说:“过关嘛。”“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当看到那些最高层无量巨大的神都要大法弟子救它,可是他们的理却不象世间的理那样,他们为了提高你的层次,建立你的威德。“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著,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2]读到这里我心里一亮,悟到了一个理,我经历的这些魔难就是去自己的执着、提高自己、建立自己的威德,目地也是为了救度众生啊!法理明白了一下悟到了。感到罩在身上的壳一下就破了,身体轻松了,头脑清醒了,害怕心、怨恨心这些不好的物质化掉了。这关我得过,一定能过好,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

一天区国安的警察来电话说:你的材料送到检察院去了。那我就到检察院去讲真相,制止他们行恶。

在检察院起诉科里有四个人,一个检察官,一个书记员,两个警察。我仍然是先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简单回答他们的提问后,我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真相。我说:法轮功是万载不遇的正法修炼。我着重讲了几点一短信是我发的,一、宪法保障通讯自由,所以发短信没有错。二、发短信贺新年讲真、善、忍,向人劝善,是正确的,没犯法。三、法轮功不是邪教,2005年国务院公安部39号文明确规定我国有14种邪教,就没有法轮功。刑法300条是针对邪教的,对法轮功不适合。四。迫害法轮功是造业,是犯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要遭报应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你们好,救度众生也包括你们。希望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最后,检察官说还是交法院。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承认。我想是我什么地方没做好或是真相没讲到位。回家后,我又给检察院写了一封信,信写好后我打电话告诉起诉科,接电话的人恶狠狠的说你写信也没有用,有话上法院去说。我没动心。准备第二天把信送到检察院去。一会儿检察官来电话说:你明天上午来一下。第二天上午我带着写好的信去检察院,那位书记员接待我,他说你的事我们不管了。退回公安去,我说公安也管不了我。说完后我把信交给他。请他们好好看一下。

检察院两次撤诉后,邪恶的迫害没有停止,最后遭非法判了三年半监外执刑。

在大法遭迫害的十几年里,我被恶警绑架了五次,多次被抄家,骚扰,软禁、跟踪。还骚扰威胁我九十多岁的父母和家里的其他亲人,搞得全家不得安宁。家里亲人不但替我担心,有的也责怪我惹来麻烦,责难我骂我,心里曾感到不安,但我坚信大法,依然坚定的走在回归的路上,“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1]。在这些年的魔难中,坚持做三件事救众生,不忘自己的使命。在救度众生中从修炼自己开始。

整体配合显威力

二零零三年,我市一家上万人的大型企业迫害大法弟子非常严重。厂里的法制科积极配合“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将大法弟子绑架到劳教所,扣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还经常在厂内办洗脑班,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每天晚上,治安巡逻在家属区用喇叭喊诬蔑大法的话,害人害己。厂里又准备办洗脑班。我和几个同修知道情况后,学习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和师父的评语。我们和厂里的同修互相配合,揭露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制止迫害,从而救度众生。

我给他们做真相资料、写劝善信。又分头通知其它地区的同修整体发正念、寄信、打电话配合厂内的同修讲真相。一时间,厂里的同修在家属区的主要路口都贴上劝善信,还把劝善信贴在法制科头头的家门边,送到他办公桌上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厂内外同修整体配合高密度发正念。没过几天就听法制科那头头说:传单都发到办公桌上来了,他不整(法轮功)了。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制止了邪恶。从此单位不再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了。晚上,治安巡逻也不喊诬蔑大法的话了。这件事充份体现了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

做资料也是修炼

迫害初期,资料点经常遭到邪恶的破坏,资料常常中断,给讲真相救众生影响很大。每当听到资料点被邪恶破坏的消息后,我心里就觉的难受,总想为资料点的同修分担一些,减轻他们的压力。找到资料点的同修,请他们帮我买了笔记本电脑并教我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等技术。我和同修一起建立了一个资料点供给我们地区几十人的资料。

资料点建立初期和同修配合不好经常有心性摩擦,遇到事情互相指责埋怨,有时一说就炸、甚至一甩手不干了。自己很苦恼,怎么这么麻烦。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3]对修炼人来说矛盾来了是好事。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人心的干扰怎么修啊。静心学法找到自己的问题。矛盾解决了,从此大家配合很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大型资料点已不适合正法的要求,需要资料点遍地开花,一些同修想学电脑做资料,他们要我教他们电脑。那时我还是个新手,以前从未接触过电脑,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教别人,觉得压力很大,但我是修炼的人,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做事应先替别人着想。我就边学边教吧,我想可能这也是我修炼的路吧。

来学电脑的人多数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文化低,从未弄过电脑。一遇到问题就说:我笨得很,我文化低。我就一遍一遍反复的教,还是不会。我悟到我们是修炼人得先修心,我告诉同修我们应把自己笨的心、文化低的心去掉,大法是超常的,师父看你诚心想学也会给你智慧。所以以后教电脑每当同修再说自己笨,文化低时,我总是说那不是你,那是你的观念,去掉它。心正了教学就快,很顺利的就学会上网下载,编辑、打印、刻录。一朵朵小花应运而生,在救度众生中撑起一片蓝天。

其实,有些技术上的问题我也不会,当同修问到我时,我拿起鼠标在电脑上一下一下的点下去就解决了。我知道是师父在教我,是师父给我的智慧。谢谢师父。炼功人的电脑、打字机、刻录机MP3、MP5等等都是我们的法器。是有灵性的,和我们心性息息相关。每当机器出现问题时,我们先找找心性上的原因,是点化我们心性要提高了。所以悟到一个理,先修心性再修机器,先修心性再教技术、学技术。

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

十六年的风风雨雨,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在大法遭受迫害的这些年中有过关、过难时剜心透骨的痛苦,也有心性升华后的愉悦,更多的是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赋予我们的一切。师恩浩荡无以言表。

历经多次魔难后,虽然坚定的走在回归的路上,三件事也在做,但是已没有修炼初期的热情,特别是前年被迫害后,放松了自己。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讲到修炼如初的法,这正是说到我了,我为什么没有修炼如初的状态了呢?障碍在那里?反思自己,前年被迫害后生起了怕被迫害的心、求安逸的心,放松了自己,渐渐的就没有修炼如初的状态了。师父说:“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4]想到这心里一震,突然浑身发热,好象全身的热情被激发出来,回到修炼初期的状态一样。我在心里说:师父我知道该怎么做得更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