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老实农民贾玉田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满城县白龙乡李庄村贾玉田,以前身患急性肠胃炎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恢复健康。贾玉田却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满城县白龙乡政府、公安局国保大队、满城县拘留所、满城县看守所、满城镇派出所、满城县“六一零”不法人员的非法骚扰、监视、搜家、威胁、绑架、拘留、强行洗脑、勒索等迫害。

一、病痛折磨苦挣扎 修大法神清气爽

贾玉田,男,汉族,一九五三年七月九日出生,阴历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参军,于一九七七年正月复员。夫妇俩是老实本份的农民,为养家糊口,他们在县城摆地摊卖小笼包子。由于长年辛苦劳作,贾玉田患上了急性肠胃炎、心脏病、拉肚子等病症,吃一点变质的东西就肚子痛,连拉带吐。每年闹无数次,一闹起来浑身没劲、全身凉、眼黑、特别难受,这时,心里就没底了,害怕了,甚至休克,吃药打针暂时能好,却不能根治。

一九九六年夏季的一天,他左耳突然聋了,去保定、天津、北京等大医院治疗,中西药吃了不少,也没治好。他叔是一位很有名望的老中医,给别人看病,看一个好一个,可就治不好他的耳聋。他肚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钩虫,一吃点甜的,虫子就往上跑,卡到嗓子眼就想吐。而且还经常爱饿,有时刚吃过饭,一会胃就空了,饿的受不了。

贾玉田被病痛折磨的浑身无力,面黄肌瘦。他感到活得非常艰难,更谈不上活着的意义了。

一九九八年春天的一天,贾玉田遇到一位本村的乡友,那人得知他身体不好,就对他说:“炼法轮功吧,能祛病,什么顽固的病都能炼好。你就去炼吧,满城肯定有炼功点。”他一听能祛病,立即答应了。当天就找到了炼功点,并请回了宝书《转法轮》

看完一遍《转法轮》后,他发现书中讲的都是教人怎样做好人的道理,他觉得这部大法确实很好。他开始按大法的要求修“真、善、忍”,凡事多为别人着想,从不占便宜。当时小笼包子每份十五个,为让顾客高兴,他都多给一个;摊位旁边有垃圾,他都打扫干净。谁挨着他做买卖,都说他是一个好人。

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他身上的病都好了,满面红光,神清气爽,真是无病一身轻。他高兴的常向人弘扬大法。家人从他身体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支持他炼功。

二、遭骚扰、非法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动用国家全部机器,造谣、污蔑、诽谤法轮功,煽动仇恨,从中央到地方逐级成立凌驾于宪法之上的“六一零”办公室,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放弃信仰“真、善、忍”。贾玉田知道法轮大法被迫害后,非常伤心,根本不信那些造谣宣传。从此,他见人就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人们大法不应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下午,贾玉田正在街上做买卖,白龙乡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康新元带三、四个人找到他说:“老贾,有人反映你经常带着大法资料坐车回家。你知道现在上头对法轮功是什么政策吗?”贾玉田正告他们说:“这大法资料没有错话,也没有不好的地方,我带到哪里去都没有错吧。”康新元问他:“你现在还学法轮功吗?”他义正词严地说:“我不会停的,而且对谁都有好处。”康新元威胁说:“我劝你最好还是别炼了,你非要炼,那可真的没好处。不让你炼你就得服从。”贾玉田正告他说:“服从不服从那是我的事。”康新元等人只得离开。此后,有两个年轻男子晚上经常到贾玉田夫妻租住的房子周围监视,说是白龙乡的。就这样他被非法监视了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贾玉田正在卖包子,满城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带着两个男人开车到他摊位前,叫贾玉田带他们去他租的房子看有没有大法资料,被贾玉田拒绝。赵玉霞恐吓说:“我们叫你去你就得去,别叫我们动硬的。”贾玉田被强行带到自己租的地方,赵玉霞等人进屋就开始乱翻,赵玉霞还威胁说:“我们要找的东西到底有没有,如果最后真让我翻出来,我们会对你从严对待的。有的话,你自己就拿出来!”善良的贾玉田说自己只剩一套大法师父的“济南讲法”磁带,并告诉他们说:“这是大法修炼人的天梯,世间如何做好人的法宝。”

赵玉霞等人抢到手中,赵玉霞还骗贾玉田说:“到局里去一下,一会就让你回来。”贾玉田相信了他们,跟他们来到公安局,被带到一间办公室,赵玉霞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她回来说:“跟我们到拘留所去!”贾玉田问她:“你不是说叫我到这一会儿就回去吗,你怎么现在又改叫我到拘留所去呢。”赵玉霞威胁说:“根据你这个情况,暂时不能回去。”之后不由分说,把贾玉田强行劫持到拘留所,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有通知他家人,就把他非法关押了十三天。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个姓段的所长每天指使人给他灌输歪理邪说,污蔑大法,妄图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他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他都不配合。贾玉田的老父亲找到村干部的家人,都说要他写“保证书”。姓段的还哄骗说:“你走形式也得这么办,不然我们不好往局里交差。你只要写了,我们就好往局里交差了。你觉得好,你该怎么炼就怎么炼,但这个形式就得必须这么走。”贾玉田当时没认清邪党的真面目,违心地写了保证后,还被拘留所非法勒索了七百元所谓的生活费,没有任何收据,才被放回家。

三、没完没了的欺骗与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初六下午,贾玉田正做买卖,赵玉霞带着城关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四十多岁,四方脸、稍白,大眼睛,一米六八左右,开车来到他的摊位。赵玉霞下车就对他说:“老贾,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他说:“不去!”赵玉霞蛮横的说:“不去也得去!”

恶警们强行把他绑架到满城镇派出所,带到一间办公室,一个警察(四十岁左右、面色稍黑、外地口音、中等个)说:“老贾,不客气,你坐在椅子上,先得服从。”说完,拿起铐子就把贾玉田的双手铐上了。那个四方脸的恶警过来,拿着一张相片问他:“老贾,你看看这个女的你认识吗?”老贾说:“不认识!”那人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大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之后那人又问:“还不认识吗?”贾玉田义正词严地说:“再打也不认识!”那人没再言语,离开了。过了一会儿,那人出来对贾玉田说:“走吧,上车。”赵玉霞走过来接着说:“跟我们上看守所!”

贾玉田被强行劫持到了满城县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二天,狱警强行给他剃头,他不配合,两个恶警使劲按住他双肩,强行剃光了他的头发,非法强行照相。之后,贾玉田每天被强迫干奴工十几个小时,卷炮、挖山楂等。还用对待犯人的方式,强迫他面壁,背监规。贾玉田不配合,狱警就瞪着两眼,凶狠地说:“你再不干,不配合,就收拾你!”

期间,赵玉霞非法审讯贾玉田两次。第一次他正被迫做奴工,被狱警叫出去,赵玉霞和城关派出所的,把他带到一间办公室,对他进行非法审讯做笔录。赵玉霞诱骗他说:“你看看,都把你招出来了,你还不说。快说,大法资料到底从哪里来的?”贾玉田正告她说:“具体从哪里来这不重要,对你们来讲就是说也没有价值。因为这大法资料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和更好人的深明道理;是修炼人修炼后身心变化的快讯。真相也是真话实说,这些难道都有错吗,都得问罪吗。”赵玉霞答不上来,却狡辩说:“那你炼功这么长时间,你所认识的功友都是谁呀?”贾玉田说:“我谁都不认识,就认准了《转法轮》这部大法。你们这无理的话题别再问下去了,多没意思。”赵玉霞等人见没问出什么,只得走了。第二次赵玉霞变换花样非法审讯他,赵玉霞伪善的说:“你儿子快结婚了,你不回去帮着好好操办操办吗。”他说:“非常想,我一天一会都不想在这里,可你们这样非法关押,怎么能回去操办呢?”赵玉霞哄骗说:“能,但必须得写个手续(指写保证书),才让回家。”被他断然拒绝。

十一月份,拘留所姓段的到看守所找贾玉田,灌输歪理邪说,逼迫他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还伪善的说:“你那个战友老去找我,你就写个保证书吧。想办法写一个,你出去该办什么事就办什么事。”因他实在想回家帮儿子办婚事,就相信了姓段的,违心地写了一个所谓的“保证书” ,可是他们并没有叫他回家,又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就在贾玉田被非法关押两个半月的时候,一天下午,一个狱警喊:“贾玉田,收拾东西,接你回去。”他赶紧收拾东西,到外边一看,却是赵玉霞和城关派出所的人在等他。赵玉霞说:“走,上车吧。”上车后他问:“你们是把我送回家,还是把我放半路自己回去?”赵玉霞说:“暂时还不能叫你回去,东马有个‘学习班’,在那里‘学习’几天,再叫你回去。”贾玉田听后,感觉自己又上当了,立即对前来接他的人说:“你们搞什么鬼把戏?你们折腾人没完没了,我不去‘学习班’(实际是洗脑班),我要回家。”可是赵玉霞她们并没有叫他回家,强行把他送到了满城县东马洗脑班。

在东马洗脑班,贾玉田被非法关押了七天,期间每天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报纸,强迫按邪党对大法的造谣、诬蔑之词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强行洗脑,“六一零”头子梁民伪善的说:“我负责这块呢。咱们是老乡又是街坊,你得好好认识认识,你要不认识、不写,就得关禁闭、关小号,咱们能这么做吗?”贾玉田违心的写了所谓“保证书”,第二天家人接他回家,临走前,梁民还伪善的说:“每天应交饭费五十元,看老乡的面子收三百元。”就这样,家人被勒索了三百元钱,没有任何收据。

四、写严正声明遭绑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六的一个早上,贾玉田刚卖完包子准备吃饭,见一辆黄色的小轿车停在了他的摊位前,赵玉霞从车上下来对他说:“老贾,还得跟我们到局里去趟,事不大,去去就回。”贾玉田说:“我不去,你竟骗人,我可不听你的了,再不上你的当了。”赵玉霞当即威胁他说:“怎么?你还非得让我动硬的。”然后,强行把贾玉田带上了车。

贾玉田被绑架到了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赵玉霞说:“老贾,坐下吧。”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了两篇写有字的纸,赵玉霞说:“这两篇你认识吗?是不是你写的?”贾玉田说:“是,没错,是我写的(贾玉田把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怎么,这又犯法吗?”随即,贾玉田将他如何受益于大法,又如何遭受迫害,被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什么写严正声明,坦然的一一做了叙说。赵玉霞听后说:“就凭这个就得劳教你。”说完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赵玉霞回来说:“你先回去吧,下午五点准时赶到我办公室。”

贾玉田回去后,带着老伴被迫流离失所。在他流离失所期间,赵玉霞还到处找他。三个月后,“非典”全面暴发,他才得以回到家中。贾玉田是一个本份守法的公民,修炼法轮功使他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只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就遭到中共人员的多次迫害。他站出来讲清法轮功真相、散发传单,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更是为了让可贵的中国人了解真相,不再受中共谎言的毒害,抛弃邪恶,支持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