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命案(上)

北京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人命关天,这是古今中外的共识。然而,中共以暴力起家,草菅人命,公开宣称“暴力革命”,在其暴政下,八千多万中华儿女死于非命,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迫害运动。霎时,中华大地再一次黑云压顶,血雨腥风。一场以整部国家机器为工具的群体灭绝迫害开始了,由中共邪党直接实施的,又一场大劫难在神州大地发生着……。

十五年来,修炼“真、善、忍”法轮佛法的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他们被中共恶党丧尽天良的施以各种酷刑,甚至被活摘人体器官,失去了宝贵的人身。北京,作为中共迫害的中心,首当其冲,有记载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107例。

第一部份:北京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概况

由于中共邪党对迫害法轮功事实的全面掩盖,目前搜集的107例北京地区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只是北京地区实际被迫害致死人数中的一部份。从以上案例,我们从中看到了其迫害的邪恶程度,其残暴令人触目惊心,悲愤难忍!

一、基本情况

自2000年1月15日发生的北京地区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张淑琪(西城区),至2013年10月1日被迫害致死的李跃进(石景山区)的107人中,年龄分别在20多岁至80多岁(最高龄为81岁),职业分布在教育、科研、卫生、工人、农民等各行业;文化有大学及大学以上学历的高知,也有中小学及文盲;有在职人员,也有退休老人;地域分布在全市16个区县,人数最多的是朝阳区,17人,其次为密云县16人。

(一)性别比例:

(二)年龄结构:

(三)文化程度:

(四)职业分布:

二、中共迫害的直接手段及表现形式

迫害之初,江氏集团制定了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在具体迫害手段上,又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并把执行者的晋升、奖金与迫害的“效果”挂钩,开始了这场惨绝人寰的浩劫,是全社会、全方位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逼迫所谓的“转化”,具体手段是:群体围攻强制洗脑;毒打、高压电击、施以手铐脚镣等各种刑具,地牢、蹲小号、野蛮灌食、注射致命药物、体罚、暴晒、不准睡觉、不准说话、不准大小便……

中共采用的迫害手段大体分为六类:

(一)北京在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等黑窝里被直接迫害致死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共有26人。如:

姓名:邓怀颖
邓怀颖

邓怀颖,男,43岁,硕士,北京海淀区。毕业于北京电力大学,家住海淀区,迫害后先后被劳教、判刑12年,遭受各种酷刑。2013年又被绑架至海淀看守所,5月15日死在看守所。在家属向公安讨说法时,看守所匆忙将遗体火化,年仅43岁。

姓名:杜
杜鹃

杜鹃,女,57岁,大学学历,北京朝阳区。两次被迫害被判刑共7年。在女子监狱受尽折磨,被单独关在咨询室,精神和身体受到双重的摧残,致使身体恶化,于2011年6月14日在女监去世。

姓名:董
董 翠

董翠,女,29岁,硕士,北京顺义区。河北省藁城市兴安镇人,中医硕士研究生毕业,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2001年,董翠与其未婚夫申文杰(29岁,大学学历,河北行唐人,北京首都机场优秀飞行员),在发资料讲真相中遭绑架,2002年,夫妻双双被判刑5年。2003年3月11日,董翠被转入北京大兴女子监狱,8天后(2003年3月1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29岁。

姓名:于宙
于宙

于宙,男,42岁,大学学历,北京海淀区。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北京法轮功学员于宙、许那夫妇在开车下班途中被邪党警察拦车绑架,当即被劫持到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于宙,家属赶到时,四十二岁的于宙已去世,尸体被用白单覆盖,面部还戴着呼吸罩,腿部已经冰凉。

(二)在牢狱黑窝里遭严重迫害,造成致命伤病,回家离世,共53人。如:

姓名:赵
赵昕

赵昕,女,32岁,大学毕业,北京海淀区。2000年6月19日,被关押至海淀看守所,被殴打颈椎粉碎性骨折,生命垂危,送海淀医院抢救,后全身瘫痪,当年12月11日离开人世。

马静芳,女,59岁,大学毕业,北京东城区。原北师大音乐教师。2001年7月被非法批劳教二年半,受折磨导致身体极为虚弱,2002年7月突然晕倒失去知觉,经抢救后“保外就医”,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因身体太虚弱,劳教所不敢接收,改为所外执行,当地派出所、居委会对她严密监视,限制出入自由,并威胁身体有好转随时送劳教所,最终于2005年3月8日离世。

(三)在高压迫害形势下,被派出所、610、居家委、村委会长期骚扰导致精神、身体、经济、家庭、社会、单位等方方面面的压力,导致身心受损致病离世的法轮功学员,共14人。如:

龚玖生,男,63岁,务农,北京密云区。密云北金沟村人,多次遭镇派出所、610绑架,上电刑折磨,2002年初离世。

冯乃茹,女,87岁,务农,北京密云县。密云圣水头村人,1999年7月后,多次遭镇派出所、610警察上门骚扰。恶警曾绑架其儿媳去县看守所。老人于2000年3月去世。

赵秀珍,女,83岁,务农,北京密云县。被迫害经历:密云东渔家台村人,镇派出所、610多次对其抄家、勒索、侮辱谩骂,亲眼看到儿子、儿媳遭恶警严刑拷打、非人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1999年9月去世。

(四)由本市劳教、监狱机构转往外地劳教和监狱迫害,在外地被迫害致死2人。

王秀华,女,51岁,务农,北京密云县。2004年11月25日被劫持到北京团河调遣处,2004年12月中旬被转至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迫害。2005年6月22日,唐山开平劳教所电话通知其亲属接人。家人见到王秀华时,她已神智不清,肢体不能动。家人紧急将王秀华送医院抢救,于7月15日在医院离世。

姓名:常贵友
常贵友

常贵友,男,55岁,工人,北京通州区。通州区小圣庙村人,在造纸厂工作,后被开除公职。两次被通州区看守所关押后,送团河劳教所劳教1年半。2004年6月,第三次被关进通州看守所,继而非法判刑3年。2004年11月底,被转往天津前进监狱继续迫害。2005年3月,常贵友生命垂危,当他的妻子得到消息前往看望时,他已经不省人事,口鼻出血,头上缠着纱布,之后被告知脑溢血而死。

(五)迫害发生后,北京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投靠外地亲朋好友,在外省市遭受当地邪恶迫害致死6人。如:

王潺,男,39岁,大学毕业,北京。原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工作,业务能力强,工作卓有成效,后失去工作。长期流离失所,2002年8月21日,王潺在山东梁山县汽车站被邪恶绑架,几天后在山东济宁市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致死。8月29日家人给送衣服,看守所封锁王潺被迫害致死消息,收下衣服,一周后送衣服仍收下。其虚伪和欺骗已人性全无,也凸显了迫害者极度心虚恐惧的心理。

王志明,男,大学毕业,北京。原中国服装进出口公司翻译,迫害发生后被多次关押。为抵制迫害,2001年7月离开北京回山西老家。在山西继续受到当地邪恶迫害被关押,当地法院扬言判5年徒刑,王志明坚决抵制。因为身体极度虚弱,于2003年7月22日在山西去世。

(六)为了不遭受迫害而离家出走过程中身亡2人。 如:

任汉芬,女,73岁,研究员,北京海淀区。研究生导师,航天院火箭动力研究所研究员,一直从事国家航天科学研究,卓有成效,国内外该领域有一定知名度。但当权者并没有因此而关照她。迫害发生后,被单位610和单位所在地区的内保局(公安局)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身心受到残酷折磨摧残,后为摆脱特务的纠缠和骚扰离家出走。610和内保局人员开车到处搜捕她,2005年5月的一天,任汉芬被围困在自己租住的住所,她为了避免再遭绑架,从楼上自己系绳下滑,争取走脱,不幸绳断坠地身亡。

另外,还有不明原因致死待查4人。

必须指出的是,以上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只是实际人数中的一小部份,自1999年7月之后,北京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还有待于进一步调查核实。法轮大法明慧网揭露的迫害事实,主要是在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等黑窝里遭受的迫害,因此在此统计中,第一类、第二类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占绝大多数。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