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德阳洗脑班遭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德阳洗脑班,对外谎称“崇尚科学教育学校”,是德阳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私设的黑监狱,二零零一年设在德阳市收容所,二零零二年迁入广汉市和兴镇,设在被收购的广汉市和兴镇原敬老院。

初期的德阳洗脑班,门上有两块大吊牌“德阳市崇尚科学教育学校”、“德阳市法制基地”,里面有十多个四不象的人渣,头目是黄若松,周志红(女)。说他们是教员吧,他们无真才实学传教于人,而只会谎话连篇;说他们是警察吧,他们没穿警服,没有警号,只会用手铐、电棍、拳、脚等酷刑迫害善良的好人,根本就无人性的一群人间败类。

德阳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六月迁入宝昙村的原宝昙村小学校内,对外称“广汉市反警示教育中心”,门上没有任何招牌了,铁栅大门长期关着,门内有岗亭,各处都有监视器,围墙上是钢筋并成的电网。洗脑班里面有十二间囚室,每个房间关押一位法轮功学员,并派两个包夹人员(高薪关系户临时工)贴身监控,三张床位,中间一张是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左右是给“包夹”的。

洗脑班恶徒中有“610”的头目叫毛莉,还有一个校长姓李及帮教、便衣、保安等五、六十人。恶徒绑架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手续,不出示任何证件。

下面是被迫害的部份案例:

◇高应举,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下旬的一天,他被中共邪党的四川广汉市三水镇时任派出所所长谭信海和卿三江、刘光建、廖先勇等人闯入家中,几人强行把他绑架上车,送广汉市和兴臭名昭著的洗脑班迫害。高应举刚到和兴洗脑班一下车,就被广汉市“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头目黄若松、周志红、范林乐等恶首坏人指使他们的一大群打手拳打脚踢,当场被打昏过去,高应举的钱包、证件、手机全被抢劫,醒过来时他们认为高应举在装死,再继续打。高应举一进洗脑班就绝食抗议,不看诬蔑法轮功的书籍和录像,不写思想汇报,不写“不炼功的保证”,被限制不准出门,不准睡觉,衣裤被他们强行脱的只穿很薄一层,并且还开冷风吹。打手们想打就打,手铐、电棍,各种酷刑任意滥用,把高应举的双手吊铐在窗子的钢筋上,脚尖触地,一大群打手对高应举轮番拳打脚踢,被打昏死过去,醒来后说他是在装死,再继续打。在和兴洗脑班期间多次被打手们在夜深人静时把他拖到僻静的黑屋里,用电棍猛打,打得全身血淋淋的。高应举指出他们这才真是在犯法,一打手说:对法轮功无法律可讲,打死了拉出去埋了就是了。”(负责管打手的是原广汉三水镇武装部长范林乐)高应举不配合其非法要求,他们就威胁道:你若在过年之前再不写“不炼功的保证”,因为你,我们新年耍不成的话,判你十年刑……。并多次骗其家人来对高应举施压,对大法犯罪。

◇左军,广汉市人民医院医生,三十岁左右,于二零零零年年底进京上访,在河北燕郊被恶警劫持到公安局搜身,抢去九百六十余元,然后关车库。不让吃、睡、大小便,发现炼功就拳打脚踢,问话不说就电击。次日被劫持到三河检察院迫害又转到驻京办,后绑架到广汉北外洗脑班迫害二个月。左军的家人用了五千元才把人要回(后来要回了三千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被绑架到德阳洗脑班迫害了二个月,遭到非人的折磨。

◇杨华莲,广汉农机局工程师,二零零四年过年期间,刘明宪接到几个劝善电话,告诉他:“修炼法轮功的、信仰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不要再迫害杨华莲”,此后刘明宪就不准杨上班,并串通广汉“610”头目黄若松、周志红、城北派出所恶警郑友明等恶警恶人,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上午八时,到单位上班,刚进大门就遭时任广汉农机局局长刘明宪与广汉“610”头目黄若松、周志红、城北派出所恶警郑友明等绑架到德阳所谓“崇尚科学教育学校”(实为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地下监狱、洗脑班),将杨华莲绑架到洗脑班加重迫害。被黄若松、周志红唆使王卫东、李章华等恶人采用精神上、肉体上残酷折磨,拳打脚踢,扯头发,扯耳朵,抓着头发掀头撞墙,不准睡觉等卑劣手段,整整折腾四十八天。当时的“德阳洗脑班所谓“员工”近三十人,十个禁闭小间都装有遥控监视装置。法轮功学员一旦被关入其中一个小间后,吃、喝、拉、睡均在里面,并派二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一位法轮功学员。所谓“教具”就是镣铐,所谓“教材”全是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非法出版物。

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上午八时,杨华莲到单位上班,刚进大门又再次遭前任广汉农机局局长刘明宪与广汉“610”头目黄若松、周志红、城北派出所恶警郑友明、李丹等串通绑架到洗脑班,黄若松、周志红指使王雷建、王卫东、李章华、徐俊华、赖如木、卢宇翔、刘小红、胡小林、吴某某等邪恶之徒把杨华莲折腾的生活不能自理后,又以伪善的手段,帮杨华莲洗头、洗脚、洗衣服、削水果来欺骗杨华莲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当这些手段都不奏效时,便凶相毕露,采用精神上、肉体上残酷折磨,拳打脚踢,扯头发,扯耳朵抓着头发掀头撞墙,不准睡觉,用毒气熏闷等手段迫害,并威胁利诱说:再不给面子就送监狱。残酷折磨致使杨华莲腰不能伸直,双腿不能行走。杨华莲被残酷折磨七十七天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徐俊华卢宇翔欺骗她:“快收拾东西,你终于熬到头了,你们单位来接你回去”。结果却是,从洗脑班直接劫持到看守所,杨华莲的血压被洗脑班迫害致130、230,被迫送医院抢救,当时杨华莲身上还有被洗脑班迫害导致的瘀血和伤痕。后来被国安杨斌等人构陷,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杨华莲被广汉法院史小立、曾令胜、袁萍、陈敏等中共法官诬判杨华莲有期徒刑三年。

◇李德聪,五十岁,家住广汉市小北街。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李德聪在广汉麦市街一茶楼打工,被几十个恶警强行绑架至广汉和兴洗脑班。李德聪在洗脑班内受到了毒打、虐待,被六名恶警强行将她举起后抛到地上,再举起后再抛下,反复共六次,造成她内伤而大出血,恶警将她送到广汉第二人民医院,为逃脱迫害李在检查尿液时逃出,从而流离失所。五十多天后,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在一民房内含冤离世。

◇赵显常,女,三十八岁,原广汉市连山镇三中的教师。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赵显常到广汉市教委质问为什么学校允许国安和“610”人员非法私自闯进她的寝室搜查和长期监视她。广汉教委治安科的杨长金,李一光两人不仅不给答复,反而叫来广汉市“610”恶徒姜天兴、周诚实、杨××三人来抓赵显常。姜天兴等人以非法、野蛮的手段将其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他们对赵显常恐吓、欺骗、威胁,以赵显常写了揭露广兴派出所打砸其父亲诊所的罪行的文章,非法将赵显常劳教三年,并开除了工作。

◇肖云珍,六十四岁,西高镇沙堰村人。二零零一年初,西高五、六大队干部和派出所五、六人到肖云珍家非法抄家。二零零三年八月西高派出所七、八人将肖云珍绑架,抢走大法书,同时将肖云珍的老伴也一起绑架,西高派出所朱所长以肖到西高镇发大法真相光盘和资料强迫按手印,肖云珍被西高派出所的恶人打耳光,当天下午用手铐将肖夫妇铐在一起劫持到广汉拘留所,肖被非法关押八天后放回。没过几天公社干部把肖劫持到广汉和兴洗脑班非法迫害两个月。二零零七年邪党“十七大”期间,肖被非法监控六天,被公社邪党书记朱宗怀勒索六百五十元。

◇曾云凤,广汉兴隆镇樊池村人。九九年因病住在广汉人民医院,住院当天听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第二天曾就出院去找法轮功,学习不到一个月病全好了。九九年“七二零”后,曾被抄家搜书、按手印、搜身份证、监视。二零零零年五月兴隆镇派出所戴敏、徐华、向斌斌等十多人逼曾云凤放弃修炼,曾云凤说:谁能保证我不得病?不能保证我就要炼。徐华上来就打曾云凤耳光,强迫签字不炼,曾云凤不从,向斌斌、贺某等四人抓住曾云凤的双手脚,将曾云凤绑架到公社洗脑一星期。二零零一年十月曾云凤在家烘谷子,兴隆镇派出所的郝世杰、徐华、曾生华和大队干部将曾云凤绑架到公社,当时曾云凤光脚板鞋没穿又正好来例假,还没来得及垫卫生巾就强行带走。劫持到德阳洗脑班非法迫害三个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兴隆镇派出所一伙恶人绑架曾云凤到广汉看守所关押四十二天。

◇曾祖莲,五十五岁,连山镇农妇,老伴向德品年近六十岁,夫妇俩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曾祖莲曾患乳腺炎、风湿病、头痛、胃病,每天药不断,学法炼功后所有疾病一扫而光。九九年七二零后,连山派出所的庄元才所长、邱兴禄、李志泉到曾家非法抄家,将曾非法铐了一晚上。二零零零年五月,连山镇派出所的警察非法软禁曾两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连山镇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连山邪党书记、村长和派出所通知晚上九点到派出所去,曾祖莲夫妇也在其中,镇长孔祥茂问曾祖莲还炼不炼,曾祖莲说:我原来一身病都好了,我咋不炼呢。话刚落就被扇嘴巴、一掌打得曾祖莲倒地,用脚踏嘴不让说话。当晚曾祖莲的老伴向德品因坚持要炼,被镇长孔祥茂打耳光,被几个恶人围着用粗竹棍暴打,腰杆、下半身被打得青紫,衣服全被打烂,还被几个恶人把人倒立起来按住头溺水,水里不冒泡了才把头从水里提出,问还炼不炼,炼,又打,又溺水,反复几次打、溺水。向德品被恶人在地上拖,双脚被拖烂还罚站一晚。早在九九年八月向在广汉金雁公园炼功就被姜天兴等警察暴打,送回连山又打,专门打太阳穴,用皮鞋踢。向还被连山油厂开除了工作。二零零二年十月曾祖莲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连山派出所恶警刘锡江、李智全等绑架、抄家,抢走了曾祖莲家里的大法书和资料,对曾大打出手,辱骂、扇耳光、用脚踢,用电棍电全身,头、脸、手上全是烧焦的疤痕,不让曾祖莲上厕所。第二天连山派出所要曾祖莲签字送去劳教,曾祖莲不签。二零零三年正月被强行送和兴洗脑班非法迫害一个多月。

◇侯光桃,今年六十七岁,家住兴隆镇。二零零二年冬月,兴隆镇恶警黄伟、向斌斌、杨娃儿、侯明书、民兵连长曾省华一伙包围了侯家院子,侯躲开走了。过了几天,恶警向斌斌、徐华、候书明等人把门窗砸烂进屋绑架了侯光桃带到兴隆派出所,一群恶警轮流打,杨娃儿把侯的牙也打落了,脸被打成青紫色。当夜把侯绑架到广汉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一个月回家,家里已被他们抄得乱七八糟的不象家了。二零零三年九月回到家徒四壁砸烂的破碎一地的家。侯光桃拾了些砖头砌上当床腿,铺上一些竹棍算是床了,被子、锅、碗、盆子、油盐米全是接济的。侯的地已经荒了一年多了,侯光桃挖地后在上街买菜秧时又被恶人绑架到兴隆镇派出所劫持到广汉看守所拘留一个月。一个月后,兴隆镇恶警郝士杰把侯光桃从看守所接出来送到广汉和兴洗脑班。洗脑班逼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给侯光桃吃药,侯光桃背过包夹吐药,过了两天包夹问:吃这药背麻不麻,头晕不晕?有次侯吃了两天饭觉得肚里烫得象开水在里翻滚,五六天后人越来越瘦,皮包骨,只见出气没进气,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眼睛也看不见了。恶人见侯光桃人已成骷髅不行了,让兴隆恶警郝士杰接回,这样,侯光桃在洗脑班被迫害了三十二天,回家后睡在床上,不能动,只觉得口干,喝了五天水,不想吃饭,还吐,五天后,侯光桃才能吃一点豆奶,慢慢的才恢复了健康。

◇罗华富,家住广汉南兴镇,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被广汉“610”及南兴派出所劫持到德阳洗脑班迫害了二十多天,勒索了六百元,后退了四百元。

◇肖云珍,二零零二年八月打谷子的那一天,被西高六大队七、八个人绑架到广汉看守所关押八天后又劫持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了二个月,勒索了七百多元。

◇罗传会和曾和琼,广汉西高乡人,在二零一零年八、九月被和兴洗脑班迫害了20多天。钟德芳在和兴洗脑班被迫了一个多月。

◇蒋志秀和刘明德,二零一二年被和兴洗脑班被迫害了一个星期。

◇张大勒和代传会,被和兴洗脑班被迫害了半个月。

◇秦家敏,西高乡人,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一日,被西高乡干部和派出所恶警李玉波,陈昌芝,江波,包兴跃等四人强行绑架到广汉和兴洗脑班迫害,二天二夜不准睡觉、坐,被扇耳光、打头、浇冷水,、拳打脚踢,秦家敏绝食抵制迫害,被绑成大字形在铁床上暴力灌食,两颗门牙被撬松,灌的口鼻流血。六个恶人还把秦按在床上,姓高的医生强行注射不明药物,造成秦呼吸困难。秦家敏被非法迫害四十九天后才放回家。

◇黄宗学,男,六十三岁,连山镇人,二零零零年四月底黄到连山镇卖菜,被警察喊到镇派出所非法搜包,什么都没搜到,抢走了黄宗学卖菜辛辛苦苦得的近三十元钱,所长庄元才打了黄宗学几十个耳光,又让黄宗学去拔草、跑圈,晚上把黄宗学用手铐铐在窗子上,用电棍电他的颈部,强迫他写不炼功保证。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连山镇邪党书记、村长和派出所通知黄宗学晚上九点到派出所去。他到那里已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恶人镇干部和派出所恶警要法轮功学员双脚并拢两手反背起在篮球场站一长排。恶人问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往前走一步。黄回答“要炼”,就被一帮恶人围着用楠竹棍暴打,竹棍打断三、四根。后来七、八个恶徒将黄宗学按到地上,踩到他的背上,又按黄宗学的头往水里呛水,看到水里不冒泡才把他的头从水里提出来,问还炼不炼,炼,再打,再呛水,反复几次,直到黄宗学失去知觉才放手。就在黄宗学昏迷不醒,还有恶人去踢他,用饮料瓶往他头上倒水,打手们说:“打了你,我们还能得奖金。”黄宗学整个臀部被打得乌紫,右侧一根肋骨打断凸起。

二零零一年四月,黄宗学发大法真相资料,被连山镇恶警绑架到广汉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又劫持到德阳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四月,黄宗学再次被绑架到和兴洗脑班,强迫他看诽谤法轮功的录相和资料,黄拒绝“转化”,被罚站两天两夜并遭辱骂,被迫害两个月后才回家。之后经常遭村长骚扰。

二零零二年高应举去北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后棍棒恶打,抢去身上带的500多元、身份证,还勒索三千元钱。劫持在和兴洗脑班期间多次被恶人用电棍打得全身血淋淋的。

◇刘点华,二零零三年四月在金堂赵镇被绑架至赵镇看守所扣留十五天,后劫持到和兴洗脑班迫害40天,还勒索了两千元。

◇谢久会,在二零零九年在广汉桥头公园被恶警抢劫了真相币二千多元,二零一一年被批劳教一年(监外执行)被搜身抢劫了三百多元,二零零三年二至四月在和兴洗脑班被迫害了四十多天。

◇车长武,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六日回家被劫持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了一个月

◇苏万发,二零零三年七月被绑架到广汉看守所迫害了四十天后,又被劫持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了一个多月,勒索了二千元。

◇陈福珍,曾三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送洗脑班,其丈夫承受不了压力逼迫离婚,原本很好的一个家庭被拆散了。

◇张菊英,女,家住广汉金鱼镇十大队。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金鱼镇派出所把张菊英劫持到德阳洗脑班迫害九个月。二零零二年七月张菊英在朋友家,被绑架拘留十五天,后又转广汉和兴洗脑班迫害三个月。

◇廖武香,六十八岁,家住广汉金鱼镇十大队,二零零零年底,廖因贴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广汉看守所关押三个多月后,又劫持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廖因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廖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能站立,恶人怕出人命才放了她。二零零一年四月,廖被绑架到德阳洗脑班迫害九个多月,后来又被劫持到广汉看守所关一个月,金鱼镇派出所接回后,在金鱼派出所关一夜,又劫持到广汉看守所,来回折腾几次。

◇李桂香,四十三岁,家住东南乡和平村三社。二零零一年七月,李的孩子把真相资料发给世人,被蹲坑的恶人构陷,恶警绑架李到广汉看守所,恶警姜天兴把李打昏死,然后又泼凉水,醒来后恶警们指使四个吸毒犯强行把李抬上汽车,送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可是李的伤势太重,劳教所不收。但姜天兴用钱把李留在了劳教所遭受了两年半的折磨。劳教所是人间地狱,李被恶人罚蹲、站、冻、泼冷水、甚至长期五花大绑不准动、不准睡觉站立着、不准大小便,拉在裤子里还不准换洗。把李关进了一间小屋折磨。两年折腾完了,又延长半年迫害。后把李从劳教所转到广汉和兴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期间,恶人强行到村上扣去二百五十元现金。二零零四年李才回家。由于对李桂香的迫害,她家人压力很大,丈夫被迫离婚,一个美好的家庭破裂了。

◇黄在栋,六十五岁,家住连山镇福寿村五队。二零零零年冬月,黄在栋、杨发水、李蓉被绑架到连山派出所铐上手铐,挂上“炼法轮功顽固分子”的牌子,抓上汽车,从连山镇的街上到各村的机耕道游街,游街持续了一下午,直到天黑才放人。之后骚扰不断,法轮功学员经常被绑架,其中黄在栋仅在二零零一年就被绑架五次。二零零二年十月黄在栋又被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五十天。

◇黄学通,家住连山镇。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八日被生产队邪党书记李元宜、村长尚华(遭恶报已死)、恶警庄元才、刘锡江等十几人绑架到派出所后面大操场,全连山镇法轮功学员站成两排,恶警庄元才等人对黄学通大打出手,扇耳光、拳打脚踢,说要炼法轮功的就用棍子打,棍子打断了几根,又换棍子继续打,二人按手,二人按脚、一人踏背、二人按头按到盆子里溺水,直至不省人事后拖到派出所泼水,全身被打得青紫。又送医院,中午黄的哥哥把黄接回。后来村长、派出所经常骚扰,有一次恶警庄元才还打了几耳光、几十个拳头。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下午二点许,被四个恶警绑架到广汉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后又劫持至德阳洗脑班迫害二个月,诈黄的儿子五百元后才放人。二零零二年三月,恶警谭本跃、邱兴禄等人绑架黄到广汉和兴洗脑班迫害五十多天。

◇卿立燕,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卿立燕正在家播谷种,乡政府和派出所江波、蔡立军、廖秀国、陈丽、曾详志、李勇翠等人把卿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卿立燕被打骂、罚站、不让睡觉、手脚肿了,脚肿得鞋都穿不上。

◇云白志,家住东南乡大塘村五社。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云到河北探亲,被人跟踪迫害三十二天,还扣了身份证。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村书记江登召、新丰书记和二名警察绑架云白志到和兴洗脑班迫害十五天。

◇叶明凤,广汉市卫校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年底叶又去北京上访,在河北燕郊就被劫持,钱财被抢光,遭受非法搜身、饿饭、电击、毒打。受尽了各种虐待,最后勒索五千元才放人,二零零二年,又在德阳洗脑班遭受二个月的迫害。

◇赵明菊,四十六岁,家住广汉新丰镇同善村六社。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赵被沈红兵骗到大队,然沈红兵、雷志军和另外二人把赵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迫害。后沈红兵又两次电话骚扰。

◇赵明英,四十九岁,广汉新丰镇龙居九大队一队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大队干部赵立华、杨书昭、刘玉华、李祥福等人叫赵填不炼法轮功的表,遭拒签后就把赵强行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陈崇慧,六十一岁,家住广汉市新丰乡古城十社。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天,新丰派出所的唐世勇。周勇等人到陈家,绑架陈崇慧到和兴洗脑班迫害四十一天。

◇陈道秀,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广汉国安绑架到广汉看守所,家人花了两万元、还交了三千元保证金才把陈道秀放出来。二零零五年五月陈道秀又被绑架到和兴洗脑班迫害了八十多天。

在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到德阳洗脑班的广汉法轮功学员还有陈文明、叶明风、熊月清、陈炼、黄怀云、白美菊、左君、张菊英、廖五香、101地质队的王大爷、万福的肖同修等。

在和兴洗脑班被迫害的还有:邓明根、晏子惠、陈玉婷、周勇等等,详情待查。

(注:文中所述年龄是均为当时年龄。)

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及单位:电话号码(0838)
时任德阳洗脑班、广汉市610主任:黄若松13700917236
时任校长周志红(女)
德阳和兴洗脑班打手们王雷建、王卫东、李章华、徐俊华、赖如木、
卢宇翔、刘小红、胡小林、吴某某、
和兴洗脑恶人,三水镇时任武装部部长:范林乐住宅电话:0838-5850058

广汉市政法委书记唐礼忠1390810648852215825220698
副书记文军5233991523157013881001127
蔡尚5351715530353313980106333
广汉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毛莉5225610535013915883603600
综治办副主任雷森5227234522656313981061520
维稳办副主任钟胜辉5221253525235613990287711
时任维稳办主任:杨林13908106291
时任610办主任:朱琳13909022399
广汉市时任检察院检察长:周述强13708100931.5249580
广汉市人大副主任时任公安局长:王志伟13909023056
广汉市公安局长罗航5221582251685815808380188
副局长邱云树5221582530595513909023186
聂忠顺5223437530298513909023815
邱正海5222441530369813808106789
谢跃东5357577530588313981006663
交警大队长(时任国保大队长):李俊135080029775302009
广汉市公安局长国保队长李建新523959913981079996
副队长侯君林5226128522182613708104053
干将杨斌13990286879
教导员杨永彬522488513808107516

广汉市连山镇镇长,孔祥茂
时任连山派出所所长庄元才
连山派出所长:姜天兴580021953040581398010513313990276696
指导员刘元高住(5226015)(1360810670
恶警刘锡江、李智全
兴隆镇派出所时任所长郝世杰
恶警徐华、曾生华戴敏、黄伟、向斌斌、杨娃儿、候书明
西外派出所所长:周诚实(办)528060013909023567(时任国保大队中队长)
北外派出所所长黄代敏(5222744)(13881008778)
副所长蒋文忠13981065317
南兴派出所所长曾广华(5500115)(13990286679)
副所长唐文军住(5305890)(13981033353)
副所长聂元刚住(5302780)(1389023727
西高邪党书记,代文勇
时任西高邪党书记朱宗怀
西高派出所所长谢天俊办5630336510497513881025836
副所长陈尹(13980101398)
西高派出所恶警包兴耀,蔡立军李玉波,江波,
西高乡政府恶人陈昌芝廖秀国
三水镇邪党书记王勇13881001525
镇长白定跃13890266223
三水镇派出所报警电话:0838-5850002
三水镇时任派出所所长谭信海手机:13508002068
三水镇派出所恶警,刘光建:13618109565
三水镇派出所恶警:卿三江,13696192123
三水镇派出所笔录员:廖先勇(家住三水镇光明村十五社,
三水镇派出所恶警:黄勇,(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一大白天路上没人,它开车直冲一棵大树遭车祸重伤。)
三水派出所所长曾学军办5850045住(5305529)(13700906907)
副所长陈余伟住(5195712)(1365816400
城北派出所:郑友明522288052347761370091
高坪镇派出所所长曹晋松1398010282856001845600216
高坪镇前派出所所长李长伟13990217077
金雁派出所所长侯晓均办(5238110)住(5232227)(13981006655)
副所长黄康云办(5240741)住(5305185)(13981042989)
指导员王洪建住(5226399)(1380810675
向阳派出所所长谢三办(5402599)住(5250299)(13981018818)
副所长陈家富住(5227322)(13508027778)
法院院长吴国兴522470913708100121
检察院检察长史小立5249580530076613908109093
司法局长张辉宪5233229535666913990286999
人事局局长时任农机局局长:刘明宪13508016768
时任人事局副局长:兰俊13908106236
时任农机局副局长:向思贵13909022183
时任农机局办公室主任:周思慧,13708102978
时任农机局办公室主任兼会计刘理柏13909022869
时任民政局邪党副书记:张云忠
时任广汉福利院长袁秀全
广汉石油苑警务室梁斌-8835577
韩勇13541701470
曲润楠13981062578
赵健1390810373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