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冷漠”使我闯过一道大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和公公去捡柴,当我扛着一捆柴下山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就坐在地上,当时腰就痛得不行,上不来气,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没事,我有师父保护,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就忍着剧痛站了起来,可是全身发抖没有一点力气。

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到我脑海里“每个人的情况都是很复杂的,不是说每个关你都要同样的有那么一点点正念就能过去。有的就得用相当大的正念过去,有的得用放下生命的执著才能过的去。”[1]我是大法弟子,谁也迫害不了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就慢慢的走,在原地走了两圈,然后我就叫公公回家吧,说我摔了。他问摔得怎么样 ,我说没事。一路上,我就一个念头“我是大法弟子”。

到家后,我就做饭,可是腰动不了,动一动就钻心的疼。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符合你旧势力的安排,绝不躺下。就这样在师父的看护下我把饭做熟了。

在吃饭的时候公公说咱今天捡的柴多好,以前的不好烧。我说好烧管啥,我腰摔坏了,当时就上不来气,要不是学大法当时就完了(没把自己当修炼人)。丈夫一听就把脸拉下来:干点活还不要点工钱。我一听就觉得很委屈:我去干活摔了你不问候一下也就算了,可也不能这样说啊。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念又一想我是修炼人不和他计较。本来我就等他下班后去推柴,可他听我摔了就来气了,吃午饭还坐着不动。公公又说有两捆柴他没找到,我说在哪在哪,他还说哪都找了就是没找到。

我突然想到丈夫平时对我可不是这样,今天为什么这样说话?柴火为什么找不到?这不是师父利用这点来点化我:有正念得有正行。想到这,生平我第一次感到遇事谢谢对方,从内心里说谢谢他们。就这样我和丈夫一起把五捆柴推回家,腰也不怎么痛了。

到了晚上丈夫说:咱今年买点柴算了,今天没把你摔的怎样就是万幸了,要是你摔坏了就划不来了,这是托大法的福。因为我去年七月被人撞的腰椎压缩性骨折、移位,通过修炼大法好了,所以他一听就很害怕。

通常在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有时感觉困,可这天晚上发正念非常静、很清醒,效果很好。到三点五十炼功时,我的腰基本恢复正常,真的好了。谢谢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