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痛八天八夜过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二零零九年冬季一天,我突然吃饭喝水都困难了,到了晚上食水不進,脖子开始浮肿,剧痛难忍。

第二天,我想还有两个村子没有去送真相资料,无论怎么痛,也没有我救人要紧!我就忍着剧痛,约了一个同修去送真相资料。这两个村子往返二十八里,我们晚上九点出去,直到凌晨三点多才回来。每走一、二里地就歇一会儿,剧痛和汗水伴随我度过了六个多小时,但我的心无比的欣慰,因为我在救人,兑现着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

脖子肿的越来越粗,一点水也喝不進去,更不用说吃东西了。剧痛中我坚持学法炼功,清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到第七天的时候,一同修来告诉我,后天县城开法会,你去不去?那几天我嗓子发不出一点音,就在纸上写道“去!”我在心里说:“法会我一定要参加,而且不能让同修们看到我现在的状况!”我就不停的学法,发正念。

第八天,脖子肿的还是那样粗,一口水也咽不下去。我想起了师父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1],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啊,弟子没做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让师父操心了。”我想不就一口水吗?还能死了人?端起一瓢水猛喝下去,结果全喷在了外面。我仍然不灰心,又端起第二瓢水,终于一口、两口……五口下肚了,每喝一口就禁不住往后打个趔趄,痛得我冒一身汗,我把头顶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突然猛的吐出一口黄色的痰块儿,这样一连吐了半痰盂,顿时感觉脖子细了,疼痛消失了,浑身轻松。我知道这一关闯过去了,我哭了,心中无比感激着慈悲的师父。

第二天,我发完六点正念,准时到县城去参加了圣洁的法会。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