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扰世事中 呼唤“真善忍”

写在“四•二五”十五周年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科技的发展并没有给世界带来有序,冷战的结束更没有给人类带来和平。看看本世纪以来,反恐成为潮流,地区冲突不断,金融动荡不安,连自然灾害似乎也更加频繁。人们不禁感慨,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更乱了。何以至此?冷战时期,毕竟是两大阵营之间的主义之争,好歹有个原则。冷战之后,在经济全球化的名义下,贪婪取代了主义,利益超越了原则。丧失了原则的社会,代之以无尽的贪婪,其后果就是道德底线的崩溃,造成了今天社会的种种乱象。

如果说心中的贪婪就象是装在瓶子里的魔鬼的话,是谁把瓶盖打开,放出了魔鬼呢?就是中共。

中共以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为代价,吸引全球资本如同洪水一般涌向中国,截止2013年累计外商直接投资超过1.3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共的外汇储备其实很大一部份是外国人的钱)。反过来,中共以经济利益把西方紧紧套住,勾出人们心中的贪婪,使得在利益面前,让原则变得一钱不值。眼看着中共肆无忌惮地侵犯百姓的人权,残酷无情地打压信仰、言论自由,西方已发不出强有力的声音。贪婪更是让一些西方政客大贾主动迎合讨好中共,罔顾中共的恶劣行径,这一切都更加放纵了中共对中国民众的人权迫害。可以说,中共不但是在肉体和精神上迫害中国人民,更是把全世界拖向道德深渊。

人们看到了,在这个道德底线崩溃的时代,还有什么比“真善忍”更是这个世界需要的呢?

没有了“真”,这个社会就会有诚信危机,所以假冒伪劣、有毒食品才会泛滥成灾;没有了“善”,这个社会就充斥暴力,所以执法犯法、漠视生命才会大行其道;没有了“忍”,也就等于放弃了“固守良知”的防线,这个社会就太容易在利益和诱惑面前丧失道义底线和做人的原则,所以权钱交易、腐败奢靡才会成为主旋律,进一步更是导致正邪不分、姑息养奸、助纣为虐。

世界需要“真善忍”,中国更是需要“真善忍”。

十五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一群想做好人的人,到北京上访,跟政府要求一个做好人的权利,信仰“真善忍”的权利。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四•二五”事件中,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与信访办官员对话时提出了三点要求:1)释放两天前在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给法轮功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3)允许法轮功的书籍通过正常渠道公开出版。

这三点基本诉求反映了当时法轮功的处境,虽然可以公开活动,但是自一九九六年以来,从中宣部禁止出版法轮功书籍,《光明日报》刊文攻击法轮功,到执法人员对炼功场所的骚扰,甚至公安部内定文件罗织罪名等等一系列动作来看,宣传和公安等职能部门在不断地升级对法轮功的压制。天津警察把前去天津教育学院杂志社澄清诬蔑报道的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抓走,成为了“四•二五”事件的导火线。

“四•二五”事件当天,时任总理出面责成信访办负责人接待了法轮功学员,对于上访诉求给以了正面回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两办”)在媒体上发通告说“对各种正常的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原本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希望政府能够纠正职能部门压制群众修心向善、强身健体的作为,但是,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却把民众维权的努力,当成了残酷镇压的借口,在三个月之后,倾举国之力,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铺天盖地、持续至今的邪恶迫害。

打击“真善忍”的手段一定是“假恶暴”,自然会放纵社会的堕落。腐败分子不是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但是迫害法轮功的都是腐败分子,而且是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江泽民一伙,个个如此。这十几年来道德底线的崩溃,与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并非是偶然的巧合。宣扬无神论来打击正信,没有了来自信仰的道德约束,是导致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

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和平抗争,无疑是冲破黑暗的电光,不但给受压迫的中国人民希望,也激励着国际社会还有正义感的广大人士,也让越来越多的政府和机构敢于为法轮功发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可怕的一幕,在经历震惊之后,西方社会开始发出强有力的声音。欧洲议会在去年底通过了反对中共强制摘取器官的决议案,加拿大在今年三月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正式提出了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美国议员提出的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281决议案,获得了国会170多个议员的共同签署。

法轮功学员十五年来反迫害的努力,是对“真善忍”的实践,也是“四·二五”精神的延续。在这个纷乱的时代,表面上看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信仰自由而抗争,但是,真正受益的其实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