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艺术家夫妇在广州市面临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法轮功学员何文婷和丈夫黄广宇是年轻的艺术家,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他们被绑架,至今仍被关押在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福涌看守所。何文婷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法轮大法,拒绝“转化”,正在绝食抵制迫害,遭恶警暴力灌食。据称,当地司法将在五月四日对他们非法庭审。

何文婷,今年28岁,湖南道县人,十四岁时就加入了永州市作家协会。她的许多文章、小说、漫画多次获市级以上奖项,并在国家级报刊登载。黄广宇, 30岁,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是一个致力于研究和探索古典油画精神和技法的中国后现代研究所的研究生,二零一二年在广州市艺博馆参加春苗画展,黄广宇的油画作品被收录于李正天教学著作《光色定调论》。


何文婷和丈夫黄广宇

何文婷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对美术与文字的爱好,在学校时就是小有名气的小作家、小画家。经历一段坎坷的叛逆人生,文婷曾不止一次地说过:“在我最迷茫痛苦的时候,是法轮大法带我走出了那个漩涡,真的很幸运大法救了我,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法轮大法成就了今天的我,不然今天社会上就会多一个失足少女。大法在我心里扎了根了,无论怎样,我都会坚修到底。”

何文婷和黄广宇为了让民众能看到外面的自由世界,自由获取信息,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他们在广州大学城将“翻墙”软件免费发给民众,结果被广州外语学院保卫科劫持、非法关押至今。

亲朋好友听到此噩耗,无不惦记着她,揪心的等待着她的消息,百般辗转,终于得到文婷托人从看守所带出的日记,虽然亲人、朋友仍不能与她相见,但是这小小日记却记录了文婷被中共恶警迫害的片段,以及文婷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

面对铁窗,文婷写到:“一扇窗,隔住了两个世界,一堵淫威高墙劫持了人们的道德和判断,一个坚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御惊涛骇浪,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无以言说的血泪和期盼!……”

作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一个用画笔留住美丽的女子,一个用心写出一首首充满灵性诗歌的女子,文婷真实的记录了中共警察的残暴、野蛮:“今天上午被绑去强迫灌食,五、六个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脚,往我鼻里插胃管,痛得(我)几乎昏厥过去,呕吐不止,眼泪不断,我听到自己惨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经历着…… ”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今天又是两次强制灌食,我的手被铐得满是瘀青,呕吐中,带出血来,我照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下午,姓杨的狱警找我谈话,试图歪曲大法,给我洗脑,我一概否定,澄清(大法)真相。她恼羞成怒,她说:你就是死在这儿,都没人管你!”

“今天是我第二次绝食、绝水的第六天,被灌食四次,昨天插胃管时,伤到了胃,胃本能反抗,灌不进任何食物,当时几乎昏死过去,呼吸不了。”

“今天一早,几个男犯又来抬我去医务室,几个狱医过来,将我捆绑、铐手、铐脚,我被五花大绑、张开大腿,固定在床上,我睁开眼睛数了数,共有十人,按手臂、大腿、头部,插胃管的是医务长,插左鼻、捅到胃里、灌食,我的胃不住地痉挛、反抗、呕吐不止,每一次呕吐都伴随着剧痛和本能流下的眼泪……

“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半,一直插着胃管,被固定在冰冷的床上,中途灌食四次,靠嘴困难呼吸,脖子稍一动,喉咙刀割一般疼痛,被抬回女仓时,已浑身无力,站立不了。此时,我的嗓子已经严重沙哑,左鼻肿起来。

“我看仔细了胃管的样子,手铐的样子,铁窗的样子,那些制服上的标志!我看清楚了,自己手上的瘀青、嘴唇上的血痂、赤脚和头发上的秽物……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无以言说的血泪和期盼!……”

对于折磨她的警察,信仰“真善忍”的何文婷在日记中写道:“他们也有妻儿老小!我只是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还我清白。我不恨你们,不怨你们,真心希望你们良心上有个正确的选择!”

一位卓有成就的画家看了文婷的日记,表示:“她的日记字里行间都能看到她的那种善良、真诚,坚贞不屈的心灵、她的慈悲大气的心境。我和我的朋友看到她的报道、她的日记,都很感动,我们大家都希望她能早点回到自己的家,平安的回来。”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是非法的。信仰法轮功是人的基本权利,受宪法保护,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赠送翻墙软件也同属于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的行为,理应受法律保护。然而,当地公检法却欲构陷何文婷和黄广生,据称,在5月4日将对他们非法庭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