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张诚君的女儿寻母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张诚君是一位和蔼的七十六岁的老太太,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老人被骗去非法开庭,结果被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冤判三年。今年二月十八日,独居的老人被劫至姚家看守所,三月四日,被关进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张诚君老伴儿去世多年,唯一的女儿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就职于中国科学院上海某医学研究所。过年前,女儿回来陪妈妈过年,初十才回去。女儿很放心妈妈,说:老太太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一点也不用女儿牵挂。十天半个月,女儿来个电话,互报平安,就行了。

谁知这次电话一直没人接,女儿预感到妈妈又遭绑架了。女儿明白又是 “上边”(中共)开“两会”,“吓唬、吓唬”老太太,几天就放了。谁知,“两会”开完了,老太太还没回家。虽然工作很忙,女儿不得不利用清明节休假,又额外请了两天假,乘着飞机回来了。

妈妈到底在哪儿?

去楼下的小卖店问问,叔叔说:“你妈前两次被绑架,我都看见了,连拖带拽的,又喊又叫的;这次很秘密,一点也不知道,恐怕是被骗走的吧?”

去社区问问,说不知道。一位七十六岁的老太太独居,又是居住几十年的老住户,本应是社区关爱的“五保户”,可老人从没给社区添任何麻烦,现在失踪一个多月了,社区还不知、不问、不管的。

去辖区中山公园派出所问问,也被告知“不知道”,说“不是我们办的案。”当被问及:“你们辖区的人,办案应该通知你们吧?”回答说:“没有。”

老太太的去向成了一个谜,女儿只想知道老人的下落,也好尽点孝心,给老人送点换洗的衣物。

不会是“六一零”亲自上门抓人吧?总得是派出所吧?那就一个一个派出所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五一广场派出所,女儿终于知道了老太太的下落。

负责接待的李兆杰所长坦诚是他们办的案,并说这老太太太犟,叫她写个“认错书”,就“监外执行”了,她就是不写。当被问及:“一个七十六岁的老太太,你们抓她干什么?”所长有点语无伦次,无言以对,最后恼羞成怒的回应:“不是我们要抓的,是国保叫抓的。”

询问老人的下落时,派出所所长告诉找办案警官刘敬瑜。刘警官对张诚君女儿做了严格的身份核实后,回答:“在看守所。”当女儿确定的告诉他不在看守所时,刘警官说:“那就在大连监狱吧?”女儿说:“大连没有女监。”刘警官又说:“那我问问。”挂了一个电话,说:“没人接,你们留下一个电话,回头告诉你们。”找妈妈心切,女儿担心回去等不到电话,就在派出所等了一个小时,再去问刘警官,被告知:“已被送大北监狱。”

一个警官亲自办的案子,却不知他的当事人关在了哪里,是玩忽职守?还是故意欺骗家属?亲手将一个比自己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送监入狱,心里难安吧?

见妈妈为何这么难?

第二天,张诚君的女儿就赶去沈阳辽宁女子监狱,接待室人员查了电脑说:“人在这,但不能见。”又拨了一个电话,说:“现在是集训期,三个月,不能会见。”女儿说:“三个月后来会见?”答:“不行,等通知。”女儿说:“那我留个电话,等你们通知。”答:“不用了,我们自有办法。”

女儿只好把千里迢迢背来的妈妈的换洗衣物拿出来,还有生活费,给妈妈存上,谁知这点基本的权利也被剥夺了,狱方不接受给张诚君的任何衣物,不知是所有的被关押人员都是这样的待遇,还是张诚君老人享受的“特权”?

女儿没见到妈妈,也没得到妈妈的任何消息,妈妈也不知道女儿来探视过她。从上海到大连,再到沈阳,女儿急匆匆的赶路,这回她却走不动了,无助与无望交织在一起,多么想嚎啕大哭一场呀,可女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只有把痛苦、绝望深深的压在心底。

路越走越长,包袱越来越重……这是中共治下的中国吗?

附:张诚君老人被迫害的相关电话
大连沙河口区五一广场派出所 84641573
五一广场派出所 所长 胡东 15502638333
五一广场派出所 主管所长 李兆杰 13909851033
五一广场派出所 办案警察 刘敬瑜 13079880110
五一广场派出所 刘队长 13050546010
五一广场派出所 刑警队长 13130471682
大连国保支队 队长 陈欣 13387885777
大连国保支队第五大队 队长 焦健 13050510924
大连沙河口区法院 86840891
沙河口区法院 法官 李边疆 15502626633 82793527
沙河口区法院 法官 吴红岩 1394089188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